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楼诚衍生]归来之后 (下) 洪季售后

Work Text:

这是在自己家里,什么都是熟悉的,用不着随时保持警惕,再加上一点酒精,季白睡得很沉,沉得连洪少秋赤裸着压到他身上都还以为是场春梦,半梦半醒间本能地伸手抱住了,直到两片嘴唇亲上来的那刻他才彻底清醒,闭着眼睛低声笑道:“大半夜的,请问领导有什么紧急指示?”
“哪有什么指示,”暖烘烘的大手伸进裤腰里捉住那二两肉,洪少秋轻轻咬了一口季白的下巴,“我这是伺候三少爷来了。”
季白被他摸得浑身发热,便伸手去捏洪少秋腿根里的软肉,可上次那软乎乎颤巍巍的手感竟全不见了,薄薄一层皮肤下头是略微带点硬的肌肉轮廓,季白摸了两把,又半信半疑地捏捏:“这才几天啊!你怎么练的这么硬……诶不对!”
洪少秋在他耳垂下方的颈动脉边上吮了一口,又把自己的家伙塞到季白手里:“摸腿有什么意思,想摸硬的你摸它啊,”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成了荤话,“这儿不用练,天生的。”说完又亲上来。
“洪哥你别……唔……”季白伸手想推开洪少秋,结果恰好碰到他肚子上的刀口,那处的手感和好皮好肉不一样,医生缝得再细致也是条疤,差不多一拃长,略微凸出来点儿,季白在刀口上摩挲两趟就再下不去手了,两条胳膊也从推直接变成了搂。
洪少秋被紧紧搂个满怀,笑得心满意足,又亲了季白一口:“三少爷,上回怎么不知道心疼我,嗯?弄得那么狠……”他说着就摸到季白后头去,拇指食指揪起会阴和穴口之间的皮肉来回轻捻,“不怕我连本带利还给你?”
季白也笑,鼻息里犹带几分酒气:“嘁,我怕你本钱都还不……嗯……”
洪少秋食指第一个指节顶进他身体里,没用润滑,扯得季白头皮都跟着一紧,没说完的话变成猝不及防的低哼,明显听得出痛多于爽。洪少秋估摸着再进半个指节就能碰到前列腺,边哄着让他放松边转着手腕用巧劲往里拓,季白摸索着拉开床头柜抽屉,勾出个东西来朝洪少秋脑门上一敲:“润滑都不准备,你打算折腾到天亮啊?”
“知道你这儿肯定有,”洪少秋被敲了脑门也不恼,很亲昵地低头蹭了蹭季白的脸,低声道,“没有也不要紧,大不了我帮你舔开……”
这话让他说的……季白脸上热极了,也不光是脸上,这一晚喝下去的酒像在血管里着了火,烧得他浑身滚烫,前边又热又硬地杵在洪少秋肚子上,后边更是……季白使劲咽了一口,觉得有点头晕,想不出怎么才能形容清楚后穴里非痛非痒的那种滋味。酒精确实让五感迟钝了不少,但他还能感觉到洪少秋的手指转了半圈撤出去,然后很快重新进来,紧接着就被径直按到了最要命的地方。指腹揉过湿热的肠壁,快感来得又快又疾,季白毫不控制地呻吟出声,又沙又甜的长长一声“啊”,叫得洪少秋一哆嗦。主要是他知道旁边就是大哥的卧室,万一让大哥听见……他压着嗓子跟季白说不许叫,季白当时还点头来着,可等到真干上的时候就全忘了。
这几个月他不是没自己撸过,但自我纾解和被打开被进入是不一样的,洪少秋是不一样的,甚至同样是跟洪少秋做爱,在上面和在下面也是不一样的——上下前后各有各的舒服:龟头顶端饱满的曲面贴着穴肉蹭过去的时候是麻酥酥的痒,往回抽时肉棱刮过的肠壁变得贴服又顺滑,裹着整根阴茎不想让它出去。要是洪少秋往前列腺的位置猛顶两回,整个后穴就会蠕动着收紧,穴口紧箍住湿淋淋的柱身。季白后边舒服了前边也没闲着,那根直滴答水的东西蹭在洪少秋半长不短的耻毛里,冷不丁被耻毛尖端搔进开合着的铃口,他忍不住又颤颤地叫出一声,两腿勾着洪少秋的腰主动迎上去。这会子谁还能顾得上叫不叫的事儿啊,洪少秋铆足了力气狠抽猛送,肠肉吸着阳物的感觉像是踩进了湿滑的沼泽,不使劲根本动弹不得,季白更是配合得要命,荒废了好些日子的后穴很快被蹂躏得软烂红熟,肠壁有些肿,但却将阴茎裹得更紧了。
洪少秋两手撑在季白耳朵边上,汗水顺着鼻尖直淌到下巴,又掉到季白嘴角,季白伸出舌尖舔了去,跟着便伸手勾住洪少秋脖子往下拉,到底亲了一口才肯罢休,洪少秋覆在他身上喘息着歇了片刻,摇头道:“这样使不上劲儿,要不你趴着?”
季白便乖乖趴起来,腰塌着,屁股翘起来,洪少秋一手按住他后腰继续挞伐,另一手绕到季白小腹下方攥住了他阳物一紧一松的握着,季白喘着抗议:“你他妈,挤、挤奶呢……唔……”
洪少秋喘得比季白还厉害,一边往外抽一边把手上的精液顺势抹在季白耻毛上:“你别管挤什么,”他给自己最后打了两下,最后射在季白臀缝里,“这不是,都挤出来了吗……”
草草擦了擦,俩人并排挤在一个枕头上享受贤者时间。洪少秋吧嗒吧嗒嘴儿:“可惜烟忘拿了。”季白疲塌塌地从床下拎出烟灰缸和刚才抢老二的特供烟,烟灰缸放自己肚子上,烟扔给洪少秋:“火机在你那边的床头柜里,给我也来一根儿。”洪少秋点着了烟揿到季白嘴边,回手把烟灰缸拿过来放自己肚子上了,季白叼着烟噗噗笑,洪少秋随手胡噜一把他头发。
放空着抽完一根烟,洪少秋挣起来穿衣服:“诶今儿一早还得拜年呢,我要搂着你睡能睡到初三。——还是自己家好,这他妈跟偷情似的!”
季白哑着嗓子拽他裤腰:“这就是我自己家!”
洪少秋拍拍他屁股:“嗯好,你家就是我家,你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季白满意了,端出少爷的款来:“行了行了,要走快走,哪那么些说的……”
洪少秋嘿嘿一乐,开门闪身出来,眼角余光瞥到走廊里什么东西一闪,季家老大从盆栽后踱出来,借着窗外的微光上下打量一回洪少秋,语气镇静,音量也不大:“这么快就不用坐轮椅了?”
洪少秋脑子转得飞快:“……啊我也是刚发现的,勉强能走几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和季白房间之间的距离,又改了口,“内什么,最多可能十来步吧。大哥您还不睡啊?诶这个晚上老起夜可不好,它影响睡眠质量……回头我给您买点褪黑素先吃着……回见啊我睡去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洪少秋溜走之前觉得好像看见大哥默默磨了磨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