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創】無性戀誤診者的X生活Misdiagnosed Asexual(ML)與溫柔待我Love Me Tender(LM)兩篇PWP

Chapter Text

【原創】無性戀誤診者的X生活Misdiagnosed Asexual (ML/PWP,君之墮番外1)

這是君之墮這篇的番外,因為都是肉所以額外發了避免影響正文分級

正文在此不看也不會影響吃肉的

【原創】君之墮 His Great Fall(ML/HW無差,麥哥中心治癒接403)

 

這邊是Mycroft Top

 

麥是被診斷的無性戀是君之墮裡面提過的,但那是誤診,只是寫上MI6檔案了而已,麥後來遇到探長就發現自己並不是完全的無性戀只是很邊緣的有性戀而已(99%時候是無性戀的人)
E是MI6的長官,Rudi曾是E的上司

14K字數的肉文,但寫這篇的時間寫普通文我大概能寫到五萬字跑不掉.......
-----------------------------------------
Mycroft在MI6和MI5的檔案中都有被註記是個無性戀,非常徹底受過考驗的那種,從他二十出頭歲停止使用假名為Rudi清掃門戶並和後來MI6的領導者E(Emma)同盟後他沒有少遇過試圖色誘惑者想靠著和他發展浪漫關係的假象來獲得情報和他的弱點的人,這些很多都是來自內部,因為他身分的特殊性和他的背景幾乎是刻意被清洗過的空白,很多人都想從他這裡挖出料來,也有很多是對他的測試

E後來簡直懶得理這些無聊的安全檢查手段,他很清楚福爾摩斯家有些人就是徹底的跟人類感情絕緣,他暗戀了Rudi一輩子他很清楚,E只有針對史莫伍德女士提出過警告, Mycroft討厭別人的親近,更別提是這種幾乎性騷擾的追求方式了, Mycroft有過把太過積極色誘他的人打進醫院的紀錄,雖然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那差不多讓他檔案上無性戀的這項註記變成永恆了

針對 Mycroft性向挖掘的人不少,因為男色女色確實是非常有用的武器,如果知道該派出哪一個會省下很多麻煩,來自內部的人做得比較過分點,讓 Mycroft參加設活動讓他喝多了還在他的飲食裡面下了威爾鋼,之後派男女各一人去引誘他,這件事後來以 Mycroft把元凶踢出MI5為告終,他只是去廁所調整了褲子走回來把人趕走繼續參加活動而已

內部審核甚至挖出 Mycroft18歲的時候的醫生紀錄,當時 Mycroft曾經去看過醫生,原因是他對任何人都沒有產生慾望的感覺,他懷疑自己賀爾蒙異常,但檢查結果是一切正常,他就只是個對人類無感的健康成年男性,醫生甚至說這種特質讓他非常適合聖職,畢竟神父本來就得守身了

最後醫生筆記上有寫建議如果患者真的很困擾該去看身心科,因為他應該是性冷感或者無性戀,這份醫生筆記也在MI6檔案裡, Mycroft默許他們放的,他已經受夠被騷擾了

Mycroft也曾經被以為是個裝Gay或者裝紳士的直男,因為他手下職員的性別比例一直比較接近1:1甚至女性有時候比較多,他被調侃的時候說了一句後來在MI5內部不斷應證的金句
“永遠相信一個下體流血七天不死的生物超過下體充血大腦就缺血的蠢貨”


Mycroft也深信自己確實是個無愛情者,他知道他不算是無性戀,他有生理需求(很低)但他並不喜歡跟別人有親密接觸(實驗過,男女性都有,各一次後就徹底確定了,他寧可自己來),無性戀是幾乎沒有情慾的人,但會對情感上有需求,他則是相反,他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但沒有過任何戀愛感

這些假設一直到他對雷斯垂德探長產生莫名的情感才被推翻,他自己都很難解釋原因,但後來他倒是找到了合理的解答,他應該算是Graysexual,基本上是個無性戀但有可能會出現有性戀的狀態

Greg則對這些都沒什麼概念,他只知道 Mycroft不喜歡過度親密的接觸,比如搭肩,他也不知道該怎麼何人交往和發展私人的情感,他和 Mycroft約會也過了幾次才真的親上,如果他調情的太明颷url=home.php?mod=space&uid=255602]@[/url] Mycroft還會對他用起社交辭令因為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他們第一次上床是在他Greg終於逮到了一夥在歐洲流竄的珠寶搶匪後他終於有了休息時間而 Mycroft正好處理完了一起人質危機回國, Mycroft邀請他到他其中一個住所吃晚餐

Mycroft帶了義大利餐廳的外賣開了瓶紅酒,他們都喝得有點多
A kiss gone too far and they end up on the floor 

「Don’t」 Mycroft抓住了正在解開他扣子的手
「喔,抱歉我以為你也…」Greg正跨在 Mycroft腰上,他有種瞬間酒醒的感覺
「不,你可以繼續」 Mycroft躺在地上拉住了正要站起來的Greg
「你只是不想讓我脫你的衣服?」Greg揚起一邊眉毛
「…you wouldn't like it」 Mycroft說

自信問題是Greg當時第一個想法,但就他看來 Mycroft身材不是太差,所以他當時曾經以為他是不是有刺青或者大範圍的傷疤

「如果你不想我們可以看電視,或者聊天之類的」Greg說「我也能先回去,你出差回來應該也很累,我明天放假我可以明天再來找你」
「Stay」 Mycroft抓著他的手說「Please」
「OK」Greg同意了「我們先起來吧,剛剛才感覺地板有夠冷的」

他們後來看了電視,洗澡前 Mycroft找了睡衣給他
「你要睡哪?」 Mycroft敲了浴室門問

「…Sorry what?」Greg關掉了水
「你打算睡..」 Mycroft問到一半被打斷
「你是選項之一嗎?」Greg回
「…………….」浴室外一陣安靜
「呃…我講得太超過了?」Greg不確定這種半開玩笑的調情 Mycroft能不能接受
「我會處理」 Mycroft語氣正經地回答
「等等?」Greg抓了毛巾走向浴室門打開想對 Mycroft道歉他玩笑開過頭了,但他開門見到的是扶額的 Mycroft,對方臉紅了
「我以為我玩笑開過頭了?」Greg問
「我只是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Mycroft說「我去洗澡,我們待會見」他頭也不回地快步走開


