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林秦/哨向]北风弥撒 下

Work Text:

“我没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
秦明低低说,但是话语马上被情热淹没掉了。
情动中来自爱人的告白堪比焚烧人格的烈火。
秦明抓揪着身下的大衣,他不得不承认,林涛对他有格外的影响力,所以流连在背后的吻,从肩胛到腰窝,每个温柔的碰触,都牵引着他的心脏更快得跳动,每一寸肌肤都为此酥软炽热,当林涛的手掌略显粗鲁接替了嘴唇的爱抚后,秦明觉得那些手指是陷入自己的血肉里,拿捏着自己的骨骼,让他崩溃战栗,他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也丧失了逃跑的意愿,他成为林涛掌心里的东西,被他从身后勒住双手抱住,禁锢成无法抵抗的姿势。
秦明腰肢被肏得没有一点力气,林涛不让他用手借力,还压着他,逼他在要扑倒的危机感里自己挺身迎合背后的进入,他很快就撑不住了,想抓林涛,双手不能动弹,也咬不到。他浑身发抖得默许了林涛的小心思,垂下头,随着林涛的进入一晃一晃,眨掉盈满眼眶的泪水,呻吟声被颠得发颤。
林涛爱死了秦明对自己的纵容,也许秦明本人都没发现,他在自己面前有多乖。
桌子在力道下一点点往前挪动,大衣也渐渐滑落在地上,被林涛向前一步踢开,肉棒重重碾磨在敏感点上,似是要把小腹顶穿,秦明这下再挺不住,全身酸软得失了神,往前栽下去。
“秦明……”林涛一手捞着他,一手撑住桌面,粗重得喘着气,摸上秦明的下颌,扳起他的脸。秦明半阖着眼睛,视线虚无缥缈,落下的额发遮住了小半张脸,看上去年纪小了好几岁。心里泛起一点欺负人的罪恶感,又升腾起更多欲望的恶质,下腹火烧似的冲动,林涛含住秦明软糯的耳垂,吮出啧啧的水声,掐着秦明的侧腰肆意顶胯。
秦明勉力曲起手肘,想呼吸得更轻松一些,可身体深处紧缩的痉挛被强硬撑开的刺激太折磨人,林涛很明白他最受不了什么,还执意每一下都要逼出他瑟缩的反应。他感到热烫的肉具熨过敏感的内壁,突突跳动的经络比自己的心跳还夸张,褶皱被撑平,再粗一点点就会破裂的沉涨,插入抽出都是令人心悸到哭泣的快感,而撞击在深处的一瞬,被迫打开的疼痛加剧了积累的情欲,前方的性器没有完全勃起,却已经滴落着激动的液体。
林涛知道秦明现在是说不出的难耐,他是故意的,上次共感的时候,秦明前面没射后面已经高潮的样子太诱人了,还想看一次。他故意不去抚慰秦明的欲望,对敏感点的安慰也是断断续续,执意强迫秦明感受被操到尽头和柔嫩肉壁被蹂躏的快意。
“老秦,”林涛湿热的呼吸全部喷进秦明的耳洞里,“是不是很舒服?被这么大的肉棒操是不是很舒服?”
秦明哽咽得喘息,努力分出一只手去推林涛的脸。
林涛顺势舔过他的指尖,轻轻咬了咬颤抖的指腹,笑着放过他的手,埋头啃咬秦明低垂的后颈。
“都舒服得说不出话了,老秦,快夸奖我。”
秦明已经完全伏在桌上了,胸口的乳尖被略显粗糙的桌面摩擦,先是冷得想起身,被体温捂热后,是肿胀得不想被碰到。他吃力得弓着背,手臂前伸,想够到桌沿,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了,手指松开又抓紧,摩挲着无法依靠的桌面。
林涛拉着他的腰往后,向上威胁般的撞了一下,催促:“老秦?”
