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四创】纯肉练笔

Work Text:

* 正文

 

 

 

 

暖金色的日光笼罩着这片土地,为其更添一分浪漫温暖,似是在安抚归家的人们一整天的疲惫。

 

难得接受一次休假的四宫计划着明日的归国安排,推开公寓的白色门扉,直对落地窗站立的人立刻就被柔和温热的日光晃了眼。

 

落地窗前似乎有人,在余辉之中拖出细长的影子一直铺到玄关附近。

 

纤薄光线透过洁净的玻璃,在深色木制地板上投下一片绚丽的橙黄色彩,使空气中浮动的微小颗粒暴露了身形,将这光反射到室内各个角落,驱走积存的阴郁因子,照亮整间屋子不留一丝阴霾。

 

背光站立的身影高挑却纤细,如焰般绚烂的发色在夕阳之下张扬得似要燃起,暖金色光线穿透处于那团红色边缘的发丝,折射出细小的七色光带,又显得闪闪发亮,光影如梦。

 

睁开的双瞳之中满是独属于少年的狂妄自信,那色泽胜过一切宝石美玉的瞳似通透的黄金浓稠的蜂蜜,只是望着那片金棕色,心中似乎就能充满无尽的坚定力量。

 

唇角挑起到颇高的位置,勾起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

 

「欢迎回来!」

 

是四宫本应呆在日本上学而借着连休跑来法国的恋人。

 

「我回来了。」

 

单身在外十多年,回家有人迎接是近期才习惯的事情。言语之中传来的温暖使四宫不经意间勾唇轻笑。

 

「我做好了饭,放好了水,前辈是想——唔...你要干嘛啊——」

 

乐此不疲扮演勤劳可爱的新婚妻子的创真还没说完固定台词就被封了口,喘息间只剩模糊的喉音。

 

恋人温热柔软的唇瓣不断在唇角轻蹭,放松大意失了荆州,灵巧的舌撬开齿关长驱直入,游走在口中,在所到之处留下自己的气息,强势霸道又带着侵略性。

 

柔软的舌尖滑过滑嫩的口腔内壁,激起异样的麻痒感受。不习惯亲吻的少年用慌忙躲避的舌来表示抗议,不过在狭小的空间内舌尖能否相撞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在相触碰的瞬间似乎有烈性弹药在那点炸开,漾出令腰肢酥软的奇妙电流,不自觉双臂环上男人的颈项维持身体平衡,密封的唇间溢出细碎的呻吟。

 

不擅长接吻,舌尖很快就陷入了任人摆布的境地,被四宫引入他的口中,轻咬,吮吸,一个个饱尝美食的味蕾都带着甘洌的甜美滋味,牵引到男人口中,或许下一秒就会被这个不知厌足的家伙吃掉。

 

常年处理食材操控刀具的手指在此时更显灵活能干,不费事就潜入少年衣下,在纤细腰间肆意滑动。

 

温热甚至有些发烫的手掌抚上敏感的腰侧,就似带着电流般,纤细的腰线猛然间绷紧了,弓起身子被迫与男人的身体相贴,而后方的手掌亦是用了力气,想将这身躯深深嵌入自己的怀抱之中。

 

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说,过于青涩完全不能承受唇齿间这般的索求,不多时胸腔之中已是闷痛一片,肺叶肺泡都有了缺氧的痛楚,趁机换气吸入的空气似乎能卷起炙热的焰,青色的火舌从喉咙一直烧到气管。

 

麻痹、晕眩,脑内混沌一片,只能将全身重量交由四宫支持,就连何时被抱上床都不知道。

 

直到后背靠上柔软清洁的被单,摩擦得发痛的唇瓣才被放开,创真半眯着眼四肢无力仰躺在床上。

 

愣神间被拉链的声响唤回意识,抬眼就看到压在身上的家伙对自己的外裤动手动脚。

 

「等、晚饭!又不吃了么——」

 

这都是第几次了啊。

 

「不吃。」

 

洁净镜片反着光,四宫面无表情解开拉链拽着裤腰连内裤都从创真腿上扒了下来,娴熟迅速,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是哪个家伙前两天还在义正言辞说不会对未成年人出手的啊——」

 

