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宋】【白兔宋】【R18】全网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怎么办(上)

Work Text:

“白前辈!”
白不顾松鼠航的反对,抱住他腰间。松鼠航只觉两脚瞬间离地,白前辈一边带着他去房间,一边解开他裤子,随便传过去了功法的口诀。
“白前辈我们连kiss都没有过,就直接到这一步,太早了吧!”不对,他在说什么,重点错了呀!今天的白前辈为什么力气这么大,完全挣脱不开!
白将松鼠航扔到床上,说道:“我知道了,kiss是吗。”他坐在松鼠航的两腿之间,双手掀起长袍的下摆,一股脑脱去了常年不离身的里衣。一身紧绷的黄金比例肌肉足够体现白前辈的体术实力,就算是两人同级的现在,松鼠航大概也打不过他,毕竟他是精神力方面更为强大的一类修士。
白胸口一朵红色的莲花吸引住了松鼠航的视线,他刚明白了什么,白就俯下身堵住了那欲言又止的两瓣唇。本不该相融的透明液体混合出丝丝甜蜜。松鼠航的头昏了,白前辈的发间散发的醉人香气,仿佛致命毒药,麻痹着他的神经。
松鼠航清楚地知道白前辈用了法术,可他还是任由身上的人无休止地汲取他的唾液,任由他褪下自己的内裤,弯起自己的双腿任由他抚摸那不可言说的山峰和未经人事的幽谷。可能动了凡心的不只是白前辈,还有他自己。
两人早已辟谷,松鼠航现在只想把他想要的都给他,随着他一切的律动呻吟。白靠得更近了,他撩起松鼠航的上衫,将两人胸膛紧贴,右手手指摸入幽欲的缝隙,一只,两只,三只。同时他左手挽住松鼠航的后颈,防止他挣脱,他不知道松鼠航已经认可了他的诱奸行为,不会挣扎了。
但在他眼里,松鼠航仍死死地抓住床单,不愿去看他。
“书航看着我。”
松鼠航睁开眼,在白前辈眼里看到一个瑟瑟发抖的孩子。
“白前辈,我害怕······”
“抱紧我。”白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一个说法,第一次在下面都会有莫名的恐惧感,比如捅破肠子之类的。见松鼠航乖乖扣住他后腰,他接着说:“别害怕,我也害怕,我也是第一次。”
松鼠头一歪,无语至极,他不是说这个呀,而且你们在上面的不应该兴奋吗!
“不是,我是说,等会儿我一激动,功法运转错误,爆体身亡怎么办。”
白前辈没想到他会有这种顾虑,修真聊天群这么大的数据处理量松鼠航都没问题,现在运转双修功法就有问题?!
他以为松鼠航还在抗拒,于是说:“不要紧,第一次我来主导,你躺着就行。”
“······”还有第二次吗。
白也不扶着松鼠航了,对着下体捏了几个手诀。
好奇心作祟,松鼠航忍着后庭扩张的不适,问道:“白前辈,你干什么呢?”
“哦,我怕分神,先给它套个加速和自动。”指着小弟弟说话的白尤其滑稽。
“套自动就算了,为什么还有加速啊!”
“惯性思维,”白认识到这个问题,“改不了了,书航你忍忍吧。”
松鼠航现在有点后悔,他当时就不应该······白前辈插进来了!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震动,这是人的鸡巴吗!“啊~唔~”后庭的异常让他禁不住地呻吟。
“安静,再叫我就要爆炸了。”白司机新手上路,心里也慌得一逼,两个长生者自爆会发生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于是松鼠航比较了一下武力值和幸运值,乖乖闭嘴了。
冷静,冷静,偷看一下大佬们的朋友圈,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行,背后那个鬼畜抖动的人形发动机实在太难受了,注意力全在连接处,分散不开呀!他只好试着迎合巨物的抽搐,从脊背到大腿,到白手中的小腿,再到崩成一条直线的脚肌,浑身上下的肌肉无不在颤抖着。
他将手从白的腰间拿开,再拥住他的脖颈儿,两人贴的更近了。松鼠航终于感受到了,真气在四骸骨髓内流淌,穿过丹田八灵湖的,无神共鸣的美妙声响。
都说灵鬼与本体感觉相融,那叶思岂不是!
