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山神祭

Work Text:

山神祭

 

*全都是胡编的

 

*

七月半,鬼门开,山神祭。

三跪,五拜,七叩首。

三更天,山神至,生人祭。

风调,雨顺,万人和。

礼成。

*

“停轿。”

“停轿——”一直侯在轿子旁边低头伺候着的公公立马朗声道,八人抬的大轿立马摇晃着停在了山脚下,轿停之后那公公又立马走到布帘前搀着掀了帘子要下轿的裴文德的手,扶着他赤足踩上了下人们早就备好的软垫上。裴文德平日在缉妖司里事务繁忙,鲜少被人这么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一时之间有些难以适应颇为僵硬地动了动,脚腕上系着红绳的金铃应声响了两下。

“好了,你们接下来就不用跟着了,回去向皇上复命吧。”裴文德说完就牵着过长的衣袍下摆踩上了从山顶的祭堂里一直铺到山脚下的红色布缎上。站在他身后的公公欲言又止地看着他披着红袍带着金钗的背影犹犹豫豫地还是喊了声裴大人,可裴文德依旧是那么句话,站在原地背着众人不动声色地仰头望着山顶。

那公公只得对他留了句保重的话,转身对着剩下的人喊着:“祭品已献。礼乐起——”

比常人尖细那么几分的嗓音立马刺透山谷,随后响起的号声锣声唢呐声立马惊起了一片的鸟,它们惊惶得随着随行的宫人们一起摇摇晃晃地离开,山里起了风,卷起了宫人们高高举起的幡旗。

裴文德赤着脚走在红缎上,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行了一步,之后又这样行了一步,迈第三步的时候,他带着满身的零碎跪了地,掌心朝下,全身伏地,额头轻叩地面,之后再又起身。这是礼数,他必须这么上山,三跪五拜七叩首,一步也不能出了差错,等他这么上山进了祭堂里再跪下的时候也差不多快要到三更天了。

跪在堂里的裴文德扯了怀里一直戴着的红盖头盖在了头上,暗自攥紧了手心里握着的短刃匕首。今日是七月半,按理该又是祭山神以求来年皇城风调雨顺的日子,可偏偏这次轮上了皇上的长公主做祭品,皇帝当然舍不得,便派人编造那山神其实是妖鬼所变霍乱众生,令裴文德去做那祭品以便他可近身除妖。天命不可违,裴文德只得做了那祭祀的生人。

撞钟三下,三更天到,阴风起,山神至。夜尊着一席白袍走进了祭堂里,看着跪在地上盖着盖头的人几不可查地笑了笑,之后故意朗声调侃道:“不知你们这皇上到底是送个人来给本座献祭,还是想送人给本座结个姻亲?”

裴文德却没有搭话,朝着他的方向又恭恭敬敬地叩了头,轻声说着:“见过山神大人。”

“起来,抬头。”夜尊朝裴文德慢慢地凑了过去,他每走一步裴文德攥着刀的手就更紧一分,在夜尊伸手要掀他盖头的时候裴文德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猛地站起身抬手就是一刀,结果还没触及面门就被人巧妙地扫落,那块红布搭着脚下的铃声轻飘飘地落地。

“裴大人可是要杀我?这可不像个做祭品的样子。”裴文德还没震惊于夜尊竟然认识他,就被人去了褂子按在了供桌上,红烛摇晃,显得人脸更添上几分妖冶,夜尊使力按着人的手腕笑着说:“就让我来教教裴大人。要如何才能做本座的祭品。”

夜尊别开了人的两条长腿,伸手就往紧闭着的幽穴去了,手指按压着就填了进去完全没理会身下人的痛呼。夜尊俯下身,用嘴舔咬着裴文德的胸乳,把两粒柔软的红缨,舔咬得水红,在烛光下泛着淫糜的一层水光,身下的性器也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裴文德全程咬着牙没有吭一声,额角青筋暴起,脸颊上却泛起了粉。

“这第一呢。”夜尊又开口说,手指拂过裴文德窄瘦的腰,亲昵的划了两下,“就是不得忤逆我。”

“裴大人刚刚确是想杀我。”

“得罚。”

他说完就并起三指进了裴文德紧闭干涸的穴里,立马引得人发出一声难以忍受的痛呼,裴文德之前哪尝过这种滋味,只能不住地喘着气,胸口上下起伏着,整个人松了劲仿佛一条躺在河床上的死鱼。夜尊一边嘬吻着裴文德被痛觉激的苍白的面颊,一边轻声说:“这么多年了,裴大人的胆子果然还是那么大。还是那么足够让人一见便倾心的。”

“你之前……认得我?”裴文德哑着嗓子问道,他现在直觉下半身快要疼到麻木,不知是被人作弄出了血还是被人作弄的身子自己觉出了味,似是比刚才要顺畅上几分,进的也比之前要深上几分,从内里深处带出一阵酸麻的痒意。

“裴大人可还记得十年前在不周山上救下的那条小白蛇?”

“那是你?!”

