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br/ 布兰登× 布莱恩】不再送花 (下)

Work Text:

附带小破车一辆。

——
众人在一阵欢笑中从酒吧出门,又四散去不同的方向。不尽兴的人还要转战他处,要回去睡觉的人大多数结伴回酒店。
Brandon从来坐自己的车回去,即使同路也不同行,因此他在酒吧门口和Betty Mill做了简单的吻别,就朝车位走去。
Brian站在车旁,安安静静地等着Brandon。他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再面向他,而是朝着右边好像在看风景,周围尽是夜的寂静,在这种偏僻一些的拍戏场地,半夜十二点早只剩店铺外懒得关的广告灯、路边高高的电的光色,和黑夜中还寥落地几颗星星。一直在刮的风把Brian的头发吹得搭在他脸上,他被挡住眼睛,刚想把头稍微低一下躲一躲,Brandon就伸手把他的头发拢到他耳后去。
"回去吧。" Brandon搂过他的肩膀,不有大动作,和他一前一后进了车。
拿房卡进了门,Brian铺床,Brandon洗澡。等他出来时,正遇见Brian在背对着他脱衣服,Brian连带着单衣和套头毛衣往上拉,因此被套住了脸。Brandon从背后忽然抱住他把他吓了一跳,洗过澡习惯裸体的男人不让他再往下脱,一只手按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笑着绕到他前面去揉他的乳头。Brian缩了一下,发出一小声嘤咛。
把Brian带到床上,Brandon听见他蒙在衣服里说他还没有洗澡。他回答他说没关系,张口含住他的胸口。他把Brian的乳头裹在嘴里用舌头围绕,张开口包住乳晕和旁边的肉吮吸,因为这两年频繁的性事,Brian的乳晕呈现熟透的略深色。吃完了一边,Brandon在Brian乳珠上狠狠亲了亲,才换做另一边。
他把Brian的衣服脱下来看见他绯红粗喘的脸,亲了两下,拿来润滑剂和安全套,一手给自己弄勃起,一手插在Brian后穴中为他扩张,他们的身体贴得很近,Brandon用胸膛去磨Brian的水润肿胀的乳头,又流连于他的脖颈和胸口。
准备完毕戴上套子,Brandon抽出手指换做自己的热茎,他撑在Brian上方,猛地捣进去使Brian立刻惊叫了一声。他的眼眶里开始盈起了泪水,Brandon拿过干净毛巾叠一层放到他嘴里,摸摸他的脸。
"我马上就好了。"
Brian的叫声消音在近一厘米厚的毛巾里,Brandon说的"马上"几乎是个谎话,他像个马达一样耸动着臀部,把Brian差点操出床外去,又捞回来裹在手臂里继续操。十几分钟过去了才察觉出一点疲累的迹象,但他仍在坚持。
他让Brian几乎是哭叫同步。因为Brandon总是很猛烈,所以每次Brian被禁锢着操弄,都会因为巨大的快感而哭泣,他的手脚禁不住都缠在Brandon的身上作为依靠,后穴一张一缩贪婪地和Brandon的大家伙做交合。
终于Brandon射了出来,他长叹一声,心里感到巨大的满足,然而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得到了释放,更是因为他心里想到,等下在高潮之后的精疲力竭里,他可以有个Brian可以紧紧抱着休息。他爱这个,这种心理空洞想要被满足并且得到了满足的情绪不曾在别人,在原来的那些男女们身上得到过,现在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他十分珍惜,在这种情况下,他更感到一种不舍分离。
他也害怕分离。

