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ost: CyberneticsCity

Chapter Text

//start a transaction

//settingsDWG.UnitZoneSettings.CoordinateSystemCode ="Lost:CyberneticsCity"

loadList = [

              {"spot": "A" : "./unknown"}

 

Spot: A(39, 153, 2059)

这是研究员莱姆·弗洛希特第一次站在公众场合发言。
  冷静,淡定,别激动。她上台前反复对自己说着,并接受了朗克尔先生递上的一支镇定注射剂,浅蓝绿的液体看上去让人愉悦。为了这次公开演讲,SCM基金会的莱姆已经准备了足足两周。她将代表整个基金会发言,激起普通民众的兴趣,号召更多哨兵和向导加入基金会的计划——“精神图景共享计划”。
  “我认为,在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不能被替代的。”开头是朗克尔先生亲自写的,莱姆很喜欢这句话。“科学和技术已经能够帮我们做几乎全部工作,从体力劳动到精神享受,从四肢、脊椎骨,到心脏和大脑。甚至连情感都可以被替代,瓦肯科学院已经研制出具有强大情感链接功能的机器人。”很好,她的话吸引了一些行人的注意力,他们聚集在露天舞台下面好奇地注视莱姆。
  “我们现在所缺的,就是人类辛苦劳作后应得的娱乐和放松!但是非常可惜,已消失的自然风景们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青山绿水,沙滩海洋已经成为百年前的历史。”台下的人越聚越多,并纷纷举手赞同,莱姆发现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有一条人造机械手,人造机械腿,甚至一颗冷银色的人造脑袋。
  “‘精神图景共享计划’让重新体验自然变成了现实。我们采集哨兵以及向导的精神图景,通过再投影手段100%还原场景,普通人佩戴纽扣大小的传感器即可进入精神图景进行体验。”身边的全息投影中播放志愿者体验的片段,全息投影中人们的惊叹和欣喜也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莱姆乘胜追击,鼓气满腔激情大声说:“我在此呼吁各位哨兵和向导奉献自己,加入SCM基金会,参与精神图景共享计划。让全世界的朋友们,不论身份,阶级,地位,都可以享受绝对真实的自然风景!共享、便利、非……”
  一颗子弹贯穿莱姆脑门的同时终止了她气宇轩昂的呼喊,她软绵绵地倒在舞台上,“非凡”二字混杂着人群的尖叫最终也没能说出口。
  
  “狗屎。”Kirk将视线从望远镜上收回,身边的Pavel麻利地拆解步枪架子往黑色球包里一扔,接着两人迅速钻进停在街边的YKPD警车里。“我觉得朗克尔的演讲稿写得越来越烂了。”
  驾驶座的Hikaru Sulu收起面前的悬浮屏,嗤笑一声对右侧的Kirk说:“写作机器人统一生成的东西你指望能好到哪儿去?”
  “总之,Pavel为Scotty争取到了不少潜入数据库的时间,Spock,接上私人线路。”
  被夹在McCoy和Pavel中间的Spock照做,机器人专注破译防火墙时冷不丁来了一句:“‘没有什么能被替代的’,你是这样想的,McCoy医生。”
  “机器人,我没亲自说出这句话就是为了给你留点面子,不过你也不需要那种东西。”McCoy死死抓着把手以防自己被Sulu的一个甩尾扔出车窗,尖刻地对史波克说。
  “太刻薄了,Leo。”Kirk有些揶揄地回头说,“Spock不是哨兵也不是向导,他不会去替代别人,也不会被替代。每个人都不会被替代,不是吗?”
  “好,好,理想主义者Kirk。”McCoy接受了Kirk的说法,并清楚这话也是说给哨兵Pavel Chekov听的。
  Chekov想了想刚要张口说什么,下一秒便被贯彻整个狭窄警车车厢的警铃声惊醒:“我被发现了!”
“快快快,离开那儿!”