Greg出浴室的時候穿了浴袍,他不知道 Mycroft打算怎麼做,畢竟兩個都是男的,可不像男女關係一樣有一個默認模式可言

他到 Mycroft房間找他, Mycroft也穿著浴袍,他坐在床邊看起來很緊張又不自在
「你如果不想的話真的不勉強」Greg再次強調
「不,我只是不習慣」 Mycroft說
「跟男性?」Greg問
「跟別人」 Mycroft說「我沒有特別對哪個性別的偏好,我基本上對人沒有興趣」
「你怎麼知道的?」Greg問「至少有過經驗?」
「有,我不喜歡」 Mycroft說「男女都有過一次,我不喜歡跟別人的身體接觸,我寧可自己動手解決」他抬頭看著Greg補充「你不屬於那個範圍內,算是第一個例外」
「我很榮幸?」Greg歪頭,他站在 Mycroft前方「呃…那你想怎麼做?」
「什麼意思?」 Mycroft問
「Well」Greg也感覺有點尷尬了「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每個人偏好不同,這有很多不同的做法,呃…你是1還是0?還是你不搞插入的?」
「….我沒有做過侵入性的同性性接觸」 Mycroft說這件事的語氣像是在開學術研討會
「所以手活跟口活你肯定沒問題」Greg說「了解」
「你想怎麼做」 Mycroft看著Greg吞了口口水
「照你可以接受的方式就好」Greg微笑著把手放在 Mycroft肩上「放輕鬆」

Greg親吻 Mycroft並讓對方躺下,他跨在 Mycroft腰間俯身親吻對方,他的手伸進 Mycroft的浴袍裡,他的手指碰到對方的身體的時候他能明顯感覺到 Mycroft身體反射的僵住了,但隨著注意力被轉移到口舌交纏上 Mycroft也沒有那麼僵硬了,Greg把 Mycroft的浴袍拉鬆了,Greg抓了 Mycroft放在床單上的手引導他碰觸自己, Mycroft只是把手搭在他的腰際,但也很快模仿起了Greg的動作,他摸到Greg腰上的疤的時候從他們的吻之中脫離起身拉開Greg的浴袍

「怎麼造成的」 Mycroft的手掌貼在Greg腰上的疤痕輕撫「這是利器傷」
「爆炸噴飛的金屬碎片」Greg說「一個炸彈,運氣很好,那傢伙只炸了自己的公寓,當時削掉了一條肉,流了不少血但傷其實很淺」
「嗯」 Mycroft坐起身才察覺對方其實幾乎是衣不蔽體的事實,浴袍只被腰帶勾著掛在腰間幾乎什麼都沒遮到,他低頭看著對方腿間已經稍微起了反應「你喜歡怎麼做?」
「Top或Button我都可以」Greg舔了嘴唇,這是他的無自覺動作之一「但我個人偏0」
「….」 Mycroft看著他眼神有些欲言又止
「你…想操我嗎?」Greg在 Mycroft耳邊問換來 Mycroft倒抽一口氣的反應
「如果不會太麻煩的話?」 Mycroft的社交辭令又出現了,Greg看他臉紅的樣子覺得很有趣,他和 Mycroft交往以來看到很多他以前沒見過的 Mycroft的另一面

「你有潤滑液吧?」Greg問
「抽屜有」 Mycroft說
「我準備一下,你等我」Greg從抽屜翻到那瓶看起來就很少用到的潤滑拿著去了浴室

Mycroft被留在臥室裡不知道該做什麼,直到Greg回來之前他都盯著自己地毯上的花紋看

Greg回來的時候什麼都沒穿,腿間還有點濕濕黏黏的,手上拿著那罐潤滑液
Mycroft直直地盯著他看,Greg雙手一攤跟他微笑
「我其實也很久沒有跟男人上床了」Greg說,這時候他還在跟他那個偷腥的妻子分居「等很久了?」
「不」 Mycroft眨眨眼,他剛剛好像完全忘了眨眼這回事,至少剛剛那個畫面他肯定這輩子都會有個解析度極高的記憶儲存起來了,他到今晚之前沒見過Greg全裸,腰上那個疤他也是今天才看到,那個疤痕的位置在皮帶以下的高度必須脫了褲子才會看到

Greg走向 Mycroft時他本來以為對方要上床,但Greg在他跟前跪了下來動手扯他的浴袍腰帶把帶子整個抽走
「我知道你覺得脫衣服有點尷尬」Greg說「但說真的,我挺想看的,而且你現在有沒有穿其實差不多」

Mycroft嘴角抽了一下順著Greg的意思把浴袍也脫了放到一旁去,Greg在看他的眼神似乎是在找他不脫衣服的原因,他猜測的是尷尬的刺青或者大面積的疤痕,他兩者都沒有,他只是對於在別人面前全裸這件事感到尷尬跟不自在,這讓他感覺自己變得很脆弱

Greg握住他未充血的陰莖的時候他差點反射的閃開,他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他看著對方張嘴把他含入口中的樣子一股暖流直直往下腹去,他決定看Greg要做什麼並完全配合,不然他也沒有什麼計畫或者方案,他幾乎沒有辦法好好思考,他的高度專注力在這種情況下讓他無法思考面前的畫面以外的任何事

「如果不是我知道你真的不喜歡某件事的表情還有現在你硬得見鬼,我會以為你一點也不喜歡這個」Greg把他吐出來時說「別皺眉頭,這不是忍耐比賽」
「I didn’t…」 Mycroft才要解釋,但Greg的表情寫滿了”你就是皺眉了,別狡辯”,然後他伸出舌頭刻意的讓 Mycroft在看著他的臉的時候舔了他的勃起
「Oh fuc…」 Mycroft把最後一個音節嚥了回去,Greg則是笑了出來被 Mycroft瞪了

