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带卡】为爱而性

Work Text:

“带土?”卡卡西在被带土扑到床上去的那一刻还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这也难怪,带土偶尔会抽个疯和卡卡西撒撒娇卖卖萌,装一装暗恋前辈的女高中生,突然间给卡卡西一个熊抱也不会让人感到不对劲。
带土没说话,就这么抱着卡卡西,卡卡西被他压得有些发闷,皱着眉拍了拍带土的后背,问道:“怎么了带土,在学校里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什么都没有。”宇智波带土出声,还没等卡卡西松口气,用平常的方式来哄小朋友,带土就扔下了一颗新的重磅炸弹,“我想和你上床,卡卡西。”
卡卡西在一瞬间瞪大了眼,他下意识的说出了拒绝的话:“不,带土你还没有成年。”
“我不想听这个,卡卡西。”带土抬起头看他,压住卡卡西的肩膀,眼底满是不可动摇,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强上的架势,“你不能拒绝我。”
事实上卡卡西的确没办法拒绝带土,他不是没想过和带土做,甚至他还期待着。卡卡西从来都不是什么柏拉图式恋爱者,性爱并存才符合当今时代主旋律。
“可是带土,你不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吗?”卡卡西任由他压着,大关节被死死控制住,他甚至连抱一抱带土都做不到,“说实话,我也不希望第一次是因为你的一时兴起或者是受了其他人的什么刺激……唔!”
带土捂住了他的嘴,用手,而不是亲热天堂里教的那种简单粗暴地用嘴堵住,他脸上分明是看数学题那样的认真。他说:“我没有。”
有点可爱,还有点好笑。卡卡西想,眼睛忍不住弯了起来。
带土看着这位躺着还不安分的男人,顿时张牙舞爪起来:“我们都住一起半年多了,睡觉睡两张床,洗澡分开洗,就我写作业的时候你搁一边看黄书。刚才我在卫生间里的时候你还理所应当的突然进来,我内啥了一半呢,你是想我死掉吗?我不管,就是你的错!别跟我说什么我未成年,我17岁我也能操哭你!”
这是什么和什么啊!卡卡西的脸忍不住烧了起来。
和带土做吗……这个提议没法让自己不心动,但是和未成年人上床,这在卡卡西心里似乎还真的不怎么过意的去。
“我买套和润滑剂了,还在上论坛看了别人的经验。”
…哦吼,感情是早有预谋。卡卡西顿时哑口无言,他抿着唇,半晌才发出了一声模棱两可的嗯声。

在卡卡西的默许下,带土松开了摁住卡卡西的手,将他身子放平在床上,俯身略带有仪式性地亲吻了一下他的左眼。
卡卡西有点僵硬,直挺挺地躺着装死。带土轻笑一声,看上去到颇有副情场老手的样子。他的唇齿沿着卡卡西脸部的线条一点点地向下滑,舌尖在那颗小痣上稍稍逗留了一会儿,再度向下,轻轻啃噬着卡卡西的喉结。
“你哪儿学来的这些东西。”卡卡西仰躺在床上,视线聚焦在空气中一个不知名的点上,声音传到带土耳朵里有点发闷。
“其他女人那儿。”带土满不在乎地嘟囔了声,他故意忽视了卡卡西那一瞬间的不自然,毫不客气地拨开这人的浴袍,露出他大片雪白的胸膛。
卡卡西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带土看着这样的卡卡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他略过锁骨,一口含住那粒可爱的早已凸起发硬的小红豆,像报复似的用虎牙轻轻磨了磨卡卡西的乳首。酥酥麻麻的快感登时顺着神经一路冲到大脑皮层,逼得卡卡西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嗯……”