  “我真的,真的搞不懂,计划怎么会又失败。”Kirk骂骂咧咧地走进狭窄的酒吧大堂,不小心踹倒Scotty的小服务型机器人,托盘上的蓝色鸡尾酒洒了一地,“抱歉,抱歉,Scotty。”

  “小道消息,你们知道KenKoo公司上周宣布和鹰眼系统合作吗。”Chekov捞起来漂浮着红橄榄的小杯子迅速一饮而尽,脚边趴着的Polaris伸出舌头想舔起地上的酒精——当然,它的舌头径直从水滴中穿过去,精神动物这么做只是徒劳。

  “或许这家生物器材公司只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安保系统?”Sulu皱起眉毛帮忙收拾烂摊子,一块遥控电子海绵从桌子之间穿过,地面瞬间焕然一新。“行动前我对整个大楼,周边四个街区都扫描过,绝对安全,内部通讯的防火墙也没问题。”坐在吧台后面的苏格兰男人有些不高兴地说。“我可以保证,队长,绝对不是我的问题。”

  Kirk点头的时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Scotty的话题转到了鹰眼系统的近年发展历程,期间夹杂着Chekov浓重俄罗斯口音,拥挤地塞满小酒吧的每一个角落。Sulu长长地叹了口气,从沙发靠垫后面翻到一瓶气泡水撬开盖子,内心盘算要不要叫Spock过来详细讨论。

  他偶然抬头看到墙上脏兮兮的镜子中疲惫的自己,移走视线的瞬间捕捉到镜子里一点红光。Sulu重新看向镜子,闭眼,睁眼,往复两次。那一豆红光再次出现,就在镜子中的他的左眼正中央。

  Sulu敲一下右耳的蓝牙耳机拨通McCoy的电话, “Bones!迅速来一趟酒吧,有人眼睛受伤。”没等McCoy回答他迅速起身,拎起折刀刀转身走入隔间。

  Chekov和Scotty仍然为下一步完善检查扫描系统而争论不休,原本老老实实趴在脚边的棕熊抬起鼻子警惕地嗅向隔间,Polaris疯一样抓住Chekov的裤脚,一边往隔间的方向跩一边冲Chekov叫:Sulu,Sulu!:

  “怎么了?”

  青年疑惑地按住门把手,一扭发现被反锁。他敲了敲门,抬起手的时候差点没被门从里面撞开的冲击力掀翻。Chekov迎面撞上左手捂住左眼的Sulu,恰在此时McCoy拎着药箱冲进酒吧,“砰”地摔上大门。

  Sulu飞速看一眼Chekov,又依次看向McCoy和Kirk,右手丢在桌子上一片血红的隐形眼镜,垮了一样坐在桌子旁大口喘气。

  “四天前,重新配了左眼的隐形眼镜,生产商是KanKoo公司……Scotty我建议你检查一下这玩意是不是连着什么该死的,鹰眼监控网络。”他咬住嘴唇控制自己不要叫出来,继续补充:“操,这个高匹配度生物材质……弄出来一番功夫,我怀疑生物器材公司和基金会有……勾结。”Sulu努力挤出来一段话,终于败给不断从左眼涌出鲜血带来的疼痛,砸在破烂沙发里。

  “你……”

  “他妈的……”

  “弄瞎了自己的……左眼?”

  紧接着Kirk,McCoy和Chekov一起扑向了倒在椅子上的Hikaru Sulu。

  窜着火花的隐形眼镜孤零零躺在小桌子上,中央一点已经因为电路短路烧毁,冒出一小股浓烟。凹面镜折射出一边手忙脚乱的四个人——Jim固定着Sulu的头放在自己胸口,Chekov与黑发青年十指相扣,Polaris左右乱窜却什么都抓不住,McCoy左手在Sulu嘴中塞一卷纱布,右手精准打了一针麻药再拉开他的眼皮。

  浓稠的血从镜片上滑下,在圆弧外侧凝成一小滴鲜红,和周围惨淡的灯光格格不入。呆愣看向四人至少五分钟的Scotty被头顶的灰鹦鹉狠狠啄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小心用镊子夹起镜片,果断丢进99.99%洁净水中清洗。

  

