Actions

Work Header

PWP

Work Text:

一个梦引发的脑洞
PWP
OOC

阿云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样的场合见着昨晚一夜情的对象,两人握手相互客套完后,阿云嘎才知道这个即将和自己合作音乐剧电影,并且昨晚和自己睡了的男人,叫郑云龙。

阿云嘎打量着眼前的人,似乎想要从这个翘着二郎腿,绅士优雅的高岭之花身上,找到昨晚诱人到了极致的影子。他甚至可以看到郑云龙的颈侧,还有自己留下的暧昧痕迹。

“两位都是国内最优秀的音乐剧演员,这次合作一定会很成功。”制作人收好了桌上的纸张,“我们是下周开机,你们微博可以多宣传一下,如果你们以后时间有冲突的话提前找我商量。”

阿云嘎之前就听说过郑云龙的名字,音乐剧王子,和自己一南一北,业内人称南北双煞(划掉)。这次有机会合作是件很巧的事,比这更巧的,就是昨晚两个音乐剧王子滚床上并看对了眼。

 

从制作方那边出来,两人就约在一起吃了个晚饭,表面是说认识一下增进感情庆祝进组,装成当真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高山流水一拍即合相见恨晚。吃完阿云嘎开车和郑云龙一起回酒店,又很巧的发现郑云龙房间和自己是对门,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倒了杯水准备研究剧本的时候,郑云龙很巧的敲响了门。

郑云龙靠在门边,眼角微红,阿云嘎终于看到了点昨晚郑云龙的影子。

“我过来找你一起看看剧本。”郑云龙扬扬手里的一叠纸,笑的和猫一样。

郑云龙还穿着白天那套正装,不同的是里面衬衫开了两颗扣子,漂亮的脖子袒露在外,锁骨上的吻痕清晰的有点晃眼睛。

阿云嘎愣神的功夫,郑云龙已经闪进房间,占了沙发一边。

阿云嘎从来没有见过和自己这么默契的人,这回是真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了,看完剧本交流完想法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汹涌的畅快和激动。

“嘎子,”郑云龙跟着大家叫的顺口,眼睛像含了泪“你想做吗?”

郑云龙在阿云嘎的默许中,按着阿云嘎倒在了沙发上。“昨晚是我第一次在下面。”郑云龙和阿云嘎靠得极近,说话时气息撒在阿云嘎脸上,带着淡淡的酒气,“你技术真的不错。”

“喝酒了?”阿云嘎揽住郑云龙,任由身上的人在自己嘴角落下一个又一个细碎的吻,手在郑云龙腰侧不轻不重的试探着。

郑云龙应了一声,咬住阿云嘎下唇,“你上过其他人吗?”手一路往下摸到了阿云嘎半硬的家伙,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可观的大小,这家伙的尺寸是真的很有民族优势,郑云龙恶劣的隔着裤子撩拨,感觉着阿云嘎的下身越来越鼓。

“你猜呢。”阿云嘎手钻进郑云龙衬衫找到胸前那点玩弄起来,昨晚就发现郑云龙这个人敏感的吓人,一点点的刺激就喘的厉害。

郑云龙松开阿云嘎嘴唇,手下动作停顿了一下伸进裤子里想握住阿云嘎粗大的性器,却被阿云嘎弄得浑身发软,胸口酥酥麻麻和过电一样,郑云龙把头埋进阿云嘎颈窝,声音有些闷,“如果有的话,我已经开始吃醋了。”

阿云嘎被逗笑,猛地将郑云龙压在身下,咬着郑云龙耳垂,吐出了句湿漉漉的话,“今晚我是你的,宝贝。”

郑云龙一直觉得性只是生理上不可避免的需求,甚至有些讨厌做爱,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后,只会放大自己那点孤独,生理上的空洞满足了,心理就愈发空虚。他不是没有长期的床伴,那个柔软脆弱的男孩子很听话,不过问自己的私事,在床上也顺从的搂着他的脖子迎合着他的进出,高潮时会喊着他的名字,不会很刻意的叫床。和他做爱很爽,但他并不是个合适的伴侣人选。

