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nother Week With Me 02 Look After

Work Text:

Peter抱着一大堆资料——高过他三四个头,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抱起来的高度——走到资料室里的时候,发现Tony正趴伏在桌子上,看上去已经快要气绝身亡了——他埋在书堆里,地面上也扔了不少文件夹和纸张,书籍歪歪斜斜,在他身边聚成一座小堡垒。
“啊——Stark先生——”Peter头疼地大声说,他把手里的资料放到一边去,走过来拽Tony的胳膊,“我和您说过多少次了,请不要把资料室弄得这么乱,我收拾起来很麻烦的——也请您马上振作起来,晓月博士邀请您过去探讨一下光盘的新问题。”
“新问题,每天都有新问题——”Tony有气无力地说,Peter拽他也没能把他从桌子上拽起来。他缓慢地抬起手,反抓着Peter的胳膊,像是已经用尽了全力,“Peter,帮我泡杯咖啡吧,只有你知道那些神奇的小咖啡豆在哪……”
Peter叹了口气,把Tony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扒下来。他皱着眉说:“如果我给您泡咖啡,您愿意挪动屁股从这里出去吗?”
在得到Tony几乎有些用力过猛的点头同意后,Peter才转身出去,给Tony泡咖啡去了。
等他把咖啡杯放到桌子上时,Tony马上就把咖啡抬起来,抿了一口。Peter泡的咖啡永远都温度适中,味道也刚好,谁都不能拒绝从咖啡杯杯沿传来的香气。Tony满足地呼出一口气,像是彻底活过来了。
“Peter啊,”他翘着腿,手里捧着咖啡,忽然像是感叹人生真谛般地开口说话。Peter蹲在一边把地上的文件夹整理好,听见他的声音就嗯了一声作为应答。
“你太会照顾人了。”Tony转着转椅说,“要我说,如果你愿意,我多开你些工资,你代替Pepper当我的生活助理怎么样?让Pepper忙公司的事,你来负责叫我起床给我安排一下日程之类的。”
“算了吧。”Peter挑挑眉,“平时在实验室已经被Stark先生吼得受不了了,再当生活助理我可能真的撑不下去啦。”
“我有这么过分吗?”Tony惊讶地说,他把咖啡杯放到一边,“再说了,你之前不还说Iron Man是你最喜欢的英雄吗?现在换了?我听说你最近和Spider-Man走得近,换成Spider-Man了?”
“喜欢Iron Man是一回事,给Tony Stark当生活助理是一回事啊。”Peter晃着手指说,他抱着资料站起身来,把资料放到桌面上去。
Tony夸张地叹了口气,踮着脚尖又转了转转椅,一边伸出手指指了指Peter,“说起这个,我听说你和Deadpool最近也走得近,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你又不是Spider-Man,一不小心被Deadpool捅出个洞来就不好了。我还需要你帮我泡咖啡呢,你可不能出什么事。”
“是,是——”Peter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说起来,您是不是该去找晓月博士啦?”
这时Tony才猛然想起他的研究同伴,跳起来匆忙离开了资料室。Peter朝他的背影弯弯嘴角,把视线移了回来,看着乱得让人无从下手的资料室,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将Peter形容为“会照顾人”,Tony还不是第一个。有很多人都这么对Peter说过,甚至在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教授都这么形容过他。Peter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即使有时候他的付出并不会得到回报,甚至并不会有人注意到,但这对Peter来说并没有什么——Peter照顾人不是为了寻求什么回报,也不是为了寻求自我满足,他只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下意识去关心人,下意识去帮助,下意识去照顾……他的性格如此,成为了Spider-Man之后也是同样,只是他拥有的力量更强大了一些而已。
照顾别人对Peter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而显得有些理所当然。因此在Natasha也说出“听说你很会照顾人”这句话时,Peter下意识就愣住了。那是在一次神盾的任务结束时的事,和Deadpool有关——反派手里拿着抗自愈因子的武器,让Deadpool受了伤,神盾局就把他接回了航空母舰上疗养。一开始是Natasha坐在旁边给他削苹果,Peter跟随Tony他们来航空母舰帮忙的时候,被嘱咐送几个苹果去疗养室里给Natasha。
他带着笑容敲开疗养室的门,高举着苹果说“久等,青春之果来啦——”的时候,坐在病床边的Natasha立刻就站身朝这边走过来,还把她手里的小刀一把塞进了Peter的手里。
“我听Tony说过,你很会照顾人。”Natasha拍拍他的肩膀,“这个麻烦精就交给你了。别害怕,虽然Deadpool这个雇佣兵在你们耳里可能很吓人,但他不敢对你做什么。就算他对你做什么了,立刻呼叫我就行。”
她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让Peter呆呆地攥着小刀和苹果站在原地,看着疗养室的门在他眼前关上。Deadpool挣扎着抬起脑袋,看见是他,张口就想喊,但因为腹部发疼又只能大喊一声“疼”并躺倒回去。Peter走到病床边,把他的白大褂掀开一些,坐了下来,开始削苹果。
他削了半个苹果,才抬起眼看了Wade一眼,发现对方正眼巴巴地盯着他看,才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你就不能稍微表现得好些吗?Natasha都被你吓跑了。”他一边说,手里还是没停下削苹果的动作。
“我哪里表现不好了?”Wade说,声音还有些发哑,但语调已经很欢快了,“我只是想表现得热情一点嘛,你想想,这个儿童看的动画还有这么多胸部可观的大姐姐,实在让人太难以把持住自己了——说起来,摄像头还对着这边吗?我说了胸部这个词,是不是不太好?”