“……”秦明呜咽着仰起头,昏昏呼呼得回头去看林涛,得到一个胡子扎人的吻,“唔……林涛……嗯、嗯——啊嗯……林涛,你、你很厉害、最厉害,够了吧……”
林涛听了得意藏都藏不住,却小小得刁难了一下:“最厉害是怎么回事?你拿我跟谁比啊,老秦,你这什么意思——”
秦明不想理他,软软得趴在桌上,含糊得气道:“烦人。”
林涛贴在他背后笑,高热的气息和震动惹得秦明指尖都发麻。
就在秦明要给林涛记下一笔的时候,林涛笑够了,从身后展开他握拳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一瞬间,甜蜜得心脏都发腻。

虽说秦明不给林涛联结,但林涛知道,不过是秦明一时嘴硬,但秦明怕了共感也是真的,林涛舔舔嘴唇,即担心秦明恼了自己,又跃跃欲试。
秦明察觉到身后哨兵的蠢动,身体紧张得缩得更紧,后穴包裹着肉棒舒缩着往里吞,咬得林涛差点失手。秦明是真的害怕吞噬掉一切、似乎永不停止的高潮,挣扎着往前爬,膝盖磕在硬质的桌沿,又因为力气不够落下去,林涛怕他受伤,情急之下拦腰抱住,又因为秦明的挣动,推动了桌子,不当心就一起跪了下去。
“你这么怕啊……”林涛挺意外的,也有点好奇,把秦明转过来坐在自己腿上,擦掉他的眼泪,小心翼翼得哄道,“可我看你上次很爽啊。”
“林涛,”秦明压抑着颤抖的嗓音,说着说着有点委屈,“别让我也怕你。”
林涛被暴击。
“不怕不怕,”林涛捧起秦明的脸,安慰的吻从额头亲到眼睛,再缠缠绵绵得贴上唇角,“我错了,老秦,我真错了,带你去吃夜宵好不好?”
秦明想说夜宵摊人多太吵,话到唇边没了声,张开口,探出舌尖吻进喋喋不休道歉的嘴。
林涛一边想老秦真好哄,一边侧着头亲得更用力些,气息把秦明的呼吸全部打乱。
然后带着枪茧的手掌滑过瘦削的腰,摸到圆润的臀肉用力捏了两把,再包住秦明腿根,稍微用力,把人提了起来,林涛仰头亲亲秦明鼻尖上可爱的痣:“老秦,帮帮忙。”
秦明咬牙,一手抓进林涛的短发保持平衡:“林队长,要申请支援你先去打报告吧。”
林涛掂了掂他:“好啊,我写什么?写需求局里批点资金,我去买个震动棒、跳蛋什么的,因为秦医生欲求不满,嫌我的……”
越说越不能听,秦明低头用吻堵上他的嘴。林涛闷闷得笑了笑,拍拍秦明的屁股催促他快点。
秦明额头抵在林涛肩膀,弓起身,手背到身后,摸到林涛耀武扬威的性器,晾了这么久硬度一点没减,还因为秦明指尖的碰触弹了弹。
秦明手先酥软了。
林涛作势要放手:“老秦,你再磨磨蹭蹭,我可忍不住了。”
秦明掐了小林涛一把,林涛嘶得一声。好在秦明没忘记自己在武斗方面并不突出,脸在林涛身上蹭了蹭,手扶住滚烫的性器,借着林涛托着他的力气,自己对准了慢慢往下坐。
湿润的内部再次被填满,挤出一丝一丝银亮的体液,都是他情动的证明。
秦明有些无所适从,他坐在林涛身上,身体里是林涛的东西,全身重量都集中在酸胀的后穴,好像没有那根肉棒他就没了依靠,尤其这个姿势能让林涛进得格外深,对方随便顶一下就能让他尝到疼爽的极限。
他环住林涛,皱着眉:“轻点。”
林涛含着他的喉结吸咬,模糊不清地说:“好,保证不操坏你。”
“不要——!”