郑云龙第一次和阿云嘎做爱就有种奇特的感觉,阿云嘎给人莫名的安全感就让他软了腰轻易地被压在了下面。这个男人的前戏温柔到让郑云龙感受到了恋人之间的缠绵,不知不觉的将自己完全交给了阿云嘎,让他领着自己在一波又一波的情潮里沉沦,头一次被上就爽的不行,唯一可惜的是自己想着第二天有工作,拒绝了阿云嘎再来一次的提议,两人草草处理了一下,郑云龙没有留下过夜,但两人很默契的交换了联系方式。

阿云嘎把郑云龙从沙发上捞起来,还在喘着气的巨猫乖巧的挂在阿云嘎身上,全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底裤和堪堪挂在手臂上的衬衫,裸露的皮肤都染了一层粉红,郑云龙主动把腿扣在阿云嘎精壮的腰上,催促着阿云嘎到床上做。

阿云嘎的力气大的吓人,一只手擒住郑云龙两个手腕压在床上。阿云嘎从郑云龙眉心一直吻到嘴唇,磨着两片柔软的唇瓣交换了一个侵略性十足的吻,郑云龙不甘示弱的回吻,两人纠缠了好久,直到郑云龙率先败下阵来,张着嘴涎液从嘴角流下,淫荡的一塌糊涂。

郑云龙的脖子很漂亮,喘气间都能看到突出的美人筋,连着锁骨,性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阿云嘎喜欢在这里上留下印记,一个个鲜红的吻痕盖过颜色稍暗的,格外有成就感。

感觉到阿云嘎的嘴唇终于放过了自己的锁骨继续往下,郑云龙忍不住挺胸把自己那两点往人嘴里送,嘴里已经喘的碎成一片,淡褐色的乳头被吮吸的通红,而主人也软成了一滩水。

阿云嘎拉下郑云龙底裤,握住了他笔直硬挺的性器,娴熟的揉搓起来,拇指时不时刮过马眼,郑云龙爽到大腿一阵抽搐。自己手渎和别人帮忙是两码事,同为男人,阿云嘎自然知道怎样才能让身下的人舒服,“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阿云嘎手下套弄的更快,在郑云龙耳边问道。

“我的,,粉丝会这么说。”郑云龙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忍不住撩人一下,“怎么,我的粉丝先生?”

“我是说你的身体,特别特别好看。”阿云嘎又咬上郑云龙锁骨,郑云龙被阿云嘎弄得眯起了眼,呼吸间都带着湿气,他快到了。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老是咬我锁骨,留的印子不好遮,,,”郑云龙一句话没说完就射在阿云嘎手里,高潮过后郑云龙被卸了一半的力气,眼尾被艳红渗透,喘的急促。

阿云嘎松开郑云龙被禁锢的双手,郑云龙就攀了上来,抱着阿云嘎肩膀寻求安全感一般。

阿云嘎就着手里粘稠的精液探进了郑云龙后穴,进入的比想象中顺利,大概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刚刚做过的缘故,很快就能容纳三根手指的进出,阿云嘎开始深深浅浅的调戏着郑云龙的身体。郑云龙难耐的扭着臀部,身体深处传来的欲望逼得他发疯,可身上的男人还是不紧不慢,他渴望被贯穿的感觉,修长的双腿缠上阿云嘎的腰,嘴里骂的响亮,“你他妈别这么磨蹭,今晚不干哭我你他妈不是男人。”

“宝贝你要稍微忍一下了。”阿云嘎抽出手指,把郑云龙的腿打开到了羞耻的角度,抵上已经硬到不行的性具,微张的穴口立马含住龟头,一缩一缩的邀请着阿云嘎的进入。

郑云龙低估了阿云嘎的大小,才进到一半就已经咬着阿云嘎肩膀求着退出去,“昨晚不是含的好好的吗大龙,放轻松。”阿云嘎猛地一下全部送了进去,郑云龙被这一下弄得失声,全身肌肉紧绷,阿云嘎捋着人光滑的背,让怀里的人渐渐放松。

