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猫系Alpha

Chapter Text

2020年
桦城,开发新区。

月色下的小巷不知为何会那么长,看着好像到了尽头却只是视觉上的一个盲区,天上的月亮跟着他跑,浅淡的光冷冰冰的,分辨不出是口是心非的鼓舞还是笑里藏刀的讽刺…

陆离的血还在不断从伤口里涌出,烫着他的掌心,温热流淌过指缝,滑过手背,最后滴落在靴子上或是地上的时候却依然会脱离温度…
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越来越困难的呼吸,嗓子像被人灌了把烈阳下的黄沙疼得狰狞,他快要无处可逃了…
桦城从来不是他能掌控的,董令其只手遮天都不过是千千万万可以牺牲掉的棋子之一,他大概是疯了才会在两天前信了那封说有池震踪迹的邮件…

爱会使人盲目…对吧?

陆离撑着楼梯扶手进了地下通道,睡在这里的流浪汉对他的模样没有丝毫诧异,空洞的目光跟着他直至超过视野范围,大概花了这几秒的时间知道陆离不会死,也就失去了从尸体上搜刮一些油水的念想…

风声呼啸着灌进地铁的轨道,让陆离身上所有出了汗的地方都冷得发颤,门开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意识恍惚,这个老旧地铁站的灯光在他眼前变成无数个六边形的幻影,吞噬着陆离涣散的意志力,似乎有个声音催促着他快走,离开桦城,丢掉你现在的一切。

那个声音严肃得要命,可总有那么一丁点软糯。

像池震的声音,推着他进了即将关闭车门的地铁…

车厢没人,陆离抬头也看不清途径哪些站,终点在哪里,他计算不出失血多少毫升还能坚持多久,他知道不能睡不能闭上眼,可真的太累了…

太累了…

他找了池震两年,可那个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当天末班的地铁只有一滩血液能够证明那是池震,可是从此之后一切都断了。
没有音信没有联系,连他们的连接都消散得了无痕迹。
很多单身的人都会好奇而发问,被标记是什么感觉?标记消失又是什么感觉?
陆离说那是种生命被从躯壳中抽走的感觉,不是一瞬间,而是今天比昨天更空一些,时间久了,活得像具行尸走肉,他不吃人,但他需要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将他淹没,闲下来哪怕只是喝杯水的功夫,他都会臆想出那个人站在他身旁,神秘兮兮地摸一打啤酒出来问他要不要偷偷来点儿。

也许现在我可以正大光明地想你一会儿了…

陆离额前的碎发垂落下来,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是刑侦队长,池震和他并肩作战,他们两个在一起总能看到奇怪的线索,然后他负责抓人池震负责审,一个逼供一个温柔刀,桦城刑侦局有名的拍档。

可惜婚事没有来得及宣布,池震不再出现在局里的那天起,陆离就一天天变了,他会秉公执法,他也会亲自出现场,变得笑容很多,和同事开玩笑,遇到不开心的事的时候就喝上两口酒,从来不惧怕阳光的人兜里永远多了副骚包的太阳镜…
他把自己活成了池震的样子。
但是去年,池震生日那天,现在的郑队长路过局长办公室门口,发现门虚掩着,透着那条缝他看到师哥喝醉了趴在桌上,只是他敲门的手悬在了半空最终收了回去,陆离颤抖的肩膀看上去是那么脆弱,或许谁都不该去打扰被陆离关起来很久的悲伤…

地铁似乎没有停靠任何站点,陆离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向哪里,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搭乘的这趟地铁是哪一条线路,靠在冰冷的车窗上,他在昏迷之前,好像感受到了当时池震的绝望和不甘心…

我好想你啊,混蛋…

2019年
A城,住宅区地下车库。
(文风突变预警)