“正是在下。裴大人挡在我面前把我从虎妖嘴里救下的飒爽英姿我当永世不忘,只可惜后来你便走了,可是让我一阵好寻。”夜尊垂睫眷恋的用侧脸在裴文德汗湿的脸颊边蹭了蹭,在他耳边仿佛喃喃自语般地吐气:“可三年前我好不容易又寻到你的时候你确如现在一般想杀了我。可是让我好生伤心。”

“那是你该杀!你活吞不足岁的孩子本就该死!我当年就不该留你。”裴文德挣扎着,一口咬在了夜尊的侧颈上,瞬间就见了血。夜尊也没想到会这样,一时不察疼得松了手,裴文德一把推开了他,扑身就想去捡之前落下的刀,还没够到就又被人从背后一把禁锢在了地上,被拓开的穴口上抵上了滚烫着的性器。

“你也不是山神。放开我……啊!”裴文德提着的一口气还没说完就被人猛地挺进给一下子撞散,跪在地上支撑着的两条长腿痉挛着颤抖了一下,腰也软泥似的塌陷着。

“我从没说过我是,是你们那些愚蠢的人这样认定我,甚至为我奉生人祭。”夜尊掐着他的腰,用力的肏干着裴文德第一次被人拓开的地方,享受着里面的柔软潮湿。“那我又何乐而不为呢?他们认为我是山神,我便是山神。”

“而裴大人你,现在是我的祭品。你忤逆我,我同样可以闹得你皇城三日淫雨连天,不出两日就能淹了城,让它变成个死人城。”

“该怎么做裴大人心里应该有数了。实在不会,夜某也可以教你。”夜尊说着拨开了裴文德披在背上的黑发,从后颈还是沿着凹凸着的脊椎线条一路亲吻着,留下一连串绯红的似落红一般的印记,接着又拽着裴文德的腿把他翻了个面来,把他的两条长腿架在了自己肩上,又重新又重又深地顶了进去,“该自己把腿掰开了抱好裴大人。”

裴文德叫他念得脸上一红,他生性淡薄连自渎都很少哪曾尝过这般浪荡污秽之事,但他又怕夜尊真的在皇城连连降雨淹了百姓祸国殃民,只能硬着头皮做了,自己颤抖着抱着自己的大腿根贴在胸前,颤声经受着人在他身上的百般作弄,那栓在脚腕上的金铃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响,和着水声,让裴文德的面皮几乎要红的滴血。

他一心想杀了在他身上的妖,却被作弄的毫无力气,甚至仪态尽失,从未示人眼前的为情欲所折磨的浪荡欢愉模样在夜尊面前尽数展开。含着性器的穴也是越来越食髓知味,随着肏弄的动作一股一股的往外冒着淫水,被夜尊碾着敏感点捅出来溢出穴口又被重新插回去,在边沿泛起一层淫秽的浊白。

被人又抱着换了个姿势之后,裴文德终究还是被夜尊给肏射了,浊白色的液体溅到胸口又被人舔掉,被拖着舌头塞进自己嘴里,顺着喉咙咽下,一股难言的腥臊味。身下从未停过的蛮横动作几乎要让他落下泪来,夜尊又让他重新跪在了地上,抓着他塌陷无力的腰,骑在他的身上,如同侮辱一只牲口那般的侮辱他。

四更天的时候,夜尊终于把性器从裴文德的后穴里抽了出来,那里已经被作弄成了一圈烂红,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裴文德嗓音沙哑地呻吟着,声音柔软微弱的像是还不足月的动物幼崽。还没等他喘两口气,夜尊就抓着他的腰把他给抱了起来,又重新按着跪坐在了地上。

裴文德今天几乎已经跪了一天,两个膝盖早就被嗑的发青甚至是内里已经有了淤血,此刻是钻心的疼,往外不住的冒着虚汗,摇摇晃晃地就要往下倒完全是跪不住的样子。夜尊却是掐着人的下巴,把还硬着的性器插进了裴文德湿润的嘴里,抽插了数十下之后抵着人的喉口射了进去,把性器抽出来之后,又抬着人的下巴逼迫裴文德往下咽。

裴文德被迫吞了一半实在难受得紧挣扎着打落了夜尊的手,低着头掐着喉咙咳嗽,在地上落下几点浊白,剩下的挂在湿润着的嘴角边上,甚至是掩上唇角的那颗痣。接着又被夜尊掐着下巴硬逼着抬起了头,眼神虚晃地看着他。

“裴大人受了我的恩惠之后,就该说一声感谢山神福泽。”夜尊眯着眼睛看着他,嗓音低沉地说着话。

裴文德听后皱了眉,咬着牙没吭声,试图偏过头不去看他,却又被人强硬的拉了回来,刚一回头嘴唇就又触碰到了夜尊重新硬挺起来的性器。夜尊拿湿润着的顶端碾磨着裴文德的嘴唇,语气无谓地说着让裴文德如坠冰窟的话语。

“没关系,裴大人现在不会我们可以慢慢学。直到学会为止,反正我们还会在一起很长时间。我不会再放过你了。”

“现在,乖,张嘴。”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