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授权翻译】蚀影(Consuming Shadows)

Chapter Text

他总是能在图书馆找到片刻安宁; 这里有令人舒适的沉默,古老的羊皮纸的香味,以及触手可及的知识。他的母亲一直鼓励他对知识的渴求,将大部头、书本和卷轴都塞入他手中,看着他不断汲取知识,眼神悲伤又充满自豪。

他的同学们总是不理解他为何更偏好学校图书馆沉重的书架,而不是外面美丽的花园和水晶雕塑。他们不明白他为何沉迷于阅读这些陈旧的书籍,探究在有些人眼中毫无用处的知识。

想到他们的无知,他轻蔑地笑了笑。

他们不明白,说不定哪天,他无意间看到的什么知识就能从潜伏的阴影手中救他一命。只有他明白学习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从六岁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将来必须达成的事。

哈里安叹了口气,坐到桌子旁并从书包里拿出他的书。《最邪恶的魔法》只看封面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哈里安知道里面的知识十分宝贵。他的母亲要求他反复阅读,并列出了一系列这本书里详细讲述的咒语,供他练习。有些咒语是白魔法,但大部分毫无疑问属于黑魔法的范畴。今年,她更是要求他加大对黑魔法的研究。他们都相信,未来当他对抗敌人时,哈里安需要熟悉他们的手段。

当然,他们从不会谈起哈里安多么有黑魔法天赋,即使是最狂暴的咒语他也能不受影响地轻松使用。他的母亲,作为一名白魔法侧的女巫,并不喜欢自己儿子对黑魔法如此信手拈来,但她也明白,为了活下来,他必须使用他拥有的任何力量。她珍惜他的生命,因此并不会试图阻碍他的成长。

哈里安少见的允许自己沉浸在这本书中。他被教导要时刻对周围保持警惕,绝不能真正放松自己。不过每过一段时间,他总是会稍微放下戒心,让身体从疑虑和不安中稍稍解放。布斯巴顿让他可以远离英国的大部分政治纷争,而且这些同学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对他们来说,他是哈里安·伊万斯 --- 一个英俊迷人、才华横溢、充满魅力的学生,身边只有几个密友。每个人都认识他,许多人都尊敬他,但他疏远的态度让大部分同学不敢靠近。只要他愿意,他既可以瞬间抓住所有人的注意力,也可以轻松融入环境并悄悄行动。

但他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的同学和老师不知道他小心隐藏的真名,也不知道他和他的母亲是通缉犯。他们不知道他的父亲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没见过他的母亲。他们不知道哈里安总是关注英国的消息,并在听到黑魔王的名字时眼神阴沉。他们不懂,无论他多么希望他们能理解。

因为他们还只是孩子。是的,他们都很聪明,强大,甚至有时显得危险而残酷 – --但他们依然只是孩子。哈里安很早以前就丢弃了那份天真。他是一个士兵,一个能绝处逢生的人,一个正在为战争做准备的人。

“哈里安!”

这声呼喊让他吓了一跳,他抬头看着克莱尔微笑着走近。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把书合上,扔回了包里,并不想让女孩知道太多。毕竟,大部分人认为他是一个白巫师,他不想毁坏自己努力维持的形象。

“克莱尔,”他彬彬有礼地打招呼,让自己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混血媚娃在他旁边安坐下来,下巴轻轻地支撑在手背上,用严肃的蓝眼睛凝视着他。“你有什么事吗?”

她因为这唐突的问题而抿了抿嘴,不过并没有生气。“你没去花园吃午饭,雅各布让我来找你。” 她因为图书馆的气味微微皱了皱鼻子。

哈里安感到有一些好笑,于是他对这个稍微年长的女巫咧嘴一笑。“你现在是雅各布的猫头鹰吗,克莱尔?我知道你对他很感兴趣,不过自降身份当信使是不是有点太急切了?“他的戏弄没有恶意,所以克莱尔只是克制地轻轻拍了一下他的上臂。混血媚娃皱了皱鼻子,转过头不看他。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那些荒谬的流言,雅各布对我来说几乎不可接受。”

雅各布·科林是他们的同级生,一个受人尊敬和喜爱的纯血。也是少数几个让哈里安感觉舒服的人。克莱尔从四年级就开始喜欢他了,哈里安乐于以此刺激她。

“别这样亲爱的,雅各布又聪明,又强大,还是纯血,也很英俊......你肯定见过更糟的吧?”