“嗯哼,”Peter随口应了一声,他没心思去猜Wade到底在说什么,只是专心削完了苹果皮,把它划成小块,然后递到Wade嘴边。Wade把面罩掀开到鼻尖,张嘴把苹果块咬了过去。
“给我看看你的伤口?”他把半个苹果喂完之后说话了,Wade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一边咽着苹果一边模糊地说:“没什么好看的。”
Peter瞪了他一眼,把苹果和小刀放到一旁的盘子里,擦了擦手,伸手来掀Wade的制服。Wade捂着制服,扭扭捏捏地在床上滚了好几下,直到Peter用上了点力气,才乖乖地躺好,让他把自己的制服掀上去。Peter盯着他被绷带包起来的腹部看了好一会儿,用手轻轻地碰了碰。
“没问题,Petey,”Wade咧着嘴说,“只是没了自愈因子,好得要慢一些而已——”
Peter没有说话,只是把Wade的制服拉了回来,坐回了椅子上,又开始往他嘴边递苹果。
“你没有生气吧?”Wade张着嘴问,快把舌头都伸出来了。Peter瞥了他一眼,看上去本来是打算对他进行说教的,但看他吐着舌头就又说不出口了。“这次是抗自愈因子的武器,就算下次是普通武器,你也稍微注意一下安全不行吗?”他说,有些头疼地伸出手去捏Wade的鼻尖。Wade咧着嘴笑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舔了舔他的手指尖,说:“好吧,当然,没问题,都听你的。你手上都是苹果味。”
Peter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舌尖,也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知道Wade去参加这个任务时差点没能回来,他在来的路上都听他们说了——Wade本来让Chris他们都离开,把他一个人留在孤岛上。“没有人会在意的”,Wade当时这么说,而Tony把这些都告诉了Peter,顺便嘲笑了Wade两句。
Peter和Wade的关系其实说上去有些复杂,有点算是他咎由自取——Wade是个非常需要别人照顾的家伙,但大多数人都招架不住他。Peter刚好可以,而Peter接近了他。这件事渐渐地脱离了原来的轨道,朝不太寻常的方向而去了——从Peter把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身份心甘情愿地暴露在Wade面前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很多事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所以在那天深夜,在没有别人的实验室里,Wade凑过来亲吻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躲开,而是接受了Wade的吻、Wade对于他的眼睛那过于浮夸的赞美,以及他自己胸腔里心跳的声音。
但如果说他们是情侣,可能还欠缺一些。Peter自己也说不出来到底差了些什么,直到他在听到Tony说出Wade原本打算随着孤岛一起沉入海底时,他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儿——全世界都没有能让Wade从独自死亡回到这里来的理由,Peter也不是。这就是全部了。
但Peter并不打算在这时候提起这件事,他认为这不是个好时机。他把苹果都喂完了,Wade撅着嘴,像撒娇似的让Peter亲他一口。Peter叹了口气,撑着床边,吻了他一下。Wade趁机伸出手,拉住Peter的手腕,让他忽然扑到了Wade身上。
“嘿,你的伤还——”Peter微微挣扎了一下,又停下不动了,怕Wade的伤口再次裂开。Wade搂着他的腰,把他往床上带,一边说:“没问题,没问题,你能脱下鞋子趴到我身上一会儿不?我想抱抱你——我差点就留在那个孤岛上,再也不能回来了呢。”
Peter暗自叹了口气,他还是照做了,等他小心翼翼地趴伏到Wade身上,脑袋蹭到雇佣兵的肩窝时,他才忽然想起来,抬起头问:“监控摄像呢?”