Greg爬上床把 Mycroft放倒讓他躺下在掌心倒了潤滑液
「啊,忘了問,你要用套子嗎?」Greg說
「據我所知我們兩個都是乾淨的」 Mycroft說「你要我戴嗎?」
「禮貌性的問你的習慣,畢竟你有潔癖不是嗎」Greg說「不用,反正又不會出人命」他握住 Mycroft把潤滑液抹到他的性器上「你要我躺下還是趴著?」
「躺下」 Mycroft沒說後半句”我想看你的臉”

Greg躺下後 Mycroft跪在他腿間,Greg挪了腳放在 Mycroft腿上差不多變得像是他用腳勾著 Mycroft的腰一樣

Mycroft聽了Greg的話直接插入,但他很快就感受到了阻力,而Greg皺著眉閉眼的表情顯示他被弄痛了
「等等」Greg伸手推了 Mycroft的下腹部讓他停下「Shit我真的太久沒做這個了,慢一點」

Mycroft完全抽出自己伸手去拿被放在床上的潤滑液倒在手上直接往Greg股間探去,他的手指進入的時候Greg發出了相當有意思的叫聲
「你會弄嗎?」Greg用手肘撐起自己問「你經驗差不多是0你知道吧?」
「我手機上的瀏覽紀錄拜你所賜現在是空的,我知道我在幹什麼」 Mycroft說這話的時候臉有點紅,Greg聽懂了之後笑著躺下看這個今天不知道Google了什麼奇怪知識的人會怎麼做

感覺沒有Greg預期的糟糕,手指在體內探索抽插按壓的感覺比他自己來還要好,他把手放在 Mycroft背上有時候在他耳邊告訴他該怎麼做會更好一點, Mycroft的手指很修長,他把戒指都拿掉了放在床頭櫃上,Greg好奇那兩個中有沒有真的婚戒,畢竟他自己的婚戒在褲子口袋裡

Mycroft插入了第二根手指刻意的擦過他的前列腺讓他發出聲音,他知道對方是故意的
「那都不是婚戒」 Mycroft說「你叫起來很可愛」他帶著微笑,但他顯然自己也不知道這樣的發言適不適當
「那很好,因為有人說過我被操的時候挺吵的」Greg說
「誰說的?」 Mycroft用手指操Greg的力道變得大了點
「Fuck 都二十多年前的前任了,忘記姓什麼了」Greg閉眼蹙著眉「嘶..輕一點」
「抱歉」 Mycroft收斂了力道,Greg拉他俯身下來親吻,他在Greg開始啃吻他的脖子的時候閃了一下, Mycroft也把手從Greg體內抽出
「會癢嗎?」Greg問「我以為你挺喜歡的」
「我確實喜歡」 Mycroft承認「但不能留下痕跡」他的手放在Greg的大腿內側,食指和中指依然沾著濕黏溫熱的潤滑液, Mycroft請他別留下痕跡的時候看起來很抱歉,拇指不自覺的在Greg腿上摩擦著
「不能被看到?」Greg坐起身
「不能被知道」 Mycroft說
「那我會注意的,你身上其他地方呢?」Greg問
「能被衣服遮住就行」 Mycroft回答
「我想這樣應該就夠了」Greg把 Mycroft推倒跨坐在他身上一隻手握住對方的勃起對準自己的入口慢慢地坐下,Greg一隻手按在 Mycroft腹部穩定自己的重心,他很小心地把對方完全吞入,他動作很緩因為他其實該再擴張一點的

Mycroft看著Greg有時候閉上眼喉嚨發出悶哼,張嘴會冒出喘息聲,慢慢的把他吞入的樣子,他覺得光是這個畫面衝擊性就夠大了,而對方體內又緊又熱,主要還是他的表情和聲音,他突然有種他會對這上癮的想法

「先別動」Greg把手放在 Mycroft胸口,他稍微皺著眉
「很痛嗎?」 Mycroft問
「還好」Greg試著動了一下但那讓他倒抽一口氣,疼痛讓他軟了「但現在動我可能會受傷」

Mycroft伸手握住Greg的性器套弄,那讓對方全身縮緊了一下,Greg的呼吸變得紊亂,他在對方完全勃起後鬆手了,因為Greg開始扭動他的腰用 Mycroft操他自己, Mycroft的手在Greg身上遊走,他用手掌摩擦過對方胸前,用手指順著肋骨的間隙滑動,把手放在對方的腰上腹部上愛撫,Greg雙手往後放在 Mycroft腿上支撐自己這讓他的身體是後仰的,他的動作幅度不大,但每次他的身體擺動他的勃起都會在 Mycroft腹部上拍打或者擦過,從 Mycroft的角度看過去那東西基本上就是對著他的臉了但他沒有感到冒犯反而有點興奮

Mycroft挺腰迎合Greg的動作,這讓對方從喘著粗氣換成了嘆息聲, Mycroft握住Greg的勃起隨著Greg的動作套弄,Greg快射了,他把雙手從 Mycroft的腿上拿開撐在床上就在 Mycroft的頭兩側,他閉著眼睛嘴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聲或者悶哼,他最後幾乎趴下把頭靠在 Mycroft肩上,他在上面但現在在操他的是 Mycroft,他不敢有其他動作他隨時都會射, Mycroft的手在他背上愛撫,手指順著脊椎往下滑到尾椎,他的手指在Greg臀部和腰上都留下了指印,他抓著對方的力道不小
「ah..ha..ha….oh fuck」Greg喘著粗氣在 Mycroft耳邊呻吟著,他的手緊抓著床單,他感覺膝蓋發軟, Mycroft又一次擦過他的前列腺的時候他才想說Wait,但只是發出意義不明的嗚咽聲,精液噴濺在他和 Mycroft胸腹之間, Mycroft沒有停下動作,對才剛射過的Greg來說這太刺激了他連忙要 Mycroft暫停