带土眯了眯眼睛,他对卡卡西这点反应很满意。当然,光是这一点肯定是不够的,他和卡卡西都明白,他要的显然更多。
两人轻薄的棉质内裤不知什么时候被褪下,丢在床脚。润滑剂特有的香味在充斥着暗黄色灯光的主卧里不声不响地弥漫开来,咕唧咕唧的声音混杂着卡卡西低低的喘息声让带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带土的指尖在卡卡西的穴口草草揉搓了两下,便干脆地挤了进去。他这个角度看不到卡卡西的脸,只能听见卡卡西轻哼了一声,之后便没了多余的声音。
卡卡西的甬道里很温暖,并不是像小说里描述的那样烫的灼人。带土微微屈起探入的食指,描摹着内部的褶皱,感受卡卡西那里一缩一缩的软肉。
“卡卡西,你那里好暖和,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我的小兄弟代替我的手指进去了。”
“啊哈…还不行的,带土,会…嗯,会受伤。”卡卡西偏过脑袋去,想了想翻了个身,强忍着羞耻感微微抬高了一点点臀部,声音愈发小,“这样应该…会快…嗯,快一点…”
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卡卡西想。甚至带土这样误打误撞地按压激起的叫人难以启齿的快感,是自己在手淫的时候不曾感觉到过的。他把脑袋靠在枕头上,乖顺地趴着,控制穴道有规律地吞吐带土塞进来的手指。
淫靡的水击声配合着卡卡西时不时的呻吟愈加悦耳动听。带土很快将一根手指增加到三根。三根手指的灵活性更加好了,尤其是带土弯起指尖搅动他穴中肠液的时候,更加强烈的快感朝他袭来,他甚至能感受到带土中指上那个因常年握笔而产生的那个凸起的茧子,堪堪错过他的前列腺划过去。
“带土,进来吧…啊哈…求求你,快点进来…呜…”卡卡西的声音里已经染上了哭腔,他呜咽着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枕头,好让自己更好的抬高屁股。
带土抽出手指,顿时上涌的空虚感让卡卡西忍不住呻吟地愈发大声,带土凑到卡卡西耳边轻轻呢喃道:“好的卡卡西,你放松点。”
带土进一步地掰开卡卡西的大腿,那里显然已经一片湿润,粉嫩的穴口一张一合,叫带土更加蠢蠢欲动。
“卡卡西你这里好漂亮啊。”带土的指尖在穴口打了个转,逼得卡卡西又漏出一声呜咽。他给自己带上安全套的时候手有点颤,甚至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帕金森这个病症,但他看着卡卡西光裸的后背,只想抛弃脑内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弃挣扎让欲望冲昏自己的头脑。
带土托起硬的有些胀疼的阴茎抵住卡卡西的蜜穴,慢慢地往里面挤。泛红的肠肉热情地吮吸着带土的龟头,不加掩饰地表现着它的主人想要接纳带土性器的愿望。
“唔啊…带土没关系……我想要你,我想,嗯啊……”
我操了。带土没想到卡卡西还能有这样的一面,也许是因为卡卡西也渴望他渴望了太久,所以在此时此刻才会露出这样想叫人把他操到什么都射不出来的表情。带土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稍微放松一点,然后圈住了卡卡西的腰,猝不及防地整根顶了进去。
“唔啊啊啊啊!”