拿下Brian嘴里的毛巾,Brandon给他揉着脸颊, 他闭着眼睛发出糊糊的埋怨的声音,舒服之后就主动靠进Brandon的手臂里。白色的光照到他们交缠的白胳膊上,他们俩互相都把手穿到对方脊背上去,进而靠得十分紧。Brandon用手放松地梳理Brian的头发。
"你对他们怎么样?" Brian突然问,给他理头发的男人僵住。
这是自Brian知道Brandon的过去以来,他第一次谈及这个问题。
Brandon犹豫了,他说,"不差……" 他想说,对你更好,但Brian和他们又不同,因此他舍去了这个对比。
然后Brian哦了一声,这让Brandon如坐针毡,他害怕Brian对过去耿耿于怀厌倦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这种话,又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天微亮Brandon就起了床,他率先关掉闹钟。
Brian感到自己的额头被吻了吻,觉得似乎醒了,就混混沌沌地睁开眼。他看见Brandon背对着他边套衬衣,边在昏暗中轻声踱进浴室。望见闹钟时间到了,也起来,推穿上米黄色长袖打底衫和休闲裤,开了浴室的门。
Brandon在洗脸。他望向Brian。
"怎么不多睡会儿,今天你可以不去。"他擦干净脸,想用手去贴Brian的后颈,被后者躲开了。他挡着他的手,不看他地拿起洗漱用品。
"不用耽误工作。"
" Brian——"
"没有比演员还懒的助理。我不去会被人说的。"他终于看向了Brandon,呼出一大口气把两腮撑得鼓鼓的,对Brandon说快要迟到了,你得快点。然后接受了Brandon的吻,才得以继续洗漱。

Brian从昨天的性事里看到了他从前的影子。每一天,每一次,时时如此,分明痛苦他和别人谈笑风生,分明明白迟早不过是要分开的,却一再陷入Brandon的美好假象里,抽不开身,在本可以离开的时机里选择留下来,循环往复不得出路。他感到他受够了,从昨晚酒吧里他察觉到Betty Mill还没有放弃Brandon时他就知道了,他争不过任何人也没什么争的意义,没有这个Betty Mill还有成千上万个Betty Mill,在Brandon Sullivan将来的几十年生命里,他将遇到无数的姿色,每一个都比Brian Jackson来的让人忘返,床伴而已随时可以换,可Brian一点也不想让自己成为被换,他认为自己已经够懦弱狼狈了。

