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伊露维塔x米尔寇]简单粗暴的车

Work Text:

世界本源。
至尊者,众神之父,伊露维塔,端坐于神座之上,其余众维拉立于大殿之中。
唯有一维拉立于大殿正中央,与其余维拉相互排斥,他身上缠绕着由曼威,瓦尔妲等维拉的神力凝结而成的锁链,华美的服饰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封印他全身力量的黑衣。
曼威沉声道:“米尔寇,你毁坏父神的作品,还妄图取得不灭之火,心中不愧疚吗?”
瓦尔妲的眼中饱含愤怒:“你指使索伦伤害父神的子女,简直罪大恶极。”
性情暴烈的托卡斯挥舞着拳头,恨不得在米尔寇的身上再打几拳,想到父神还在,勉强抑制怒火,恶狠狠地瞪了米尔寇一眼。
米尔寇面对诸多指责,只是闭目而立,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安静纯洁的宛如初生的维拉。
伊露维塔骤然起身,祂身着带有玄奥花纹的衣袍,银色的长发被一枚火焰形状的发夹压住。大殿瞬间安静下来。
伊露维塔对米尔寇说:“米尔寇,汝为何做下如此之事。”
米尔寇睁开眼,仰头看着神座之上的神。他神情和蔼,好像自己仍是他最优秀的孩子。
多么讽刺!
他直直地看着伊露维塔,道:“我确实有话要说,只跟你说。”
“米尔寇,你竟敢对父神不敬!”托卡斯怒吼。
伊露维塔神色不动:“汝等退下。”
而后,神殿之中唯于两道身影,一白一黑,一者高不可攀,一者没入尘埃。
伊露维塔一步步走下神座,看的米尔寇恍惚了一瞬。
好想让这个神走下神坛……
“汝有何言。”依旧是那温和又冰冷的嗓音,面前之神仍是那慈爱又悲悯的表情。
“呵呵呵……”米尔寇毫无征兆地低笑起来,他双手用力挣扎,未能挣脱捆住他的锁链,笑声确是越来越大。笑着笑着,米尔寇的泪水夺眶而出,一部分挂在睫毛上,另一部分滑过那与众神之父有几分相似的面庞,跌落在大殿的地砖上。
伊露维塔十分疑惑。
祂确实应该迷惑,不知为何,自己最优秀的孩子变了,祂再也看不透他的想法,他总是试图毁坏自己创造的世界,针对自己的其他孩子们。
或许,祂现在可以弄明白,这个孩子在想什么。
祂走向伊露维塔,以一种父亲安慰孩子的姿势将米尔寇抱在怀里,锁链随即落下。
米尔寇呆住了,似是不相信伊露维塔会做出这种动作。下一刻,他紧紧地箍住伊露维塔,脸埋入伊露维塔的胸,泪水汹涌而下。
终于能够与祂那么亲近了,即使下一刻被处决,自己也再无遗憾……
伊露维塔只以为孩子受了委屈寻找安慰,也对,米尔寇是所有孩子中最骄傲的,今天在众维拉的注视下被锁链锁住,想必不好受。
米尔寇舍不得离开,将头偏了一个角度,以破釜沉舟的心态,说出自己的心声。
即便下一刻就是神魂俱灭,也要让那神明白自己的心意。
“一开始,父神创造了我,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父神的目光只投注在我身上,父神只对我展开笑容。”
“我那时只想完成父神交托我的责任,不让父神失望。”
“可是后来,父神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还有很多其它的东西,父神的目光,不再只停留在我身上。我想,是不是只要我变强,就能再得到父神的关注?”
“我尝试了很多办法提高实力,父神还是没有看我一眼,我便去寻找不灭之火。如果达到父神的高度,父神总会正视于我。”
“我失败了,于是我开始破坏父神的造物,这样,父神是不是就能注意到我呢?”
