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瀨見白]巧克力棒與餅乾

Work Text:

「喔!瀨見,情人節快樂啊。」坐在隔壁的宮野砸了瀨見一盒pocky。
「瀨見君!情人節快樂~」隔壁班的小原遞給了瀨見一盒pocky。
「英太,情人節快樂喔!」又是一盒pocky被交到瀨見面前。
瀨見看著眼前堆得快比山高的各色pocky,內心滿溢著無奈,臉上也是幾乎快要沒有一丁點笑容。
也許是真心,也或許有調侃的成分在,不僅僅是在他生日時,情人節也好、甚至是白色情人節,身邊的人送給他的幾乎都是pocky。如果全部收集起來,拿出去說他自己是pocky的批發商,或許也不會有人反駁吧。

「瀨見見!情人節快樂!」天童甩著一盒pocky,在瀨見露出一臉不耐煩時,繼續火上澆油:「話說,你今年收到幾盒啊?」
「吵死了。」瀨見不滿地奪過對方毫無真心實意的禮物,將之丟到一個大塑膠袋裡頭,之後抬起了手:「你要的話、整袋送你。」
「欸,別這樣嘛。話說,你每年收那麼多,為什麼都沒看你特別喜歡誰?」天童暗笑:「明明常常換女朋友,卻還是都在情人節左右分手欸。」
「不就只是因為不夠喜歡嗎。」大平笑了笑:「瀨見你真的很受歡迎啊,就算是有這樣的傳聞還是很多人告白耶。」
「這樣說起來,瀨見見,你到底喜歡誰啊?」天童賊笑了起來。
「你不是guess monster嗎,自己猜啊。」瀨見彆扭地說道。
「看來,真的有喜歡的人啊~」天童攀上瀨見的肩笑著:「快說呀~」
瀨見立刻拍開對方搭在肩上的手,悶悶地說道:「反正今年我沒收到,看來是不可能了。」
「也對,因為是最後一年嘛~」跟著對方的腳步,天童悻悻然地離開。

是啊,是最後一年了。
瀨見有些無奈地笑著,看向球場上那名瘦小了些、隱蔽了些的二傳手。
也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一開始便知道對方和自己打的是同一個位置,甚而在後來還被搶去了先發的資格,但因為對方那清冷的眼神和淡然的性格,讓他多了幾分關注,又反過來因為相同的位置,更讓他和對方的交流增加許多,甚而讓他注意到了對方能面般的外表下那波瀾般的心緒。
但是縱使與對方相處變多,開始覺得對方有幾分可愛,仍然沒辦法變得更加了解對方,更不用說走進對方的心中這樣的想法,肯定是奢望了。

「白布,跟你說過了,運用牛島的時機要適當啊。」
「我知道了,瀨見桑。」
「你真的是、一點都不可愛啊!」
今天的瀨見,依舊瘋狂被白布句點,也依舊只能嚷嚷這樣一句不輕不重的抱怨。
他不認為白布是因為傲慢或是不敬而這麼回話,只是認為對方畢竟是掌控著整個球局操作的人,自然也會有自己的堅持;正如去年的他,也是十分重視自己的打球風格和戰術安排。再說,白布對誰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模樣--雖然對他,好像更冷淡了些。
思及此,瀨見有些不悅地抓起了球,將不滿的情緒灌到發球之中,最後因為發到界外而被教練訓了一頓話。
接下來他便連天童的攪局都不理了,只是時不時煩躁地抓了抓頭髮,直到在其他球員都離開部室、而他準備去還鑰匙時時被白布擋了下來。
「白布,怎麼了?為什麼回來了?」奇怪著對方有些閃避他的目光,瀨見忍不住好奇地開口問道。
「瀨見桑,這個、給你。」同樣是隨處可見的夾心餅乾,白布將之塞進瀨見手中沉甸甸的大塑膠袋裡,之後便邁步離去,留下瀨見一人呆愣了許久。
「欸……欸!?白布?等等!」反應過來追了上去,瀨見緊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怎麼了?瀨見桑還有什麼事嗎?」慢慢回過頭,白布語調毫無起伏地問著。
「我說你……呃……」被這樣一問,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瀨見只得放開手,開始閃爍著眼光:「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喔。」白布又發出了句點般的音節,不久後卻又接上了話:「最後一年了,想說……情人節快樂,瀨見桑。」
又是大步離去,卻比方才快了好些,讓瀨見忍不住笑了出來,將夾心餅乾抽了出來,再度追上對方,把整袋的pocky交到對方手上:「明天再補給你,情人節快樂。這些你就拿去送人吧。」

 

おまけ
「瀨見桑叫我拿去送人,應該只是不知道怎麼解決吧?」白布笑著,卻掩不住浮上臉頰的緋紅:「只可惜我不是廚餘桶,也不是垃圾桶了。」
「喂!白布!」瀨見叫著:「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白布抿了下嘴,故作正經地將瀨見丟下了。
至於隔天聽聞川西和五色得到了一堆無名pocky,那又是後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