「那我说日本男性十八岁才能结婚这样拒绝邀请时,又是哪位“女士”哭着说女性16岁就可以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说做女方16岁就可以干那种坏事了我只是奉命行事。

 

想起那日的纠纷就变得哑口无言,四宫满意地看到伶牙利嘴总和自己唱反调的狂妄小鬼吃瘪的羞耻模样心情愈发愉悦,挂着成功者微笑又开始手上的动作。

 

创真依旧穿着自家定食屋的服装,叫嚷着料理的话还是这身舒服不肯换上四宫先生特意去买的衣服,左腕的白布条依旧随风飘扬。

 

有些赌气般,四宫消灭了下半身衣料后,手掌沿着腿根摸到被上衣下摆遮挡的腹部,没有脱掉它的打算直接拉高至胸膛。

 

肌肉线条紧实流畅的腰身顿时暴露在夕光中一览无余。

 

从小大概没有刻意锻炼肌肉的习惯,仅凭多年的帮厨生活也练出了隐约成型的筋肉,光线作用下明暗交织勾勒出紧实的肌理。不与同龄人相仿的肤色十分白皙,裸露在暖金色日光中染上了柔和的光泽。

 

俯下身去近距离观赏已捕获的美食,纤长的手指抚上胸前随胸膛一起一伏上下颤动的红果,双指夹紧,那柔嫩的樱色顿时变得浓郁艳丽,本就紧绷的身躯惊悸地弓起,急促又短暂的轻吟从齿关溢出,下一刻就被少年的双手按回了喉中。

 

平日很少暴露在外的胸前已经被着手开发,温热的鼻息扑打在肌肤上都能带来难耐的酥痒,被采撷的果实在骨节挤压下迅速充血挺立,违背主观意识的,象征欲望的雄性代表也有了抬头的趋势。

 

被夹紧的乳首似有千根烧红的细针在戳刺,又痛又麻却夹杂着令人上瘾的甘甜感受,随心脏跳动的频率渐渐将酥痒的鼓胀感传向全身。

 

不止是挺立起来的乳首,连同身下已经苏醒的物件亦是,不受控制地想要涨大,再涨大,却不能如愿,游走全身的热流找不到爆发的出口,只能一味的堆积在那处,涨得发痛。

 

「唔...」

 

急于解放,被陌生的需求抚慰的欲望支配了双手,从未安抚过自己的创真缓缓将手移到蜷缩的腿间,过程当然是艰难又羞耻。

 

手没有到达目的地,在胸口揉捏的手指已经撤去,迅速换上了柔软温热的东西,濡湿的触感从胸前传来。下移的手掌也被拽回,按压在头顶。

 

「啊!...前辈!...」

 

柔软的唇瓣吮吸着乳首,不时用牙齿轻咬。舌尖拂过,身下的身子就会触电般开始挣扎,咬紧牙关也会溢出很甜的声音。

 

随手解下创真左腕的布条,将双腕都绑起,固定在头顶上方,四宫直起身来脱掉了外衣,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调整到随时可以提枪上马的程度。

 

而在身下目睹一切的创真心情就有些微妙了。

 

手腕被绑起来,四宫先生在眼前脱衣,眼不敢眨几下对方就坦诚相待了,眼神游离唯有那大人尺寸的地方不敢看。

 

那程度光是看着腰就痛,为什么没把刀放在床头以备不时之需呢?

 

已经是躺在案板上动弹不得的鱼的创真很出戏的想着。

 

愣神间,很会转换状态的家伙又被突然的深吻勾了回来,四处揉捏的不安分手指在肌肤上肆意滑动,身子挤入紧闭的双腿间满含暗示意味前后顶弄。再次睁开的双眼之中已经泛起了薄雾。

 

松开摩擦得红润的双唇,牵出细长淫靡的银丝,又细细在唇角处吻去。细碎的亲吻沿着脸颊一路下移到精致锁骨,时轻时重留下星星点点的玫瑰色印记,能露出大片肩颈的衣领丝毫没有遮挡印记的作用。

 

看似高傲自大的四宫主厨其实意外的小心眼,还在耿耿于怀创真不肯换服装的事情。

肌肤上传来轻微的刺痛感,经由混乱的大脑处理竟然反馈出使腰肢轻颤的麻痒,摇晃着身体想要避开下方的触碰。

 