「等一下」Greg喘著氣親了 Mycroft「衛生紙在抽屜吧?」
「我不介意」 Mycroft看著Greg從他身上起來,他摸了自己身上沾到的精液,他有潔癖,但他是真的不介意這個,不知道原因就是了
「我受不了行吧」Greg臉色潮紅不知道是因為高潮還是承認的關係,他拿衛生紙擦了自己和 Mycroft身上沾到的白濁液體「給我個兩分鐘也好,我很久沒跟人上床了,有點太刺激了」他把衛生紙丟進垃圾桶的時候想了自己剛剛說的話「…你上次跟人上床什麼時候的事?」
「19」 Mycroft伸手抱住回到床上的Greg,他讓對方躺下,他親吻Greg的頸項,他感覺得到那層薄薄的肌肉和皮膚下的動脈脈搏跳得多快「沒什麼意思的經驗」
「你就一直自己動手?」Greg問這句話的時候簡直懷疑對方是在開玩笑
「我不喜歡別人的接觸」 Mycroft親吻著對方
「你真的不是過禁慾生活吧?」Greg雖然很想專心跟對方上床但同為男性這聽起來很離譜
「當然不是,那對身體不好」 Mycroft說「我有固定的習慣,但我並不是特別需要那個」他放開Greg看著對方困惑還想問問題的臉「我可以繼續嗎?」
「OK」Greg點頭,通常過這麼無性生活的人是神父吧,這個人的青年期跟青春期怎麼活的?

Mycroft插入的時候Greg叫了出來,那讓 Mycroft勾起一種詭異的微笑,該說那是狐狸看到獵物的表情還是魔王笑還很難說

Greg會懷疑 Mycroft說他幾十年沒跟人上床是在跟他開玩笑不是沒原因的,他只有一開始很尷尬跟生疏,現在他操起人像個專業的,Greg不自主地扭動讓 Mycroft抓著他的左腳搭在肩上,現在他的活動空間被嚴重的受限, Mycroft的頭髮亂了,呼吸急促,他會俯身親吻Greg,有時候他會太用力,那會讓Greg叫出來,但因為嘴被堵上只會變成悶叫聲, Mycroft則很喜歡,他會刻意讓Greg叫出來,他伸手摸Greg的臉,蒼白的手指和健康潮紅的膚色是很明顯的對比,對方的眼神有時候可以說得上是渙散,他用拇指摩擦Greg的嘴唇,在他因為 Mycroft出乎完全抽出又完全插入的動作叫喊時拇指插入對方嘴裡按著Greg的下排臼齒讓他無法閉上嘴,叫喊和喘氣聲從那張嘴裡流洩而出是 Mycroft最享受的部分之一,Greg看著他的表情既興奮又充滿疑問,他會回對方微笑,
Greg看了對方的微笑就知道這大概是 Mycroft的某種奇怪喜好被挖出來了之類的,他伸手握住了那隻捧著自己的臉的手的手腕但沒有把他拉開,相反的他蹭了那隻手,嘴裡他用舌頭舔了那根侵入他口腔的手指,他無自覺的咬著 Mycroft的手指, Mycroft低頭在他耳邊說
「我是喜歡你的叫聲」 Mycroft說,換來的是Greg用力地咬了他一下,他沒把手收回,他只是更用力的更快速的操著對方,他一隻手卡著那隻被他抬起的腿的膝窩不讓Greg把腳放下控制了他的活動空間,他刻意的反覆輾壓對方的前列腺,那讓Greg忍不住發出啊的聲音
「哈啊…啊.啊..」Greg偏著頭閉著眼皺眉的表情和每一次 Mycroft抽插都微微顫抖的身體都顯示對方幾乎在射精邊緣了, Mycroft也差不多了,他放開Greg的腳,雙手捧著他的臉讓他轉過來和自己接吻,他不必等對方張嘴,因為他卡在對方齒間的手指讓Greg根本閉不上嘴,兩個人的舌交纏, Mycroft的動作並沒有停下只是慢了下來,他把手從Greg口中抽出的時候拇指的指節上明顯看得到牙痕,唾液像牽絲一樣在臉頰上留下水痕, Mycroft握住了Greg半勃的性器讓對方弓起身像觸電一樣, Mycroft用另一隻手按住了Greg讓他躺著,他有節奏的套弄對方同時操著對方的前列腺,直到他滿意的射在Greg體內,而Greg幾乎是哭一樣的嗚咽著要他停下,但最後他在 Mycroft手中釋放,這次只是前端滲出的液體,隨著 Mycroft的動作滴在Greg的腹部上

Mycroft停止了動作呼吸急促但他還沒拔出來,他的手沾著Greg的體液在對方腹部上愛撫著,只要稍微施力就會碰到底下的肌肉組織,一點也不像是探長乍看之下的柔軟,這具軀體身經百戰,只要稍微戳過那層歲月膜出的圓潤假象底下依然是那個在街頭奔走,在爆炸案後衝進現場的騎士

「老天」Greg喘著氣終於找回語言能力,他手臂靠在額頭上遮著房間的燈光,他剛剛閉著眼久了這有點刺眼「我不年輕了,兩次可以讓我腳軟一整晚了,你是有什麼奇怪的癖好不成?」他說的是 Mycroft把手指往他嘴裡插的事
「我說了」 Mycroft的手掌按在Greg的胸骨上,底下的心跳很強勁「我喜歡你的聲音」 Mycroft低頭看著身上一片狼藉的探長「但你喜歡閉上嘴」他從Greg體內退出
「Fuck,你的控制欲在這種地方也能發作?」Greg笑著看向 Mycroft的臉「靠,你是哭了嗎?」
「嚴格來說並不是情緒性的那種」 Mycroft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眼眶,是稍微有點濕,但連滴眼淚都不算「這很正常,有些人會長期的出現這種狀況,在經歷大量獎勵性刺激後大腦會為了避免自身過度興奮而做出修正,然後會導致神經系統做出錯誤反應,有的人會真的陷入情緒低落那會被分類到PCD也就是性後煩躁症去,至少46%的人一生中會遇過一次,也有人會因為在性高潮後產生的賀爾蒙太高出現類似的症狀,無關該次經驗和對像都會產生,但我想我只是單純的大腦對於突然產生的大量正向獎勵信息過度修正而已,因為我沒有感到情緒上的不穩」

Mycroft看著Greg聽完這一串性學知識後張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的表情
「總之,這很正常,而且這應該不會再發生了,這只是大腦的滅火系統開得太強了」 Mycroft簡化說

