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公一╳双一(四)

Work Text:

“!!你疯了吗!?”虽然只露出了一瞬间,马上又被包回了双一的口中,但那熟悉的尖锐物公一是不会认错的。
“你要是不反抗的话,它们是不会伤害到你的,毕竟我天天和它们打交道。”
自己的弱点被人抓在手里,公一是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更何况不远处还有一位不知情的“客人”。
为了防止某个小东西被吓的没有精神,双一又花了些时间刺激它,然后才将其慢慢吞入口中。虽然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但嘴里的钉子还是能很好的控制。每当公一因为快感而做出反应时,粗糙的钉柱便划过敏感脆弱的皮肤,摩擦出一些细小的伤口。
公一被柔软湿润的口腔包裹着,这份独特的刺激让他的血液沸腾起来,但他并不能无所忌惮的享受这份舒适感。偶尔传来的因摩擦而产生的疼痛让他警惕的控制自己身上的伏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等等…双一…让玲子等太久她会怀疑的……”公一抑制自己的动作小声的说道。
“那你快点射出来不就好了,那样惩罚就算结束了。”双一倒是一副轻松的态度。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快,别闹了……”
“你现在的样子太狼狈了,真看不出是我那自以为是的大哥…不过,低声下气的求求本大爷的话,我可以考虑……”
“唔,痛……”被双一用力攥了一下他手里的那根东西,让公一有些吃痛。
“别一幅被虐待的表情,刚才明明像变态一样很享受。”双一眯起眼睛注视着他,“嘛,被发现了对本大爷也没什么好处,你让那个女人离开家里吧。”
“那你快放开我!”公一撑起身子想要起来。
“你怎么顶着这个去找她?从这里喊她能听见的。难道说精虫上脑的大哥真的只能用下半身思考了吗?”
一直被双一这家伙吊着走让公一很恼火,但他毫无对策,只得任人摆布。他大声的将玲子喊来,告诉她双一的伤势很严重需要去医院让她先回去,并且让她不要进厨房目睹血腥的场面。玲子虽然担忧的提出陪同照料,但被双一用恶劣的态度拒绝了。在公一和玲子的对话的时候,双一还使坏在一旁刺激着小公一,享受着对方忍耐的表情。
逐渐远离的走路声和关门声让公一松了口气,好在公一是靠在向屋内推开的门一侧的墙上,就算是玲子经过也不会看到他们。
“没想到如此无药可救的你,也有开窍的那一天,总算把那个麻烦女人赶走了。”双一一脸嘲讽的看着公一。
“好了,她已经走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噗,不是吧,你以为我是为了让你在她面前出糗吗?果然你就是无药可救。”双一的表情更加鄙夷了。
“我们不能再做这种事了!”他需要马上结束和弟弟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一直在享受的人可是你,现在却要高高在上的对我说教吗?摆大哥架子有点不是时候吧?你现在的立场就是对本大爷言听计从!”