撤去了碍事的内裤,硕大直接相贴摩擦,与手掌不同的触感亦能带来很大的冲击。四宫的一只手已经慢慢移到腰胯,摊开手掌将半边臀瓣纳入手中大力揉捏,微微使力就能将掌中的腰身托起抬高,与自己下腹贴合更利于下体的相碰。

 

「啊...别...」

 

虽然很不情愿,虽然不想去看,被抬高的下身恰好在创真的视野中,稍稍垂眸就能看得到自己的与四宫的贴在一起的画面。虽说两人童贞毕业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奔三的大人与十几岁的少年的尺寸规模基本上不能相比,泪光点点带着粉嫩质感的精致与那边深色粗长的凶器放在一起形成了绝妙的视觉冲击。

 

鼓胀的精致已经涨得发痛,轻微的触碰大概都能让其爆发出来,可与更加硬挺的凶器相碰,源源不断的热量传来,一下下的接触都化为灼热的热流在体内四处奔逃,过于持续的快意却阻碍了它的发泄。

 

被蒸腾而上的热气昏了头,身体不自觉向后退去祈祷着解脱,集中于前面的快意淡化了悄然挤入后穴的手指带来的酸楚。

 

饱满的指腹在柔嫩穴口周围打转,抚摸着不安收缩的褶皱轻轻按压。待到穴口有软化放松的趋势,指尖刺入穴中,一点一点开拓领地。

 

紧致的室内异常火热,柔软的内壁紧紧咬着入侵者,光是那热量就足以融化强硬的心。

 

原本就不是专为这种事情服务的地方,准备工作必须要做足。被迫张开的后穴对手指依旧十分排斥,还未习惯性事所以每次都格外紧张。

 

温软紧致的内壁咬着手指不肯放开,向深处摸索都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因为强行进入会让创真痛,就算是增添敏感度的些微痛楚也不想让创真品尝,他只需将一切都交由四宫掌控,享受肌肤相亲的快意。四宫是这样坚持的。

 

弯曲手指在敏感的内壁上戳刺骚刮,慢慢前行。

 

另一只手撑在创真身侧,下腹与他相贴,上身略微抬高再次攻陷少年的唇舌。

 

「嗯...啊唔...下面...」

 

硬硬的骨节没入后穴,明明应有被撕裂的痛楚才对,被外物入侵了内部,明明应该排斥反抗才对,可在唇舌纠缠与下体摩擦的感触中渐渐都被忽略,预想的痛感变得轻柔,不断触碰内壁的手指使内径泛上酸软感,在陌生的侵略之中讨好地吸附上去,不多时滑腻的湿意就包裹了手指。

 

干涩的甬道慢慢变得湿滑,不断向前挤去的指尖行动也愈发轻松,带出少年的轻吟也由抗拒变得难耐。

 

笨拙的舌尖急切地开始迎合,被轻咬住带出口腔,舌尖在空气中纠缠摩擦,丝丝水线从唇角流下。

 

在后穴抽动的手指一根根的填入,热切的身体轻易的接受了,甚至能够感受到贴合在内壁的指腹上细腻复杂的纹路与坚硬骨节的形状。

 

充血涨大几欲爆发的挺立与男人的分开,换上手指堵在泪光点点哭泣不断的小孔上,狠心地握紧,却阻止释放。

 

同时体内的手指触碰到真正链接快感的那点,指尖用力按下——

 

「啊!——...那...那里不...」

 

纤细的腰身猛然间绷紧,小巧喉结迅速的上下滑动,尖凸的形状就快将颈上肌肤割裂开来一般,溢出的呻吟被拉扯得细长尖锐,泫然欲泣。

 

早已被冗长细致的前戏憋得神志不清,却不得不慢慢的等待少年适应,名为理智那根细线脆弱得不堪一击了。

 

「要进去了——...」

 

放开濒临爆发的精致,撤去埋入后穴的手指,双手一把扣住创真的双膝用力压折到胸前,大大分开,将挺硬涨大到极限的头部抵在失去填充物而变得张合翕动的薄红穴口上,柔软的穴口张张合合轻吻着前端,似邀请似拒绝,挺硬的硕大迫不及待地顶入——

 

「啊嗯!——...哈...」

 