「O…K」Greg說「So…do you like it?Sex?」
「With you?Yes」 Mycroft微笑「希望你沒有感到不愉快?」
「老實說這大概是我這幾十年來最好的一次」Greg說「你真的沒幹過這個?」他躺下來休息, Mycroft坐在旁邊看他
「一個動態視覺好的人自然容易對開速駕駛上手」 Mycroft說
「說人話」Greg說
「擅長觀察和分析自然能掌握要點」 Mycroft說「你的身體反應很明顯,所以我能從那分析出你喜歡被怎樣碰觸,還有我的人體解剖知識也很完備,你不會想知道我實際上在用什麼邏輯思考這個的,你會說那聽起來像外星人研究一樣」
「我的確正要這麼說」Greg眼神有點死「你分析出什麼了?外星人先生」
「你喜歡有些粗魯的性行為」 Mycroft說完看著Greg的臉瞬間通紅「不會受傷但也稍微讓人不適,你喜歡兩者交雜的感覺,你其實不介意我剛才的奇怪行為,你只認為那是我的喜好,你應該會更喜歡背入姿勢,因為你有些想那樣做的肢體語言」
「那.那還真的…很準確」Greg含糊地說,他確實有這些傾向,但被說破真的很詭異也很尷尬「我去洗澡,你該先問我的,被射在裡面清理起來也挺麻煩的,下次要先問過才能這樣做」他像逃跑一樣下床進了浴室, Mycroft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掛著笑容也去洗澡了

Mycroft第一次有人睡在他的床的另一側,他完全沒有感到排斥,他甚至很喜歡身旁有另一個溫暖的身體,聽著對方穩定的呼吸讓他感到胸口溫暖

他們之後有機會就會約在 Mycroft任何一個住所過夜, Mycroft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從沒人懷疑過,Greg根他妻子分居已經很久了,兩人只差一張協議書而已,他一個技術上來說算是單身漢的英俊警察身上出現吻痕也很正常,而且沒人會真的白目到來問他這個的,如果有機會碰到 Sherlock Mycroft就不會在能被看到的地方留下痕跡

他們也換過上下,但後來因為各自的偏好所以Greg大多是0, Mycroft其實不太在意這個,他的控制狂傾向還有他自己說的”我偏好服務我的伴侶”這種詭異的說詞才是他是1的主因,不過如果Greg要求隨時都能換, Mycroft是以Greg的意願為優先的

Greg經常感覺到跟一個Holmes交往有多麼不尋常,從日常來說對方可以用秒來預測你的行動並很自然的配合,在你正打算去買特定的東西來當午餐的時候那個餐點就被送到你的辦公室桌上了,到床上也是,Greg第一次給 Mycroft深喉時讓對方緊緊攢著他的頭髮不放,直到他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太粗魯才放開,Greg覺得這種誠實的反應挺可愛的,但之後 Mycroft口他時做得比他更好讓他摸不著頭緒

「你真的沒口過別人?」Greg記得他那晚特別問了
「沒有」 Mycroft從浴室出來說
「你剛剛深喉真的很..」Greg想找個好點的形容但只讓他自己臉紅「那感覺真他媽好」
「我知道,我聽得出來」 Mycroft微笑
「你為什麼會?」Greg問
「模仿你的」 Mycroft站在床邊看自己幾乎全裸的愛人
「這可是要練的東西」Greg瞇眼看著 Mycroft「你不覺得想吐嗎?」
「嘔吐反射是反射的一種」 Mycroft說著伸手摸了Greg的頭髮,這動作挺像是在摸小狗的
「你想表達的意思是?」Greg問
「我可以抑制自己的反射」 Mycroft說「包含眨眼睛的反射也行,所以一點嘔吐反射不是問題,這個動作基本上只要克服有外物進入到軟顎和舌根之間的位置引發的嘔吐反射就很容易了,你應該是減敏或者本來就沒有那麼敏感,我只要專心在別的地方就很容易做到了」他理性的分析著,手指在Greg身上流連,對方的臉色偏紅,”理性分析也能讓對方產生性趣” Mycroft暗中記下

有時候 Mycroft會主動要求換1/0,那大多是他有個糟糕的工作天或者心情不好了,他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除了他喜歡緩慢溫和的性之外,而那Greg也很擅長

他們之間的事情連 Sherlock都沒看出來, Mycroft會確認Greg身上演繹不出他的痕跡後才讓他跟 Sherlock碰面,他們交往一年多後 Mycroft甚至帶他去度假,在渡假村裡面登記的是假名,只有這種長時間遠離倫敦的情況下 Mycroft才會讓Greg在顯眼的地方留下痕跡,反過來也是

那次度假Greg印象最深刻的只剩下餐廳裡出現巨蜥(渡假村在馬來西亞)還有他有一晚在房間等 Mycroft的時候被從背後抓住擒拿壓在床上被捆住了手還被遮住眼睛被 Mycroft操的事情,他差點沒認出對方來,因為燈突然滅了他才被壓到床上去的,但他很快意識到是 Mycroft後就停止反擊了

Mycroft用來遮他眼睛的應該是領帶,反綁他的手地從觸感上來看是度假村的浴袍的腰帶, Mycroft的手放在他後頸上把他狠狠地壓進床單裡,他身上穿著T恤和短褲很容易就被脫掉,上衣因為手被反綁沒辦法脫只是被掀起來而已,他跪在床上任 Mycroft宰割

要是靠蠻力或者正面對決Greg絕對能讓 Mycroft哭著回家找他媽咪,但他是被突襲的,而且 Mycroft會擒拿,他有控制力道所以沒傷到Greg,但也足以制伏對方,而且他們晚餐時也喝了點酒這有幫助