克莱尔眼神闪烁了一下,“如果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也许你应该去追他。”

她希望能让他害羞,但哈里安只是咧嘴笑着站起来,靠在她耳边低语。“谁说要追他了?”他退后一步,把书包背到肩膀上,眨了眨眼,“我已经和他玩过了。”

她惊呼了一下,眼中充满了兴趣,敏捷的头脑正努力读取他的暗示。“你们 真的......?”她似乎对于是否要说出自己的结论犹豫不决,哈里安趁机开始往外走。随她想象吧。克莱尔肯定不会传播任何关于他的谣言,更不会传播雅各布的谣言,鉴于她想要他。

他身后传来她焦急的呼唤,毫无疑问因为他提起这个话题又不给出答案而恼怒。

克莱尔轻松地追上了他,哈里安被迫接受她的腿更长的事实。

“我不相信。你和雅各布永远不会这样做。你们太尊重彼此了。“她就像一条看到骨头的狗,他静静地沉思着。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只闻到血腥味的鲨鱼。“哈里安!”当他拒绝回答她时,她抱怨道。

“别多想,克莱尔。我今天已经很累了。“

“你这小骗子!”她笑了起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讨厌和你玩心理游戏。我永远猜不出你是否在开玩笑。”

“你只是气愤于再也无法揭穿我的谎言了,克莱尔。你曾经沉迷于相信我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小男孩。”

她轻轻地朝他微笑,然后用手臂环住他。哈里安默许了,并且在她默默控制前进方向时没有反抗。“我记得我们八岁的时候,”她愉快地笑着说,“我从没见过这么瘦小的男孩,当时我就想,他这么软弱肯定无法在这里待下去。结果看看现在的你。”

哈里安翻了个白眼,“年级第一,异常迷人,并且对此非常有自知之明。”

她嘟起了嘴,“暂停,哈里安,不然你的自负都要大到挤不进门了。”

“自负是没有形体的,亲爱的,而且别忘了我们还有魔法呢?”

“真受不了你,”她呻吟着,撩开额前碍事的头发。他们走出了布斯巴顿华丽的大门,沿着大理石台阶走向郁郁葱葱的花园。哈里安看着她恼火的表情,不觉笑出了声,因为这段谈话而感到开心。

听到笑声,克莱尔也不禁嘴角微扬。她很少看到哈里安笑得像这样,头向后仰,碧绿碧绿的眼睛充满温暖。他大部分时间都非常严肃,或者至少比其他人更拘束。与他熟悉的人才能体会到他扭曲的幽默感和尖锐的言辞; 但只有那些让他感到舒服的人才能看到他其实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人。

老实说,他是她见过的最有趣的人之一。那么多思想和秘密隐藏在美丽的脸庞和强壮的身体里。当她第一次在新生中看到哈里安时,她曾嘲笑这个小男孩。一个哑炮的儿子,居然认为他有权进入这样一所著名的学校。

克莱尔感到自己的笑容渐渐消失。当哈里安在课业中表现出色,并展现出比他们更高的实力时......她当时难以接受。一个没有什么家族背景的男孩比她强大得多,这让她开始对自己失去信心。但是现在,她想不到还有谁比他更配得上这样的能力,没有人能像哈里安那样,实力强大,又仁慈善良。

她的手臂不自觉收紧了。她非常关心哈里安,远远超过她理智上允许的范围。哈里安尽管温柔,也依然很危险。他就像一个未知数,他的力量也使他更加不稳定。

与大多数已经决定未来职业方向的同学不同,哈里安从未透露他将去哪里。她、雅各布和许多学生,都相信他将走向政界。凭借他的成绩、天生的魅力和随和的个性,他可以轻易在魔法部获得一个职位,并随着时间推移,逐步攀升 ---甚至可能成为部长。毕竟他还很年轻,并且已经开始在各种魔法部组织的活动中更频繁地露脸,这些活动就像想要干一番事业的年轻巫师的舞台。

