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點五釐米

Work Text:

Zrfxgfc
Rpsych相关

=======

手伸出来,给我。他说完后郭富城连头都不抬,缩在厚厚一层被褥里玩手机,偶尔还晃一晃下巴。周润发又喊了一声,天王才意识到他刚在讲话了,仰面翻过来。

 

好几天他们都没说过话,也没传过简讯。周润发在澳门已经呆了近半个月,每天都能看见几辆贴着宣传的出租车从眼前晃过去,视线内闪过一张熟悉的脸。他就想,噢,对方过一段时间也是要来这里的。于是便故意和郭富城断了联系,也是在比他们谁先忍不住。

之后有一天还没下片场,暂时的休息时间,周润发总感觉片场的某个角落一阵骚动。他从经纪人那里把手机要过来,打开一看,劈头盖脸足足有二十条简讯——发件人就离他不到三十米远,穿一身黑色卫衣戴着口罩,在和别人聊天。

“他几时过来的?”发哥问助理道,故意垮着脸,这一招百试百灵,“不给我说?”

郭富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惹恼了大佬。他低着头玩手机,不知道周润发正在远处盯着他看,过一会又接起电话,躲到一众器材和打光板后面缩着讲话,等周润发再看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直到夜戏拍完收工了,郭富城那头金毛也没再出现在周润发视线里。倒是又多一条消息,“明晚有事,”只有短短四个字,根本不似郭富城的性格。

周润发随意的喊一声,收工!便把歌手那二十一条短信都抛到脑后,第二天照常早起去行山跑步,拉着剧组的同事一起,美名其曰是锻炼。

第二十二条短讯是早晨九点后来的,之后是十一点,午饭时刻郭富城把邮件发到他助理手机上了,洋洋洒洒好几条,周润发吃着午餐就看见自己助理苦着张脸过来,催他看手机。

——明晚有事?他单手打着字。

——没有。

——那就今晚有事?

——没。
——有事啦。
——我没空过来[悲伤]emoji.

周润发等对方再传消息过来,未想到这一阵子没停过的简讯滴滴声居然消失了。他可能在彩排,穿着那一身黑色在没有人的场馆里做准备,由其他人帮忙影一张像。周润发笑着关掉了窗口,今次没有夜戏,他可以早早收工,明天早晨也就不会睡过时间错过晨跑——

八点后他却出现在郭富城下榻的酒店里,准确来讲是彩排现场,当时正在检查灯光,一丛丛亮蓝色光束打到舞台正中的人身上,亮瞎人眼,停留几秒又迅速散开。郭富城手里没有麦克,刻着他名字的麦克风早就滚落在台下,他盘着腿坐在那儿,应该是结束好久了,肩膀上搭一条毛巾,和伴舞聊天。

周润发靠在门边看了许久,灯光暗下来后他站的位置就只剩一点应急灯的莹莹绿光罩着。他看郭富城单手撑起来,小孩子似的在原地蹦跳两下,这样跳着,刚好转过身,正对着周润发在的方向。

郭富城看见了他,或许是没看见,他表情收敛得太好,神色如常的和dancers将对话进行了下去。周润发先行离开了,上到楼上的酒店,房间号是那二十多条骚扰信息里得来的。这里和他最近锻炼的位置离了些距离,他可以给自己放个假,权当休息,因为他知道郭富城早晨是铁定起不来的。

一个睡得晚,一个醒得早。他们的生活习惯完全错开,过去这么多年也没能调整到步调一致,到最后干脆放弃:郭富城选择睡觉,周润发负责决定是否要骚扰他起床——或者是放过天王,让他迷迷糊糊睡到自然醒。当他们凑在一起的早晨都是要自动延后几个小时,郭富城比他忙,不肯安静片刻。

过一会他手机果然响了,贴着大腿震动了好久,周润发终于接起来。对方的声音又弱又轻,发哥装模作样喂喂喂了几声,假装要挂断,才让郭富城开始正常说话。“我知道你最近在拍戏,”一开口就是这句话,“明天休息呀?”

“冇啊,”周润发说,“我好忙的。”

电话那头笑了一阵子,手机应该是被郭富城侧着头夹在肩膀上,听起来就像在他耳边说话,“我,等下,”停顿一会,他的声音又远离了,“……哎,等等。”

周润发安静的听着,从游客中间挤一条路,准备去按电梯。他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过路的人大都看着手机,确实很少把视线投向他——又听到几声模模糊糊的喊话,郭富城可能应付完了,过半分钟后他们继续聊了起来。

他已经走到住房的电梯口了。“知道在哪层嘛,发哥,”小孩神秘兮兮的说,“我怕你没看简讯——”

“郭富城。”周润发说。

“那你注意一下周围有没有我的粉丝,他们认人好厉害的。”被点名的人迅速改口了,现在他那边听起来很安静,应该只有一个人在,“你被看到了吗?被人发现了?”