“这个疗养室里没有。如果有的话,你觉得现在会没有人马上冲进来,确认你是不是被可怕的雇佣兵威逼利诱了?”Wade说,“如果你不放心,我等会儿爬起来去把记录全都删掉。”
“好吧,如果你说没有的话。”Peter的耳朵贴在Wade的锁骨上,能隐约听见他心跳的声音。Wade笑了两声,问他:“是不是味道不太好?和你全身的苹果味可不一样,我做任务的时候钻了地底下——”
“还好,如果你尝试着和蜥蜴博士打架的话,你就知道我说的还好是什么意思了。”Peter弯弯嘴角,稍微动了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这样不会压到你的伤口吧?我是说,这个主意挺蠢的,还是等你好一点以后再——”
“差不多了,其实没这么难。”Wade咧咧嘴,“虽然没有自愈因子帮忙,我好歹也是Deadpool,这点伤口没什么大不了。”
Peter总觉得那句话已经到了嘴边,他再三提醒自己不要把这句话说出口,但在他悄悄攥紧拳头又松开了三四次之后,“那你当时为什么就不愿意回来了?”他还是说了出来。这是控制情绪的一次失败的尝试,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能成功,但Peter时不时就会遭遇这样失败的时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陷入几秒钟的慌乱里,接着就是他毫无力度的补救:“不过,你现在没事就行了。”
Wade似乎察觉到了,但并没有揭穿他。他们沉默了一会儿,Peter用手指点了点Wade的锁骨,说:“你能把面罩摘掉吗?”
Wade应了一声,把手放到面罩边缘时还是犹豫了一会儿。他把面罩掀下来并扔到一边去的那一个瞬间,他们就像是事先约定好了似的,把嘴唇贴到了一起,Peter伸出手抚摸了一下Wade耳后透着淡褐色的发根,Wade的手穿过Peter的发丝,轻轻地把他往自己贴近。用舌尖去触碰牙齿时有些试探的意味,但真的纠缠到一起的时候就不再轻柔了,等Peter微微喘着气,把Wade往后推了一些时,Wade的手已经贴在他的臀部上了,带有隔着白大褂和裤子都能感到的热度。
“别——”Peter还没说完,Wade就又凑过来吻住他,像是要把他唇齿间的空气全都吞到自己肚子里似的,他的另一只手隔着布料揉捏Peter的臀瓣,轻抚他的尾椎。Peter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没能终止这个吻。他隐约感觉Wade现在需要安抚,而大部分人都不能承受住Wade需要的安抚,Peter刚好可以。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Peter连耳尖都有些泛红了。“你的伤还……”他低声说,Wade蹭了蹭Peter的鼻尖,他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地看着Peter。
“摄像头并没有对着我们,我们不应该做点电视台的大人物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事吗?”他说,说话的时候像是在唱歌。Peter缓缓地吐出一口气,Wade的手仍然停留在他的屁股上,而现在他也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了。他推了推Wade,让他躺好,然后翻过身,坐在Wade的大腿上。
他准备把白大褂脱下来的时候,Wade发出了像是被捅了好几刀的嚎叫声,吓得Peter一下就停住了动作。“不要脱!穿着!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你穿白大褂的样子了!”Wade大声说,几乎就差蹬着腿像个巨型宝宝一样抗议了。Peter只能穿回白大褂,朝Wade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别弄脏,等会儿我还要回去呢。”他说,语气像个安抚宝贝的保姆似的。他伸出手去解Wade的制服裤,只把Wade的制服裤褪到膝盖,把他的内裤脱下来。在看到Wade已经半硬的性器时,他心里暗自动了动,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张开嘴,把Wade的顶端含到嘴里去。Wade叹息了一声,他好歹没有像Peter第一次给他做口活时那样尖叫出声来,这让Peter稍微放心了一些——他可不愿意让外面的人听见了,然后闯进来查看。
Peter努力把Wade的性器吞进去,但Wade的尺寸的确很值得他骄傲,所以Peter顶多只能尽力而为,实在不行还是只能吐出来,顺着他的柱身舔舐,舌尖在他的顶端打转,时不时吸吮几下。不知道为什么,Wade总觉得Peter的口活技术有些好——就像练过那样好,但他又很清楚除了自己,Peter没有给别人做过这样的特殊服务。这就是个很矛盾的情况,也许这是Wade的错觉,也许Peter自己私下拿黄瓜或者什么练习过了,谁知道呢。他伸手摸了摸Peter的脑袋,Peter立刻像警告似的用牙齿碰了碰他的顶端,吓得Wade立刻把手收了回去。
Peter把Wade满是水光的性器吐出来,舔了舔嘴角,直起身子来,把腰带解开。
“今天不能让你进来。”他低声说,裤子下就是制服,Wade真是爱死他在衣服下穿制服的习惯了,他一边伸手去摸那抹泄露出来的红蓝色,一边问:“为什么?我好很多了,真的,真的——”
“我马上就要回去了,Wade,”Peter耐着性子说,“而且你并没有这么好,相信我。”
他把制服裤连着内裤一起脱下来,露出他的性器和臀部。Wade在看见他已经微微翘起时吹了声口哨,Peter脸上泛红,却没有阻止Wade伸出手指戳他有些渗水的顶端。他俯下身,轻轻地伏在Wade身上,双手抵在他脸旁。