克莱尔希望那是哈里安的计划。这个男孩的性格有点极端,经常有出人意料的反应 --- 但正是他的不可预见性让他非常适合成为政客。没有什么比一个可预见的领导者更对国家不利了。可预见意味着软弱,意味着容易被抵抗和掌控。一个不可预见的领导者,只要他有心筹划,总会更加安全些。哈里安犀利而精明,头脑中满是想法和对策。

“你今天异常安静,”他的声音让她从思绪中醒来,克莱尔转身看着他好奇地看着自己。“你已经抓住了我近十分钟,而你还没有用唠叨和八卦淹没我。”这是他关心她是否有烦恼的方法。很有哈里安的风格,连关心别人都要拐弯抹角。她对他微笑,内心因为他的隐秘关怀而感到温暖。

他眨着眼睛看着她满脸幸福。“我很好,我的朋友。”她回答,再次搂紧他的手臂,比之前更强势地拉着他向前走。“我们去找雅各布吧,你知道他如果每天不至少看到你两次的话会变成什么样。”

哈里安哼了一声。“那我们一定不能让可怜的、温柔的雅各布伤心,对吗?与我分开一会儿对他有好处,“他的目光飘向他们正走近的人群,几乎立即注意到他们谈话的主题。“我不可能总是在陪在他身边以免他无聊至死。”

克莱尔笑了起来,在他们靠近人群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也许你是对的,哈里安,但我们今年就毕业了,让他趁现在尽可能地找乐子吧。”

“哦,哈里安和我非常擅长找乐子,不是吗?”

“我今天已经和她开过这个玩笑了,雅各布,而且比你巧妙得多。”雅各布只是对他们两个咧嘴一笑,抓住了哈里安的另一只手臂,把黑发男孩拉到喷泉台子上坐下。克莱尔小心翼翼地坐在哈里安的另一边,纤弱的双手抚平自己的蓝色制服裙子,沉迷于与其他人的谈话而不再理睬这两个人。

“你找我有什么事?” 他直切主题,毕竟雅各布很少派别人去找他。科林家族继承人更喜欢亲自去找哈里安---他喜欢所谓追逐的感觉--– 然后再告诉他一些消息。所以要不是他今天实在太累,要不就是这个消息实在太过重要,以至于他不想浪费时间追踪他。

雅各布歪了歪头,明亮的笑容渐渐变为一个充满感情的浅笑。“你总是这么缺乏耐心,可以说在生活各方面上都是。”他的语气很轻松,但哈里安眯起眼睛,快速地瞥了一眼四周。雅各布轻笑,站起来掸了掸裤子,甩了甩头。“我们边走边说吧,我有好多事要告诉你。“

哈里安怀疑地看着雅各布,但还是决定站起来跟着他。他们一起向花园中一个更隐蔽的区域走去,直到再听不到其他人交谈的声音。

哈里安没有马上发问,知道雅各布会在合适的时侯与他分享信息。他们在花园东部的篱笆墙外停住,哈里安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对方身上。

在高年级学生中,雅各布拥有一个无与伦比的信息网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可以用这个网络收集一些相当准确的信息。对一个几个月前才刚刚成年的人来说,这确实是个惊人的成就 –-- 尽管科林家族本就有权有势,对社会有重大影响力。老实说,哈里安因为自己几年前就已经获得了雅各布的好感而松了口气,并庆幸到现在为止对方还未对他的秘密表现得过于好奇。

他知道雅各布早已意识到哈里安的生活有一些可疑,幸运的是他将此归咎于他的麻瓜出身。雅各布非常尊重他,不会去窥探他的过去。哈里安知道他的母亲伪造的身份可以经受严密的审查 ---如果不是这样,他们早就会被抓住 --- 但他也知道,如果有人对他们中任何一方过于好奇,并且眼神敏锐,他们的伪装不用多久就会被揭穿。

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至少不能在他做好准备之前。

雅各布没有用魔杖就施放了隐私咒语,并马上开始讲述他的发现 --- 这也是哈里安欣赏他的另一个原因。工作就是工作。

“我相信你听说过下个月举行的理事会会议?”

他点了点头。众所周知,法国魔法部每两周举行一次公开会议,讨论从货币 流通到傲罗事务的一切问题;并允许公民旁观。然而,每隔几个月就会举行一次为期三天的特别会议,其中会涉及更为敏感的讨论,并且不对公众开放。下一次会议将于下个月举行。

看到他点头,雅各布继续说道。“我听说会议期间,有一个话题肯定会被提起。”纯血巫师舒服地靠在一棵黑色树干上,盯着哈里安的眼睛。“英国正在推动重启三强争霸赛。”

什么?

