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醉·Whatever

Work Text:

他不爱喝酒,却爱酒香。
醉酒的男人嘴里的香气。

他关了门,打开灯。
郑云龙醉倚在墙边,虽然醉得意识不清,但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仿佛知道他的谋划。
他靠了过去,双手缓缓从郑云龙的腰侧向上滑,滑过胸膛,滑过颈侧,碰住脸颊,阖上眼,轻轻地贴上嘴唇。
唇舌交缠,郑云龙的舌尖轻轻的挑逗着他的上颚,瞬间让他软了腰眼。对方的手臂环着他,小腹紧紧的贴在一起。

信不得醉酒的人的平衡感,离开墙的支撑,晃了两下,他们已经踉跄的倒在了床上,郑云龙已经熟练啃咬起了他的脖颈。手掌更是不老实的挑起了他身上单薄的T-shirt。他放松了身体,任这个醉汉为所欲为。

“Angel,My Angel。。。” 醉酒的人,胡乱的呢喃,用嘴唇和牙齿磨蹭着他的耳朵,

他瞬间红了眼眶,发狠一般推开男人,翻身坐了上去。
胸膛起伏着,郑云龙茫然的看着他,手掌自然的摩挲着他因为跨坐而张开的大腿。
算了,和一个喝醉的人计较什么。
他缓缓的扭动着脱下了T,感受着对方牛仔裤越来越紧绷。
抬起手,食指划过被亲的有些麻痒的嘴唇,向下,掐拧了一下自己的乳头。
嘶。。。听着对方和自己一起轻轻的叹息,他竟有些得意。
手指继续向下,解开扣子,划开拉链,一双大手早已迫不及待的探进来揉捏起了臀肉。
那毫不怜惜的力道揉的他浑身发软,不禁开口呻吟。
撑着对方的胸膛,他微微起身,自然有人帮他褪下了最后的衣衫。

赤裸
他完全赤裸的坐在已经支出帐篷的牛仔布料上,粗糙却麻痒。身下的男人,红着眼睛里饱胀着凶狠的情欲。
低下头,咬开金属的扣子,然后叼着小小的长方形的金属牌,向下用力。
啪。瞬间,坚硬又柔韧的肉棒带着男性特有的味道拍到了他的脸上。
居然没穿内裤,他的大龙总是能带给他一些惊喜和意外。

他轻轻的笑着,然后张嘴吞下了肉乎乎的巨物,错过了男人闪过的一丝茫然和惊愕。

选择旅馆的好处就是应有尽有,他吐出巨物,探手拿过床头的润滑油和套子,心里默默的吐槽。

亲亲被他吞吐的近乎升天的巨龙,然后咬开包装,用嘴给巨物戴上了薄膜。

“大龙,看着我,看着我。。。” 这夜,他第一次说话。

他向后仰着单手撑住身体,张开了双腿,用满载润滑油的另一只手探向后穴,穿刺,扩张。。。
他咬着嘴唇,忍着疼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他看不见郑云龙的表情,只能听见身前的呼吸越发急促和粗重。

感觉到后穴慢慢的适应,变得柔软。
他抽出手指,直起身,发现男人死死地盯着自己,他对他挑眉扬起了嘴角。然后把自己调整对准巨物,坐下了身体。

疼。。。这玩意儿比手指粗多了,他倒吸着冷气,微微抬起身,不料,一双大手抓住他的腰,把他往下使劲一拉。

“呀。。。哈。。。”真TM疼,他狠狠瞪着乱来的男人,郑云龙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疼的跐牙裂嘴,但腰上的双手却死死的按着他不让他挪动半分。

慢慢的他适应了异物的侵入,他轻喘着,缓缓的扭动,身下的人开始发出舒爽的哼唧声。他暗暗叹气,调整着巨物摩擦的角度,突然腰眼一酸,毫无预警的哆嗦了一下,头皮发麻。

他前倾重心,双手按着对方的腹肌,加大了动作,上下起伏,润滑的巨物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磨在了让他爽翻的地方。从头皮慢慢麻到脚尖,他慢慢的失去了身体,只记得上下跳跃,迎接着粗大的巨龙。

“啊。。。”他尖叫一声,突然静止,然后一下一下轻颤,每颤抖一下,挺立在身前的肉棒吐一口白液。大概抖了十来下,才想起呼吸,大口的喘息,软软的任身下人顶动。

一直躺着的人叹了口气,坐起身,把还在失神的人揽在怀里,轻轻的亲吻,手掌顺着后背滑动,安抚。

他慢慢回了神,看着温柔拥吻他的男人,明明醉了的人,眼神却是那么温柔清明。他心头闪过一丝慌乱。
轻轻推出一些距离,恶意的夹了夹还坚硬的埋在他身体里的巨物。听见男人嘶了一口气。
“大龙,好厉害啊,这么硬,不想射么?”
他眼神魅惑,不知道自己刚高潮过的声音带着娇媚的慵懒,只知道身体里的巨物又坚硬了几分。
“嗯。。。”故意呻吟出声,他微微后仰,抬起右腿搭上龙的肩膀,看着男人偏头亲吻他大腿的内侧,“操我,大龙,操烂我。。。”他放荡的话语成功的勾出了对方凌虐的欲望。

“艹。。。”男人猛地推倒他,折叠他的身体,撕咬他的嘴唇,巨物大开大合的横冲直撞。
下身同时传来快感和痛感密集的让他尖叫呻吟,压着他的男人仿佛助兴一般动作越发粗暴。渐渐酥麻的下身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异样感。

“。。。啊。。。不。。。快停下来。。。啊。。。” 四溅的水花,让他惊恐的尖叫挣扎了起来,却被按住双手不得动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喷发着尿液。而上方的男人带着坏笑加大了动作。

“Angel,这就给你,别急” 他被称呼吓得紧紧夹住了巨物。

随着几次凶狠的抖动,男人瘫软在他身上,嘴却没闲着,有一口没一口咬着他的胸膛。

“嘎子。。。”他僵直了身体,郑云龙的声音清醒的不似喝过一口酒。
大龙要说什么?会说什么?他心里忐忑不安,像是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半晌,耳边传来平稳的呼吸,才发现这人到底是抵不过酒精的力量,居然沉沉睡去,他松了口气,内心却隐隐透着失望。

可笑,难道他们之间会有希望?

他推开身上的人,疲软的巨物滑出去的时候的摩擦让他抖了一下。起身下床,他脚软的跪在了床边,缓了缓,慢慢站起来,小步挪到浴室清理自己,穿好衣服。

关上灯,夜那么黑,他和衣侧躺在沉睡的人旁边,借着路灯透进屋里的微光,描绘着那人的轮廓。直到微光渐渐变亮。

天亮了。

再见了。

郑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