  小桌上的盘子里“啪”丢进一颗失去光彩的黑眼睛,McCoy松开紧绷的背部,抓起半瓶气泡水喝干。Jim松开Sulu的头,把他的后脖颈放在沙发靠背上。他盯着Sulu半张脸上的纱布顿了三秒,狠狠地踢了一脚墙边的垃圾堆,全然不管自己胸前的一片鲜红,径直推门离开房间。

  Chekov慢慢掰开Sulu的手指,舒张好一会让自己被捏到青肿,布满血污的手放松。他闭上眼睛清晰听到Sulu稳定的心跳,组织在药物作用下缓慢修补,蒸汽呼出毛孔的声音。

  “让他休息一会,我先走了。”McCoy丢给Chekov一条干净的手帕,“擦擦你的眼泪,你的向导还没死,哨兵。”

  “我……我知道,但是刚刚那一瞬间……”Chekov抽了一下鼻子轻轻贴上Sulu的脖子侧面,“我在精神图景里见不到Yuki了。”

  半人高的黑狼不知道什么时候闪到Chekov面前,它将头靠在Sulu腿上,尾巴卷过Chekov的手。“麻醉剂效果会让向导精神动物暂时消失,她现在好好的。”McCoy伸手拍拍黑狼的头说。

   “好……好的……Yuki?”Chekov叫了一声精神动物的名字,狼乖乖地趴下来,朝Polaris挪挪爪子。

   “药效大概还有十几分钟过去,醒来之后会很疼,我留了一支吗啡……省着点用!”医生穿上外套往外走,推门离开前看到桌子上的眼球突然恶狠狠地说:“我早就说过这些人造玩意儿没一个好的。”

  Chekov没说话,只是更深地抱紧Sulu的上半身,Polaris缩进Sulu颈窝的空隙,像小婴儿一样取暖。而黑狼懒洋洋打了一个哈欠:他一直都这么狠,我习惯了。:

   “很疼,Yuki,你感受不到。”

  :懦夫。:黑狼哼出一口气别过头,站起来跑出门外,不再理会Chekov。

  门外传来McCoy和Kirk非常大的争吵声,又伴随着皮靴踢踢踏踏的声音减弱。Chekov紧紧捂着自己耳朵,然而哨兵敏锐的听力给他带回来“眼睛”“基金会”“手术”等字眼。

  他希望Sulu快点醒来,他需要碰触他有温度的,会蠕动的嘴唇,他需要看到Sulu黑而明亮的眼睛——

  Chekov看到了从眼前飘过的雪花,寒冷像蛇一样顺着他的人造脊柱直窜而上。哨兵在越堆越厚的雪地里面前进,他前方的小木屋散发着温暖的光芒,窗户上投影出一狼一熊的影子。他推开门,热浪卷住他,将Chekov拉入满是枫糖浆和肉桂味的小屋。

  黑发青年笑着攥紧Chekov的手,他另一半脸上仍然是扭曲的疼痛。

  “我没事,Pav.”

“精神图景共享计划”为我们的社会带来新的曙光。众所周知,已消失的自然风景们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青山绿水,沙滩海洋已经成为百年前的历史。但SCM基金会极大地改善了这一现状:采集哨兵以及向导的精神图景,通过再投影手段100%还原场景,普通人佩戴纽扣大小的传感器即可进入精神图景进行体验。

“我们已经开发出森林,平原,沙漠等基础体验模式,下一步我们将招募更多的哨兵和向导参与共享计划,全世界的朋友们,不论身份,阶级,地位,都可以享受绝对真实的自然风景!共享、便捷、非凡的企业口号将贯彻始终。”——SCM基金会执行董事长尼禄在前日的采访中这样说。

目前已有超过万人在SCM基金会体验此活动,好评率超过98%。SCM基金会负责人同时计划在明年扩建25所分公司,遍布全球20个城市,包括洛杉矶、旧金山、约克镇……

R·伊丽莎白(2058).新时代的曙光.纽约.帝国出版社.

