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哈柴】十恶不赦

Work Text:

01

秦风不想承认自己实在有点狼狈。

他双手被领带束缚在身后,难得正经的穿一回风衣,现在连衣带裤被扯得乱七八糟。而始作俑者还在无视着他嘴里的骂骂咧咧,慢悠悠地舔过他的喉结和锁骨。

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一般,秦明抬头封住了秦风骂起人来突然不结巴的嘴,摁着他的后颈一点点加深这个并不温柔的吻。

这为什么不符合人设啊兄弟。秦风在混乱中无力地想道。而未等到他的吐槽深入进行,便听见秦明诱惑力十足的低沉嗓音响起。

“秦风,你不该招惹我。”

 

02

秦风发誓自己从没想过走进教堂。

他是一只恶魔,不过任谁也猜不到这样俊朗的少年人皮囊之下会藏着如此险恶的身份。虽说在恶魔一族,秦风可能是善良榜第一位,但他到底还是杀过人饮过血,尽管那都是些穷凶极恶的罪犯。

他平日顶着人类的样貌四处乱逛,偶尔帮忙破个案,热衷于装结巴混吃混喝。

那天秦风捧着一本顺来的书,十分悠闲地坐在广场的长椅上,透过厚厚的书页望着对面教堂闭合的门,看着门外有小孩在给灰色鸽群喂面包屑。午后的阳光堪堪洒落在广场中央,映出树叶交叠的影子。

他便是在那时遇见的秦明。

秦风早听闻镇上的神父过分英俊,追求他的人大概能绕广场十圈。他本来是对这种付费版的吹捧极其不屑,而此时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人,阳光为其添了几分光芒,一袭祭衣随步伐摆着幅度,不免认可了那些传言。

“他真是生得一副好面容。”目光从来者鼻尖的那颗痣扫过时,秦风忍不住在心底感叹,自己都没注意自己这注视神父的目光放得太远太久,显得有些炽热。

直到神父在他身边坐下,秦风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失态。彼时他听见神父开口说,“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很喜欢这本书。”

“这么巧,我、我也是,就是还没来得及,往后看。”秦风当即捡回自己的人设,其实这本书他也就看了个书名,“你、你是这里的神父吗?”

“是啊,不好意思打扰你看书了。”秦风来不及感慨神父真是有礼貌,只觉得这人的声音好好听,他说,“我叫秦明,请问……”

“秦风。”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好巧。”眼前的人笑着说,眉眼稍弯便是一个好看的弧度。

 

03

秦风就这样抱着“这人有点好看或许值得一追”的荒唐想法,每天出现在教堂的广场上,有时是看书,有时在喂鸽子,有时在漫无目的地拍照。秦明有时会大半天都待在教堂里,有时一整天见不着人影,有时会一下午陪在他身边聊天。

而当秦明邀请他进教堂的时候,秦风有一瞬间是慌的,他不知道恶魔的属性是否受这种地方排斥,但当他抬头与那双眼对视时,像是有本能在驱使着他点头。

那天是阴天,而站在教堂门前的时候,秦风分明感觉自己已紧张的出了一层薄汗。幸好秦明好像也没看出他的异样,安静地推开门等着他往前。

他不说话的时候周遭似弥漫着新雪漫过梅花的芬芳,难以形容的使人镇定。于是秦风顺着他的目光迈进了教堂,他几乎以为下一秒自己就要面临天怒神罚。

事实上一切安然无恙,秦风暗自在心里欢呼雀跃。

往后他有事没事就去教堂转悠,也不出声打扰人,只是静静看着那些教徒虔诚地进行着弥撒,听着忏悔室不时传出的话语,在工作结束后跟着秦明离去。

他装作无意地样子透露给秦明说自己没有家,平时只能住在侦探社里,于是得逞的被神父邀请到家里吃饭。

一切都顺理成章,后来秦风自然而然成了神父家中唯一的常客。纵然恶魔对人类的食物不怎么感兴趣,秦风还是不得不承认秦明做菜真的很好吃。

秦风习惯了叫秦明哥哥,这样的关系也不知维持了多久,直到有天秦风喝秦明的红酒喝上了瘾,最后醉到露出了恶魔形态。要不是秦明拦着,他可能已经飞出去打醉拳了。

次日早晨醒来的时候,秦风不知道该先庆幸什么。昨晚秦明大概是为了防止秦风溜出去,一整晚都单手揽着他的腰从身后紧紧抱着。他悻悻地收回了属于恶魔的尖牙和尾巴,想翻身又被秦明按住。