哈里安眨了眨眼睛,虽然知道自己把惊讶表现得很明显,但也懒得去强装镇定。这超出了他所能想象的范围,各种意义上都很荒谬。他的手指抽搐了一下。

英国在想什么?重启?他们不可能说服其他国家同意的。三强争霸赛可不是毫无理由就被终止的。

“这个比赛已经被取缔200年了。”他平静地说道,更像是为了填补他们之间的沉默。

雅各布倾了倾头。“严格来说是205年,” 他没有再说什么,给哈里安消化这个信息的时间。他并不介意等着他朋友结束思考,而且这还给了他尽情观察哈里安的机会。

哈里安眯起眼睛,有些茫然地盯着周围,大脑在飞速运转。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伏地魔搞的鬼。但是为什么?重启比赛根本毫无意义。自从征服英国以来,他没有表现出将注意力转移到英国以外的迹象,除非他计划用这种方式在欧洲获得立足点。那个男人绝不傻---这个比赛会被取缔就是因为太过危险,因为多名选手无辜死亡而被人诟病---他应该明白推进这个比赛可能会损害他的公众形象,为什么---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

难道他…...但是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妈妈没有留下任何指向法国的线索,就算他以某种方式听说了我,也没有什么能把我与波特家族联系起来。他也不可能只是为了有机会碰到我就这么草率做出决定---毕竟还有更容易、更巧妙的方法可以杀死我。他的目标不会是我。肯定有什么是我没想到的。

“英国有给出理由吗?”

雅各布耸了耸肩。 “什么这是巫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啊,可以修复我们国家间的关系啊,促进下一代男女巫师互相交流啊,” 一丝嘲笑从他英俊的脸上闪过, “我爸私下说这就是放他的鹰头马身有翼兽屁,我完全同意。”

哈里安哼了一声,用手抚过自己的头发。“谁提出来的?”

“魔法部部长,卢修斯·马尔福。”

哈里安的眼睛闪了闪。“马尔福?不是伏地魔?” 他看到雅各布因为这个称呼皱了下鼻子,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误。他一直都小心隐藏自己对伏地魔的真实看法,有时实在忍不住的话,也会在引起别人注意之前找借口先离开。

伏地魔可能不会在欧洲拥有与他在英国相同的地位,但大部分人说起他时还是带有敬意的。

也许是幸运,也许是天意,雅各忽略了他的失误。 “绝对是马尔福。黑魔王现在甚至都不在法国。为什么这么问?”

哈里安有些犹豫。他信任雅各布仅次于信任他的母亲,但这足以让他把对方卷进来吗?他还有两周才能见到他的母亲,虽然也可以用猫头鹰马上告知她这件事…...但谁知道她会采取什么行动呢?她会等到他回家,还是会自己就开始进行应急准备?

不行,哈里安迅速做了决定。他会等到假期回去和他母亲当面解释,这样他也可以对他们的下一步计划有发言权。他母亲是个聪明人,但很容易冲动行事。如果晚些再告诉她,他也能有时间理顺思路并提出建议。规划好了行动方案,他决定先回答朋友的问题。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他说,悄悄观察着雅各布。“他们突然开始推进这个比赛? 他已经统治了英国近十五年,但这不代表他的政权就是稳定的。当然,反对势力是在逐渐衰弱,但这种轻率的举动可能会推翻他所做的一切。”

看到雅各布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知道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他可以和其他人谈论这件事,同时不暴露任何关键信息。雅各布不会背叛他。

“我想这对他来说确实有些风险,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理解。” 雅各布摸了摸光滑的下巴,分享自己的看法。“我听说他在尝试弥补血统歧视给英国带来的损害。那些纯血家族因为不愿意被外人玷污血统而逐渐衰落。开放比赛的话,英国纯血家族的小孩就能和其他欧洲家族建立更紧密的联系,甚至可以联姻。这也不是说不通。”

