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关于如何变成女孩子这件事

Work Text:

左师拿着弋痕夕的体检报告,盯着“包皮过长”一栏,陷入了沉思。

 

这年头初中体检为什么会检查这种东西?

 

但是发现问题就要及时解决,于是左师在弋痕夕背着小书包回到家时,跟他商量了一下关于割包皮的事情。

 

弋痕夕哪懂这些,但看左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又觉得面前父亲一般的男人不会害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晚上,弋痕夕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便推了推山鬼谣: “山鬼谣,你知道割包皮是什么吗?”

 

山鬼谣也不懂。

 

但是他永远都不可能在自己的小跟班面前说自己不懂。

 

“嗨,这个啊,听我们班同学说,好像是要把小jj切掉。”

 

弋痕夕当时就愣住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共同生活了好几年的男人,为什么要打起自己身上那块肉的主意。

 

更何况真的割掉的话……他该怎么上厕所啊。

 

“为,为什么要割掉?。”

 

“为了变成女孩子吧。”

 

“啊?”

 

山鬼谣听弋痕夕说话声音都在颤,猜到了大概怎么一回事,虽说他也不明白左师这是要搞哪出,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不干点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不是他山鬼谣了。

 

“你要去割啊?那正好,等你成了女孩子,要不要长大当我媳妇儿?”

 

弋痕夕哇的一声就哭了。

 

被哭声吵醒,了解了来龙去脉的左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山鬼谣,目光冰冷又炽热。

 

“你明天跟他一起去割吧。”

 

霎时间,房间里充满了快乐的空气。

 

等第二天早晨,弋痕夕醒来以后,发现山鬼谣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你是一晚上没睡吗?”

 

“我在和我的小兄弟告别。”

 

山鬼谣的声音中饱含着沧桑与悲凉。

 

那一晚,他成长了。

 

弋痕夕想了想,虽说自己也即将面临同样的灾难,却还是不忍心看山鬼谣百爪挠心的样子,便开口安慰:“没关系,我们还可以一起去女厕所。”

 

这次轮到山鬼谣哭了。

 

 

然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等真正到了医院,俩人的恐惧与悲哀也散的七七八八了。他们看着一个个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小男孩走进那扇神秘的们,然后用十分奇怪的姿势走出来——这之中还有几个穿着裙子。

 

对于男孩子穿裙子这件事情,山鬼谣理所当然的嘲笑了一通。

 

一旁的左师若有所思。

 

后来手术室空了,两个人一起走进去,按医生的吩咐,如同赴死的战士那般潇洒的把裤子一脱——

 

“哎弋痕夕,你那怎么那么小,还是粉色的?”

 

“……”

 

弋痕夕白了山鬼谣一眼,没说话。

 

“可惜啊,啧啧啧。”山鬼谣摇了摇头:“你马上就见不到它了。”

 

病房里传出了小男孩的失去至亲一般的,悲伤而痛苦的哭声。

 

麻醉师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抱歉,但是在过于嘈杂的环境下,我们的主刀医生容易手抖……”当左师看着躺在医院床上流口水的两个小豆丁,并阐述“表上写的这是个半麻手术”这一事实时,麻醉师如此解释道。

 

算了,这样正好方便了他动手。

 

 

“我才不要穿裙子!”山鬼谣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套到了他身上的那条大红色的,印着一朵朵红梅的女士裙子,冲左师表达着自己的气愤。

 

“你可以不穿。反正纱布包着,别人也看不见。”解决了一大问题后,左师的心情出奇的好。

 

“老师,你当年也穿了裙子吗?”弋痕夕拉着左师的手,眼睛亮亮的。在发现自己的小兄弟没有离开自己后,他的心情也出奇的好。”

 

……

 

左·十分厉害·大义凌然·一身正气·师回忆起了那年冬天,在那个贴春联,放鞭炮的节日里,他被破阵那个糟老头子拖进卫生间,强行换上裙子的场景。

 

他笑了笑,摸了摸弋痕夕的小脑袋。

 

“晚上想吃点什么?”

 

声音中没有一点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