被指尖戳碰带来的快意还未退去,仍未反应过来,蛮横的硕大就不留余力贯穿了内部。

 

覆盖着纤薄肌理的胸膛剧烈起伏着,迷蒙在眼瞳前的薄雾化为大颗大颗的晶莹泪珠溢出眼眶,落入身下的布料之中晕出深色的水痕。少年喉间发出带着痛楚与甜意的轻吟,终日充满活力的清丽音色此刻染上了哭腔。

 

手指触碰不到的深处被火热坚硬的硕大强行顶开,炙热的温度熨烫着内壁,激起一阵柔软甬道的收缩颤动。

 

无法前行。

 

眉头紧皱牙关咬紧,四宫尝试着稍稍退出一点,让难以忍耐的爆发欲望在绵密紧致甬道之中得到缓解,以最大限度的定力告诉自己此刻还不能大力的交合。

 

捏着创真双膝的手掌用力得几乎就要捏碎骨头,后撤的硕大在干涩紧闭的内壁上艰难地滑动,似乎都能听到那残忍的摩擦声。

 

「先、不要——...动!...很痛的、啊...」

 

大口呼吸,努力放松身子,全身都紧紧绷起,泪水滑落的速度加快了,语不成声地乞求暂时的停战。

 

四宫俯下身来轻轻吻去不断滚落的晶莹泪珠,温热的唇瓣扣上创真被牙齿用力咬着的双唇,传来的都是对少年的歉意。

 

埋入后穴的硕大似乎比烧红的铁棒更加火热坚硬,炙热的火焰从穴口一路烧入体内,橙红色的火舌燃起了燎原之火。

 

很烫,很痛,却也给心脏充入源源不断的温暖与安心,用融入魂魄的痛觉标记下独属于他的痕迹,在他进入的那一瞬间,就沾染上他的气息了,刻入灵魂,再也无法抹去。

 

自己真的是很爱这个人啊,不远万里跑来找他,甘愿用身体让他理解自己的心意,迫切的想要合为一体。

 

如今就连这般难耐的痛楚也想要尽快变为快意。

 

仰起头接受男人温柔的亲吻,厮磨吮咬,勾起舌尖共舞。

 

喘息换气,唇齿间、胸腔内,似乎都被爱人浑厚甘美的气息充满了,清幽却温柔。

 

渐渐地,入侵后穴的恐惧与酸楚如潮水般涌去,一度疲软下去的精致也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心房鼓胀得满是甜意,后穴残留的痛感似红热的细针在戳刺内壁,又麻又热,叫嚣着再次的欺凌。

 

只懂得如何点火却不懂怎样灭火,创真小幅度摇了摇腰,勾着唇角像猫一样笑起来,学四宫原来的动作轻轻在四宫唇角亲吻,鼓励着男人进行下一步。

 

「可、可以了...」

 

感受到狭窄的内壁有了放松的迹象,身下的细腰开始了小幅度摇动,憋到神志不清的四宫眼前看到了上一秒仍在呼痛的少年展露的笑颜——

 

水色氤氲的金棕色瞳仁依旧如溪流般清澈干净,真诚直率表露内心所珍藏之物,单纯的少年即使是在此时,也不会被人类丑陋的欲望沾污,清澈的眼底只刻留自己的面容,温暖而坚定。

 

四宫此刻在想,那么多漂亮的颜色供他选择,为什么唯独中意这金棕色呢?明明那么多淑女名媛任他挑选,为什么偏偏牵起了这天然到迟钝的少年之手呢?

 

明明这质感柔软唇线漂亮的双唇只会说一些惹自己生气的话,这色泽绚丽的双瞳只会自大又倔强的望着自己,这反应青涩的身躯稚嫩又羞涩,完全不能毫无痛苦地接受自己,却还要急切地适应急切地索求——

 

明明都是令他避而远之的存在,但为什么就是无法嫌恶,无法放手,那一切都让他觉得无比可爱。

 

如果这般的占有能够让他永远属于自己,如果自己给他的爱能够让他永远留在身边,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勾起一个无奈的笑,四宫本人绝对不会知道那个笑容有多么的宠溺。解开了束缚少年双腕的白布,牵引着环上他的颈项。

 

「痛就说出来...」

 