他倒是没考虑过这一点。听到雅各布的话,哈里安感觉自己放松了一些。

“他也可能是打算招徕手下,我猜。利用这个比赛来观察国外崭露头角的男女巫师,了解一下哪些人可能在未来与他合作。” 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哈里安。 “鉴于此,你最好小心点,我的朋友。你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个诱人的奖品。”

哈里安装作不以为然,以此掩饰想象自己臣服于伏地魔这种人时引起的恶心。

雅各布笑笑,并不在意对方不满的表情。哈里安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也可能想借助这个机会显示自己的权势。作为提出这个主意的一方,这足以证明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在炫耀自己在英国已无懈可击。如果不是对民众有绝对的控制力,他不会冒这个风险。”

“确实。” 一阵沉默,哈里安发现自己正被对方密切审视着。“为什么你对他们的动机如此感兴趣,哈里安?”

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随意地耸了耸肩。 “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不是也这么说了吗?这一切就是很可疑。”

雅各布不吃这一套。这从他突然紧缩了一下的下巴就可以看出来。这让哈里安感到有点心虚,但他确实不能冒险。雅各布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但他不能把对方卷入自己危险的真实人生里。那样太自私、太冲动,他将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他沉默着,毕竟他又能回答什么呢?他转身要往回走,没几步却被雅各布拉住手腕拽了回来。

他猝不及防地被雅各布按在树上,笼罩在双臂间。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哈里安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看着雅各布对他讪笑。“来真的?” 他懒洋洋地说。

“什么?” 雅各布装作天真地问。

好吧,至少他已经从失落中走出来了。

“放开我,雅各布。” 他坚定地推了推对方的胸膛,却也没努力挣脱 --- 他们都知道只要他愿意,完全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就这一次’, 记得吗?”

他的朋友哼了一声,轻轻地低下头,用鼻子蹭着他的下巴。“那是上周的事了,而且是在我知道你有多好之前。” 他凑得更近,轻轻吻着对方的脸颊。哈里安头微微后仰,叹了口气 --- 半是恼怒半是好笑。“拜托了,哈里安。你还欠我情报费呢。”

哈里安咕哝了一声,了然地看着雅各布。“你通常需要钱,或者帮你写作业。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同意这种形式的报偿了?” 雅各布放开了他的脖子,困扰地看着他,明显被他微弱的反抗搞得不耐烦了。

“从你主动来找我开始。如果知道你是双的话,我保证早就对你出手了。” 雅各布抬起一只手玩弄他的发尾。他是认真的。如果他早点发现哈里安不拒绝男人的话,他几年前就会接近他了。那时他就已经注意到哈里安沉思时会舔下唇,伸懒腰时会露出诱人的脖子,以及盯着你看时会让你感到走投无路、无处遁形、又呼吸紧窒。

当哈里安撑在他胸前的手揪紧他的衬衫时,雅各布得意地笑了笑,略年幼的男孩也回以同样的笑容。“首先,当时我喝醉了,你也是知道的,其次,”哈里安猛地把他推开,迫使雅各布退后一步,并趁机和他交换了位置。他的笑容变得更具掠夺性,雅各布在这一变化下感到浑身颤抖。

“我更喜欢当掌控者。”

OOO

她轻轻抚摸着照片里的男人。照片里的人看到她时惊讶了一下,接着就露出了美好的笑容。这笑容能让人心情一下子愉快起来,感到欣慰和舒服。

这个笑容曾经让她生气,接着是恼怒,然后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个笑容和它的主人一起走进了她的生活,她的心。但现在,看到它不仅没有带来对青春年少的怀恋,反而带来了尖锐的悲痛和向往,因为这是她爱的人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了。

“妈妈?” 一个声音将她从遐想中惊醒。她怎么会没听到他回来了?他每次用飞路粉都会从壁炉里摔出来。她也至少应该听到炉火突然旺盛的声音。

她将照片叠起来放入袍子后,站了起来。“我在这里,亲爱的。”

外面安静了一下,接着她就听到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书房。片刻之后,他的脑袋就从门边冒了出来,看到她坐在桌子旁时露出了笑容。 看到他,莉莉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但她无视了这份感觉,只是走向他。