“别动,睡会。”

“……”秦风心情复杂地乖乖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心想这样睡着也好,他真的想不出到时候该如何面对秦明的疑问。

 

04

“你不怕吗?”那天秦风问道。

“有什么怕的,”秦明夹了片肉堵住秦风的嘴,“你恶魔形态除了尾巴把我的酒打碎了一地,好像也没什么别的。”

“我从小就看得见人们身后的真实,因此很长一段时间特别孤僻,不愿意去和那些表里不一的人交流,就一个劲看书。选择成为神父也是因为这个。”

秦风点了点头,心说那你应该当侦探才对,又听见秦明平静的声音,“我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恶魔,说来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见恶魔了……但是你很特别,你身上的光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额,可能是因为我不杀好人?”某位单纯的恶魔如是回答。

 

05

秦明不允许秦风再杀人,无论对方是好是坏。秦风有人养着,自然是欣然接受。

直到有一天,秦明有事不在教堂,秦风隐匿在忏悔室里无所事事。

进来的那个人,嘴上说着看似虔诚的话,不停的忏悔。秦风不止一次见过他,秦明告诉他那人曾是个强奸犯,不过仅仅判了几个月。

这次看见那个人,秦风不知想起了什么,紧皱着眉,看见那个人起身,便匿形跟着他走了出去。

那个人在快要抓住一个穿花裙的女孩时被秦风拦腰斩断。秦明带着一群警察赶到时,只看见一闪而过恶魔的影子。

其实秦风杀了人后什么都没干,结结巴巴的安抚了小姑娘,一直乖乖地待在秦明家里,顺便准备了满肚子道歉草稿。

而在开门声响起的那一刻,秦风突发奇想般抛弃了那些花里胡哨的文字,直接扑上前吻住了秦明的唇。

“……怎么了?”秦明揉了一把秦风的头发,轻轻放开他,“我不会生你的气。”

“但是罚还是要罚的。”

 

06

秦风也不知道秦明说要罚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没有任何反对,仿佛听着那低沉的声音,就觉得自己受罚是理所应当似的——到底谁才是恶魔啊。

而秦明不满他还在想别的事,再次吻上他的唇,不似先前那般带有侵略性,捏着他的下颔轻轻摩挲,堪称温柔地抿咬着秦风的唇,不顾他杯水车薪的反抗,勾着他的舌与自己纠缠,交换着彼此的津液,在秦风即将喘不开气时退出,牵扯出一条暧昧的丝。

秦风偏过头瞪着面前打扮得体面的人,自己的衣服被粗暴地揉乱甚至扯掉,那人依旧是一身正装看上去风度翩翩,尽管做的都是禽兽行径。

该死的斯文败类。

秦明沿着他好看的脖颈线条一路吻过少年胸前的茱萸,轻轻地舔弄看着那两点可爱地挺立,一只手去抚慰他的前端。秦风没想到自己这么敏感,禁不住挑逗地射了出来。

也是在那一瞬,秦风难以自控地颤抖着显露出恶魔的模样。而秦明放缓了动作,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人原形毕露似的不敢看自己。一条细长的尾巴从他聊胜于无的衣衫遮蔽处中钻出来,那双平日清澈又狡黠的眼此时有些失神,虹膜变成金色。秦明想起他醉酒那天,眼角泛红激起人的施虐欲,而今天少了几分可怜,那双一直作怒视样的眼睛却更显得可爱,让人想狠狠欺负。

“还没开始操你呢,这么敏感。”

“我说过了,不允许你再杀人,真不听话。”秦明沿着他的耳际吻过他的耳垂,修长的手抚摸着秦风的唇,声音显得冰冷却惹得秦风受不住一颤,“你该知道你是我的。”

