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三条大宅之颱風天】CP有

Work Text:

刮著大風吹著大雨,黑壓壓一片的室外,各種東西被吹翻碰撞的聲響,劇烈得震撼著三条大宅。
與轟轟烈烈的外頭相反的是靜謐的漆黑室內,在三日月宗近的房內,今日因為大風大雨被迫留宿的五条家的鶴丸國永,正被房間的主人壓制在牆角。
「怎麼樣呢?」三日月宗近調笑著,他伸手撫摸鶴丸國永的側臉。明明是個男性,但肌膚觸感卻細膩得柔滑,叫人難以驅使手指離開。
鶴丸國永只是抬起他那雙在黑夜中也清晰可見的金眸子,淡淡地壓低嗓子回應:「三条家的大佬是這麼欺負後輩的嗎?啊啦,要是你的親父聽聞一定會傷心得把你丟回熔爐裡。」
「那麼,鶴丸國永先生如此不聽話,也是劣性使然囉?明明乖一點才有糖吃。」三日月宗近湊近鶴丸國永的耳邊,這麼近的距離,能夠嗅到鶴丸國永身上極淺的體香。

「都是年紀大的老人了,這麼不安分。」鶴丸國永笑著用膝蓋頂了頂面前三日月宗近的胯下。
三日月宗近明顯在忍耐什麼,被這麼露骨的挑釁,他勾起了一邊的嘴角:「不安分的是你這隻鶴唷。讓我好好地拜聞你那甜美動人的叫聲吧。」
「哪能輕易便宜你。」鶴丸國永的手向前掐著三日月宗近的脖子。並未施力,單純只是做出握著的動作,但是三日月宗近依稀能感覺到鶴丸國永身上隱隱的殺氣。
「如果你死了,反正你長得也挺漂亮的,換我把你的菊花插爆也無不可啊。」鶴丸國永掩嘴笑笑。
「明明長得如此美麗,興趣卻是如此惡劣啊。」三日月宗近嘆息著,唇在鶴丸國永的頸側流連著,輕輕的碰觸,已經使他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真不想繼續等待了。
抓住三日月宗近的手,鶴丸國永與他十指交扣的握在一起,好阻止他一直伸向自己下/體的/鹹/豬/手。「我的皮相也不是我自願的,如果你想抱怨,就去找我親父吧。」然後他咬了三日月宗近一口。

被咬的部位是厚實的肩膀,留下了些微牙印子,三日月宗近哈哈大笑幾聲。無視窗外哐啦哐啦的吵鬧聲,他的另一隻手已經在鶴丸國永的腰帶上預備了,說時遲那時快——
「你們兩個!真的是在做什麼啊?!」房門突然被拉開,漆黑的暴雨嘩啦的躍現在眼前,不,比起那狂風暴雨,面前這人的氣極敗壞才是該注意的。
「石切丸。」三日月宗近沉默地注視著他的兄弟。鶴丸國永也被突然的這麼一下,有些懵了。
「不,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在進行愛的行為之前,玩點小遊戲罷了。」三日月宗近那張俊美的臉,多適合在這種時候說胡話,也不會引人生厭。
「那今天是什麼來著?」石切丸頭痛的抹臉。
「老流氓跟中二少年趴囉?」鶴丸國永跟三日月宗近對眼互看。
「……總之請小聲點。」石切丸如此拜託了之後,他關上拉門揚長而去。

說起來石切丸的房間的確是在隔壁。
三日月宗近盯著連著隔壁的牆壁,好一會兒,他才回過神發現鶴丸國永正在趴在他的面前,臀部翹得老高,然後一副小賊貓的臉埋在他的跨間,舔/弄著他的分身。
這衝擊的畫面,引起三日月宗近極大的反應,他的分身頓時膨脹了幾分,換得鶴丸國永哈嘻嘻笑起來。「嘛,這麼精神。」
三日月宗近撫起鶴丸國永的雪白髮絲,看著他濕潤的眼跟緋紅的雙頰,他的嘴正將自己的分身前端含進嘴裡,濕/熱的包覆住,不時舌頭跟牙齒的挑弄,真是不得了啊。
正當他情動想要搔搔鶴丸國永的下巴時,忽然背後牆壁另一頭傳來了拔高的嬌/嗔:「等等、老爺……哼嗯、夫人,會生氣的。」
「別在意,現在在我懷裡的你,才是最真實的啊。我只想好好地了解你,你的深處——」
「啊啊,那裡、嗯,老爺真是的!」

「「……。」」兩人雙雙緘默的直盯著牆壁,像是要看穿兩個洞。
這個「老爺」的聲音不就是方才的石切丸嗎?然後另一個聲音就是稍早也被迫留下來的青江先生嗎?!
確實是有傳聞說石切丸已經有心所屬之人,原來是青江嗎?!!而且這玩得什麼趴囉?「老爺不要趴囉」嗎?!!
這不玩得比我們還重口嗎?!
突然有那麼點的羞恥感湧上兩人的皮膚表層,互相對視幾秒後,三日月宗近抓住已經爬起來準備撤退的鶴丸國永,輕聲表示:「既然如此我們來玩別的吧,聲音記得不要故意壓抑。」
「……你這是想跟你兄弟比較什麼啊?!三日月老頭。」鶴丸國永登時才意識到眼前這人不服輸的頑劣性格。
「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笑完,就捧著鶴丸國永的臉吻了下去。再怎麼強烈抗議的話語都被吞沒在軟呢裡。

「今天明明是颱風天,可是家裡好像比外面還吵呢。」頭枕在岩融大腿上,今劍皺起眉頭。
「……沒什麼的,因為被困在房子裡也沒有其他事情能做。先不管他們,今劍睡不著嗎?」咧嘴露出笑顏,岩融寵溺的摸摸今劍的頭。
今劍抽抽鼻子,潮濕夾帶寒意的空氣使得他原就不特別強壯的身體有些受涼,岩融又拿來了兩件絨毛毯子,密密的給今劍裹上,一點空隙不留。
「吶,岩融會覺得寂寞嗎?」眨著天真浪漫的大眼睛,今劍仰頭看著岩融。
「寂寞?為什麼這麼說。我現在不是跟『今劍』在一起嗎?」岩融看著時間已經來到十一點,該是孩子睡覺的時刻了。

他又拉了棉被過來,但是今劍搖頭,在不安穩搖晃的燭光中,他悲傷的表情令人心揪。「因為我已經不是原本的『今劍』了,以前的記憶也沒有襲承,只記得我好像曾經很高大。」
「可是我依然很喜歡岩融哦。」把岩融幫他掖好棉被的手給抱住,今劍蹭著撒嬌似的說:「岩融也是嗎?」
覺得眼前這小傢伙即使改變了外貌、不復記憶,但是這顆孩子氣般依賴他的心也是沒變。不對,實際上依賴的那方應該是自己才對。岩融的另隻手覆上今劍的頭,溫柔地撫摸:「今劍就是今劍,以前是現在也會是。而我也不會棄你遠走。」
朝著岩融又蹭了兩下,今劍在被窩裡被岩融圈在懷裡,好像這就是他的全部世界了,他滿足的發出嘆息,然後陷入夢鄉,獨留岩融失去睏意,懷想著往昔直至天亮。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