进去的一瞬间,郑云龙闭上了眼,疼痛和快感撕扯着占领着他的大脑,他感觉自己在这片黑暗中融化,被充满,黑暗的背景里都像炸开了烟花。

从来没有人和自己这样合拍过,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两人像找到了什么珍宝一样缠在一起,这次肉体交合各方面的抚慰了两人空寂已久的心,他们疯狂的做爱,两人交合的地方混着精液和肠液,每进出一次就发出响亮的水声,郑云龙嘴里的话下流到让人忍不住脸热,音乐剧演员的好嗓子叫起床来格外好听,更别说郑云龙口无遮拦的浪叫,阿云嘎脸皮薄,就只能一次比一次重的操到身下的人连话都说不出。

郑云龙被操射了,射在阿云嘎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腹上,被阿云嘎恶趣味的抹在指尖送进了自己的嘴,阿云嘎的手指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在郑云龙嘴里翻搅,上下都被肏着,郑云龙的理智被干到出走。

郑云龙还是掉了泪,控制不住的那种,呻吟带着点呜咽,舌头本能的往外推着口腔里的手指,平时郑云龙就是个泪点很低的人,俗称哭包,操哭郑云龙是件很容易的事。阿云嘎抽出手指吻上了郑云龙通红的眼角,“大龙你哭了。”郑云龙羞恼的收紧后穴缴了一下体内的肉刃,阿云嘎低喘一声,带着气声的笑钻进郑云龙耳朵,猫咪生气了可磨人得很。

“你他妈怎么这么久?”郑云龙连脚尖都是绷紧的,汗水混着眼泪流进头发,阿云嘎还没有要射的迹象,郑云龙很苦恼,这他妈都不好反攻,自己要撑面子憋到阿云嘎后面射岂不是很难受,一闪而过的念头又被一下重击撞出脑袋。

阿云嘎拖住郑云龙膝弯,低头吮着大腿根部的软肉,郑云龙诱人的让人上瘾,阿云嘎开始庆幸自己是第一个享用郑云龙的人。转念再想到郑云龙的性器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进出,汗湿的身体被别人紧拥过,阿云嘎没理由的升起了醋意,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狠起来,每一次都准确的碾过敏感点,郑云龙的叫声变得尖锐,“大龙你的假声男高音很漂亮。”怀着挪愉的心态阿云嘎说出这句话后又一次迎来了家猫索命。

郑云龙感受得到阿云嘎射在自己的体内,滚烫的精液冲击着内壁,再次激起了郑云龙的性欲。阿云嘎射完后还是硬着,照顾着郑云龙,准备撤离自己解决,却被郑云龙用腿扣住了腰,猫一样的哼着,舌头探出舔了舔滑到唇边的汗液,“还要。”

阿云嘎俯身捞起郑云龙,郑云龙也顺势搂住阿云嘎脖子,“你会累的大龙。”

怀里的人皱了皱眉,被情欲充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满,阿云嘎的性器还留在体内,郑云龙挺了挺腰把自己送的更深,望着阿云嘎眼睛委委屈屈,语气却带着一些暴躁,“还要。”

阿云嘎还想说些什么,郑云龙凑上阿云嘎耳朵,手在阿云嘎背上暧昧的抓着,和小猫挠人一样,“你他妈今天就把我干死在床上。”

郑云龙被按进床里,阿云嘎的手扣住郑云龙的手,看着身下的人明目张胆的用眼神勾人,文明市民阿先生骂了句脏话。郑云龙把手指挤进阿云嘎指缝,十指紧扣,心情好到声音尾调上扬,事实证明挑战草原男人的忍耐度的后果是很现实的,郑云龙爽过过后怎么哭喊着求阿云嘎停下都没用,当真跟草原上的狼一样的狠劲。