周润发开始认真反思今天是不是不适合来威尼斯人,郭富城絮絮叨叨不愿意闭嘴,兴奋过头了,这有什么值得兴奋的?男人喊了他名字几声,很严肃的口气,才让郭富城安静了几秒钟。“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餐,”他听着,“可以么?”

他说好,郭富城小声的欢呼一声,紧接着,就很神秘的给周润发讲:“我在楼上等你。”

原来这个小破孩一早知道他来,趁周润发转身的那个空档就跑去后台的电梯,直接上了楼。周润发到了顶楼就先看到了他,靠着酒店的房间门,兜帽拉得很低,只露出小半张脸。郭富城穿这一身就很显年轻,看几次都是,好像才二十多岁。

周润发走过去,不发一言,只抬起手把人帽子给掀了。郭富城本来还带着笑看他,见到男人板着张脸,又凶又可怕,整个人都肉眼可见的焉下去。“发哥?”他小心翼翼的问一句,手里刷房卡开门,之后被周润发直接抓着肩膀推进了房间,“不要吧,你生气了?”

他个子高,人又大,如果装着吓人是很有一套的。郭富城早就被吓了好多年,如今还是中招,和周润发碰触到的地方都僵硬的不行。“你说呢?”周润发说,“我生气了未?”

郭富城一路被他提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天都还没黑,看得见楼下进进出出的被缩成小点的各色人潮。他将手张开,郭富城也就照做,小一号的手掌都被周润发罩住了,紧紧夹在他和冰凉的玻璃之间。周润发又弯着指节去扣对方的手,压得狠了,就从指缝间滑下去,稳稳当当的卡住了手指。郭富城踮着脚,那双白鞋略微踩着一点周润发的鞋尖。

他蹭一蹭那缕掉下来的金发,埋到颈间去,深吸一口。郭富城就被他搞得僵在原地,不知该不该回应他,只好小声的喘一下:我还没,给家人说要一起吃饭,啊。

那就先吃饭。年初还未开拍新片之前,也是趁着郭富城终于忙完一阵子回到香港,他跟着回去见了郭母,待了两天,这情况并不总是很尴尬。谁和周润发相处都是很舒服的,男人颇擅长这些,更别说是付出真心的交流——郭富城喜欢和家人待在一起,他也就喜欢,愿意多挤出几个小时出来。

晚餐吃得很简单,因为是临时想把人叫出来,周润发劝他讲不如等演出都结束了再见面。他就在澳门,又不会跑,顶多是在山上锻炼。于是最后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了,郭富城等换了衣服才反应过来似的,裸着上身就问周润发:你故意的啊?

男人那头刚叫了酒店的餐饭,放下内线电话,很无辜的样子。“你那么忙,”周润发说,“我就没空过来。”

他好言好语的诓骗他,催人去洗澡,不如早些休息。郭富城乖乖脱光衣服去洗了,从一身黑色里剥离出来,露出来的肌肤都像涂了层蜜,周润发替他把衣服捡起来扔到一边,一抬头,看到金毛天王勾一勾手指叫他过去。

“你今晚上不会走吧?”郭富城问,是真的不清楚他的答案,“要走吗?现在也不算太晚……”

周润发再一次推着他肩进门去,随手扣上锁,丢郭富城进到浴池里。水蒸气弥漫上来时男人小一号的脚掌已经蹬到他胸口上,另一只腿屈起来,贴着池壁。明明塞两个人都不嫌挤,郭富城偏生要贴他身上,好像习惯改不掉。周润发把人脚踝捉起来,拿湿漉漉的手去贴对方脚掌,五指张开,刚好能从脚跟包到脚趾,再稍微翻转一个角度,便能把郭富城牢牢抓到手里。

郭富城半真半假的想往回抽腿,无果,干脆放松下来任周润发捏他的脚。男人的手好大,只用单一只手就能捏住他身上大部分的部位,从脖颈到手腕到脚踝,再到他的屁股,幸好周润发现在只对他的脚感兴趣,被捏在对方手里,偶尔刮一下脚底,很是痒。

“明晚上会来看我演出?”周润发看着他笑一下,凑近些吻他的脚背,还带一串水痕,郭富城就抖一抖:“……要拍夜戏啊?”

