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囚徒

Work Text:

荆棘缠绕上了赤裸的乌鸦,刺入挣扎的肉体里变成血腥的美丽。血砸在黑玫瑰上,骨头被我捏碎在手里。

 

我是恶魔,且你为我所有。

 

李振洋和岳明辉是早早盯上的猎物,直到在一次酒会上,我终于有机会请他们喝下掺了基督血液的毒药,我将带你们去极乐的天堂。

 

我坐在皮沙发上有些急躁的轻叩着桌面,我迫不及待想要吞掉我的猎物,不,我要细细品尝,慢慢体会。直到我的保镖把两个不省人事的宝贝架到我的屋里,放躺在我的床上。

 

我抚摸两个人的脸庞,慢慢蜕去睡美人的衣裳,阿芙洛狄忒就在我眼前赤裸,我把他们揽进怀里,贪恋的嗅着他们身体上的每一丝气息。

 

我捏起李振洋的下巴,睫毛因为梦中的不安轻轻抖动着,哦,美丽动人的宝贝,我轻轻啄了啄他的丰唇,我发誓,像基督徒亲吻十字架一样温柔而虔诚。

 

旁边的小兔子比李振洋先醒过来,我摩挲着岳明辉因为挣扎而散乱着的头发,他就一直瞪着我,干嘛这么凶呢,我揪起了他的头发牵动着他的头皮,他疼的张开了嘴,我把我早已硬的发疼的性器贯穿进他的口腔,我擦拭掉他被呛出的眼泪,不断做着抽插,嘶——收好你的虎牙,我抽出肉棒,捆了他一巴掌,因为使了很大的劲儿,他滚到了床的一边,蜷缩着微微颤动。

 

不要再有什么试图反抗的徒劳,这样只会让自己落得更惨的下场。

 

我挥了挥手,仆人端着托盘过来,我拿起盘中的药剂,一人一支打进两个猎物的静脉里。

 

岳明辉捂着脖子挣扎着爬起来,晃了晃李振洋的身子“洋洋,洋洋……”平时低沉着的声音也只剩下了颤栗,害怕了,我的岳岳?

 

药剂融进血液里,两头淫荡的小兽要觉醒了。

 

李振洋哭着醒过来“哥哥,我好难受。”双手要去撸动自己的性器。岳明辉把李振洋抱在怀里,李振洋歪过头去舔舐岳明辉乳头,“别,别这样,洋洋……”小小的乳头肿胀起来,微微发红,能不能流出奶水呢,李振洋的气息越发狂乱起来,把岳明辉推倒在身下,毫无征兆的插进小穴,撕裂的感觉灌满了岳明辉全身,“对不起,对不起,哥哥……”李振洋一边流泪,一边艰难的抽插着,“没关系的,洋洋。”眼泪尽数砸在岳明辉的胸膛上,岳明辉一下一下摸着李振洋的脑袋安慰他。

 

当然没关系,岳明辉的小穴里早就爽出水儿来了。

 

岳明辉腿折到自己的胸前,李振洋一次比一次向更深处挺动着腰身,岳明辉死死咬着嘴唇也不肯漏出一点声音。

 

这让我不满,我挑了一个细软皮鞭,轻轻扫过岳明辉大腿内侧的嫩肉,猛的一抽,岳明辉才闷哼出一声,又在两边的乳尖上各抽了几下,我拿起口球给岳明辉戴上,口水顺着脸颊流下来,随着李振洋的顶弄,呻吟声藏不住的往外泄。

 

李振洋快速抽插几下后射进了岳明辉的最深处。而李振洋的后穴也早已经泥泞不堪,岳明辉两个手指探进去搅动,没几下就扩张到四个手指,把李振洋压在床上用肉棒代替手指后入进去,浅浅的抽插起来。

 

我饶有兴致看着这两头相互慰藉的小兽,拿起桌前的燃烧蜡烛,把融化的蜡水,滴在岳明辉的腰窝里,斑驳的蜡油凝结成红色的一片,像盛开在雪地的梅花。

 

李振洋在岳明辉身下娇喘不断,真是个骚货,我又在他不断进出的小穴里加入两根手指,娇喘声高了两个度,扩张出一点空间,我在他身体里加了一颗跳蛋,抵在他的敏感点上,他尖叫着射了出来,岳明辉的精液也灌进了他的身体。

 

换上我自己的肉棒插进李振洋的小穴里,还处在不应期的李振洋“不要,不行了…”我抓住他的脚踝防止他再乱动,大力抽插了几百下,他被刺激的再一次射出稀薄的精液,我叼住他的喉结,轻轻啃咬,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属于我的烙印,他眼角流下的泪水更刺激着我,性器在他体内涨大,我掐着他的脖子,发了狠的操他然后射进去,窒息的快感冲进李振洋的大脑里,马眼里流出淡黄骚气的液体。我抹了一把淡黄色的液体,把手指塞进李振洋的嘴里,尝尝吧,尝尝你的味道。

 

我退出李振洋的身体,精液从他的小穴里不断流出来,当然不可以了,我要让他怀孕,操大着肚子的他,让他给我生孩子。

 

红宝石可是爱情,热情,道德高尚的象征。我把我的戒指摘下来,塞进李振洋可爱的屁股里,他一缩一缩的小穴镶嵌着我的宝石。瞧瞧,汩汩流出来的淫水,比宝石还要晶莹透彻。

 

我拉起旁边的岳明辉,他的屁股里早被我塞上了按摩棒,我狠狠掐着岳明辉的翘臀。我让他跪在地上我把肉棒递到他嘴边,他伸出小舌细细舔弄着,我拿肉棒拍打着他的脸颊,又插入他的嘴里,有了教训岳明辉变得乖多了,卖力吞吐做着深喉,我拿出肉棒,套弄着射在他的脸上和锁骨上。

 

在天堂飞舞的几个小时,累坏了他们,我亲自替他们做了清洁,又抱进我的睡房里,看着他们依偎着进入梦乡。

 

我当然会放他们回去,可他们一辈子都是我的囚徒,自由的囚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