如果是以前,双一敢对自己这副德行,肯定会好好揍他一顿,让他知道谁才是老大。现如今自己犯了难以弥补的错,只能被他拿着把柄,乖乖的任人宰割。
因为刚刚过度的紧张,让小公一有些疲软,双一捏了捏没什么精神的那处,笑道:“你这样是没法结束惩罚的啊,但是…你自愿延长惩罚时间我是没意见的。”
双一再次握住根部,舔了起来。由于之前的放置,肉棒表面的水渍已经干涸。再次被湿热的舌头触碰时,经过被钉子磨破的皮肤会产生一阵阵的刺痛。
舌头划过破损处会产生咸腥味,双一抓准这点,故意徘徊在这些细小的伤口附近。
舔弄过后,双一将它慢慢包裹在口中,在所有皮肤触碰到口腔的时候,伤口的疼痛感也一起传入大脑。随后还产生了一些新的摩擦,疼痛伴随着快感没有间断性的持续袭来,但无法让他到达顶峰。
“有那么痛吗?这样都没法结束……”双一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耐烦的抱怨道,“还是说你害怕这东西没法放松下来吗?”双一吐出了口中的钉子扔在了一旁。
虽说他能很好的控制尖锐物,只造成细小擦伤程度的伤害,但那个能轻易贯穿坚硬物体的东西,绝对无法让人放心。
本来公一一直别开视线,从没有望向交合之处一次,但因为双一的动作,不自觉的往他的方向看去。双一抬头吐出钉子后,公一发现他嘴角旁流下一串痕迹明显的津液,绝对不是因为吐出钉子这个动作而造成的,不用想都知道因为那色情的缘由所导致的场面有多么吸引人。
突然收到对方火热的视线让双一很不自在,但碍于颜面又不能做出什么害羞胆怯的举动,只得继续手头的工作。与之前被动接受疼痛和些许快感的情况不同,不再是强烈的抑制这种感受,而是主动接收时,刺激感定是成倍的增加。
公一被双一的动作和嘴边色情的印记吸引后就忘了别过头,由于双一继续了动作,他也第一次望向了交合之处。一种莫名又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这种本应永远无法想象和发生的场面正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明明是性格极端恶劣与自己长期合不来的弟弟,此时却略有认真的吞吐着他的阴茎。
除了一开始被屏蔽的视力,还有被屏蔽的听觉也逐渐起了作用。色情的水声不断的传入耳中,过度的刺激让大脑嗡嗡作响。
当公一解除自己的封印时,小公一也享受了同等待遇,不如说是把所有感官接收到的全部集中在了下面。
双一必然发现了身下人明显的变化,还不忘冷嘲热讽一番:“钉子就让你这么忌惮吗?还以为你真是因为什么高尚的道德观念而不起反应,其实就是个变•态•大•哥。”
双一的嘲讽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对方因为强烈的背德感和各种刺激变得有些无法思考。尚存的理智就是无视了脑中闪过曾经和弟弟做过的淫乱场面,和双一之前诱人的姿态,阻止了自己进行和最初那个夜晚一样的行为。
双一并没有在意公一的沉默,此时的他也发表不出什么颇有气势的言论。
在接受所有的感官带来的刺激后,公一的某处开始涨的厉害,全身的肌肉紧绷着,胸口也因为不再控制动作而剧烈起伏,就在濒临绝顶之时,双一突然停下了动作。
公一脸上紧绷的肌肉在他停下的一瞬间放松了下来,随即又因紧急刹车带来的不快皱起了眉。
公一本能的用疑惑的表情望向双一,而对方只回了一个玩弄自己后满足的微笑。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停下动作后,双一起身褪去了自己的裤子。当双一裸着下身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公一多多少少也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等等,你这样会受伤的!”
“不用担心,我有拿着这个。”他晃了晃手中装有某种液体的瓶子,“虽然刚刚造成的都是小伤口,但这个过程,指不定谁会更疼~”
“就算有这个,不适应一下肯定不行的。”公一想出手阻止,却被人抓着下体,让自己认清立场。
对方将冰凉的液体浇在欲望之上,带来些许轻微的疼痛,但将其包裹进体内后,高温的腔内紧紧的缠绕着,摩擦过伤口带来的是火辣的刺痛感。
双一此时的表情有些扭曲,体内的不适让他很痛苦,但他同时又想嘲讽公一的糗态。本就在临界值边缘的公一,被温热的软肉包裹后险些射精。好在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疼痛感和双一狰狞的表情让他忍了下来。
