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就是爽一下梗

Work Text:

霸刀倚在床头,盯着紧闭的木门上边逐渐淡褪的烛影,移了移身体。

——枕头硌得慌。

他烦躁地坐起身,拢了拢白色绒毛的外袍,满腔怨气无处发泄。

半夜三更了,那人还没回来。

夜不归宿。这不像那丐帮会做出来的事。

两人相好了约莫一个月,一直都是相敬如宾,什么逾越的事也没做过,更别说是不打招呼彻夜不归。

可确乎是没有回来。

霸刀皱着眉,认真思忖半晌。

——几个时辰前他丢下一句和同门的师妹们去喝酒了。

跟师妹喝酒……

霸刀想拎刀去把人酒壶砍碎了。

月光带了点冷意从窗外投射下来,在深褐色的地板上形成些破碎不堪的影子。

偶然间一攒动。

霸刀五感过人,反应极快地一扯被褥,鞋也不脱就翻身躺下作势在睡。

门开的吱嘎声在静谧的夜里沉闷而刺耳。

霸刀往里头缩了缩。

来人似乎没作多犹豫,稍微收拾了会就轻手轻脚躺在他身边,捻起被角随意一盖上,就伸手将他揽进怀里。

酒味儿。

估摸着是喝醉了。

而且喝的是两人都喜欢的西风烈。

他没有动,任凭男人安分地抱着,干瞪着眼浑身紧绷。

青灰色的墙壁上虚虚地晃着两人的影子。

影清冷而人缱绻。

“你……为什么要和我师兄去喝酒切磋。”

突兀的问话让霸刀吓得不轻,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然而身后的人只是往他这挤了挤,闷闷不乐地低声自言自语埋怨。

“他对你有什么心思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还和他出去,也不怕出事。”

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为了……

霸刀从鼻子里哼出个单音。

“去了,你还和我反复提,像是怕我不知道似的……”

“所以你就刻意去找你师妹喝酒?为了气我?”

霸刀突然猛地一转身,熟练地跨坐在丐帮身上,干脆利落制住了他下意识反抗的手。

丐帮原本已经半睡半醒地呢喃着,被他这么一吼,朦胧中看见张怒极反笑的熟悉面孔。

一侧小小的酒窝柔软地陷了下去,丐帮像往常一般抬手点了点他的脸。

他扬了扬眉。

“你这人——”

拍拍男人的脸,又俯下身亲了亲那唇瓣,铿锵有力地下定论。

“太不解风情。”

丐帮清醒了不少,却仍旧对他的话摸不着头脑,沉默地注视着他。

“前几日你给我脸色看的事还没算清,”霸刀睨着他,凉凉道,“转头还跑去跟人姑娘喝?”

丐帮转不过弯来,“不是,你……”

“不明白?”

他居高临下打量了阵,俯下身,细细碎碎地亲吻着男人。

从眼尾到耳垂,灵活的舌尖挑弄着耳根,温暖湿润的气息在耳边吐露。

“我他妈告诉你跟你师兄出去玩这事,不是让你给我摆脸色的。”

解开男人宽敞的袍子,微凉的指尖着迷似的描摹着上边红蓝交错的刺青,满意地感受到压着的胸口起伏逐渐剧烈。

“更别说你也找个人去外头,大晚上的不回家。”

“让我醋?嗯?”

手探进亵裤里头,在耻毛里头衔住微微抬起头的器物,指甲搔刮着给予刺激。

丐帮酒并未完全醒,喘着气压住了他的手,压低了声音道,“别闹。”

“听着,我跟你说这事,是要你干我。”

薄唇冷淡地一开一合,平静地说出露骨的话。

“床没意思,就把我压在桌子上、角落里、院子的池塘里。”

手指从根部滑到顶端,两指圈住柱身,惯以握刀而有的茧子粗暴地套弄着。

“把我干到哭,干到求你,最好是让我下次再也不敢和别的男人出去。”

“屁股里全是你的东西,满得稍微动一动就会流出来。”

“你不想这样?”

突如其来的天旋地转,霸刀的头狠狠地磕在了墙上,一阵眩晕感充斥脑海。

腿被极大地分开,空隙挤进来个男人。

铺天盖地的侵略感。

却让他不可遏制地兴奋了。

“你说的,桌子上、角落里、院落的池塘里。”与粗鲁的动作不同,丐帮温柔地吻着他的眉心,舔舐着那高挺的鼻梁。

天知道当他听霸刀看似开心地说和自己师兄去游玩时,胸腔里的妒忌几乎要溢出喉。

他想。他当然想。

想把人按在被褥上,一边在年轻身躯里鞭挞,一边问他到底喜欢谁。

不肯说,就堵住他要泄出的顶端裂口,无论他怎么呜咽着哀求也不松手。

“霸刀腿法早有耳闻,就得辛苦你今晚都别想把腿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