「 Mycroft你在幹什麼!」Greg說
「噓」 Mycroft的手放在Greg後頸上把他壓進床單裡「Don’t .Move.」 Mycroft的語調不容置疑,這讓Greg還真的反射的停止了掙扎,他想看看 Mycroft到底在搞什麼鬼
冰涼的液體被倒在他尾椎順著臀縫流到股間,Greg因此抖了一下,東南亞地區的冷氣都很強,他們房間的也不例外,如果他沒猜錯這是潤滑液, Mycroft的手在他臀上揉捏,手指上沾了潤滑液往他的入口探去,修長的手指只在一開始受到了阻礙,他很熟悉Greg的身體,他把潤滑液往Greg體內帶,同時扭轉著手指擴張對方,兩根手指在腸道內翻攪的感覺Greg很熟悉, Mycroft會這麼幹除了是前戲也是他的一點奇怪愛好,他喜歡看Greg因為他的動作產生的反應,他可以光用手指就把Greg弄到射,手指在前列腺上反覆的輾過,這讓Greg絞緊侵入他體內的手指,被反綁在身後的手握拳又鬆開,他腿間的勃起硬得發痛,前端滲出前液

Greg幾乎要射的時候 Mycroft把手指抽了出來,他聽到身後的人脫衣服的聲音
“所以這傢伙剛剛是穿得整整齊齊的把我搞成這樣的?他媽的混帳傢伙”Greg在心裡罵,他在床單上蹭著想把遮眼睛的領帶弄掉, Mycroft為什麼會在到東南亞度假的時候帶領帶,見鬼了這傢伙是計畫好的吧?

「別弄」 Mycroft按住了Greg的後頸阻止了他把遮眼布弄掉的動作,他順便把領帶弄回原位確保Greg看不見
「Fuck,我又不是小狗別抓我脖子」Greg抗議
「你當然不是」 Mycroft的手扣在Greg的後頸上另一隻手則握著自己的勃起對準對方的入口「你要說也是成犬了,不過還是很可愛」 Mycroft把自己推入Greg體內,稍有阻力但這是Greg喜歡的方式,他喜歡不完全擴張的狀況下被操到開

「啊啊…啊…嗯」Greg的抗議被吞了回去,他張著嘴斷斷續續的發出呻吟「喝啊…等一等,Oh Fuck」他不知道 Mycroft的表情或者自己現在到底怎麼樣,他只能趴在床上任身後的人掌控, Mycroft完全插入後停了下來讓Greg適應,他動手按摩身下這具緊繃的軀體,手指順著後頸的肌肉按壓,他用指尖按壓脊椎兩側的肌肉,當他按到後腰的時候Greg閃躲了一下,這讓深深插在他體內的性器移位,Greg因此發出了悶哼,他後腰怕癢,很敏感的那種

Mycroft覺得應該可以了慢慢的抽插起來,他擦過Greg前列腺時Greg會發出悶吭聲,那也跟這個姿勢有關,Greg趴在床上有時候他會把叫聲悶在床單裡

Mycroft抓著Greg被反綁的手並壓著他的脖子讓他無法做出任何動作,隨著Greg逐漸適應他也加大了進出的力道和幅度,Greg粗喘著,他的臉色潮紅,無論是因為缺氧或者刺激導致的他本人都不會知道

Mycroft放開了Greg的脖子並解開了他的雙手,Greg想把自己撐起來然後拿掉眼罩,但他的雙手被 Mycroft抓住按在他頭的兩側, Mycroft啃吻著他的頸項,嚙咬他的耳緣,抽插的動作沒停過,甚至變得更粗魯了點,Greg耳邊都是另一個男人的呼吸和喘氣聲

「Myc..ha..ah…Mycroft…」Greg喘著氣喊著 Mycroft的名字「我..的手..放開..」
「No」 Mycroft扭頭親吻Greg的臉頰,Greg因為肩上的鈍痛身體一抖, Mycroft咬了他,這種鈍痛從他的肩膀緩緩的往他的脖子移動, Mycroft時輕時重的咬在他身上,舌頭舔過齒痕帶來搔癢感,Greg試著不發出聲音抗議,但嘴巴閉上喉嚨裡卻不停的發出哼聲

Mycroft最後在Greg肩頸間重咬了一口,咬著那塊肉在齒間摩擦
Greg把臉埋在床單裡把叫聲消去了大半,但他藏不住身體的其他反應,他的腿不知道是因為趴跪在床上太久還是因為高潮的餘韻發抖,白濁的液體依然持續從陰莖前端滴落,棉被上因為Greg出現了一片濕痕, Mycroft把手伸到Greg腿間握住他
「Don’t!」Greg叫,但 Mycroft的手握住了他套弄著,Greg一隻手因此自由了他想拉開 Mycroft的手, Mycroft的手指套弄把玩他的性器,同時操著他,Greg感覺全身發燙,剛射精過讓他異常的敏感,不自主的因為那隻手的動作而顫抖,身後也因此收縮著,絞緊了侵入的外來物, Mycroft因此被逼到極限邊緣

「裡面還是外面」 Mycroft在Greg耳邊說
「哈啊..哈…外.外面」Greg喘著氣的空檔說

Mycroft抽了出來射在Greg背上,Greg被放開了整個人趴平在床上喘著氣,他伸手去拿掉遮眼的領帶, Mycroft拿了條毛巾把Greg身上的各種液體擦掉,Greg抱著枕頭趴著休息



「你差點嚇死我」Greg緩過來翻身躺在床上踹了 Mycroft背上一腳
「是個試驗」 Mycroft說「而且我沒誤判」
「試驗個什麼鬼啊!!」Greg罵又補了一腳
「首先你並不喜歡這種”驚喜”你會被觸發戰或逃反應並展開攻擊」 Mycroft說,同時為自己情人幼稚的行為發笑
「我是個他媽的兇案組探長!!你知道我看過多少蒙眼反綁的死人嗎?!」Greg叫
「還有就是,你有輕微的被虐傾向」 Mycroft的語氣就像在說”你長了白頭髮”一樣正常「你自己大概也稍微有自覺了」他伸手摸了Greg身上他留下的牙印
「我才…」Greg閉上了嘴,他的臉發燙,他確實有,稍微有,也許就那一點點
「你有」 Mycroft說,他湊到Greg耳邊低聲說「我咬得越大力你越興奮」
「我才沒有!」Greg說
「我咬得最重的那一下你同時射了」 Mycroft帶著笑意的語氣並沒讓Greg感覺比較不羞恥,但他讓 Mycroft從背後抱住他了

