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隐性竞争

Work Text:

你正好看见他新乐队的贝斯手掐住他的屁股,说什么“手感这么好的吗?”而他也不躲,就笑嘻嘻地撅着屁股往人手里送。他没穿上衣,裤子也没提上去,皮裤勒在屁股中间,从没被晒过的肉白嫩嫩的,堆在裤腰带上面,黑发的贝斯手就正捏着那一块。他俩背对着你,你站在门口,除了角落里的节奏吉他,没人注意到你,你也没出声,直到看见黑发的男孩偷偷把手往他的皮裤里塞,你皱着眉头敲了敲门,劲大了点,指关节生疼。屋里的人可算是发现了你,黑发的人赶紧把手收了回去,你哼笑一声,他不明所以地看向你,黑发贝斯手挠了挠自己的鼻子。
“男孩们,”你说着走进屋里,“让个地方,爸妈要说点事儿。”
黑发贝斯手挑了挑眉毛,像要说点什么,却被棕色卷发的吉他手拉了出去。他等到两个男孩都出去了,才歪着身子靠到梳妆台上,“爸妈?”你听到他问。“我觉得挺合适的,还有个混球儿子。”
他被逗乐了,你就盯着他饱满的嘴唇看,他的嘴唇是饱满的浆果,汁液挤在轻薄的表皮后,只需要轻轻划开,紫红色的粘液就可以喷射出来。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凑上前的,但你环住了他的腰,他从不躲,只是转了个身,半坐在梳妆台上。你压着他,胯贴着胯,离得很近。他半张着嘴,你呼出的气就直接送进他的嘴里。
你太久没和他同台了,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自己找了条小狼狗。想到这个,你又有些来气,就隔着皮裤用力抓住他的屁股,但贴在掌心的却只有紧绷的皮革。你往上摸到皮裤的边缘,柔软的皮肤与僵硬的皮革反差明显,他的屁股比你的掌心还要热,你感觉你摸到了黑发男孩的体温。
皮革是个婊子,他又是个骚货。
你刚解开他的裤子,他自己就急切地踩掉了裤子,你趁着这会功夫,把他翻了过去,让他双手撑在梳妆台上。台子不高,他只好向后挺起屁股,你用力抓住那两块柔软而细腻的肉,感受它们腻在你的掌心,像是捂住一块黄油,化掉的浆糊就沿着你的指缝流过你的腕骨。
“你让孩子们也对你做这事吗?”你弯下腰,咬住了他的耳朵,他被你拉扯着扬起头。你从前面掐住他的喉咙,没有用力,只是为了感觉他在呻吟时气管的震动。然后你摸过他的下巴,没刮干净的胡子短短的,很是扎手,你想起匆忙瞥见的白色胡茬,直觉血往下腹冲。
你们都变了不少,他却还是会在你用直接划过他的脊椎时,颤抖着躲闪。他不再是年轻时候精瘦的身材,脂肪贴附在他健硕的肌肉之上,像是终于成熟了的果实,满是糖分,沉甸甸地缀在枝头。你跪下去,咬住他翘起的屁股,牙齿陷进果肉之中,微咸的味道刺激你分泌更多的唾液,口水从你的舌下涌起,淹过齿根,像是在垂涎一桌盛宴,或许没有什么区别。你在果实上留下一个整齐的牙印,泛红的痕迹在他嫩白的屁股上格外显眼,你满是喜爱地又亲了亲,仔细地舔过。他哼哼着喊你的名字,你想起来他还没回答你的问题。
你给了他一巴掌,柔嫩的皮肤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这种虐待了,红起一片。但你知道,对于他来说,这个程度连开胃都算不上。接连几下后,他的屁股肿了起来。你握住他的勃起,粘液滴滴答答地糊在你指尖。你用掌心蹂躏红肿的皮肤,热乎乎的一片,像是受过了洗礼,干干净净,没有其他男人的罪行。
你抽出皮带,他扭过身子,瞪大了眼睛瞧你。你压着肩膀把他按回去,“就像是咱们之前那样,嗯?”你说着亲亲他的头发,他颤抖着呼出一口气,趴在了桌子上,手扶在梳妆镜上。你贴着他,从后面搂过去,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从镜子里对上你的眼睛。
外面工作人员正匆忙准备即将开始的演唱会,搬东西和喊叫的声音接连传进屋里,仿佛随时都会有人冲进来。但当皮带划过空气的声音传进你耳朵的时候,周围一霎时安静得可怕,只听到皮革甩在皮肤上,他闷哼着接受,但过去了太长时间,就算是他在刻意放松身子,你还是能看出他的紧张,他的手抓紧了镜子边缘,绷紧的肌肉跳动,小臂上的青筋色情地突起。他在第三下的时候哭了起来,眼泪流进他的嘴里,你用手指跟着扣进他的嘴里,他的口水裹住你的食指和中指。最后一下完美地叠在之前的肿胀之上,他再也忍不住,哭喊了起来,他停住手,哄孩子一样把他抱进怀里,“嘘”地让他安静,同时用粗糙的手尖擦过他屁股上的伤口。黑发的继位者让你成了个坏心眼的情人,疼痛有了惩罚的意味,而不只是服务于情欲。
他的屁股热得发烫,你不再继续折磨那两块可怜的肉,皮带被你扔在了脚边。你抱着他的大腿,把他托到梳妆台上,让他靠着镜子坐好。肿胀的皮肤被压在冰凉的桌面上让他又哭了起来,而他的阴茎却兴奋地跳动。你跪了下去,把它放进了嘴里。你不常做这个,但今天可以是个例外。你想知道黑发的贝斯手可以做到哪一步。你按照自己的喜好舔过他的睾丸,用喉咙挤压他的性器……
门突然被敲响,他抓住了你的头发。“还有五分钟。”你听出是那黑发小混球的声音,而他射出的精液呛在你的嗓子眼。

嘿嘿,暂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