到最后郑云龙连缠住阿云嘎的力气都没有了,一遍遍喃着阿云嘎的名字,双腿无力的大张,架在阿云嘎臂弯,随着挺动晃着,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在空中甩出漂亮的弧线,仰着头承受暴风般的冲击。嘴里混乱的吐出不要快停下的字眼,却在每一次阿云嘎吻上来的时候主动迎合,早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不知道第几次被操硬的性器什么都射不出来,尖端可怜的冒着精水,阿云嘎一次又久的吓人,折腾到天微亮这场性爱才堪堪收场。

郑云龙被抱去浴室的时候是清醒的,累的手都抬不起来,窝在阿云嘎怀里,阿云嘎每走一步都感觉得到自己后面往下滴着精液,“你他妈还真的把我往死里操了是不是。”郑云龙哑着嗓子。

“你都求了三次,我总还是个男人。”阿云嘎放下郑云龙腾出一只手调试着水温,郑云龙连站都站不住,不停的往下滑,阿云嘎紧扣着他的腰,把他按在自己身上。等水温合适了才把郑云龙放进浴缸,郑云龙艰难的在水里翻了个身,“帮我把后面那些东西搞出来。”他都觉得自己被阿云嘎射满了。

郑云龙枕着浴缸边沿,腰发软的下塌,阿云嘎看着郑云龙毫无防备的舒展身体,背上斑驳的吻痕,腰间的指印,差点再次硬起来。

清理的过程让郑云龙以为自己又被上了一次,阿云嘎的手在后面动着,郑云龙也不控制自己的呻吟,还好阿云嘎算是有良心,没有再次提枪上阵,清理完的郑云龙算是彻底乖顺了。

阿云嘎身上挂着只猫艰难的换了床单,搂着郑云龙睡了过去。后来阿云嘎忍不住想,是不是自己二十年来受的苦太多了,多到上帝都心疼了,才大发慈悲让自己遇到了郑云龙,用一个干净的灵魂来触摸自己已经灰蒙蒙的内心。不管怎样都有一双手抹掉自己黑暗的情绪,就连之后工作过度发着高烧口中泛苦,在想到郑云龙时也丝丝透着甜。

一切都带着不可思议的巧合,恰巧那晚放纵的对象是郑云龙,恰巧两人追求同样的信仰,恰巧两人合作了一部电影,恰巧酒店房间是对门,恰巧郑云龙在自己准备开始看剧本时敲了门,恰巧两人的思想如此契合,如此多的恰巧让两人的感情来的非同寻常又理所应当*。阿云嘎觉得自己完了,疯狂的陷在了郑云龙这个名字里。

第二天郑云龙正午才醒,腰是真的离家出走了,腿根一使劲就忍不住打颤,后穴还有明显的异物感,郑大猫把一切迁怒于环着自己腰躺的舒适的阿云嘎身上,虽然目前能做到只有在心里骂的欢畅。

阿云嘎还没查觉到人醒了,摸了手机看了下时间,虽然早上给人上过药了但总觉得不放心,伸手取了早晨刚买回来的药膏,挤在手上探进还张着的穴口。郑云龙猛地一弹,碍于浑身酸痛又摔回床上,奶凶,“你干什么!”

“宝贝别动,给你抹点药。”郑云龙被一个宝贝叫到耳尖通红,吱不出声,头埋进阿云嘎胸口由着阿云嘎给他上药。

“你觉得我怎么样?”郑云龙突然发问。

“我所遇见的最契合我的人,”阿云嘎停了一下,“精神肉体都是。”

“那你觉得,长期伴侣,我合格吗?”

“除了硬缠着我要,累着了还怪我,,,”阿云嘎感受到了郑云龙的友好注视立马改口,“让我心疼以外。”

“滚下床请。”郑云龙原本想上脚踢人,但一抬脚腿部肌肉连着臀部酸痛的要死,只能选择瞪人。

“必须满分通过啊大龙。”阿云嘎笑着把人揽进怀里顺毛。

 

--------小剧场

Q:男朋友是少数民族和汉族平常生活有什么不同呢,特别是像新疆内蒙那种长的有点混血的那种。

A:特别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青岛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