他已经走到了房间中央,并在她靠近时紧紧抱住了她。他现在已经比她还要高了,她模糊地意识到,沉醉于许久未见的爱子回到身边的感觉。

“妈妈?” 他温柔地问道,稍微松开了她,这样他就能看着她。他绿色的眼睛---她知道那是和自己完全一致的眼睛---看着她,充满关心。

这就是她可爱的儿子,总是担心她胜于在乎自己。从不错过她的情绪变化,一直关心着她。她微笑着轻轻抚摸他的脸。

他马上握住了她的手,闭着眼歪了歪头,感受她的碰触,看上去心神宁静。她几乎可以看到他正在卸下防御心。通常情况下,她会提醒他,他不应该放松警惕 --- 哪怕是在她身边--- 不过她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他了,也许…...她可以让他放松一个晚上。

“哈利,” 她轻轻呼唤道。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向她,表示自己在听。“来吧,你可以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和我讲讲学校的事。”

他叹了口气,还是放开了她。“当然,妈妈。”他低语着,声音又变得恭敬有礼。她心情有些沉重地看着他再次将自己封闭起来。她没想推开他的。

哈利,这个敏锐的孩子,似乎马上就发现了她的低落。他笑了笑,眼中充满了恶作剧得逞的喜悦。“我和雅各布睡了。” 他大言不惭地宣布。

困扰她的悲伤消失了,她挑起一边眉毛,也开始忍俊不禁。”这就是你今年的重大事件?”

哈利低下头,向后晃了一下。他的姿态谦恭,脸上却没有丝毫悔意。“严格来讲是好几个重大事件,因为发生过不止一次。不过没错,这确实是重大事件。”

她轻轻笑了,有哈利在身边的感觉真好。“然后?”她问,双眼闪闪发亮, “他怎么样?”

哈利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天呐妈妈,我被吓到了。你怎么能问你的儿子这么细节的问题呢?” 他又故作惊讶了一下。“不过他挺不错的,特别是当他---”

“好了,哈利。” 她笑着打断了他的装模做样。“和我讲讲学校的事吧,亲爱的。”

接下来几个小时,她一边在厨房准备晚餐,一边听哈利告诉她与学校有关的一切。哈利坐在台子上看着她忙碌,偶尔会递过去她需要的东西,或者用无杖魔法让苹果漂浮在他们头顶。他的声音很舒缓,莉莉渐渐淡忘了每当哈利离开时感到的疼痛,再次感受到他在身边时带来的熟悉的温暖。

终于,哈利的声音变轻了。她奇怪地微微转身看向他,正好看到他脸上稍纵即逝的犹豫。

她把刀放在砧板上,转身完全面对他。“哈利?”她问道,密切注视着他。哈利眨了眨眼,重新专注于她。

“怎么---”

“他们要重启三强争霸赛。”

OOO

哈里安静静地看着他的母亲在明白他的意思后一下子变得面无表情。他对她无可挑剔的情绪控制感到一丝羡慕,但马上把这个念头抛开。他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重启?”

他低下头。

“已经决定了吗?”

“还没有,但我不觉得法国魔法部或者北欧魔法部能反对这个提案。” 正如他预测的那样,他母亲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绿色的眼睛睁大了。

“伏地魔。” 她愤愤地说。

哈里安再一次点点头,平静面对他母亲的愤怒。“我的想法也是如此。虽然表面上提出这个主意的是马尔福。“

“谁提出来并不重要,哈利,我们都知道马尔福就是个傀儡。这件事明显是伏地魔推动的。我担心的是为什么?“

哈里安双手撑着身子微微后仰,看着他的母亲开始考虑各种状况。他讨厌破坏他们聚在一起时的氛围,因为他和他的母亲已经很久没有机会卸下伪装了。但他不能再推迟这次谈话了。

“我怀疑他还没找到我们,妈妈,” 他轻声说道,“他不会用这么大精力去求证一个假设。他完全不知道我们逃到了哪里,就算他听说过我,他也不可能马上猜到正确答案。”

他从台子上跳下来,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等着她冷静下来,重新看向他。 “想想看,妈妈。如果他发现了我们,我们肯定早就被袭击了,或者被跟踪,或者遇到更可怕的事。”

看到她似乎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并冷静下来,哈利满意地松开手。

毫无疑问,莉莉·伊万斯的头脑是她最大的武器。她紧紧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走回到砧板边上,打算在听儿子说话的时候给自己找一些事做。“那你的想法是?”