“蹭一会儿?”Wade嬉笑着说,Peter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很明显是认同了他的话。他们发热发硬的性器碰到一起的时候,Peter轻轻地颤抖了一下。Wade把手套脱了下来,扔到一边,以便能更好地碰到Peter。他伸手去揉捏Peter的臀瓣时,却被Peter敲了脑袋。
“不要乱碰,”他嘟囔着说,“只蹭一会儿。”
Wade有些憋屈地把手收了回来,他在大部分时候还是会乖乖听Peter的话,毕竟虽然Peter总是放纵他,但Peter生气的时候可有点吓人。他把手移到了Peter的腰上,至少这里他可以轻轻地摩挲几下,Peter不会因此怪罪他的。Wade挺了挺胯,让他们紧贴的性器轻轻地磨蹭起来,他能感觉到Peter的热度,以及他顶端渗出的液体,Peter咬着嘴唇,看上去在忍耐自己的声音,这让Wade有些不高兴,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因为Peter开始自己动起来了。
只是磨蹭性器还是少了点什么,但Peter伏趴在他身上这个事实就能让Wade兴奋起来,他的手不停地在Peter腰腹间抚摸磨蹭,时不时动动胯催促Peter一下。Peter的喘息就贴在他耳边,他抵在Wade脑袋边的手臂微微颤抖,但还是没有泄露太多的声音。Wade在Peter忽然停下来,攥紧拳头并揪紧床单的时候开始动作了,他搂住Peter的腰,忽然把他翻了过来,让他们的位置上下颠倒,换成他压到Peter身上。Peter因为位置忽然的变动吓了一跳,睁大眼睛,Wade也因为用力过猛而疼得龇牙咧嘴,Peter是对的——Wade觉得自己已经好多了,但可能还没那么好。
“Wade?”Peter伸出手,碰了碰他的额头。比起忽然更换了位置的情况,他先问出口的却是,“你没事吧?”
“没问题,宝贝儿,好得不能再好啦。”Wade朝他咧咧嘴,然后俯下身去亲吻他,一只手伸到下面去,把Peter的T恤往上拉,再把他的制服也拉上去,露出他平坦的腹部来。
Peter朝他皱皱眉,Wade咬着他的嘴唇解释说:“不能把绷带搞脏了,是不是?只能稍微麻烦你一下了。”
“你不必非得蹭到射出来,我们可以——唔……”他没把那句“等会儿自己解决”说出口,Wade伸手握住了他们两个紧贴在一起的性器,轻轻撸动起来。“我要因为你即将说出口的话惩罚你。”Wade挑着眉说,“你最好已经准备好了。”
Peter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他微微打开腿,让Wade更贴近他一些。他们紧贴在一起的性器已经完全发硬了,他能感到自己的肚脐下面和大腿内侧都有些湿润,白大褂在他身下铺开,而Peter还在担心会不会把它弄脏。Wade凑过来亲吻他的时候开始揉搓顶端,Peter没能咬住下唇,他的声音一丝一缕地泄漏出去,又在Wade的亲吻里变得模糊了许多。
在空气越变越热却越来越稀少的时候,Peter能感到自己的临界点在哪里,他的小腹就像积起了水,又像是已经化成一滩水了,性器的磨蹭和Wade手心的茧让他舒服得不得不咬住自己的手指来憋住声音。Wade对此越发感到不高兴了,他俯下身去,去咬Peter的手指,让他把手移开,改为和Wade接吻。他的手指上还是有淡淡的苹果味,这种味道反而让人安心不少。Peter在快射出来的时候伸手搂住了Wade的脖颈,以免他忽然坏心眼地躲开,让Peter发出声音。
Peter用吻把声音全都堵住了,他射出来的时候紧紧地搂着Wade,全身紧绷之后又慢慢地放松下来。他喘着气,放开了Wade的嘴唇,深绿的眼睛像是快要盈出水来。Wade撸动了几下,非得射在他的腹部才算完。Peter有些埋怨地看着他,但Wade感觉自己像是复仇了似的,心里很得意。他伸手到床头的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把自己手上、以及Peter胸腹上的精液和汗水都擦去了。他把纸团扔到床脚去时,忍不住俯下身来,吻了吻Peter的乳尖。Peter轻轻抖了一下,不怎么用力地踹了他一脚。
Wade帮他把裤子提好,把自己的裤子也提好,然后躺到Peter旁边。Peter把制服拉下来,再把T恤拉下来,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Wade就凑过去,吻了吻Peter有些汗湿的额角。Peter对他的这个行为似乎有些不解,转过头来看他。
“你额头上都有苹果味。”Wade咧着嘴说。Peter勉强把这当作了解释,他抬起头,也吻了吻Wade的额角,手轻轻地搭在Wade的腹部,险险贴着他在孤岛上留下的伤口。

Peter在过了一久后前去造访了Wade的安全屋,在几乎无人居住的区域,一座脏污建筑物里找个藏身处的确像是Wade会做的事。他差点因为电梯过于老旧而卡在半途,终于到达Wade的房间门前时,心里反而隐约有些紧张了。他从来没有主动来过Wade的安全屋,从来都是Wade带他来的——出于某些生理上的缘由。
他轻轻地敲了敲那扇涂鸦着Deadpool标志的房门,在没有得到回应时用力地敲了起来。Wade磨蹭着打开了门,还穿着背心和短裤,金发乱糟糟的,手里却已经举着一把枪了。在他看到门口是背着背包的Peter时,才把枪扔到一边,让开一步放Peter进来。
Peter每次走进Wade安全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帮Wade把他桌子上的垃圾全都清理出去。今天也是如此,但他只整理了一会儿,就被Wade拉扯过去,捧着脑袋接吻。Peter挣扎了一下,但也只是象征性的动作而已,他很快就又把手贴到了Wade的腰间,让他搂着自己往卧室走。
Wade把他压到床上亲吻,在黏糊的唇齿碰触中用手去抚摸Peter的脖颈,和他露在外面的锁骨。Wade一边亲吻他,一边含糊地问:“你带白大褂来了吗?”
