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发带

Work Text:

华沂醉醺醺地走进房间时,长安没觉得是什么大事。他是首领,需要喝酒的场合一大堆。长安自己也喝,更没什么立场阻止。但是喝酒是一回事,喝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醉鬼华沂总是格外地……缠人。
“你自己过去躺下吧,我去给你倒点水。”长安交代。当他端着盛好水的杯子回来,看着眼前的场景时,几乎忍不住想把杯子砸到华沂身上的冲动。
对,身上。因为华沂这时正在床边缩成一大团,是只化了形的兽,脑袋埋在两只前足里,一副乖巧的猫咪模样。也不知到底是睡了还是醒着,尾巴一晃一晃的。
长安看了片刻,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他好像确实有日子没有见过他的首领化形的样子了,把水放到一边,他靠着华沂的兽形坐下来。华沂化形之后是好大的一只,而长安虽然健壮了不少,整个人却仍旧是偏于消瘦的,他靠在华沂身上则更显得小,几乎陷进华沂那一身厚厚的毛里。
柔软,温暖,这也是华沂一直让长安感受到的。靠着靠着,长安也快要睡过去。
华沂却似乎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用厚大的掌把长安拢到自己怀里,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样,有一下没一下地舔他。
长安下意识地微微挣扎,却似乎激怒了这只大兽。华沂不满地从嗓子眼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牙齿爪子并用,灵活地半扒半扯下长安身上的衣服,好像捕获了猎物,正打算进食似的。
这还不够,华沂变本加厉,更加用力地舔长安,尤其是长安的嘴唇。粗糙的兽舌弄得长安脸上一阵阵地痒,他看着华沂快摇出花来了的尾巴,也差不多知道这家伙是想干什么了。
“你变回来,你这样怎么……”
话音未落,他便被一把扑倒了。
华沂在他身上一通乱舔,撒欢儿似的,尾巴缠住他一只脚腕不放,让他没法彻底挣开。兽舌移动到小穴的时候,长安终于放弃似的不动了,他的顺从取悦了身上的大白毛兽,嗷呜嗷呜地低低叫着,跟撒娇似的,动作却完全相反,尺寸惊人的凶器缓慢但坚定地一寸寸抵进了长安身体里。
长安是能忍疼的,平时也总由着他瞎闹腾,但是兽形状态下的性爱着实太折磨人了,随着华沂的加速,长安被逼出了几滴生理性的眼泪。
“不要了……”长安挣扎着不在话尾带上尾音,却失败了,“你给我滚出去……”
再没什么比这两滴眼泪更有杀伤力的了,华沂的身子还热着,脑子却冷静下来。兽变回了人,两人之间却还相连着,华沂心疼地吻长安的眼睛,吻他脸上还未干掉的泪痕。
“混蛋。”
“可这混蛋不是也弄得你挺舒服的吗?”他挺了挺腰,“舒不舒服?”
长安没华沂那么厚的脸皮,但他从不说谎,从来是有什么说什么,“舒服。”
“那还要不要?”
长安偏过头,懒得搭理他,刚好华沂刚刚化形的一小撮兽毛飘到他鼻子下面,逗得他几乎想打喷嚏,他用手把那柔软的白色长毛拨弄到一边,笑了出来,“还在掉毛?你生病了吗?”
“你看看我有没有生病吧。”华沂摘下他的发带,红珊瑚在烛光下显得分外诱人,底下缀着的一圈白色兽毛已经不再雪白,“都发黄了,今年要不要给你换个新的?”
“别废话了。”长安伸腿盘上他的腰,“要。”
烛光渐短,又是一室旖旎。
长安临睡着之前还在嘟哝,“不换……”
“什么不换?”
“发带,我就要那一个。”
“好,这一个咱戴一辈子。”华沂吻他的嘴角,“睡吧。”
他想,这么个大宝贝儿,他这辈子也就只宠这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