与神一脉相承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如初生婴儿般纯洁的笑容:“我成功了,父神总算注意到我了,我知道我破坏世界的秩序。”
“我只求,父神亲手制裁我。”
良久,米尔寇上方传来一声叹息:“吾儿,汝真如此想。”
父神竟然没有立马杀了他!米尔寇欣喜欲狂,壮着胆子,抬起头,刚想吻上去,心中退意陡升。
伊露维塔见状,多年如同止水的心灵波澜乍起,祂捧起米尔寇的头,吻上去。
米尔寇震惊地瞪大双眼,而后沉迷在神的掠夺中。
伊露维塔知晓世间一切事情,自然包括这种事。米尔寇张开嘴,承受来自父神的侵犯。
伊露维塔温热的舌头有力地舔舐米尔寇口腔的每一部分,米尔寇神力被禁锢,无力反抗,不一会儿,米尔寇气息不稳,那与伊露维塔五分相似的脸上,浮起了红晕。
伊露维塔见自己最重视的孩子如此模样,心中泛上异样的情感。
-----------------------------------------------------------------------------------------------
面前的维拉,与自己截然不同,伊露维塔无比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他身上充满了与自己的创造之力完全相反的毁灭之力,如果自己是创世神,那么,米尔寇就是天定的毁灭之神。当初伊露维塔创造出米尔寇时,就封印住了米尔寇的一部分资质,不让他有更进一步的机会。如今看来,自己当初的决定,不是那么正确。新创造的世界看似生机勃勃,却宛如一潭死水,没有活力。
是时候了,伊露维塔暗自叹息,剥开了米尔寇的衣物。
如同创世神对于毁灭之神一样,毁灭之神对于创世神同样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伊露维塔那双创造过无数篇章的手,抚上米尔寇玉石般完美的衣服(身体)。米尔寇壮着胆子,解下伊露维塔的第一个扣子。
伊露维塔没有拒绝。
米尔寇继续解开剩下的扣子,等到米尔寇解开创世神所有的扣子,露出祂隆起的胸肌和排列整齐(我想不出更好的形容了)的八块腹肌时,他已经浑身光溜溜了。
米尔寇深吸了一口气,按住创世神的手,引来创世神疑惑的一瞥。他解开伊露维塔的星辰腰带,创世神的巨物随之露出。
伊露维塔无法理解米尔寇的想法,索性任由他动作。
米尔寇轻轻抚摸伊露维塔的分身,下一刻,他俯下身,含了上去。
创世神的分身十分干净,纯粹的雄性气息充盈着维拉的口腔,米尔寇微阖双眼,双手攀上创世神的腿。维拉小心地收起牙齿,舌头细细地舔舐顶端与缝隙,嘴唇紧紧包裹住柱体。或许是创世神的分身过于巨大,米尔寇努力许久,也只吞下前端。
米尔寇想,在阿尔达,很多人类都喜欢这样,想必父神也会喜欢吧。
他的努力奏效了,创世神的分身被吞进大半,顶端顶在脆弱的咽喉处,戳上悬雍垂(张开嘴,用手电筒照,挂在咽喉上面的那个水滴型的东西),他不禁吸吮了一口。
下一刻,维拉手下的肌肉一阵紧绷,阳物被抽出,米尔寇也被创世神推倒在地,压在冰冷的地上。
伊露维塔金色的眼眸骤然深沉,祂将地砖变为柔软的毯子,强硬地分开维拉修长的双腿,双手分开臀瓣,伸进一根手指。
那根手指在维拉体内扫荡一圈,便精准地按在一处柔软上。
“啊——”
维拉的分身也随之而起,地上冒出一些绳索,扣住维拉将要挣扎的双手和腰,伊露维塔一手开拓着米尔寇的小穴,另一只手握住米尔寇敏感的分身。
晶莹的泪水从米尔寇深紫色的眼眸中流出,强烈的快感从身体深处传来,米尔寇猛地抽搐了一下,敏感的腰被绳索箍住,复又瘫软在地。他双腿本能地试图合拢,却又被伊露维塔强硬地分开,保持大张的姿势。
心里想更加接近伊露维塔,任祂为所欲为,身体却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刺激,米尔寇黑发披散在地,身体随着伊露维塔插入手指的动作细微地挣扎,口中发出断断续续,魅惑无比的呻吟。
开拓的过程似长实短,伊露维塔抽出手指,米尔寇顿觉身体一阵空虚。
伊露维塔架起米尔寇的双腿,阳物顶着湿润的穴口,迟迟不入。
伊露维塔罕见地迟疑了,按照精灵和人类的习俗,一位男子臣服于另一个男子身下,是极为屈辱的事。
米尔寇只觉体内一阵空虚,可以填满这空虚的东西偏偏在入口处徘徊。
“父神……”他不由自主地收缩着穴口,硕大的阳物被吞进头部。
男子欲念本难抑制,虽说伊露维塔是创世神,没有性别之分,可祂用的是男性的身躯,自然免不了受到男子天性的影响。
分身顶部被湿软的小穴吮吸,伊露维塔不禁握住米尔寇的腰,整根没入。
伊露维塔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而米尔寇则是发出一声百转千回的甜腻呻吟。
“啊……哈……啊啊——!”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伊露维塔的分身对于米尔寇未经开发的小穴,也过于粗长,米尔寇一阵痉挛,剔透的双眼无神地望着上方。
伊露维塔金色的双眼无比明亮,祂不由自主压在维拉身上,厚实的胸膛紧贴着维拉单薄的身躯,银色的长发披散在米尔寇的身上。
无处可逃,米尔寇被伊露维塔完全掌控,他满心欢喜,面前是父神放大的脸和银色的头发,他不由轻蹭创世神的银发。
“哈啊……父神……”维拉柔软的唇被创世神含住,呻吟化为呜咽。
创世神温柔地亲吻着自己最优秀的孩子,双手却肆意揉捏维拉修长柔韧的身躯,肉刃的侵犯越来越凶狠,每次都大力碾压在维拉最敏感的地方。
暧昧的液体从交合处缓缓留下,不一会儿就沾湿了地面,艳红的内里不断被创世神的肉刃带出,创世神创造的绳索有规律地磨蹭维拉的腰,使得维拉时不时地扭动身躯。
米尔寇的双手不知何时脱离桎梏,他不禁抚摸伊露维塔的八块腹肌。
伊露维塔微不可觉地顿了顿,祂握住米尔寇的分身,一个撞击,米尔寇抽泣一声,浊白的液体喷洒到创世神的腹部。
米尔寇眼前发黑,身体几乎承受不了创世神的顶撞,几百下入侵后,伊露维塔滚烫的液体射入米尔寇体内。
米尔寇长长的睫毛无力颤动几下,泪水滚落,瘫软在地。
伊露维塔抽出肉刃,白浊的液体从维拉艳红的穴口缓缓流下。
米尔寇喘息许久,意识渐渐恢复,发现了自己的处境。
创世神的身躯仍然压在自己身上,入眼则是创世神俊美无俦的面容,和银色的长发。被过度开发的小穴无法合拢,他无比清晰地感受到液体流下的路径,创世神的肉刃正直直顶着自己,似乎下一刻就要侵入自己的身体。
米尔寇低喘一声,将头妞向一边。
下一刻,米尔寇就从伊露维塔口中,听到一句话。
“吾儿,吾听闻,在阿尔达,皆是一男一女行此事。”
意思很明显:维拉都可以在男性和女性之间自由转换,儿砸你快变个女性。
米尔寇:!!!