“没有。”Peter回答,“Wade,那是实验室里的工作用服,我不能随便穿出来。”
Wade不乐意地嘟囔了两句,他微微提高了音量,说:“你明明知道我对白大褂有情结的!”
“我知道。”Peter叹了口气,他的耳朵尖微微泛红,伸出手把T恤下摆拉起来,“但是我知道你还有别的情结,所以……”
那抹红蓝色出现在Wade的视线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他吹了声口哨,俯下身压在Peter身上,手顺着他的腹部往上摸,把他的T恤都掀了上去。Peter嫌他重,轻轻踹了他的膝盖一下,但还是放任他对着自己的胸腹摸来摸去。
“你说的没错,这个情结我更喜欢。”Wade欢快地说,“我爱惨了你在衣服下面穿制服的习惯了。外面再加一层白大褂,三层,就像加厚卷饼一样——”
“这个比喻是不是太奇怪了?”Peter忍不住笑了两声,Wade的指尖在他的腹部轻快地点来点去,像在跳舞似的,“这是你第几次把我比喻成卷饼了?”
“相信我,这只是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你。”Wade眯着眼说,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有说什么,只是拉着Wade让他贴得更近一些。Wade再次与他接吻,在交缠舌头的同时把手伸进了他的制服上衣,将它缓慢地往上掀,一直到露出他的胸膛。Peter微微撇过脑袋,来让自己呼吸得更顺畅一些。Wade低头亲吻他的乳尖,用牙齿轻轻地碾磨的同时还在喋喋不休:“说起来你的胸也挺大,这个动画里胸大的角色是不是太多了——”
“别说话了,”Peter一边嘶嘶吸气,一边轻轻地用腿碰了碰Wade的腰,“你为什么总是在提什么动画之类的事?”
“没什么。”Wade说,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他把Peter的胸口舔得满是水渍,才又回去与他接吻,但手仍然揉捏着他的胸口,Peter没有阻止他,只是微微分开腿,让Wade可以卡在他的双腿间,揉捏完他的胸口后就顺着往下,把他的裤子拉链拉下来。Wade滑到下面,隔着Peter的制服裤吻了吻他的性器,这让Peter不知为何有些难为情,他动了动腿,想把腿合拢,却被Wade摁着腿侧,隔着制服舔了舔他的腿根。
“你愿意为我把衣服脱掉吗,Petey?”Wade的舌头贴着Peter的腿侧,让Peter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我保证我会温柔对待你的。”
Peter从来也没担心过Wade会食言,毕竟他随时可以把Wade从床上掀下去。他撑着手臂坐起身,慢慢地把衣服都脱掉了,T恤,裤子,红蓝色的蛛网制服,直到他一丝不挂地跪在床上。Wade一直安静地注视着他,直到Peter把蛛网制服都扔到床下,他才伸手把自己的四角内裤扯下来,叉着腰,让Peter朝他的小兄弟打招呼。Peter瞥了他一眼,无奈地弯了弯嘴角。
Wade贴近了,伸出手来,顺着他的脊背抚摸,动作轻柔又缓慢,他手心的温度很快地划过Peter的脊背,像是在努力谨慎地对待。Peter微微偏过头,让Wade亲吻他的脖颈。“你为什么不把背心也脱掉?”Peter轻声问,他把手伸到Wade的背心里,摩挲他的腰,这时候他才想起来Wade的之前留下的伤,他今天来就是想看看Wade好些了没。
Peter想把背心往上掀,但Wade摁住了他的手腕,咬住他的下唇来封住他的嘴,不让他再动作了。Wade轻轻地把Peter放倒在床上,开始顺着他的腰腹抚摸。Peter身上其实也有伤痕,只是在漫长的时间里渐渐变得浅而透明,像是他青少年时期留在肩膀上的雀斑,融入他的皮肤,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之后,这些伤痕就不怎么显眼了。
Wade顺着他的锁骨向下去亲吻他身上的伤痕,Peter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只是为了再和他接个吻——他喜欢和Wade接吻的时刻,Peter心想,大概比起他领工资的那一刻还要喜欢。Wade亲吻的同时开始缓慢地抚摸他,从脖颈一直到大腿,Peter的皮肤有些泛凉,但Wade就喜欢他这种不热不冷的体温,所以总要把Peter脱得一点也不剩,好完完全全接触Peter的每一寸皮肤。Peter从来没有对此表示过怨言,他总是把Wade搂在怀里,像是他怀里窝着的不是个雇佣兵,而是个脆弱的玻璃制品。
Wade开始用手去握他的性器,玩笑般随意揉搓着顶端,一边轻轻地去啄Peter的嘴唇,试图偷出一两缕声音,但Peter只是微微喘着气,他摸索着从Wade的枕头底下摸出一袋润滑剂,手指有些哆嗦地把它撕开——Wade的手不仅在撸动他半硬的阴茎,还在揉捏他的臀瓣,用手指恶意地去戳他的穴口,让Peter好几次都手滑得撕不开包装袋。他最终还是成功了,Wade把润滑剂拿在手里,又吻了吻Peter的嘴角,他用一只手把包装里的液体全都抹了出来,全都摸到Peter的股缝里去。有些冰凉的湿润感让Peter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Wade的用指腹抹了抹那些液体,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往里推。他在这么做的同时俯下身来,亲吻Peter的脖颈。