Greg從來不承認他有這所謂的”輕微被虐傾向”但他放任 Mycroft這麼做差不多就是一個默認了

隔天Greg在度假村的泳池被女性拋媚眼的時候他很禮貌的微笑了,對方說的應該是德文,漂亮的女孩子,他轉個身想換個太陽不大的地方泡水結果背後傳來恍然大悟的”喔~”的時候他還錯愕的回頭了一下,兩個美女眼神傳達的訊息一下子從”嘿~帥哥,單身嗎?”換成了”喔~你們感情真好”那種關愛閨密一樣的眼神,也停止對他放電了


之後他照了鏡子,他後頸跟背後都是吻痕,這真的太明顯了,如果對象是女的這些痕跡可不會在背後啊……


通常他們約會會過夜的邀約 Mycroft會早早安排好,如果只是吃個飯約個會他會打電話或者直接半路把人截走,但要上床的話他會真的排時間出來, Mycroft是個控制狂,他非常討厭事情沒有按照他的安排走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人打亂了 Mycroft接連兩次和Greg過夜的計畫後 Mycroft活生生就是一個行走的魔王(並不是說他平常不是,但平常是個封印的魔王),身邊的人都會自動退開三公尺,靠太近就死定了,安西亞知道原因但也無能為力, Mycroft向Greg道歉,兩次晚餐兼過夜的計畫都被打亂實在是他的極限了,如果又來一次他會讓美國政府關門,這很容易(要他說這容易過頭了,如果這是英國國會他會清自動手整頓)

安西亞知道這已經不是單純的行程被打亂的不悅了(雖然說打亂 Mycroft行程的人除了住在221B那兩個人之外都會死得很慘但現在這個恐怕會求死不得),他總不能打電話去蘇格蘭場把人家的探長借來吧

但就在安西亞打算打電話警告下午要和 Mycroft碰面的財相的時候有個意料之外的人出現在第歐根尼斯的櫃台出示證件表示要找Mr.Holmes了

安西亞把Greg從前台領走帶到可以交談的休息室
「探長請問你來有什麼事?」安西亞問
「 Mycroft在嗎?」Greg提起手上的蛋糕盒「我來找他談 Sherlock的事情順便給他送點心」
「他三十五分鐘後得前往白廳」安西亞帶Greg到 Mycroft的辦公室門口時說
「我知道了」Greg微笑從風衣口袋拿了一盒巧克力給安西亞然後進了 Mycroft辦公室順手關了門,安西亞拿著那盒巧克力走向走廊上的侍者
「任何人都不准靠近Mr.Holmes的辦公室」安西亞說「違者後果自負」

「Greg」 Mycroft一臉要殺人的從電腦抬頭看到是雷斯垂德所有殺氣都收了回去「抱歉,爽約了兩次」
「工作嘛,沒辦法的」Greg把那盒蛋糕放在 Mycroft桌上繞到辦公桌另一側 Mycroft的旁邊在桌緣坐下「布朗尼,我們都愛吃的那一間的」
「我中午吃過了」 Mycroft說
「你心情不好」Greg說,這時候他們已經交往四年多了,他不用問也知道 Mycroft的心情如何,他們還在討論同居的事情, Mycroft已經在安排細節了,Greg會保有他分居的單身公寓作為假象也已經談好了
「被打亂了排好的行程」 Mycroft說「我正在忍著不讓美國政府關門」
「被打亂行程也不是第一次,你現在連安西亞都能嚇到了,不只打亂行程吧」Greg笑
「粗俗點說」 Mycroft認了「They are bunch of cockblocker(他們就是群妨礙人上床的混帳)」


Greg大笑出來,他們第一個被打斷的晚餐約會就是他們的週年紀念, Mycroft在最後關頭被叫走了

「你有三十五分鐘」Greg看了手錶「三十三分鐘」
「不妥」 Mycroft說「我也很想,但我習慣在重要談判前不做激烈運動,我的衣服也不適合」
「你不用動」Greg舔了嘴唇
「哦?」 Mycroft挑眉「這裡的垃圾等等也會被檢查你知道吧」
「Well」Greg從桌上下來「I can do a Hemingway」
「海明威?」 Mycroft皺眉,這干海明威什麼事?
「Yes or No?」Greg挑起一邊眉毛,他跪在辦公桌後面手放在 Mycroft膝蓋上
「Yes」 Mycroft伸手按了自己辦公桌底下的一個隱藏按鈕,Greg聽到門被鎖上的聲音
「Fuck,你是007反派嗎?」Greg笑,動手拉開了 Mycroft的褲鍊
「007反派太笨了」 Mycroft說「遙控電子鎖很方便,隨時尤其有人要闖入或者逃跑的時候都是」他靠在辦公椅中手肘撐在扶手上,一隻手握拳撐著臉,看著Greg好奇的看他桌子底下到底有什麼機關「只有開鎖上鎖和叫警衛的三個功能而已」
「還好我是蹲在你旁邊,這要是誤觸了哪個都不好」Greg笑了說「下午開什麼會?」他把手伸進了 Mycroft的褲頭隔著棉質的內褲握住了他正逐漸充血的陰莖
「我不能告訴你」 Mycroft在被碰到的時後發出了低沉的悶哼
「能解開你的扣子嗎?」Greg問
「我來」 Mycroft解開他西裝褲頭的扣子順便把馬甲的扣子也解開並把錶鏈和懷錶抽出來放到桌上去

「這種時候後悔穿吊帶式西裝還用襯衫固定器了嗎?」Greg嘴角上揚偷笑, Mycroft穿西裝的複雜程度不輸他的戰術背心,他解開 Mycroft襯衫最下面的那顆扣子把衣服往兩邊撥開,這樣等等才不會沾到任何東西,無論這裡假設的是什麼會在紫外線燈下發亮的液體
「Nope」 Mycroft說

Greg把 Mycroft的內褲拉開把充血的性器從布料中釋放, Mycroft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忍不住敲了敲,這不是他通常會幹的事,開會前搞這個簡直是亂來