哪怕带土按部就班做了扩张,卡卡西也做好了接纳带土的准备,但是带土一下子全部进去对他而言还是太勉强了。卡卡西浑身上下的肌肉在一瞬间绷紧,双手死死攥住了身下的床单,生理泪水忍不住往外溢打湿了枕巾。
“喂…喂!卡卡西,你是不是很痛?”带土顿时被吓得不敢再动,他无措地搂着卡卡西的腰,只能通过细碎的吻来安抚这个剧烈颤抖的人。
卡卡西只觉得自己大约已经停止呼吸了,紧随疼痛感而来的是被带土填满的充实,这种感觉在瞬间倾轧了他二十多年来的所有认知。带土在占有他,他臣服在带土身下。疼痛的余力令头发隐隐作痛,撑在床上的手大概已经要到极限,带土的耻毛摩擦着他的臀肉,这就是卡卡西所能感受到的全部。
“带土…我没事。”卡卡西大口大口喘着气,用着安抚的语气,“我只是适应…适应一下。”
“卡卡西…”带土稍稍退出一点,还没来得及等卡卡西开口,他便将卡卡西慢慢的,一点点翻过来。
带土的手覆上卡卡西略有些疲软下去的性器,温柔地撸动着,他的语气有一点点紧张,还有一丝丝愧疚和自责:“可是你看,卡卡西,它都软下去了。”他亲了亲卡卡西的唇,然后又沾了点方才马眼处溢出的粘液作为润滑,套弄起卡卡西那根干净的东西来。
刚刚趴着还好,现在和带土面对面,就这样直面带土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这让卡卡西像是烧起来那样,浑身都开始发烫。
卡卡西深吸一口气,进而伸出双手环住了带土的后背:“好了带土…你,你再下去,我要射了…呜…”
他主动动了动腰,屁股里那根棒子摩擦黏膜让他再一度呜咽着呻吟。他似乎感觉到带土的阴茎又涨大了一点,下一秒便深深地捅进了自己更深的地方。
“唔啊!!带土…带土!”卡卡西在同一时刻攀紧了带土的肩膀,双腿死死缠绕住带土的腰肢,高亢地呻吟出声来。
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像海浪一样冲刷着卡卡西的大脑,带土没什么经验,只会在肉穴里横冲直撞地顶弄,但正是因为没有所谓类似九浅一深的技巧,他每一下都狠狠撞在最深处。
“卡卡西我…嗯…”卡卡西直接了当地拿唇堵住了带土的嘴,逼他把剩下的词全都咽了回去。
他感觉到带土的性器猛烈地颤抖了几下,然后慢慢从自己后穴里滑了出去。
“我…我射了,卡卡西。”带土咬着唇,耳朵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没事…再来一次吗?”卡卡西喘着气,笑着向带土发出邀请。
带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点了头。

短暂的中场休息过后,带土的小兄弟很快又精神了起来。
刚刚做完一次,卡卡西的穴口也还没合拢,带土换了套子之后也不用再做一遍润滑和扩张,就这么直接顶了进去。
卡卡西揽着带土的脖子,微微哼了声,自觉地抬起腰去迎合带土的动作。
“带土,”卡卡西舔了舔唇,有点犹豫地开口,“那个…你得帮我…”
“嗯什么?”带土下意识地停住了动作,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帮你什么?”
“嗯……”突然卡住的动作让卡卡西稍微有点不适,他有意无意地绞了绞后穴,“就是…光靠后面,我射不出来的…”
带土反射弧极长地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慢慢地勾起了嘴角,“哦——”
“也就是说卡卡西现在必须要靠我是吧。”带土的语气里带上了点欠揍的小嘚瑟,“真棒!”