Peter缓缓吐着气,试着忍受后面传来的异物感。不管多少次他都不能真正习惯这种感觉,他揪了揪床单,告诉自己要忍耐,很快这种感觉就会过去的。Wade不是很有耐心,他很快就抽出了手指,把Peter翻了过来。
趴伏在床上,Peter轻轻揪住了枕头,他心跳得自己耳朵听见都会发疼,Wade还没进来他的肩膀就已经开始微微发红了,他听见Wade轻声嘟囔着什么,雇佣兵的性器抵在入口,戳了几下,才试着抹开褶皱挤进来。Peter咬住自己的手腕,把声音都憋了进去,一开始是挺疼,Wade又一进来就开始动,他只能努力忍耐,直到一切感觉都变得好一些,他才会松开牙齿,吐出几声颤抖的呻吟来。他因为Wade的抽插而身体颤抖,他的视线有些恍惚,模糊中可以看见自己的手腕上有一圈牙印,还带着水渍。Wade扳过他的脸与他接吻,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性器,把它揉搓得再次通红、渗出水来。
Wade在床上的力气一向很大,而且带着一种毋庸置疑的力度,他的每一次挺动仿佛都要撞到Peter的内核去了,Peter很难忍住自己的声音,并且每次他一试图这么做,Wade就会来用指腹磨蹭他的嘴唇,让他张开嘴,把声音都泄露出来。他有些泛凉的皮肤渐渐地变得滚烫,眼圈和肩膀一起红了起来,房间里都是黏腻的水声和低低的喘息,时不时会有Peter像是呛到的轻声咳嗽,和几声呻吟。
和Wade做爱其实很累人,因为他会忽然又把Peter翻过来,双手抵着他的大腿根部,让他的腿分开,或者缠着自己的腰;有时候又会忽然把Peter拉起来,搂着他的腰让自己进得更深一些。因为他总是在变换位置,每次这么做都会让Peter乱了阵脚,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声音就被迫提高了,他咬着下唇,Wade就会顺着他的腰腹往下摸,让他的脊背微微弓起来,胸口微微上挺,手紧紧抓住Wade的胳膊。
“等、等一下……”他喘着气说,但Wade每次都不会给他时间,只会低声笑起来,像是得到了什么他想要的圣诞礼物一样,胯部的挺动根本没有一丝放缓的迹象。他把Peter的挣扎全都压下来,有时候是用带着茧的手心,有时候是用吻,即使Peter紧紧咬着下唇射了出来,他也不会停下富有力度的动作。
Peter每次都忍下来,射出来过后会感到很不舒服,但他还是忍住了,额头紧紧地抵着枕头,直到Wade射在他身体里,才慢慢放松下来。Peter眼前几乎所有东西都在发白,他口干舌燥,却又浑身湿润得像是完全浸在了水里,只能不停大口地呼吸。Wade从他身体里抽了出去,精液顺着他的腿侧往下滑,一直滴落到床单上。Wade每次都要射在里面,Peter一开始阻止过他,后来却又随他去了。
Wade坏心眼地摸了他的腿一把,把那些精液全都抹到他穴口附近,Peter腰软得要命,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也就不能转过去踹他。他只是趴在床上,让自己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才翻过身,躺在床上。
他知道自己的下体一片狼藉,但他也无心去顾忌了。Wade凑过来亲吻他的额角,Peter就伸出手抚摸他的耳朵,他们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爬起来去洗澡。

Peter又回到客厅里去收拾东西,他把外卖盒,废纸,断掉的小刀或者融化到不成形的蜡烛全都塞到垃圾袋里去,然后把桌子擦一遍,把东西都摆好。Wade有时候会帮他,但大部分时候就是躺在沙发上,看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Wade也会夸Peter,象征性地说一句“谢谢你啦魔法保姆”,但与Tony不同的是,他从来没提出过让Peter成为他的生活助理的提议,也没有真的把Peter当作保姆。至少他从来不会主动要求Peter帮他收拾房间,这都是Peter自己做的。
Peter把Wade的床单塞进洗衣机,把他的枕头都拍打了一遍,确认很多地方已经被收拾得不错了,才又回到客厅。Wade还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像是在思考什么。Peter走过去,贴了贴他的脸,Wade这才回头来看他。
“你的伤怎么样了?”Peter跪在沙发边,轻声问。Wade皱皱鼻子,像是猜到了他会询问这个,把自己的背心撩了上去。Peter可以看到他原本光滑的腹部上留下了一个X形的疤痕,疤痕很大,几乎覆盖了他的整个腹部,看上去有些让人揪心。“看到没,Zemo都想让我进X-Men。”Wade得意洋洋地说。Peter轻轻地碰了碰他的疤痕,忽然凑过去,吻了吻那道疤痕。Wade像是吓了一跳,他的手停在背心的边缘,半天不知道拉下来还是继续让它敞着。