粗长的性器第一下就撞出了秦明的哭求,林涛舒爽得呼出一口气,掐紧了秦明的腿根,语气像个大尾巴狼:“没事没事,不会坏掉的,忍一忍啊,老秦,我都忍好久了,该让我吃几口了吧。”
秦明刚开口,他挺腰把秦明的回答给撞成了呻吟,托着身上的人配合性器的进出抬起又放下,秦明要求的轻点就是句空话,每一次挺进都尽可能的重,不然怎么操开越来越会吸的肉穴,也尽可能的深,不然怎么保证满足秦明的渴望。
秦明哭不出声,被疯狂的快感和刺激梗在咽喉,这种极限跟被口交单纯的快感和敏感点被戳弄强制射精的高潮不一样,它强制感官去感受林涛的存在,全盘接受进犯带来的酸胀和被撑开的痛苦,但那些疼痛都是酥热的,电流窜在血管里的麻痹,反复如此,迫得他难受得挣动,不住得摇头,却在某次顶得他反胃的侵入里,瞬间化作巨大快感的洪流,冲刷过他的身体。
“不、不……太重了,轻一点啊,林涛,不要再深了,会坏掉,真的会坏掉……”
秦明害怕得想蜷起腿,却在林涛的掌握中无法设防的大开,两人的汗水腻在一起,滑得让林涛必须更用力才能掐住,秦明的腿根被撞得通红,也被捏出了斑驳的指痕。
“别急,宝宝,”林涛示意秦明低头去看被白浊染湿的腹肌,“你射了我还没射呢,不过宝宝好厉害,被操后面就射了。”
秦明连愤恨得咬人的力气都没了,双手搭在林涛身上上下晃动抓不稳:“你别这么深……出去、快出去,我受不了——林涛!”
林涛亲亲秦明的脸,真的把人提起,秦明被退出时内壁擦过的酥痒击打,刚要咬住手指,林涛突然放了手,他猝不及防得直接把肉棒吞下,瘙痒的后穴一路吸附着硬热的柱体,吃到很少被碰到的深处。秦明瞬间瞪大了眼睛,气都吸不上来,下身麻痹了,后腰涌上的热流烧得他不停发抖,肠肉抽搐,热情得让林涛叹气。林涛趁机又往里碾,秦明眨眼,泪水落了下来,同时一股热滑的水液也浇在他体内的龟头上,林涛这下被撩得不行,恨不得把人吃掉——上次与秦明共感时秦明也是敏感到可以用后穴高潮,可怜又艳丽的样子,让人吃一次就欲罢不能。
“老秦,你好棒,真的。”
林涛再忍不下去,胡乱亲着失神到为所欲为的秦明,掐住对方的腰,又快又深的重重来了几回,终于肯放过秦明,抵在深处射出来,用精液把人给灌满了。
漫长的恍惚过后,秦明靠在林涛身上,手慢慢压在被林涛堵住满是精液的小腹,后知后觉明白发生了什么,无措得咬住嘴唇。
林涛吻掉秦明这种自虐的行为,用强大的意志力退出尚在抽搐的后穴,捡起地上的大衣包住秦明,舔掉他鼻尖的汗珠:“老秦,你想吃什么?”
秦明还在惊惧自己身体的反应,十分茫然,他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学霸也有犯傻的时候嘛。”林涛把他放在位移到天边的桌上,戳戳他的额头,开课般先清个嗓子,“这是老秦你喜欢我的表现,你不是说你没有什么值得我喜欢吗?”
林涛好像很办法的摇头,俯下身,双手撑在秦明两侧,给他一个甜蜜的吻。
“秦明,我当然是喜欢你喜欢我啊。”

暖气打开了,灯也打开了。
林涛敲敲浴室的门:“老秦,饿不饿,我去买点吃的?”
好半晌,林涛都要以为秦明睡着了,要破门救人,里面终于传来了秦明略哑的声音:
“请我最喜欢的林队长,带十斤128元的,小龙虾。”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