Greg握住了他的勃起,舌頭短暫而快速的舔了他的頂端,他反覆幾回幾乎像是故意挑逗一樣,然後把他整個吞入,手指握住了他的袋囊和陰莖根部不輕不重的揉捏,舌尖刻意針對頂部的小孔戳刺, Mycroft抿著嘴不出聲,但他的粗喘聲在極為安靜的辦公室還是很明顯,但沒有刻意製造出吸吮聲的某人那麼明顯

Greg只含著他的頂部,舌頭在包皮繫帶周遭舔弄,他製造的水聲上他聽起來像在吃冰棒一樣,想到這個形容的 Mycroft自己都感覺臉上發燙,他伸手解開Greg襯衫領子的兩顆鈕扣把手伸進去撫摸他的胸膛,他的手被Greg撥開了

「這樣你會妨礙到我的動作,還有別告訴我你辦公室隔音有差到這點聲音會被聽到」Greg套弄著他,同時用舌頭上下舔著他的柱身,一雙棕色的大眼睛沒從他的臉上移開過,Greg就這樣看著他把他又吞進嘴裡
「隔音很好」 Mycroft呼吸沉重的回答「Oh god」Greg鬆開握住他陰莖的手雙手抓住了他的髖部把他釘在椅子裡,臉幾乎埋在 Mycroft骻間, Mycroft手緊攢著Greg肩部的衣料,突然被深喉他的反應有些大,Greg在放開他的時候輕咳了兩下,喉嚨因為被異物侵入而分泌的黏稠唾液在他嘴邊牽出一條水痕,Greg抹了嘴握著他的陰莖把頂部貼在他舌面上舔掉前端冒出的前液,他全程都看著 Mycroft, Mycroft伸手摸了他的臉,看著Greg跪在他辦公室地上吞吐他這絕對會變成一種不良愛好

Mycroft摸著Greg的頭髮,愛撫他的臉和耳際,手指停在他喉嚨上,深喉時產生的排斥反射和喉嚨的震動從指尖傳來,還有他的脈搏跳得很快
「不用這麼賣力沒關係」 Mycroft對剛咳了兩下又吞入他的Greg說,對方哼了一聲沒有管他, Mycroft抓著Greg的領帶把那條黑色的布料捲在手指間,輕輕的拉扯引導對方吞吐的節奏,他知道Greg會跟他說他又不是小狗,別這樣拉之類的,但他現在可沒嘴可抱怨

Mycroft放開Greg的領帶拍了Greg肩膀兩下,這是他們的信號,他要射了
Greg沒鬆口反而按著他給了他一個深喉, Mycroft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他射在Greg喉嚨裡時手抓了Greg的肩膀很大一下,Greg的襯衫看起來一團糟,因為他一直抓他的衣服

Greg自然地吞下了他射出的液體,把他吐出來用舌頭把他舔乾淨

「Fuck!」 Mycroft喘著氣想通了什麼「你的幽默感是怎麼回事?!」
「What?」Greg起身隨手拿了 Mycroft桌上沒喝完的半冷半熱的咖啡喝了,他舔了嘴唇順手從 Mycroft抽屜拿了紙巾擦嘴
「你說海明威!」 Mycroft臉色有些紅,他伸手接過Greg遞給他的紙巾擦拭自己「God!」他站起來把自己的褲子穿好,他還有十分鐘就得走了

「你說不能留下可疑的跡象的」Greg說
「這是誰發明的說法!」 Mycroft說
「有錯嗎?」Greg問「海明威最後不是…」他伸出食指跟中指還有拇指做了把槍的手勢放到嘴裡
「誰想到這個比喻的英文課肯定都沒在專心上課!」 Mycroft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想通Greg說的”I can do a Hemingway”是什麼意思後感覺這麼羞恥
「你說對了,我們班的英文課平均是B-」Greg說, Mycroft轉頭驚訝的看著他
「公立學校,而且我們班的男生過半,別期待乾淨高雅的對話」Greg說「你臉真紅啊」

「…」 Mycroft撇過頭走到鏡子前整理自己的服儀確認沒有任何能看出異常的地方,但他從鏡子能看到身後的Greg在偷笑
「希望你正在忙的這無論是什麼能很快解決掉」Greg走到 Mycroft面前對他說
「希望你今天不會遇到 Sherlock」 Mycroft動手整理Greg的頭髮和衣服,幫他解開領帶重綁和扣好襯衫
「天氣這麼好誰會出來殺人啊」Greg微笑
「你該小心點」 Mycroft看了一眼Greg拿自己口袋巾替他擦了嘴角「你是個進出刑案現場的人,你要是被紫外線燈照了」 Mycroft知道自己臉很紅但他大約想了一下那畫面,老天,那實在太…
「沒這麼倒楣的」Greg親了 Mycroft, Mycroft嘗得到他的咖啡和他自己的味道

「順利的話今天就能解決」 Mycroft替Greg把頭髮撥好「不行的話我就關了美國政府,那是他們自找的」
「隨便你,我也該回去上班了」Greg看了時鐘親了一下 Mycroft的臉「掰掰,希望晚上能見到你」
「晚上見」 Mycroft從衣架上拿了西裝外套穿上,他也該去開會了

然而天不從人願,Greg一回到蘇格蘭場就接到一起命案,在地下室的,安德森搬著紫外線燈要用的工具,聽說是個血跡噴到天花板都是的案子

「狄摩克?」 Sherlock在現場看到年輕的探長時皺了眉頭「雷斯垂德呢?」
「喔,他請假了,腸胃不舒服,聽說是中午吃了不該吃的」狄摩克說


Greg請假回家後不久看新聞,美國政府關門了,因為兩黨吵沒完, Mycroft傳簡訊告訴他晚上出來吃晚餐

後來他們差不多就是同居了, Sherlock一直到很久之後才發現Greg正在上床的對象到底是誰,因此跟Mycroft吵了很大一架還動手了,最後是John和Greg動用了軍隊和警隊的搏擊訓練才把兩個人分開各自帶回管教的

END

------------------------
海明威是飲彈自盡的,所以探長說的那個Do a Hemingway才會被麥哥吐槽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