秦风是很想反驳的,而言语都被那破入口中的手指搅乱。秦明故意使坏逗着他的舌,让他说不出完整的话,又深知后果不敢去咬他的手,只能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一边没来由地想起从前那些传言,说什么神父禁欲,可拉倒吧。

秦明有点好笑的望着小猫发威式的少年,抽出湿淋淋的手探向他的后穴。

“呜……”在带着薄茧的指节探入时,恶魔低低地喘了一声。秦明太喜欢恶魔形态的少年,眼底神色凶狠又兜着泪水,满足着他的掌控欲望,光是听着他带着讨饶的声音就不免口干舌燥。

秦风不喜欢在这种时候露出恶魔的模样,手被束缚着,尾巴又极其敏感。偏偏神父另一只手绕到他身后捉住那长尾的根部,试探性的一捏,引得他止不住的颤着身子,尾巴讨好般缠上他的手臂,求他不要再折磨自己。

秦明本也没想折磨他,觉得后穴扩张的差不多之后便顶进他体内。少年的内壁过分紧致,穴肉绞缠得他倒吸了一口气,他单手解开了秦风双手的束缚,拎着他悬空,秦风猝不及防地坐下去,感受到那根硕大顶进最深处的快感,受不了刺激喊出了声。

面前的神父一如寻常穿着,巨大的背德感引得他更加敏感,在体内那处被反复碾压时缩紧穴口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秦明看着怀里的人扬起脖颈划出极漂亮的线条,呻吟越来越软,顽劣地啄了一下他胸前无人问津的颗粒,“这里太可爱了,我想留个标记,好不好?”

“不要、别……”秦风隐约察觉到了神父的想法,摇着头无力的反抗,终是抵不过下身被抽刺冲撞的强烈快感,四肢百骸被酥麻感填满,指尖都在发颤。

秦明射进去的瞬间,滚烫的体液的冲刷过恶魔的内壁,他俯身吻着秦风落下的泪,抽离时那条尾巴还眷恋地缠着他的手腕。

“乖,等我一下。”

秦风看见神父手里的东西恨不得自己晕过去,可他偏偏还沉溺于情欲中任人摆布。那条长尾在听见秦明那句“别乱动,除非你想体验后面被尾巴塞满的感觉”后害怕地不敢妄动。他只能羞耻地闭着眼,任由秦明沾着冰凉的酒精在他那饱满的乳粒上涂抹,冰火两重天的反差加上棉签擦过的细痒于初经人事的秦风而言是一种极大的刺激。

带着手套的手捏着他的乳尖,惹得秦风受不住地用腿去夹秦明的腰,在尖锐的痛感从胸前蔓延开来时一下失了力。银色泛光的细环穿入他的乳尖,秦风只听见了细环闭合的声音,不敢睁眼。没想到会这么痛,又觉得好热,秦风无法自持地哼了一声。

“一会儿就不痛了。”秦明看着穿上环的少年天真又放荡,声音有些沙哑,一边消毒擦拭一边循循善诱,“不睁眼看看吗。”

秦风忍不住看了一眼又飞速望向别处,委屈巴巴地说道:“你明天就该去忏悔室待一天。”

“怎么现在不结巴了……”秦明眼里都是笑意,“我确实有罪。”

“如果爱你是一种罪过,我早就十恶不赦。”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秦风一时找不到话,只好扯下他早看不爽的西服,在神父的锁骨上啃了一口,“我本来就是装结巴。”

旋即又觉得不够似的,他又学着秦明先前的样子吻过他的喉结和唇,在那鼻尖痣的位置舔了一下。

十恶不赦吗?
“从我见你的第一眼就已经是了。”

被疼痛激出的薄汗渐渐冰冷,秦风窝在秦明怀里寻找热源,真是奇怪,明明恶魔丝毫不怕冷的。

他没看见秦明眼中愈发暗沉的神色,只感受到整个人被拉起来坐在神父身上,那根让人恐惧的硕大磨着他翕动的穴口。

秦风恍惚间听见暗潮涌动的声音。

“再来一次。”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