“…你不要这样勉强自己了,让我出过丑就够了吧…”
“勉强?才没有!本大爷现在好得很!”双一咬着牙反驳到。
“喂,等等,你做什么,我才不需要 …唔嗯…”双一因为疼痛,后面紧紧的夹着公一的欲望不能移动,让俩人都不太好受,公一为了让他放松下来,扶上了没有一点精神的小双一。
双一为了不让自己在气势上输掉,强行晃动起腰部,却因为不能适应,疼出了眼泪,公一伸手将其拭去,却被双一打开了他的手。
公一从靠着的墙上坐了起来,伸手环住了因疼痛而感到无力的双一。将头向前探去,对着他的耳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轻轻说了一句:“别动…”
公一的额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待了片刻,因急促呼吸而疯狂吸入的气体中充斥着对方的气味。
终于有所动作后,公一便在他的侧颈处留下了如细雨般的吻,轻柔的甚至让双一感觉有些痒痒。原本环着双一的双手,也腾出一只,伸进那还未褪去的上衣。
温柔的爱抚让身上的人稍微放松了下来,紧绷的小穴也开始规律性的收缩。双一一手推着他的脑袋,一手抓着他的手,抗拒着对方的动作,却抵不过他成年人的力量。
“放…放开我!”双一言语上的反抗,唤醒了不受理性支配的公一,放松了手上的力度。被双一抓住破绽后,顺势又被推回了原本靠着的墙上。
像是报复般,双一把公一对自己做的,又添油加醋的对他做了一遍。只是想着不能在气势和主动性上输了,但过多的爱抚和亲吻,让气氛变得微妙了起来。
连接部位不再像先前那样干涩,适应后的小穴开始变得润滑柔软,摩擦过肉棒表面细微的伤口所造成的疼痛度也下降了许多,这让公一得到的快感大于了痛苦。
双一开始尝试上下晃动起腰部,虽然比之前好了很多,但还是有些难受,当公一想继续帮他缓解痛苦时,双一竭力阻止了他的行为。暧昧的气氛给他带来的陌生情绪,让他害怕的无法呼吸,他决不能再陷进去一次。
但公一在小双一上做的工作并没有被制止,这的确是最直接的快感来源了,不但能缓解疼痛,也不用受那暧昧气氛的折磨。
双一坐在公一的身上,用他瘦小的身躯努力上下晃动着,彼此的荷尔蒙同交合部位一样纠缠在一起。公一顶着一个晕乎乎的脑袋,除了眼前之事外,全都无法考虑。
‘这家伙真的在接受惩罚吗,从他眼里看到的除了享受没有其他情绪了…’双一有点开始怀疑自己做的是否都是徒劳,不过就算肉体享受了,对他造成的心理压力也够他难受一阵了,想到这里,双一的心情稍微愉悦了一些。
加上前期的铺垫,肉体交合的刺激很快将身体的快感推向高峰,随着两种不同的呻吟,这场持久战终于结束了。
当有什么不属于自己的液体要流出来的时候,双一才意识到自己被眼前这家伙射在了里面,嫌弃的撇了撇嘴,留下一句我去洗澡,转身就走了。
公一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靠着墙,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结束这场闹剧。

 

【一些鄙人想说的话】:大家好,我是某沉迷黄色塑料文学的无为青年。接下来我解释一下为啥我更文这么慢的原因(和自己随便逼逼的一些话),首先是因为老夫是重度懒癌拖延晚期患者(死党的生贺拖了三年都没画,小声逼逼),其次我对文字非常的不擅长,阅读和写作的速度极慢,因为不擅长阅读,所以阅读量极少( ̄▽ ̄)甚至同人文都不怎么看,导致知识量很少,语言梳理较困难,创作文章的速度也受到影响。还有我是一个一但开始写就停不下来的人,所以一想到一写就要连续花费好长时间就不想动笔。(* ̄m ̄)然后,其实我并不想写文,我想画画!但碍于技术和实力,没办法把脑洞画出来,所以只得用文字代替🤔不过文字可以描写更多的细节也挺好的,但我有能力的话肯定还是会选择画画而不是写文章,这可能就是画手在成为太太之前都是文手的原因叭(我瞎说的,不过我应该就是这样╳╳)最后,因为之前说的懒癌拖延导致我画画也进步的非常慢,所以脑洞还是只能以文的形式代替表现,如果以后有能力(是flag)也许会把写的脑洞画下来,也算实现曾经的愿望吧。最最最后,非常非常感谢大家对这个同人系列的喜爱,说实话我没想到这个作品会有这番成就,其实一开始是写来爽给自己顺便发表的,如果没有各位的支持,也许不会更到现在,只是以脑洞的形式保留在脑中。这个系列大概再有一章就结束了,一开始并没有想如何结局,所以我想尽量保持开放性结尾,那么请容我再为之后的内容纠结一阵时间吧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