“我想和你谈谈,Wade。”Peter低声说。
“嗯……嗯?”Wade哼了一声,接着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不太对劲,于是轻轻咳了咳,用欢快的音调回应他,“是的,宝贝?你想说什么?”
Peter叹息了一声,他的指尖停留在Wade的疤痕上,那个X形状的中心,他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快被它吸进去了,像是要因此与Wade的疤痕融为一体似的。他沉默了好一会儿,Wade一直在安静地等他——事实上,他几乎从来没这么安静过,Peter都有些感动了。他想了好一会儿,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张张嘴,又闭上了。
“没什么。”他最后说,“没事了。”
他挪了挪,凑过去用手指摸了摸Wade的嘴唇,然后吻了Wade的嘴角。他伸出手去触碰Wade的金发,那些头发像他的主人一样并不安分,甚至毛躁得有些扎人,但Peter每次碰到Wade的头发,心里都会有一种异常柔软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的具体感受,但他至少知道它从何而来。
Wade看上去完全疑惑了,他朝Peter皱着眉,像是努力想用肉眼看穿他的想法似的。
“你怎么了?”Wade说,“你有什么都可以和Daddy说说。”
“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Daddy,是我一直在照顾你。”Peter忍不住笑了,他收回手来,趴在沙发边,朝Wade弯着嘴角。
“所以?你厌倦了?”Wade哼了一声,“你累了?想辞职了?”
“你给我付过薪水吗?”Peter有些惊讶地问。Wade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嗯……你说的对,没有。那你为什么还一直在做这事?我又没有给你报酬。”
Peter张张嘴,他想了一会儿,说:“我想我可能习惯了吧。你需要一个人照顾,是不是?”
“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Wade盯着他,那双眼睛蓝得几乎能让人忘记蓝色原本的模样,“我知道很多人都说你会照顾人,你对每个人都这样吗?”
Peter看着那双眼睛,很久都没有说话。他心里逐渐明了起来,Peter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他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应该让Wade知道。也许Wade也知道,毕竟Wade也是个聪明人。有时候他希望Wade可以再傻一点——就像他不会照顾自己时那样傻,这样他就不会看出来Peter一直以来的伪装了。
“不。”最后,他叹了口气,“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
他没有再看Wade的眼睛,而是站起身来,去把洗衣机已经洗好的床单拿出来,晾到阳台上去。在这时候,Wade也并没有来帮他,而是仍然躺在沙发上,什么话也没说。Peter知道Wade是个混蛋,这件事甚至Wade自己也有自知之明,他会躺在孤岛脏污的地面上,说“我是个混蛋所以我死了也没有人会感到难过的”,他混蛋到宁愿沉到海底也不愿意回到这里来,混蛋到他从来都知道Peter在想什么,但他从来都不揭穿。
Peter意识到他自己也在逃避这个现实,他逃避了很久,每次某些话快到嘴边了,他就强迫自己把它们咽回去。他在睡梦里看到了Wade的蓝眼睛,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就会把那双梦里的蓝眼睛当作是梦里的蓝宝石,除了会发光没有任何意义。
Peter晾好床单,把手撑在窗台边,往外面看。街道洒满了夕阳的光辉,外面的建筑群都带着老旧的脏污,像这个房间的墙壁和地面一样。Peter该离开了,他只是来检查Wade的伤势的,顺便帮Wade整理一下房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现在他把一切都做完了。
他回过头的时候,发现Wade没有在盯着天花板,反而在盯着他的背影。他撞上了那双蓝眼睛,这让他呼吸停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Wade,”他说,“我还是希望我们能谈谈。”
Wade应了一声。他把视线移开了,看向了天花板。
“你下次不能再让自己受伤了。”Peter微微皱起眉来,“既然存在抗自愈因子的武器,你就应该小心点。”