“你……”卡卡西眼里还带着泪,呼吸都不匀畅,一半是爽的,另一半是给带土气的。他毫无威慑力地瞪了眼带土,咽了口口水,放软了调子,“帮我……”
带土的手指缠上了卡卡西的性器,生涩无比地上下套弄起来,好在带土刚修剪过指甲,不会伤到卡卡西。
自己做和帮别人果然是不一样,刚才究竟是怎么才做出出于本能的安抚,现在想要回忆起来倒是忘得一干二净。
卡卡西咬着唇,赌气撇过了脑袋不去看他。但这样反而让感官愈加敏感起来,带土这样简单而又青涩的手法更能调动起他身上的所有感官。低低的喘息混杂着呻吟,因快感而泛红的脸,无不彰显着满满色气。
看着这样的卡卡西,带土嗓子有些发紧,气息都粗重了起来。方才没什么经验,只顾及到自己感官上的享受,都没来得及仔细端详一下对方的性器。
粉粉嫩嫩的一根,握在手里刚刚好,还带着点儿秀气,跟这个人一样,精致又美好。
想到这带土轻笑一声,在缓缓撸动对方性器的时候,不错眼地注视着卡卡西的表情。
“嗯……快点。”自己动手跟别人动手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不同于刚才安抚痛意的抚慰,这次显然带了点儿挑逗,却偏偏不肯给他一个痛快。这样不上不下的软刀子,只怕圣人都受不了,卡卡西忍不住皱眉催促道。
“那你求我啊。”这回的语气不是有一点欠揍了,而是满脸都写着你来打我啊,简直是把自己那点刚被发觉的恶趣味发挥到极致。
可他忘了一点,他的命根子还在人家身体里呢。
所以在差点被卡卡西夹射的时候,他也只能低骂一声,然后快速地撸动起对方的性器,仿佛报复一般,动作中还带了几分粗暴。
“唔……”前后夹击让卡卡西的大脑空白了一瞬,呻吟中都带出了一丝呜咽,却还是下意识配合对方挺动着腰肢。
在带土的手指摩擦过会阴的时候,卡卡西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从尾椎顺着脊椎一路爬上大脑,酥酥麻麻地在脑海里炸出了一束束烟花。
“呜……带土!慢、慢一点……呜哇!”卡卡西攀着带土的肩头,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迎合带土的动作了,只能老老实实地任其摆布,感受带土的硕大在自己的后穴里进进出出抽插不止,发出噗叽噗叽淫靡的击水声。
“为什么,之前我和你说我想的时候,你一直拒绝我!”带土一下又一下地顶撞着卡卡西的前列腺,他觉得他委屈的要命,于是便更是发了狠似的把人往死里干,逼得人泪水和唾液控制不住地往外溢,连哭喊声都是碎的。
“带土…咿啊!带土!”卡卡西已经完全没有清醒的意识了,他只能被带土带给他的快感牢牢地支配者,又酸又麻又爽的感觉充斥着他整个大脑,他除了无意识地呻吟和呼唤带土的名字之外,什么都做不到。他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带土,他想他大概想要问的是,真的想好了吗?
带土没能得到答案,他猛然觉得自己鼻子一酸,像是小时候被卡卡西欺负到了要哭的感觉。他愤愤地咬住嘴唇,却在下一秒被卡卡西紧紧地抱住,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
卡卡西的手臂圈地很用力,像是要把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阅读题的分数一直不高,他也不知道这一次他有没有理解对,老师在课上说了无数遍不能靠本能答题,要按照规定的模板来。但是这一次答案没能流过大脑,它顺着本能,就这么溜出去了。
“卡卡西,我喜欢你,所以才会和你上床。”
“我为爱而性。”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卡卡西伴随着带土话音的落下,情不自禁地绞紧了埋在肠道里的性器。高潮令他的哭泣里都带上了甜腻的味道,穴肉持续痉挛着,一次又一次地收缩终于让带土再一次射了出去。

办完事后理应是腻腻歪歪的时间,但在带土第四次照着手机念卡卡西说是要带他去做清理,惹得卡卡西一个暴躁把他拽进了被子里。
“不做,你不是戴套了吗。现在睡觉。”
“可我不想……”
“那就滚去客房。”
带土瞬间收声,半晌磨磨蹭蹭地伸出一只手去把灯给灭了。
“那个卡卡西…”带土伸回手,缩在被子里,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他支支吾吾开口,“我没和其他人做过…刚才我就是想欺负下你…”
“啊我知道的。”卡卡西哑着嗓子,也许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有气无力道,“你太处男了,一点经验者的样子都没有。”
带土顿时涨红了脸,下意识地怼回去:“你有经验啊,半斤八两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你个垃圾!”
黑暗中带土听见卡卡西轻笑了一声,然后床垫上下动了动,接着怀里就钻进了一个暖呼呼的人。他听见卡卡西的声音,懒洋洋的。
卡卡西说:“时间还长,又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