“我靠!”
刚下班回来的方家晟倒车入库后被雷达警告着,打开倒车影像看了一眼差点没给他魂吓掉,角落的阴影处靠着个人,还穿了身黑衣服,幸好他没省这雷达的钱,否则为了节约一千多块钱车险可未必够赔的。
“小帅哥,醒醒,你能不能听到我说话?”
凑近闻了闻,方家晟没闻到酒气,摸着是热乎的,身上看起来也没伤没血,而且这个人呼吸均匀,嘴唇也红红的,明朗的唇峰加上微微上翘的嘴角…
好像只猫啊…
他可能最近想要养猫想得魔怔了,连一个男人在面前都能看出猫的影子来。
不过…
真的是好像啊!
睫毛也是那种细细长长的,偶尔抖动两下就让人心动不已,还有摸上去软软厚厚的头发,方家晟在抓着这个人手晃动的时候,摸到了泛着淡淡粉色的指尖,有些凉意也有些薄茧,和猫咪的肉垫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伸手探探碎发下的额头,温度有点高,方家晟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看来只是发烧体力不支在这儿睡着或是晕倒了,家里什么退烧药都有,先带回去照顾一下再说吧,把人放在车库不管才真的没有爱心,现在可是冬天最寒冷的一个月,这个小猫咪穿得还那么单薄…

方家晟最后叫了两遍依然无果,便尝试着去抱对方,骨架不大体重也轻,落在他怀里的负担比想象中小了很多,虽然将人抱进电梯再抱进家里还是喘得够呛,但至少是坚持了下来。
他是个很爱干净到轻微洁癖的人,可犹豫了半天还是将平整得没起一道褶的床让给了捡回来的人,抱着药箱回来,耳温枪塞了三秒,三十九度二,方家晟赶紧撕了块退热贴拍在人头上接着去找退烧药。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踢到床尾的外套,证件随之掉出口袋,被方家晟接在手里。

“陆离…桦城刑侦局…副局长…?”方家晟仔细看着警官证上的字,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桦城?我们国家有这个地方吗?等等…我捡了个警察?可是警察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车库?”

想象力丰富的方总经理选药的过程中不禁脑补了各种剧情,猜想这个警察一定是遭到了黑暗势力的追捕而落难,无处藏身才躲到了这座城市,然而敌人的势力眼线遍布各地,他只能隐藏自己的身份四处游走,奈何身无分文又无家可归,逼到了像个流浪猫的地步…
自己是救了个英雄啊!
方家晟的精神世界突然在想象中就得到了升华,他平平淡淡地过了快要三十年,没想到热血与情怀的故事终于眷顾了他,这等到将来他有了孩子,绝对是可以吹一辈子的经历!
“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你,虽然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助你一臂之力,正义永远不会被邪恶所压倒的…”
说着,方家晟揉了揉陆离的头发,削瘦的男人蜷缩着,被摸了头发就向着温暖轻蹭,惹得方家晟笑容甜得像是裹满了糖霜的蛋糕。

陆离是三个小时之后醒来的,被子上好闻的冷杉味道宁静得让他竟丢了警惕,躺着环顾了四周环境,干净整齐得让他舒心,缓缓坐起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逃亡仿佛只是他的臆想他的一场噩梦…
床头柜上放着一颗药和一杯水,陆离抬手摸摸额头,揭下一片已被体温作废的退烧贴,居然还是有着Micky Mouse的儿童款。
他是被好心人救了吧?也许还是个有孩子的人…他该赶紧出去和人家道谢才是…
脚步声伴随着随口哼哼的歌声向着房间而来,阻止了陆离下床的动作,不管是脚步还是嗓音,都熟悉得直撞他的心脏…

以至于方家晟推门看到是那个警官攥紧了被子,双眼通红地凝视着自己,薄薄的唇颤得令他心疼,整个人都是一副被主人抛弃了的猫咪见到生人而受惊的模样,或许真的猫都不如眼前的这只,不是,这位警官…
他的心彻彻底底被陆离萌化了。
“别怕别怕,我是好人,你还有哪儿不舒服吗?”方家晟几乎是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双手按在陆离肩上想要给他一些力量,“你在我车位上晕倒了,这里是我家,你可以放心,我刚刚已经去周围检查过了,没有任何可疑的人跟着你…唔…”
方家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只落难的猫咪吻了,而且吻得极为粗暴,箍着他腰和托着他脖子的手都有挣脱不开的力量,高烧未退的唇舌将热烫的温度推进他的口腔,陆离好像对他的身体了若指掌,一个吻就能激发出他的敏感让他毫无招架之力地不会去抵抗…

这是什么品种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