下午,因为拍戏的必须时间条件,他们省去了午休。Brandon坐在棚子底下,旁边坐着Betty Mill,一个记者在对他们进行采访。Brian靠在一个立起来的破墙边,他看着那边,又扭过头去,这边是外景,正吹来很好的风,他忽然想去旅游,似乎去哪都可以,最好是漂亮的森林或者是山地,瀑布或雪山。他脑子里想起他看过的一组挪威的山和湖,这样的景色忽然令他很向往。
"嘿嘿!"
Brian吓了一跳,他竟然睡着了,就靠在墙边,差点倒下去,叫他的是一个摄像小哥,半长的棕色碎发和棕色眼睛,很年轻的一张脸,他笑着把用支架架着的摄像机对准Brian。
"如果我不叫醒你,我就要把你拍下来。"他把头从摄像机后面伸出来,真的拿起挂在他脖子上的单反给Brian拍了一张。
"不过你这幅没睡醒的样子也值得一拍,要是真摔了我倒觉得欺负了美人(Beauty)。John Walker(约翰 沃克)。"他伸出手,Brian不好意思地笑笑握住他的手。
" Brian Jackson。"
" Brandon Sullivan的助理?"
"是的。"
"那么想要照片吗?我发誓我拍的不错。"他开朗地微笑,举着单反,还露出了两颗虎牙,这明显是一个搭讪,但Brian还是把联系方式给了他。
"你今晚有时间吗?不如我们去喝点什么?"
但他还没有等到Brian回答,另一个声音从远处有力地传来。
" Brian。"
他们都看见Brandon走过来,他一路沉默着,走到Brian面前,"我要两杯拿铁,热的。"
Brian也不看他,跟John Walker说了手机联系,就去了卖热饮的方向。
后来Brian知道另外一杯是Betty Mill的。
他想他是吃醋了。俩人还在棚下,聊剧本。他走过去感到一阵心酸,他在想这是不是预兆,他和Brandon已经在一起够久了。
Betty Mill接她的拿铁,Brian在走神,他看见Betty Mill接住了杯子于是松开手,但她实际上没有。Brian没叫但她叫了,烫咖啡泼到了他俩人的手上。
"你怎么回事!"
Brian抬起头看着Brandon发怒的脸,他一瞬间什么都想通了。
"对不起。"他说,接着迅速帮Betty 擦干净手,一直道歉,"我再去买一份。"
天知道他走得有多快,几乎是转身的那一刻他就感到泪水淌在脸上。他不停地朝前走,后面追来急促的脚步声。
" Brian!Brian!"
Brandon一下子把他拉回头扯到一边。 对不起对不起,他说。他手忙脚乱地擦干Brian脸上的泪水,拿着他被烫到的手放在手掌里。
"我不是有意对你发火——"
"我想辞职。Brandon。" Brian抽出自己的手。
"这……Brian,别……别这么做,Brian,……"
"一直以来我都这么想。"他抬头看着Brandon的脸,"这件事很早以前就该结束,你看了病吃了药,不需要我也能过得很好。如果有什么需求你可以找别人,公司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我想今晚就走。"
"我爱你Brian……"
Brian的眼泪涌出来,他狠狠吸了吸鼻涕,伸手抹掉Brandon的眼泪,"你不是爱我,只是我帮了你,你或许只是感谢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助理跟公司说一声,他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
"你喜欢什么有什么习惯我会跟他或者她说,你不用担心不适应或者别的,药全在抽屉里,你记得按时吃,没了让ta再去买……"
"我不是感谢你……"
"这谁都说不清楚。" Brian从没感到自己的心如此的坚定,"我走了你就知道了。"他抽出纸,揉揉自己的鼻子,抱住Brandon,小心地擦他的脸不弄花他的妆。
"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他说,然后他脱离了Brandon的怀抱。
当天晚上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Brandon也没能赶回来见到他。一直以来Brandon都认为自己很胆小,现在的确证实了。Brian提出分手的时候,他的爱就由着别人摆布,身体懦弱的像只老鼠,胆怯地什么都不敢说。
然而说了也没用。
原来Brian从没爱过他,他现在才知道。
Brian一直不想留在他身边,他也是现在才知道。

 

半年之后,Brian从欧洲之旅中回到伦敦。他一直关注着网络,看到Brandon正常地拍完了电影,参加了宣传,他才安心下来,即使这让他明白他真的对Brandon毫无作用,他也让自己不要去在乎。
拖着箱子打开家门,他发现家里很干净,但他并没有请保洁。
" Brian……"
Brandon从厨房里出来,他戴着天蓝色的围裙,端着小牛排,他显得十分局促,"我不知道你今天回来……"然后他掏出手机,对Brian说,"你想吃什么我找人给你买……"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Brian低着眼睛,显然不是在说自己家的钥匙给过他这件事。
"至少我想证明我并不是因为感谢你才说我爱你……" Brandon解开围裙把牛排放桌上,他走过来接过Brian的旅行箱。
Brian一下子就踮脚抱住了他,不一会儿就听见抽泣声。
Brandon搂住他,往常似的亲吻他的头发,"我半年没做过爱了。"
"你是为了这个?!"
Brandon睁大眼睛看着Brian生气的泪脸,先给他擦眼泪,"我说的是我没再找过其他人……你知道这很难忍,但我想你明白我想说什么,Brian……"
"如果你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挽回你,我想让你再考虑考虑我,即使你从来都没爱过我……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只要你愿意给我机会,你可以用任何方式考验我,只要你愿意再试试我合不合适你……"
"我以为你不在乎我……" Brian声音都抖了。
"你是我的爱。Brian,一直都是……Betty Mill那件事,我向你道歉,我只是生气你和那个摄影的走得太近……"
Brian亲了Brandon,他捧着他的脸,又到处啄了许多下,Brandon猛地把他抱起来拉开他的腿缠到自己腰上。
"那你你是不是答应我了?和我在一起?"
Brian使劲向中心挤住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嘴,"快点!我想边吃你的牛排边和你做爱!"

 

——
烂尾了,拜拜吧,反正我是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