“——你想说这个?”Wade有些惊讶地回过头来,Peter朝他点点头。Wade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嘟囔了句什么,然后摊开手,大声说:“好了,我当然知道,妈妈。但是这有什么关系?要是连我都死了,收视率可就彻底没了——我根本不会有事。”
Peter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想你一个人留在孤岛上,然后沉到海里,我只能从Tony那里听说所有的故事。”
“你只是在习惯性地担心,Peter,”Wade说,“我不会有事的,你不需要担心了。”
“我知道我不能成为你回来这里的理由,因为我对你的照顾,对你来说什么也不是。”Peter接着说,“拜托,Wade,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不需要谁照顾你。”
Wade张张嘴,没有说话。
“我当然不是对每个人都这样,你也清楚。”Peter缓缓地吸了口气,“这已经超过照顾太多了。我只是在干涉你的人生而已,而你一直放任我这么做。但很显然,我自顾自地干涉你的人生,对你来说,也不算是什么。”
Wade慢慢地坐起身来,他抓了自己的金发一把,盯着Peter。
“因为我是个混蛋,Peter。”他说。
“因为你是个混蛋,我知道。”Peter也说。
他回头看了看窗外,夜幕已经逐渐弥漫过来,把天边的一角染成蓝紫色。
“我该回去了。”他说,“不要忘了把门口的垃圾扔到下面去,我大概只能提走三四袋。”
他走过去,想把自己的背包拎起来,Wade却忽然对他举起了一个光盘。Peter回头去看他,伸向背包的手停在了半空。
“我一直想把你收到这个光盘里,这样我就可以走到哪都带着你了。”Wade说,咧着嘴笑起来,“然后你就可以每天帮我收拾屋子,帮我洗衣服,整理床铺,也不需要去Tony Stark那儿上班,哪都不会去。”
Peter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但我知道,如果是我被收进光盘里,我一定会自杀几百遍的。我讨厌失去自由。”Wade抛起那个空光盘,又用手接住,“讨厌到宁愿和孤岛一起,沉到海里去。”
他把光盘握在手里,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所以我没有这么做,即使我是个混蛋,我也没有。”
Peter没有说话,他站直了身子,等着Wade把接下来的话讲完。
“同样,我可以说我讨厌你,嫌你很烦,把你推得远远的,”Wade耸耸肩,“但我也没有,即使我是个混蛋。”
接着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但我猜,可能,正因为我是个混蛋……”Wade叹了口气,“所以我才会想把你装在光盘里的同时,又想把你推得远远的。”
Peter停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转过身去。Wade以为他要流泪了,吓了一跳,但并没有跳下沙发去安慰他。Peter很快又转了过来,但令人意外地,他弯着嘴角。他走过去,俯下身,吻了吻Wade的额角。Wade没有躲开,Peter用手抚摸他的耳后时,他抬起脸来,就像是约好了似的,他们把嘴唇贴在一起。
“我希望你至少能知道,”Peter贴着他的嘴角,低声说,“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混蛋。但我从来没有因此就不再试图来照顾你了。”
Wade可以看出Peter的眼角有些发红,但直到下一个吻落在他的额角,他也没有揭穿。

 

FIN.

“我人生的希望啊……”Tony捧着咖啡,感动得不停叹气。Peter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把资料抱到他的桌面上去。
“你最近看上去挺开心嘛,Peter,”Tony抿了口咖啡,“有什么好事?”
“没什么。”Peter朝Tony咧咧嘴,想了想又说,“我想,人们得到一件自己想要很久的东西时,都会很开心吧?说起来这个,Stark先生,您怎么和Natasha说了我照顾人的事啊?”
“这不是事实吗?”Tony摊摊手,“而且我想报复你一下。上次我和Spider-Man一起揍反派,他居然开始说教我,说我咖啡豆都找不到难怪会产生失误——一定是你告的密是不是?嗯?你和他真是关系好啊,什么都说,我心情不好我就扣你工资,听到没?”
Peter抓了抓头发,朝Tony讪笑了两声,“别啊,Stark先生,扣工资我会饿死的。”
“就这么定了,你讨厌我也没用,谁让我给你发钱呢。”Tony翘着腿说,看上去非常得意洋洋。Peter把资料整理好,说:“好吧,老板。你想要甜甜圈吗?我下去见个……朋友,可以顺便给你带一个回来。但只带一个,否则Pepper小姐又要埋怨我了。”
“我就说你会照顾人,Peter!”Tony把咖啡杯放下,欢快地说。Peter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朝他耸耸肩,露出个微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