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 Tiny Toy

Work Text:

郑云龙还没回家。

球球已经三个月了,郑妈妈在北京辅助新手爸爸们的生活结束了。中午吃完饭,郑云龙给球球喂了内蒙古的羊奶,把阿云嘎父子俩都哄睡了,就送郑妈妈去了火车站。

阿云嘎被球球的哭声叫醒,手忙脚乱的给他换了纸尿裤,陪他玩了会儿亲脚脚的游戏,然后又冲了点奶,试了温度塞到球球嘴里哄睡觉。等宝宝哼哼唧唧的又睡过去了,阿云嘎才意识到,郑云龙同学离开三个小时了,按时间算从家到北京南站坐地铁都打两个来回了,高铁都要开到济南东了。

阿云嘎有点担心,把熟睡的球球放到他的小床上,轻轻的拍着有点哼唧的宝宝,刚拿起手机要给郑云龙打电话,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

阿云嘎收起手机迎了出去,却看见郑云龙神神秘秘的摆弄着一个黑色袋子。

“怎么回来这么晚?路上遇上什么事儿了?。。。这是什么啊~”阿云嘎不自觉的双手环上Alpha的脖子,眼睛却盯着被郑云龙放到茶几的黑色塑料袋。
“好东西,晚上给你看。等球球睡了。”郑云龙同学就势亲了亲Omega的嘴,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阿云嘎看着郑云龙眯眼笑的表情,不知为啥后背一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郑妈妈虽然把新手爸爸们带上了路,但是值得信赖的英雄母亲的离去,让郑云龙和阿云嘎鸡飞狗跳的把他们可爱又懂事的球球安排的妥妥当当的。球球是个好孩子,在阿云嘎肚子里的时候,就不怎么折腾他,出生后也只有饿极了或者是不舒服了才哼哼唧唧的哭起来。所以晚上只要把球球喂饱饱儿的,他们家乖儿子能一觉睡到天亮。

阿云嘎洗完澡,郑云龙已经把球球哄睡了,一米八七的小汉子坐在那里抱着小小的一团,大大的眼睛低垂又认真看着球球,一只手还轻轻的拍着小朋友的脚丫,调低的床头灯仿佛给郑云龙度了一层金边,阿云嘎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看的郑云龙了。

“我洗好了,你也去洗吧,我来哄他。”阿云嘎坐在郑云龙身边,伸手接过球球的同时轻轻的说。
“。。。等我。。。”

阿云嘎把已经打起小呼噜的球球放到双人床旁边的婴儿床上,他侧躺着轻轻地摇晃着小小的床,哼唱起小时候大嫂给他唱过的小调。

“嘎嘎,嘎嘎。。。”郑云龙回来时,阿云嘎已经快把自己哄睡了。郑云龙从后背拥住昏昏欲睡的Omega,在他耳边轻轻亲吻。郑云龙一边亲一边叫着自己的Omega。他们有将近四个月不曾亲密过,碍于生育,他们最多停在一个几近动情的深吻上,更何况有郑妈妈这样的巡航舰艇的时刻巡逻。

阿云嘎迷迷糊糊中就被亲的动了情,他本能的勾住郑云龙的脖子,舌尖挑逗着郑云龙的上颚,他喜欢某人被舔过上颚的哼哼声,然后那个人会回敬他一个更深的吻,阿云嘎喜欢这种唇齿交换的感觉。因为生育,阿云嘎多多少少是胖了一些的,郑云龙超喜欢他现在的手感,软软糯糯的像个牛奶布丁,让人不但爱不释手还爱不释嘴,郑云龙像个好久没吃过饭的人一样,在阿云嘎身上又舔又咬,时不时还嘬上两口,仿佛能吸出汁液,弄的阿云嘎全身红红白白麻麻痒痒的,隐秘的小穴也湿润了起来。

“噗”一记响亮的屁打破了满室旖旎,吃饱喝足的球球释放着消化后的气体。

这声瞬间让阿云嘎从情欲中醒来,推推正在啃他胸口的郑云龙。
“别了吧,再把球球吵醒了,晚上把他弄醒可不好哄。。。唔。。。郑。云。龙。”郑云龙充耳不闻,不但用小尖牙磨着Omega的乳首,舌尖还绕着乳头的小孔打转,被他弄的麻了半边的阿云嘎用手捂住防止尖叫,然后气急败坏的压低声音吼他的Alpha。

“你忍着别叫就行啊,他个小人儿睡着了,雷打都不醒。”郑云龙叼着Omega的乳头,嘴里含混不清的说着,手指已经探进了湿润的入口。久不经情事的通道,几乎是在手指探进来的瞬间就包裹了上来,按压着吸吮着。阿云嘎偏头咬住手指,忍着呻吟,他的小穴太久没有Alpha了,连带的整个下半身麻痒着渴望着,他能感觉的连最深处的生殖腔都在渴望着,叫嚣着,情潮汹涌而来,向下冲刷,爱液满溢在Omega的甬道。

“嘎嘎。。。别急。。。”郑云龙小心的释放着信息素安抚着被他刺激的发情的Omega,悉悉索索的摸着床头。

“你在干嘛?”阿云嘎费力的撑起身子去看Alpha在磨蹭什么,却看到郑云龙在往他的小龙头上套一个奇怪的东西。

“好东西,你出院的时候,医生说你的生殖腔恢复的不好。咱妈问了几个姐妹,说这个牌子的东西好用,我下午回来晚,就是去取这个了,别看这小东西,德国进口的,还得定制,贵死了。”

阿云嘎看着郑云龙傻笑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该开口骂他傻逼,还是该尴尬郑妈妈操心他们的和谐生活,还是该感动于所有人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

“这个,怎么用。。。?”阿云嘎纠结了半天可以说出口的话,最后败给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湿透了,体内空虚的瘙痒。

郑云龙笑呵呵的欺身上来,吻住Omega的嘴的同时,把带着一个葫芦头的小龙顶进阿云嘎的身体。异样的触感让阿云嘎整个头皮发麻,空虚的身体被填满的满足感让他瞬间就射了,尖叫声被Alpha封印在交缠的舌尖上。小龙趁着阿云嘎高潮失神继续挺进,直到把葫芦头顶进最深处。

“感觉到了吗?用你的生殖腔,收缩,放松,收缩,放松,对,就这样,继续。。。”葫芦头设计的还是挺合理的,阿云嘎迷迷糊糊的想着,但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郑。云。龙。。。你tm先咬我一口啊!!”阿云嘎情潮再次汹涌,爱液冲出生殖腔,小葫芦滑得根本卡不住。

“呜哇……哇~~~~~~~~~~”

得吧,球球小祖宗醒了,郑·新手爸爸·云·被发情的Omega卡住·龙面临着许多新手伴侣都会面临的问题,是让发情伴侣等会?还是让哭嚎着的小祖宗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