 

共享、便捷、非凡=牺牲、强迫、谋杀

(Shared Convenient marvelous=Sacrifice Constrain Murder)

当我们在谈论共享计划时我们在谈论什么(n.d.). 2058, from https://bookface.com/p/41168918

 

  McCoy爬上摇摇欲坠的铁皮楼梯来到天台时,Kirk的手边已经放了三个空啤酒瓶,而他正在拉开第四瓶的易拉环。“嘿,Bones。”Kirk朝McCoy怀里丢了一瓶冰啤酒。

  “如果你是来阻止我的,放心我肯定不会把自己喝到找不到回家的路。如果你想和我谈Sulu的事情,请容我拒绝。”

  “我只是想来祝你‘生日快乐’,Jim。”

  “什么……鬼?哦我都忘了今天——已经过了零点了?”Kirk张大嘴看着掏出一瓶威士忌的McCoy,掏出个人便携终端看到界面上弹出一封电子邮件:“发信人:妈妈。时间:00:00”

  现在是00:01.

  “操,你真的,”青年大声起来,肩膀不住地颤抖,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认真地对McCoy说:“谢谢,Leo。”

  “嗯哼,又变老的一岁,小鬼。”医生和他一样席地而坐,摸出两个Scotty酒吧里的玻璃杯分别倒满酒,递给Kirk。

  “敬George Kirk。”McCoy先举起了杯子,Jim将自己的也举起来。“和Sam Kirk。”

  深色的液体被二人一饮而尽,Kirk没有再加满,他隔着玻璃杯看向周围的建筑物,巨大的全息芭蕾舞者投影在玻璃上,拉长成模糊的肉色和白色的长条;湖蓝色的日文招牌搅成一堆辨认不出的文字(反正Jim从来也没有读懂过);高速飞过的汽车拖出橙色的尾灯光,车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只在Kirk耳边出现了三秒,迅速被绝对宁静的夜空吸收。

  “我离George又近了一岁,而Sam再也活不到我的年龄了。”他小声说。

  “每年都一如既往地伤感,嗯?”McCoy的手臂搭在对方肩膀上,向导的手指碰到Kirk的皮肤,安抚另一头低沉的小神经突触。

  “Leo,我只有这会可以享受一下……伤感的感觉。”Kirk右手撑着头,转过来的嘴角带着轻淡的微笑,“明天我还要去解决Sulu的眼睛,你觉得他会愿意装一只人造眼睛吗?警局无聊的报告书,哦还有Spock需要全盘杀毒……”

  “我保证他绝对不愿意。你就不能,暂时不去想其他人吗?”McCoy稍微站起来,向Jim面前推了一个小盒子,“今天是你的生日,Jimboy。”

   “建议是Sulu提的,程序设计是Spock,Scotty制作,包装盒是Uhura的首饰盒……我发誓我只是最后转交人,生日快乐。”McCoy放完盒子立刻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无线耳机?”Jim打开盒子把花生仁大的小东西塞进耳朵里。

  “将哨兵及向导的精神动物可视化并包含导航扫描甚至还能发射移动网络信号的——耳机。”McCoy吐出来Scotty给小玩意取的一大串名字,最后补充“是的,耳机。”

  “这真是太……”Jim目光移到了McCoy身边,半人高的雪豹抬起浓灰绿的眼睛,和McCoy如出一辙地挑起左边眉毛。

  “酷。”

  “那么……这是Kennex,Jim,初次见面。Kennex,这是Jim……嘿你不许摸他!”

  “反正普通人是触不到精神动物的——哇哦他很凶!”猎豹呲牙咬向Jim的手掌,吓得青年往后退了一步。

  :不礼貌,小鬼:

  “嗯哼,大猫。”Jim说。

  “是雪豹。”

  “好吧,白猎豹。”

  “雪豹,Jim。”

  “白猎豹,白猎豹,白——”

  McCoy转身走向楼梯,Kennex左右晃着木棍粗的尾巴,朝Jim翻了个白眼。

  虽然明天要给尖耳朵机器人做全盘扫描,书写8份文书解释James T Kirk警官为什么翘班三天没有请假,或许还要和某个黑发亚裔人吵一架……但这真是一个很棒的三十岁生日,Jim想。

A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