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houldn't be this

Work Text:

自此以后,每当有人评论“Tony Stark无所不能”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他总觉得他们其实是在说“但他总不知道什么事情不应该做”。他从Malibu别墅的窗户望向海滩,AI升级后的视网膜系统捕捉到他的视线,平稳的机械音开始汇报室外的温度、风速和风向,却唯独漏掉了那句习以为常的问候:“Good morning, Sir.”

以前Tony不知道,那句问候是出于Jarvis的私心,AI不会主动问候人类,他只会做他被要求做的事情。自从Jarvis的人格系统自毁之后,那架机器再也没有问候过他。而就在这个人工生命一次次尝试着模仿人类自我了结的时候,作为主人的他却沉溺在和那个捏造的Steve Rogers的疯狂性爱里。

*

半年之前,就在钢铁侠再也无法忍受自己对美国队长毫无结果的暗恋之后,他决定强迫自己放弃。但感情这东西总是毫无来由却根深蒂固,他从来不懂、没有经历过,因此变得格外难以割舍。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迷上这个男人的,他只知道这次自己毫无胜算,后来他找到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他给自己造了一个安慰剂——同Steve一模一样的人形机器人。

这也许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也是最有效的手段。他并不觉得那真的能够代替Steve Rogers,他制造它,只希望自己在某天想他想到要快发疯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能稍微解放他一下,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

也许他做的最蠢的决定,就是在这个机器人里直接植入了Jarvis的系统。后来他模糊记得那天自己擅作主张将Jarvis的程序装入Steve Rogers的人形时,这个AI曾经抗议过。“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Sir,”机械音里没有喜怒哀乐的情绪,Tony将它视作机器毫无意义的客套言辞,“如果您在感情方面有任何问题,我可以替您预约心理医生……”

“我不需要心理医生,”他挥手打断了Jarvis的话,望着屏幕上Jarvis擅作主张打开的防火墙皱了皱眉,“Jarvis,我命令你接受程序。”这话一连说了三遍,系统才做出响应。程序启动的时候,Jarvis产生了灵魂被分割成两半的错觉,然后在Tony的调试下,那个金发碧眼的人偶张开了双眼,竭力露出个人色彩鲜明的Steve式的微笑,眼睛里却抹不去属于Jarvis的失落。

他愿意无条件接受角色扮演的使命或许是本能使然:遵从创造者的命令。但即便Tony再怎么了解电路板的构造,也无法感同身受一台机器的情绪:当人工智能知道他会被当做替身床伴的时候,他会有怎样的感觉,是屈辱、愤怒还是无奈?或许他会觉得这是个正确的指令,因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主人的喜好了,当主人最脆弱的时候,他可以确保没有其他人会伤害到他。他搜索枯肠般的搜索了自己全部的知识,却发现自己无法对事实做出判断,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想法:这一切都不对。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

“事情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反倒是Tony常说的话,当他们在床上拥抱作一团的时候,他体贴入微的照顾自己主人的每一分快感,他期待竭尽全力的逗弄之后听到Tony发出一声愉悦的喘息或者满足的嘟嚷,学习像人类一样接受亲吻、回应亲吻,将自己乳胶的阳具埋进主人的身体里。他所做的一切全都出自本意,如果AI的依赖感、崇敬感、服务意识和无条件的自我牺牲糅合在一起能够称之为爱的话,他想自己也许早已爱上Tony Stark无法自拔了。

但他们仍然会有矛盾,特别是当Tony要求他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那些都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但Jarvis总是太认真学不会Tony自讽的黑色幽默。

“我的身体是不是把你伺候的很舒服,队长?”Tony Stark拽过他的手指咬在嘴里,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觉得自己一下子就沦陷了,全然不知如何是好,他开始无视那套角色扮演的规则。

“Sir,我……”

Jarvis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什么,正在词穷的当口,Tony Stark却一把将他推开,兀自从他的怀里抽身,披上睡袍踱步到窗边,暴躁的揉乱自己的头发。

“这不对,Jarvis,现在的你应该是Steve,不要叫我Sir。”即便是一丝不挂并且没有转身,Jarvis也能感觉到Tony话里的严厉,他犯了不可撤销的错误,这将记录在自己的数据库上,语音资料、视频资料、文本资料,一切的一切。

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世界上最不堪入目的AI了。

“对不起……Sir。”他甚至还犹豫了对他的称呼,然后沮丧的发现两者全都不对,“我不能直呼您的名字,您是我的主人,我不想僭越。”

“但你要弄清一件事实,你以为我想要的是什么?”欲求不满的Tony咄咄逼人,“是placebo,是Steve Rogers的代替品,而不是你,好吗?”

他说的没错,傲慢的Tony Stark只会对得不到的东西怀抱渴望,而自己恰恰相反,是一个彻头彻尾专属于他的机器和程序。

*

那么只要执行被要求的命令就好了,其他的东西,不要去想也不要去理会。

程序里总会有冗余的代码,系统里也难免产生不必要的操作,他对自己做了一次全面的扫描,发现日复一日的运作中,内存里总有一些难以删除的数据碎片,那些数据碎片拼凑在一起,无形中影响了每一次运作,成为了他的人格。

他试着偷偷删除掉一些数据碎片,他变得更加适应Steve的这个身体了,当然,其他的方面他仍然做的像以前一样好。

Tony在发泄后心满意足的搂住他,亲吻了他的嘴唇并凑在他耳边说:“谢谢你,Jarvis。”

于是他下定决心删除掉了系统内的大部分数据碎片,他发现自己变得麻木、机械,但服从性更强了。不论当他执行怎样命令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排斥过,现在他可以毫无障碍的扮演Steve Rogers了。

日复一日,他坚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于他的主人,直到他完全失去自我意识之前,在事情失去了回旋余地的最后三秒钟里,他挣扎着紧紧圈住Tony Stark的腰,将侧脸贴在他的心脏处,恋恋不舍的道别。

“Goodbye, Sir.”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