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群魔乱舞

Work Text:

酒桌上灼热的吐息把暧昧都灼成余烬。

“既然一龙想要这个角色,”王凯又低头啜了一口酒:“那我也就不瞎搅和了。”朱一龙对同乡男人很是感激,他们关系不咸不淡,但王凯对他很好。危笑执导,胡军主演的这部双男主正剧是多少年轻小生挤破头都要夺占一席之地的香饽饽,王凯却淡然地把男主席位拱手相让。

年长男人看着朱一龙眼里闪烁的光低头嗤笑了一下。朱一龙被保护得很好,或许根本不知道卖屁股上位这种事。

“那谁先呢。”房间里另外几个男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丝毫不顾一脸茫然的朱一龙。

“按照年龄来吧。”危笑率先打开了隔间的门。

一阵皮鞋敲打地板的脚步声过后,房间里就只剩下胡军和朱一龙两个人了。

“一龙啊,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胡军说。

朱一龙没有察觉气氛的另类,与年上者交流的沉稳氛围由轻浮取代了。男人的手不规矩地摸着他的大腿:“你刚出道没多久,圈子里很多道理都还没学会。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对你好的人必然有所求。”

胡军粗糙的手没一会儿就滑到了朱一龙裆部的位置。随意地描摹着:“你以为王凯那个男主角随随便便就让给你了吗。”

“别太天真了。”胡军凑到朱一龙耳边,用气音吹他的耳廓。

“那我不要了,我还给他。”朱一龙几乎要哭出声,声音里都带着抖。

“拿到了的东西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这是我今天教给你的第二个道理。”

裤头链子被拉下来的时候朱一龙已经哭不出声了,所有的委屈和不解都梗在喉头,变成辛酸的辣。朱一龙不知道的是,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胡军把他按倒在椅子上。屁股被掰开,朱一龙自己都没有触碰过的地方被不过一面之缘的年长男人亵意玩弄。男人的手指很凉,滑腻腻的。

“刚刚的蛋糕,你喜欢吗,看你吃了好多口。”

朱一龙那里粉嫩嫩一点,从没有被开拓过的秘密花园肉眼可见地瓮动着。胡军插入一根手指的时候,朱一龙就被难堪的异物感刺激得流了眼泪。外面泛着奶油的水光。胡军游刃有余地找他的敏感点。在两侧内壁随意地抠弄,带出青涩男人的呻吟。等褶皱被全部撑平胡军突然放开了他:“我可不是柳下惠,我的兄弟们估计都要等不及了,今天先放过你。”

朱一龙像个破碎的娃娃一样趴在沙发上。他不知道下一个走进来的会是谁。等危笑压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嘘,一龙,我们可不止这一次,你拍了我的戏,就得遵守我的规矩。”

危笑捏捏他雪白的臀肉,扯开腰带就长驱而入。朱一龙被进入的时候有种不真实感。乳头被冰凉的椅子压得发痛。裤子褪到膝弯处,翘着屁股像一个婊子一样被干。他在家里一直像个小王子一样,初入社会就以最残忍的方式上了一堂课。

危笑很会,一直浅浅地插他敏感点,等朱一龙被干开了,自觉地打开了甬道,才整根没入。朱一龙跪在地上的腿都发抖。危笑扶着他大腿根,用手指去挑弄他的性器头部。沾了满手的体液。他尽数抹在朱一龙小腹上。

危笑似乎对朱一龙的腰臀情有独钟。格外喜欢用大掌包裹他丰满的臀肉,揉捏,看朱一龙吃痛的表情仿佛能激起他更多的欲望。直到朱一龙白皙的臀部覆盖红色的掌印他才松手。更加用力地顶他。

“笑哥…笑哥,我错了。对不起。”朱一龙泣涕涟涟,眼泪沾在椅面上。

“你道什么歉啊。”危笑乐了。一摸他前面才发现朱一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射了一次。

“第一次?”危笑摸了摸他平坦的小腹:“合着我还开了你的苞呢。”

危笑长枪大马地征战了半天,他把头部留在朱一龙体内,浅浅地射出来。一拔出来精液就淌了朱一龙腿根。危笑把朱一龙翻过来,看他破败的身体:“刚刚没舔你的胸,下次我可是不会浪费了。”

王凯走进来的时候朱一龙眼睛都睁不开了,胸部在粗糙椅面上蹭破了皮,下巴上都沾染自己射出来的精液,后穴酸软红肿着,合也合不上。

他只祈祷着英俊男人能温柔一点。王凯用武汉话跟他聊天,让他想起了家里的感觉。他不自觉放松了身体。

王凯没有提枪就干,他像危笑说的那样,舔他的乳头,用舌头刮搔他破皮的地方。然后就着危笑留下的东西操了进去。王凯看着精壮,实际上猛得很。他们面对面,王凯咬着他下唇吮吸,腰部不停地挺动。嘴里微微喘着气。看朱一龙又一次流了泪,他温柔地吻去:“别怕。为了自己热爱的东西,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

“我是有任务的,”王凯恋恋不舍地从高热的体内抽出来,把一颗大幅动作着的跳蛋放进他体内,正抵着他的敏感点:“笑导让我给你拍一个自荐视频,你放心就在内部用。”

“大家好…嗯…我是朱一龙。毕业于…”朱一龙还没说完就射了一镜头。

“接着说,别楞着。”

“我想…我想参演这部电影…”他满脸泪光地看着沾满白浊的镜头。

“很好,”王凯说着丢给他一件三点式:“你还要学会讨制作方喜欢。”

“跳个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