哈里安叹了口气,摸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我有好几个想法。基本上,我认为这只是个将他的影响力散播到欧洲的政治把戏。这段时间以来,英国在国际舞台上一直特别安静,似乎只是致力于让他们的公共事务步上正轨。这个宣告可以视为他已经准备开疆扩土的宣言。“他在思考中舔了舔下唇。 “雅各布认为他可能希望与欧洲家族结盟,为英国的纯血家族带来新鲜血液。他还提出这可能是在招徕手下。”

“雅各布?” 莉莉尖锐地问道,她的眼睛盯着他的脸,嘴巴向下抿着,明显十分不满。哈里安无助地举起双手。

"就是他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妈妈,然后我从他那里听取了一些建议。我没有透露任何东西,我不是白痴。”

莉莉摇摇头,火红的头发随着剧烈的动作摆动。"我不是这个意思,哈利。我知道你在乎雅各布和其他朋友, 但你不能让友情干扰你的判断。与他们谈论这些事情是危险的,不仅对我们,对他们也是如此。我们的伪装能维持这么久已经很幸运了。你知道保密是多么重要。“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有多重要。但你一定要明白,我们的谎言不可能永远不被揭穿。总有一天我们会被人发现,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妈妈?再跑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取几个新名字,祈祷不会再被发现?" 他越说越感到挫败。 "你知道的,他们说不定可以帮我们。他们现在还是孩子,但将来都会成为法国社会的上流阶层。如果他们知道我们到底是谁,就可以帮我们做好准备,帮我们---"

“ 够了!”

哈里安的嘴巴本能地闭上了。

莉莉深深地叹了口气,把头发从眼前撩开。她的眼睛紧闭着,哈里安可以看到她身上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他不禁感到羞愧,因为是他让她露出了那么疲惫的表情。他一只手就能数出来他和母亲发生争执的次数。他们很少吵架,因为他们都知道如何将话语扭曲成武器,让争执变得丑陋,给彼此带来痛苦。

”我理解你很辛苦,哈利。但是我们必须保护自己。这不是我想要你过上的生活,我很抱歉,但现状就是如此。" 她伸出手,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他几乎没有时间感受她的碰触,莉莉已经收回手,离开厨房了。他独自一人站在还没准备好的食物旁边。

他垂下头大声骂道。“ 该死的。”

这不是他想象中的发展。但他知道追上去道歉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他已经越界了,现在追上去无异于在伤口上撒盐,只会让她更抗拒自己。

哈里安对他的父亲知之甚少。那天晚上,当她从戈德里克山谷的家中逃离时,莉莉永远失去了一部分自己,并几乎无法再谈论詹姆波特。哈里安知道他父亲曾是一名傲罗,是一位强大的巫师, 以及他放弃自己的生命,让他心爱的妻子和儿子有机会逃脱。但除了这些故事,他对那个男人一无所知。

结果他却毫无自觉地提醒他的母亲,她的丈夫已经死了,不在了。

天呐,他有时可真是一个迟钝的混蛋。

哈里安离开了厨房,走向他的房间,瘫倒在床上。他随意地举起胳膊盖在眼睛上,以阻挡下午细密的阳光。

他决定过一段时间再去和母亲道歉,当他们两人都冷静下来以后。现在,他必须想办法面对必将重启的三强争霸赛 --- 因为他知道这是必然的。法国和北欧不会让自己被英国吓倒。他们会认为这是对他们尊严的正面挑战。这个比赛当年就被诟病是在浪费年轻巫师的生命,但他们不在乎。只要能以此证明自己,他们会很乐意将一个年轻的生命投入这个火坑。

而哈里安有一种可怕的预感,就是他将被强行拉入比赛。他在布斯巴顿以年级最强而闻名--- 至少是实力最强。无论比赛在哪里召开,他都会被派去参与。这无异于羊入蛇口。即使他没有被选为勇士,他仍然会被迫留在黑魔王的领地,直到比赛结束。

他只能祈祷雅各布是错误的,伏地魔并没有在招徕新人,否则他不知道怎么能够在有一个该死的黑魔王在身边的情况下不被发现。

哈里安抬起胳膊,用力拍了拍脸。

无论会发生什么,他今晚都得不到答案。会议在两天以后,到那时他才能理清头绪,为下一步行动好好准备。现在,他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