白前辈没有给他胡思乱想的机会,几番调整终于碰到了松鼠航的前列腺,那美妙的地方藏得很深,被肉壁紧紧包裹着。一股电流窜上神经中枢,松鼠航的大脑中一片空白,本来随着修为上升控制住的鉴定大法瞬间启动,核心金莲从尾椎分化出万千根须,袭向白前辈。
“被发现了。”白的语气忽而轻佻。
是白兔,只有九幽生物才会受到根须的攻击。松鼠航就说一向腼腆的白前辈怎么会突然主动,原来不是本人啊,为什么他心空空的,莫名失落。
可剧情突然扭转,白又说:“这个时候你怎么在我身体里,九幽的我。”
到底怎么回事!
“别生气,我就看看,你们继续,继续。”
一般人在做很隐私的事情时都不喜欢别人看着,白前辈不是一般人,他也不把白兔当外人,自顾自的运行功法。
松鼠航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可根须还粘在白前辈身上,不想放手。
“书航,触手能收回去吗。”
“不行,它好像赖上你了······”松鼠航像个犯错事的孩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完全没有了前天道的气势。
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纠正白的错误:“不是触手,是根须!”
“知道了,触手是吧,我们继续。”本以为白经过白兔和触手的双重打击不萎也没了兴致,谁想他在双修这件事情上这么认真。
松鼠航被他顶得受不了了,大声呻吟着:“等等,白前······唔···啊···酸~”
白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坏笑,松鼠航一看就知道,白兔上线了。
“霸宋号,有没有想我?”
松鼠航对于两人的切换毫无压力,本体和九幽分身本为一体,特别是卸任后,连精神人格也是要融合的,但天道白留下的后手让九幽白还有自我行动的能力,只是两人明面上使用的是同一具身体了。
想着惩罚这只偷窥的大白兔奶糖,松鼠航舔上白的唇,轻咬他的舌尖。白兔没有被吓跑,反而得寸进尺,窝着舌头想捅进松鼠的喉口。松鼠航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不仅白前辈对他有意思,白兔对他也有意思?
运行功法的白已经发现了二人的小动作,他默不作声,只是加快了抽搐的速度。小松鼠被再次加速的小小白勾起了一丝喷勃欲出之意。而控制上半身的白兔好似玩出了兴致,越发过分,不仅甩舌头,还搓揉着松鼠航的乳头,让他激灵一抖,黏在白身上的根须也越来越多,在空中飞舞着。
就在松鼠航濒临决堤时,白前辈的喃语飘进他的耳蜗:“再等一下,我和你一起。”
白前辈夺过上身的控制权,两手顺着松鼠航胸前的两抹捏红的红晕划圈结印。松鼠航悬空的双脚扣住白的背,背脊弯出美丽的弧度。白抓住松鼠航的腰侧,向上一顶,喷出精华。松鼠也被刺激地松开精关,进入贤者模式。
过了一会儿,松鼠航突然说道:“白前辈,不能射在里面呀!”
“可是功法里面这么说的啊。”
松鼠航都要崩溃了:“这种情况,清洁术不好用······”
“哦,我忘了。”准确说他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难道他还要自己掏出来?谁知道白前辈那一射的冲击力有多大,渗过结肠了吧,难不成还要灌肠!
黏在白前辈身上的根须分出一枝,伸进了松鼠航的后庭,松鼠航只感到又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瞎顶,接着根须就把小小白精华吸食一空。溅到白前辈身上的松鼠液体也没有浪费,连床单都被它舔了一遍。
白前辈两眼放空,吓呆中,说道:“吃掉了······”
我松鼠航没有你这么寡廉耻的根须!
“书航你的触手好好用!这样就可以再来一次了!”双眼再次清明的白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果然是修炼狂魔啊,无时不刻想修炼,连松鼠航都被他带坏了。
“还有,我把他赶走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可不好哦,书航小友。”
生气了,果然生气了,他在叫我书航小友!
松鼠航有种死亡逼近的感觉,没有复活币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