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庄季 无法自拔的爱你

Work Text:


情史丰富的庄恕有对爱的固执想法,认为爱情只是爱情,分手时不用患得患失,不爱了放手时也要干净利落。
遇上季白是个意外,但爱上他却有如命中注定,几乎是第一眼,他就预测了自己日后的生活。
原来固执,只是因为不够爱而已。

“你在哪?”
叮的讯息声一响,不论庄恕在做什么一定会立刻拿起手机,带着怕别人不知道是谁传来讯息那样的笑意,愉快又旁若无人的回复讯息。
“我在医院,你下班了?在等我一会好吗?我马上就过去!”
他从未这样过,除了工作,随时随地守着手机,深怕错过季白传来的任何一个讯息,他每一条朋友圈都点亮小红心,他每一个问题都给出答案。
从交往到结婚,从未改变过。

X

「我跟你说,你那件衣服一点也不暖,听我的话把这件带上!」
「好。」
庄恕忙碌的在屋子收拾这东西,一边还交代着季白要带衣服。
「还有啊,我把晚餐都做好了,记得每天一定要吃听见没,我每天要看到认证照片的!」
「好...」
「最重要的是,我不在家,你自己注意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鸡妈妈,你不过就是出差一个星期,我怎么变的生活无法自理了吗?」
「谁是鸡妈妈?」
「行行行,老公!你过来!」
季白受不了庄恕的唠叨,所以拉住那个收拾行李的庄恕,在他的嘴上重重一吻,堵住了他的话。被阻止的庄恕只好无奈的笑,摸摸季白的头,虽然表情看起来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
他知道自己担心的太多,也知道从小就独立自主的季白自己生活绝对没问题,但是既然变成了自己的人,就是归自己管了嘛。
好吧,其实他也是跟季白在一起之后才这样的,说不定以前一起念书的朋友见到了这景象,都会不认识他的。
「你要出差一个星期,所以现在不是唠叨我的时候。」季白勾住庄恕的脖子把吻印在他脸颊上,香香的沐浴露气味熏的庄恕有些头晕。
「那...?」
「离班机还有半天,春宵一刻值千金...」
也对,他应该把握时间,接下来可是要忍一个星期呢。

X

美国纽约,开完学术研讨会后,庄恕与几位医生一同用餐。平常与这些人相熟,许久不见应该是热络才对,但他却显得有些不在状态。
「欧文,你有什么心事吗?」一个女医生终于忍不住开口问。
庄恕感觉自己可能是有些失礼,连忙回到状态「没有,可能是赶飞机有些累了。」
算算现在的时间季白那儿应该是正上班呢,还是不打扰他,这才甘愿的收起手机,把注意力集中在聚会上。实在没办法,分割两地,庄恕整颗心都在季白身上。
其实他平常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三儿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想见他的心实在大过于其他,所以他回到饭店之后也没有马上睡着。他想听听季白的声音,又怕打扰他睡觉,手里的讯息删删打打,最后还是没有送出去。

直到隔天早上,庄恕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发现自己握着的手机竟然整晚都没关起来。
来电人是季白,但是整晚开着的手机以及快要没电,他赶紧找了充电线接上。
「三儿?」
“早啊,你那边是早上了吧?”
「嗯,你怎么还没睡?」拉开窗帘,早晨的阳光洒进饭店的床,自己竟然一整晚穿着衬衫睡着了。
“下班打开手机就看见你的讯息一直显示打着没送过来,所以就先打给你了。”
「我怕打扰你上班,就没传。」啊...一定是昨晚忘记退出对话框了。
“你就这么想我,分开还不到48小时呢。”电话那头传来季白的轻笑,好听的庄恕都醒了,不自觉的也带上微笑。
季白开心,他就开心。
「想你,好想,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黏人...该怎么办?」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很想他,连说话中带着点撒娇的意味。
“我也很想你,所以你乖乖的工作,才能准时回来,知道了吗?”
庄恕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外头的太阳好温暖,心里像是有什么溢出来了,如此满足。
「嗯,我知道了。」他有好多话想说,但他此刻却说不出什么,他只能应声。
等我,我很快回去。

X

「啊....啊、你慢点...」
推着身上的庄恕,但被他猛烈进攻搞的全身酥软,手上仅有的力气似乎没什么功效,最后季白决定放弃的顺从。
「唔嗯....」
手脚缠紧一个星期后终于见到的恋人,全身紧贴着好像也不能解一丝饥渴,传来喘息的声音对他来说就是最美妙的音乐,身上的气味胜过任何香水,庄恕正在努力补这星期不足的季白。
「刚刚那个人是谁....」趁着这时候,庄恕还想起了刚刚接机时,季白跟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打招呼聊的热络。
季白想,都这种时候了,他都快忘记他自己是谁了,没想到庄恕还记得刚刚在机场的事情。当时他直接抓着自己的手把他拉离开,好像都还没来得及跟贺总说再见呢。
「啊....那是...一个朋友....」
「你不准和其他男人走这么近...」从季白红痕点点的胸膛抬起头,庄恕端起季白的下巴狠狠吻他。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这么想,但是刚刚那个男人看起来就是个花孔雀,太危险了!
「你个醋桶....」
「我就霸道他了,就听我一回...」
「嗯啊、啊啊....知道、知道了...」
虽然知道不一定会做到,但季白很聪明的,这种时候还是嘴上让他比较好。

 

X

「桌上是给你的礼物。」
季白洗完澡之后出来,就看到庄恕在桌上摆的纸袋,对他比了比。
他走过去拆开,发现里面是一只表,还是自己在杂志上看了很久的表,但是他可从没说自己想要买,为什么庄恕会知道?
而且...
「你只是出差,用不着买礼物吧?」这样平白无故的送什么表?
可庄恕却晃着过来,从后头抱紧季白,替他戴上了那只表。
「嗯,好看。」庄恕很满意,果然季白的手就是好看「觉得适合就买了,而且买个东西送爱人还需要理由?」
「你要把我宠坏了怎么办?下次不准这样了。」季白真是受不了庄恕。
「正好,我就想把你宠坏。」庄恕绕到季白眼前,一边吻着季白透红的耳根一边告诉他。
因为我就是这么没原则,如果是你。
「宠一辈子都愿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