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何开心 x 韩沉】标记

Work Text:

窗外下着小雨,偌大的卧室内只亮了灯带,浅浅的一圈橙色光芒烘得房间里暧昧的暖,柔软的大床上,跪着的ALPHA小幅度晃动着腰,把散发着甜甜的玫瑰香的OMEGA圈在身下,酸甜的柠檬蜂蜜的吻一个个软软的印在OMEGA的脸和脖颈上。OMEGA陷在柔软的枕头里迷蒙着眼,微张的红润唇瓣吐着温热的气息。两条雪白修长的腿放松的圈着ALPHA的腰,不时的用脚背蹭一蹭。
一声炫酷的手机铃打断了柔软大床上两人的亲昵行为。韩沉有点后悔之前为了报复何开心的幼稚行为而给人换了这么一首喧闹的铃声。
何开心愤愤的把头抬起抓了抓满头乱哄哄的小卷,看了眼手机上的号码,不得不接起来。躺在身下的韩沉舔着唇轻笑,双腿夹紧何开心的腰轻晃起腰身。被湿滑甬道裹紧的舒爽何开心舔了舔后槽牙。
“樊哥,今晚没有性生活吗?那么晚打电话来。”
“美人太辣中场休息。别贫了,你跟那个韩沉到底怎么回事?”樊伟裹着浴袍从冰箱里拿出冷好的杯子和冰块。在小吧台挑了瓶酒,金黄色的酒液在昏黄的夜灯下闪着流连的光点在圆润透明的水晶冰上散开。
“嗯……我被那个…韩大少?那股子骄横任性纨绔劲嘶——一见钟情?”被韩沉在大腿上掐了一把,何开心疼得用了点力,韩沉瞬间软了下来喘着气。
“跟你哥都不说实话?”
“我今天是真的第一次知道韩少,我发誓。”拉起韩沉的手,像骑马一样腰胯小幅度的顶动起来。“不过韩警官倒是以前就认识了。”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大学刚毕业那会吧,心理协会那边跟警局有个联合活动,他嘴巴毒,嘶——被内部投诉,就被局长罚下来嘶——反正就那样认识了。”盯着被掐红一片的手,瞪着韩沉做嘴型(我说的实话)
(闭嘴!)韩沉愤愤的回瞪,眼尾红红的倒没了韩神的样子。
“你怎么没跟我们提起过。”
“我真的今天才刚知道他是个官二代啊,他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们什么关系,我看你抱着他很熟练。”
“就,好朋友?”偶尔互相帮助滚个床的那种。
“今天你们这算成了?”
“嗯,顺路领个个证。”
“??你小子行的啊,动作够快。”
“不领证孩子生不下来。”何开心掀起韩沉针织衫的下摆,露出微微隆起的肚子。他之前还嘲笑韩沉不控制饮食有了啤酒肚再过两年要谢顶,被韩沉一个过肩摔到了沙发上。
“??什么孩子??”樊伟手抖了抖,酒杯掉在了地上,圆圆的大冰块滚了出来。
“等下……”何开心闷哼一声
韩沉的手机突然响起,起身伸手要够手机,突然全身痉挛倒回床上。
何开心躬身忍过突然被湿滑甬道咬紧的射精感才没缴械在里面,前端被一波波温热的液体浇了个舒爽。
“没事吧?”揉了揉韩沉软软的前发,小声的问,拿过手机放在韩沉眼前。
蹭了蹭何开心的掌心,伸手捞过手机。张了张嘴,声音沙哑。
“大哥,你人在哪?”陈骁刚洗了个澡,盘腿坐在床上。
“在我老公床上。”抹了把脸,哑着嗓子道。
“??你老公??谁??”
“嗯,就是你今天见的那位。”韩沉努了努嘴,也不管陈骁看不看得见。
“那只蓝精灵??”
“你还红拂女呢!”韩沉的人兄弟也别想欺负。
“行行!大哥你说什么都对!”陈骁早习惯韩沉窝里横的性子。韩沉明明比他小个两年,可陈骁一直觉得自己像小弟。
鉴于韩沉经常帮他收拾些来找茬的情场烂摊子,陈骁这大少爷在韩沉面前根本横不起来。
“大晚上的你怎么有心情八卦呢?那个大表哥满足不了你?”
“等等!你怎么知道……?”陈骁想起刚刚床上他在樊伟身下可浪,脸都红了。
“你可劲儿骚吧,今天你看着人那样,人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丝不挂了?”
“我也没那么饥渴吧,还吃了顿饭呢。”
“行,你现在赶紧的,别打扰我睡觉。”把睡觉两字重音,不等陈骁回话就把手机按了丢一边。
何开心还在跟樊伟解释,韩沉小心的撑起身子,双手环上何开心的肩膀。屁股咬着ALPHA粗长的阴茎晃了晃,缓解了点欲望的麻痒。
喘息带着没有压抑的呻吟嗯嗯啊啊的叫在何开心耳边,还故意夹杂着开心好棒好舒服的浪叫……
“樊哥我下次再跟你解释!!”
樊伟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那边战况听起来真激烈。还想着再打过去骚扰下开心那小混蛋,就被一双洗白的手臂圈住,带着水汽的身子贴上了他的背。
才想起好像还有更重要的事要 干 呢。
把手机丢在床边,回抱住韩沉的腰身,狠狠啄了一口“你这流氓性子被孩子学到了怎么办?”
“他能学到是他本事!”韩沉想像平时一样推倒开心,却被阻止了。
“小心点,不能太激烈。”
韩沉撇了撇嘴,吃了一晚上温水白菜食不果腹。明明前两天何开心死命想操开他孕期封闭的生殖腔都没事呢。
“听话,忍过这两个月给你吃顿好的。”韩沉这种流氓大宝贝何开心哄了好几年了,得心应手。
“转过去,我要标记你了。”
把性器从韩沉体内抽出,还带出不少粘稠的液体撒在大腿上。拍拍韩沉的屁股。
听话的用手撑在床上,何开心温暖的胸膛贴了上来,粗大的性器又回到了体内,慢慢撑开湿滑的软肉。韩沉舒服的喘了口气。等整根没入才躺进何开心怀里。
心脏也因即将被喜欢的ALPHA标记而雀跃着。
把着韩沉的腿弯小心的挺动。舔舐OMEGA光滑漂亮的后颈,湿了一小片的肩颈微颤。
何开心并没有继续贴上去,隔着些微的距离闻着OMEGA纯美的芬芳。
直到OMEGA扣紧了他搂上小腹的双手,双腿绷紧颤抖,才张开嘴咬上那最后一点纯粹的玫瑰花香。
玫瑰花染上了柠檬蜂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