将腰试探性地向前顶弄,柔嫩的内壁顿时吸吮得更加用力,似要将硕大牵向更深处,却又被那热铁烫到般,惊悸地想要后退想要远离。

 

一吸一放间,就能带来无比眷恋缠绵的快意,生涩的技巧反而讨好了蛰居于体内的猛兽。

 

再也不能抑制前后摆腰的冲动,双掌扣紧不盈一握的腰胯,带动火热在体内不间断的抽动。

 

欲望的利刃在脆弱的内壁上摩擦着,沉重深入地挺入,坚定有力地撞击,满涨火辣地贯穿。每当那火热在体内深处肆意强烈地顶弄,从腰肢炸开的甜美却酸麻的热流就沿着密集于体内的神经纤维传向四肢百骸,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喊出的话语都是支离破碎的。

 

「呜...啊...前辈...啊啊——...」

 

光裸的双腿缠上男人精瘦有力的腰间,一次次被前后摆动的动作撞开,一次次又固执地缠上。

 

后穴传来的快意使足尖紧绷到发痛,环抱在男人颈间的手臂僵硬地支撑着,触碰到后背的手指在紧实肌理上抓挠。

 

不知如何对待后穴传来的强烈到晕眩的感官快乐,只知道一味地收缩后穴和抱紧身前的躯体,手脚集中了全身的力气,妄想着用来抵抗汹涌的情欲。

 

全身的感觉似乎都消失了,都被深埋后穴的火热撞击淡化了,只留有内壁被硕大充满的感官快乐源源不断地沿着尾椎传入脑中。火热粗大就像烙铁般深深印刻在脆弱甬道中,不留一丝空隙,卷起一阵快要沸腾的甜美混乱。

 

越来越重,越来越深,每当适应了一分,就会迎来更残酷的苛求,相连的地方就更多了一分灼人的火烫。

 

敏感的肉壁几乎可以描摹出吞含的热铁的形状,清楚地知道这火热在体内涨大的全过程。血脉贲张的硕大之上凸起的经络是如何强劲地跳动,圆润的头部就似直接戳刺到内脏般深深埋入后穴之中,比狭小的甬道粗了不知多少,几近撕裂富有弹性的甬道。

 

「啊啊...慢...哈...」

 

微微眯起的双眼水色氤氲,摇晃之中温热的泪水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都被轻柔地吻去。

 

紧握细腰的手掌用力得似乎要将腰肢掐断,一下又一下向自己摁去,柔软臀瓣与男人的胯骨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被拍打臀瓣的触感又麻又痒。

 

无法适应撞击的节奏,呼吸变得困难,杂乱无章,应接不暇。只能拼命攀附住男人肆意掠夺的身躯,发出细碎而慌乱的轻吟。

这不是少年能够承受的激烈。

 

残存的意识正被高强度的快意蚕食,泛上水雾的双眼连四宫的面容都看不真切。隔着一层晃动的水层,唯有那幽深炙热的双瞳,满溢的沉迷与眷恋、深深占有而带来的厌足与幸福,暗含的这些感情,不加掩饰展露给创真,明亮耀眼有如夜幕之上的钻石星尘。

 

四目相对,下一秒水润的唇瓣便又胶合到了一起,轻吻间美好幸福得令人着迷。

 

喜欢你,好喜欢你。

 

这份感情不必言说,相拥的身躯就是最好的证明。

 

绵密温软的后穴缠绕得愈发妖媚,无上的甜美在下腹堆积,摩擦在男人腹部的精致早已水光淋漓。

 

甜美的快感沿着尾椎攀沿而上,卷起滚烫的血液冲入脑中,深入心智刻入灵魂,混沌其中,除了无意识呼唤四宫的名字,什么都做不到了。

 

无法思考,无法反抗,这似毒的感官感受渗入了骨髓,就连被撞击摩擦带来的痛楚麻痹之感都是令人解脱的解药。嗅到的气味是任何香料都调配不出的醇美,上瘾,却又莫名心安。

 

「唔...嗯...快...就快——...前辈!...」

 

下身的攻势猛然间加快了,急遽而来的冲撞,欲将双方嵌入怀中的拥抱——

 

要粉身碎骨的快意,强劲贯穿了身体。

 