“我来,”他说,“当然要来。”

他被泡展开了,本来有些酸胀的手脚都泡得有些乏力,挣扎着站起来,带好多水溢出了浴池。没想到的是周润发从后面突然用浴巾将他拢住,挡住郭富城视线,把人裹得严严实实腿都迈不开,全靠男人把他抱出去了。走的时候郭富城还叫唤,发哥,小心点,发哥,你放我自己下来走啊——

然而被丢到床上他又不理周润发了。自己翻身到这一片绵软的床褥里,也不看在他们洗澡时客房服务送进来的餐车。周润发等他玩够了手机,开始叫他,把手伸出来,给我。

郭富城过了好会终于意识到周润发在喊自己名字,递只手过去给他,果然又被扣紧在手里。周润发为了不把头发弄湿,早先就扎了起来,郭富城看着他只感觉头晕目眩——之后男人还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了,翻一面,开始啃咬他弯曲的指节。

他就无心继续玩手机了,一条腿蹬到对方胯下,脚趾屈起来抓弄那根半勃的东西。也是很大一块。周润发不想让他随意乱动,一只手扯脚踝一只拽手臂,把郭富城捞起来,稳当的放在了自己身上。那条滑湿的臀缝紧紧挨着。危险雷达立刻就开始报警。

“不要咬手,”郭富城说,“啊,脖子也别。”观众都看得到,再微小的细节都会在望眼镜桶内无限放大,一道红肿,引出来的遐思足以让人发疯。

周润发在他后颈上舔一口,语气又冷了。“是嘛,”他说,“城仔要注意形象的。”

郭富城浑身都像过了电一样突然颤一下,坐在男人腿上,膝盖被支起来掌握不到平衡,只好勾着脚趾踩在周润发脚背上——试过许多次,足够他踩稳了,不从对方身上跌下来。他和周润发皮肉相贴,无意识间又用脚底磨蹭一下,贴得更紧。

“没啦,发哥,”他思量过了风险,觉得尚且是可以承担的,“我把腿借你啦。”

奶子是友情附带的,被两只大手拢着,又揉又捏,把乳头都玩到肿起来。周润发下手还不是最狠的一次,真的就只是顺带玩玩——郭富城光是被摸乳房就被摸硬了,小声哽着,叫对方别只摸这里啊好痛了。奶头便被用力按下去下陷到乳晕里,凸起来一小寸,疼得郭富城嘶嘶吸气。

他说的把腿借给男人用,意思是不许操里面,这一条更多是用来警醒自己的。周润发才不愿意让天王酸一晚上的腰第二天还去唱跳三小时,郭富城才是忍不住的那个,被掀过来正面朝上,后腰处抵着对方的膝盖。他把人臀部抬高,露出那个小口,摆出这种姿势也不见得郭富城有多难受,柔韧性一直都这样好。

“让我用啊?”周润发说,金发男人随即哼哼起来,脚趾都蜷在一起。

他俯身下来,两边手都勒进肉感的大腿肉里,紧得很,用力到过会会留下指印的那种——他去咬内侧的软肉,舔过去,刮蹭过会阴最终停在睾丸底端,郭富城就大声的哭叫起来,腰上都失了力气,全靠周润发撑着。

周润发捏他大腿,不轻不重的在对方屁股上打一掌,刚好够包住半边臀部。啪的一声。“嗓子留着明天用啊,郭富城。”他说,男人喘得厉害,臀肉随着他喘息的频率也跟着颤,“发哥哥……”

发哥哥在人腿上留标记,既然是他自己主动提的,也不会有人看见,每一口都下的又狠又重。牙齿浅浅的没进肉里,刺一圈痕迹出来,嘴唇覆在短时间内都会烧痛的伤疤上,用津液给他消肿。郭富城一边腿撑不住,搭在周润发肩上,右边脚踝被周润发抓在手里也挣脱不开,他哆哆嗦嗦的喘着,眨一眨眼,再挤一点水出来。

周润发咬出来一串标志的牙印,像锁链一般锁在郭富城腿内侧,本来还想在左边也来个对称的,郭富城叫起来喊不要了发哥,他刚都在瞎说——受不住了,对不起。他阴茎往外漏水漏了好多,把自己小腹淋的一片湿,周润发惊他居然这样都能被自己搞射。

“坚持一下啊,郭富城。”他把人捞起来些,两只手端着男人的胯骨,郭富城似乎意识到危机,软绵绵的伸手过来拍他的手。他的手整个都小一号,勾不住周润发的,一下子急了,就毫无章法的拍过来想让周润发松开他。

“不要舔……”他抽一口气。

反正这里也看不见。周润发做的心安理得,用舌头肏那个淌水的肉洞,挤开一点点缝就够了,软肉贴着软肉,比直接用阴茎操还来得更直接些。郭富城怕他这样做,叫得断断续续,穴口挤着周润发的舌又想推他出去,实际上欢迎的很,很快就被舔软了。

他刚射没多久,现在被倒翻过来,由周润发的体重直接压着动弹不得,只能接受对方拿舌头肏着自己,恍惚间觉得自己性器又在滴些东西出来。那一片地方都被搞得湿漉漉,周润发张着嘴又包住一圈股肉,啜出一个新的红印出来,终于算够了。他对着自己亲自舔开的小洞没有别的想法,手指都不舍得插一根进来,郭富城哭得厉害,打着嗝损周润发一句讨厌他。

“腿并拢些,”但对方一下命令,他还是照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