米尔寇总是无法拒绝伊露维塔,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
不过,米尔寇意识尚未完全恢复,所以他只变出了一朵精致的小花。
女性的器官更适合交合,伊露维塔毫不客气地伸出手,用食指与无名指拨开两片肉瓣,拇指在花核上按压摩挲,中指探入湿润的花径,戳弄着那层薄膜。
“啊——父……父神……”
花核处传来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快感,薄膜上的感觉,使得米尔寇产生了一种自己被创世神牢牢掌控的感觉,米尔寇难耐地扭动身躯,试图合拢双腿,以躲避这过于强烈的刺激,又被创世神压制住,伊露维塔将后穴处的液体抹上花穴,灼热的肉刃破开薄膜,长驱直入。
米尔寇女体的雌穴堪称极品,内中幽深曲折,火热紧致,就连创世神也沉迷于其中。
微不可查的疼痛,被入侵的感觉,以及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快感,瞬间席卷了米尔寇的意识,他双眼茫然,毁灭的气息不受控制,泪水腐蚀了一小块地,禁锢着米尔寇腰部的绳索无声断裂。
伊露维塔叹了口气,顺势解开米尔寇的封印,加大了顶入的力度。
这次的力道比前几次都要大,创世神肉刃顶端戳入一个柔软的小孔,米尔寇尖叫一声,身躯猛烈往上一弹,又无力倒下。
“啊哈……不……不行……嗯……伊露……”
伊露维塔听到维拉无意识间吐露出的称谓,心神一动,随即起身,顺势抬起维拉的腿。
米尔寇下意识搂紧创世神的肩背,直到灭顶的快感从花径深处的小孔处传来,这才意识到,创世神竟把自己抱起!
创世神望着维拉潸然流泪的模样,用低沉很多的声音道:“米尔寇,无事。”便抱着维拉不住颤抖的身躯,迈向神座。伊露维塔见过不少生灵都这么干过,便有样学样。
米尔寇全身重量,都压在连接处,敏感小孔被碾磨,他险些晕过去,分身又一次喷发,所过之处,地砖无声湮灭。
待米尔寇堪堪从潮水般的快感中恢复一些意识时,他发现自己正跨坐在创世神的腿上,下方是……神座!
还未来得及震惊,米尔寇便被彻底卷入情欲的狂潮,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和低泣。
与创造之力截然相反的毁灭之力被伊露维塔无意识地吸收,祂不禁迷失于力量交汇所带来的快感中,但伊露维塔毕竟是创世神,实力比米尔寇强上很多,故而伊露维塔很快就恢复清明。
伊露维塔神志恢复时,米尔寇的花穴正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阳具,滑腻的透明液体随着交合的动作滴下,自己的手指……在米尔寇的后穴处搅动抠弄。
伊露维塔被这副景象刺激了一下,脑海中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器物,于是,祂创造出一串大小适中,表面带着花纹的珠子。
米尔寇正疑惑,为何父神停下动作,这时,一串珠子被填入后穴。
凹凸不平的珠子磨砺着柔软的内壁,米尔寇挣扎了一下,复又被硕大的肉刃顶住小孔,米尔寇不禁以一种依靠的姿态,贴向始作俑者。
从三个地方传来的截然不同的快感,使得米尔寇深陷情欲之中,直到伊露维塔用力深入,龟头戳进小孔,将精液打进那不为人知的内部。
米尔寇早已无力的身体痉挛了一下,随即瘫软在伊露维塔怀中,任由伊露维塔抽出阳物和珠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