紧扣后背的指尖几乎要嵌入男人紧实的背部肌理,血色的痛楚反而刺激得下身愈发粗暴。足背紧绷,头颅高高的扬起,后穴无比紧致地吮紧了即将爆发的欲望。

 

「啊啊——...」

 

低沉嘶吼声中,坚硬的硕大顶入最深处——

 

摩擦得充血泛红,破皮甚至起火,些微的感受都不比注入的灼热来得强烈,密布神经的区域不能抑制地发颤痉挛,脆弱的黏膜被灼伤般地惊颤,身前的精致也爆发出来——

 

而后似乎过了很久,久到世界变得一片空白。

 

拍打在颈间的呼吸气息温热又眷恋,汗湿的发梢与肌肤相触十分发痒,将头埋入创真颈间,那面容之上满是厌足与温柔。

 

高潮的余韵缓缓拂过无力的身躯,放松下来却仍在轻微地颤抖着,张大唇角缓解肺部缺氧的疼痛。

 

「四宫前辈——」

 

「好重,好热,也好饿啊——」

 

「快点从我身上起来做饭去啦——」

 

从喉间发出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创真轻咳几声,小幅度滑动的喉结瞬间遭到了暗算。

 

埋在颈间的头懒懒的晃动一下,侧过脸伸出舌尖在脖颈上舔吻。

 

滑腻温湿的触感蔓延开来,还不时用牙齿啃咬,色泽鲜嫩的红痕密集其上。

 

「等、喂四宫前辈你有在听吗?」

 

抱怨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直起上身的四宫消了音。

 

灵巧的舌尖熟练地攻占了城池,勾起对方交缠磨蹭,甘甜的细腻的滋味不断涌出,饱尝美食的味蕾也同样对这甜意难以抗拒,又带起了方才发泄过的热意。丝丝热流向下腹涌去,没有拔出的硕大依旧深埋于后穴,再度挺立。

 

感知到这变化,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腰肢惊讶地晃动,原本环上四宫颈间的手臂曲起,创真手掌推着双肩摇着头想要逃离男人的身下。

 

「不,不是吧,还来?——」

 

「你认为本人我做的料理,只一次就能吃到吗?」

 

眼镜早就不知道被随手扔去哪里了,没有镜片遮挡的双眼轻轻眯起,挑出狭长的弧度,眼底满是张扬愉悦的神色。

 

不等自己能言善辩的学生出声反驳,名为消音器的双唇又扣了上去。学生只能「唔唔」表示抗议。

 

唇齿纠缠间无尽的甘美漾出,舌尖被轻咬被含吮,都能引起高潮后脱力的身躯轻颤。四宫的手肘撑在创真肩侧,就着下半身相连的姿势上身抬高与创真接吻,手掌轻轻摁在毛茸茸的后脑,缓缓托高,唇齿更加契合——

 

放在脑后的手掌大而坚定,令人心安的温热触感,有力却不强硬的支撑着自己,前一秒还在说着讨人厌的话,后一秒那唇就无尽温柔地吻了上来。

 

真是讨厌啊,这个人的性格。明明恶劣狂妄得惹人生气,却总在这时温柔到犯规。

 

口口声声说着幸平你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最好赶紧被退学,可真正帮助自己前行让自己能留在远月的也是他。

 

无数次拒绝自己提出的H行径,义正言辞说着未成年人不能进行这样的性行为,不然会很痛会出血会受伤,前几日的纠纷就是因此而起。妥协后十分粗暴的说疼死你我可不管,可真正做的时候,强忍着欲望彻底润滑,自己不怎么痛,他反倒像是濒死一般。

 

所以说这个人性格太讨厌了。

 

闭上眼不再反抗,双腿抬起缠上男人的腰,晃动着身体发出邀请。

 

扭动间,那蛰居的硕大与依旧敏感万分的内壁缓缓摩擦,似毒的快意就蜂拥而至涌向全身,泛滥成灾,急切地轻哼出声,穴口立刻紧紧咬合,包裹住热切的硕大。

 

轻笑着的男人眼神立即有些凶狠。

 

埋在体内的凶器一分分鼓胀起来。

 

「臭小鬼——。」

 

暗自发笑的创真下一刻就被握紧腰肢托起后背坐了起来,面对着四宫。

 

挺硬的硕大就似在体内画了一个半圆周,由于体位的变化,本就深入的硕大向前挺进更深,在花心大力碾压过去。

 

「啊!——」

 

笑不出来了。

 

羞耻地想要蜷缩起身子,蛮横的双手握着细腰提起再摁下,配合着身下狠狠顶入的硕大——

 

被迫张开的穴口紧咬着不断进出的赤红之物,吞吐间拉扯出内部残留的白浊与内径渗出的透明液体,沿着柱体下滑,滴落在床单上,撞击间满是尖锐的水声。

 

过度摩擦的穴口早已充血泛红,有着水晶般的绯红色泽。火红的穴口缱绻张合着吸吮那顶入的硕大,粗粝的摩擦延伸到最深处,带来一波又一波强烈到难以忍受的快意席卷全身。

 

肿胀的头部在最深处顶弄碾压,异样甜美的感受似乎都麻痹了神经,沿着尾椎向四处扩散蔓延,酥麻了腰肢,瘫软了不断夹紧的双腿,就连呻吟声都搅碎了。

 

「啊...呀...不要...好...哈啊...」

 

无力的颈项支撑不住头颅的重量,将额头抵在男人的肩膀上,半睁半合的眼眸水色氤氲。

 

少年眼中漂亮清澈的色泽似在高温下化开了,绚丽的金棕色折射出琉璃般的梦幻光泽,上方水波荡漾,轻微的晃动就能使那流动的液体漾起波澜。那金棕色依旧那般温暖,通透清澈没有一丝杂质,正午日轮的色彩,有着拯救了众多人的坚定自信。

 

耀眼,美丽,望进那眼底,你会发现那里温暖坚定得只留有你的身影——

 

着迷的在少年眼尾处轻吻,吻去那溢出眼眶的温湿泪珠。动作间,含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存。

 

少年绯红的发丝在甩动之中明艳得如焰,火红色的焰,热烈到就要灼伤脆弱的视网膜。

却远不及那动情投入的面容令人着迷——

 

被吻得红肿水润的双唇轻颤,吐露出细碎的嘤咛。眼中泛起的水光急切地想要涌出眼眶,滚烫的泪水烧红了眼尾,不断流出晶莹泪水,泛红的眼尾晕出无助的媚意。

 

「不行了...里面...好热...」

 

无法闭合的樱色双唇微颤,隐约可见其中探出的红舌,水泽晶亮,承载不下的水线顺着下颌流下,只是无意识的诱惑也能逼得人发狂。

 

手掌松开了纤细腰肢,下滑,捧住臀瓣大力揉捏,向外分开使自己的进入更加轻易。

 

穴口已经发麻,持续不断的抽动使内壁都泛上了麻痹的酸楚,可不知厌足的肉壁依旧吞吐着硕大,借由体位将那火热愈含愈深。

 

全身的细胞似乎都浸泡在高热的快意之中,迷乱,涨破——而后迸发出更加火热的甜美感受,刻入骨髓,如毒品一般上瘾,欲罢不能。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在耳边回响,呼出的热气令耳廓都开始发麻。

 

两人的喘息声,交合的水声,少年听不懂内容的呻吟声,还有那快要击破鼓膜的心跳声——

 

交织着,共鸣着。

 

奏起绝妙的配曲。

 

不知胶合了多少次的唇齿再度相碰,温热急切的鼻息扑打在对方面颊上,鼻间充盈的满是对方的味道。

 

腹中的饥饿感微弱到可以忽略,肉体上心理上强烈的空虚仅能由对方给与。那种不饱腹感,能够席卷全身。

 

「啊...前辈...我快——...」

 

「嗯,一起——...」

 

迸发在深处的热流似乎比高温的岩浆还要滚烫,握着臀瓣的双手用力下压,下身顶入最深处——

 

好烫,好深,要被灼伤了——

 

那热度在不断烧毁着意识,即将卷走最后的一丝清醒。

 

拔高的呻吟已经不成声了,尖锐却沙哑,染上惹人怜爱的哭腔。

 

眼前白光乍现,星光满天。

 

晕眩,而后昏睡。

 

意识终止了。

 

到最后还是没有吃到四宫的料理。

 

 

 

 

 

 

FIN

【然而又没有认真写结尾

【精尽人亡弹尽粮绝肾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