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ひふど-温存

Work Text:

《温存》
Cp:伊弉冉一二三×観音坂独步

“他像是要融化在这片久违的放松中。”

正文:
独步难得地睡了个好觉,充足的睡眠时间让他感觉到身体像是漂浮在云端一般轻松,他还不是很清醒,但是下意识想要寻找昨晚与他一同入眠的,他新晋的恋人,一二三。

但是凌乱到毫无主人个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但床褥上的凹陷和仍旧残存的温度证明人还没有起来多久。

独步睡眼惺忪地趿拉着拖鞋,揉着眼睛打开房门,立刻闻到培根的焦香味从厨房飘出来,他走过去,站在不远处看着一二三娴熟地给培根和吐司翻面,他恍惚回过味,这才真的是有家的感觉了。

一二三已经看到了他,颇为健气地打了个招呼:“独步早上好!今天真难得自己起来啦!”

独步难免被他说得有些脸红:“烦死了一二三。”他转身去卫生间里洗漱。

一二三还在身后不依不饶:“欸~独步,哪次不是你赖床差点迟到,还是我去叫你的呢!”

好像真的从这几句插科打诨中找到了他们正常的相处模式,刚刚没有实感而犹疑的心一下落回地上,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陪伴吧。

他们坐在餐桌的同一侧,稍稍动作就能挨到彼此的手臂,平时独步对这些都不以为意,但今天无论如何也忽略不了从身边传来的热度。

他突然停了下来手里的动作,只是低着头,一二三注意到了,于是也停下来,并不立即询问独步,只是用明亮湿润的金色瞳孔专注地凝视他。

终于独步受不了地将头转向一边躲闪着他的视线:“你不要这样看我,也不要靠过来。”他耳后露出的一片红色掩映在他的发色中,却还是被一二三敏锐地捕捉。

“咦~?难道独步在害羞吗?”一二三把脸凑得很近,甚至能闻到他们共用的洗发水的味道,趁着独步为了反驳而转头的瞬间,一口亲在他的唇上。

看见独步一直睡不醒的脸上呈现出慌乱脸红的神色,一二三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胸腔,一半是面对恋人的紧张和羞涩,但更多的是看见不一样的独步的时候,从身体最深处涌现出来的满足感,像是要将他整个人填满。

这样的独步,只有我能看见。

但是看见了,又想期待更多。

他猛地抓住独步的手腕,独步正在往嘴里送还在冒着热气的三明治,边缘已经被咬下一个月牙般的缺口。

被突然袭击的独步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抬起头,喉头轻微滑动将食物咽下,微张的唇中看得见浅粉舌尖无意识的滑动。

下巴突然被两指钳住,抬高,下一秒,温热的唇舌便堵了上来,一二三站在餐桌边上,而独步坐着,面对从上而来的亲吻,他只能尽力仰起头,无处安放的手扯住了一二三的袖子,这样的姿势费力又难受,但他却不想放开,难以拒绝。

没有什么缠绵悱恻难舍难分,仅仅是双唇之间的贴合都严丝合缝,紧紧相依。我在这里,这样的存在温暖得让人几乎 想要落下泪来。

一二三没有闭上眼,他看着近在咫尺的独步和他紧闭却颤抖的眼睫,他从心底而升腾起强烈的独占欲。

原本温存的吻突然变得暴烈,一二三撬开独步的唇齿,舌头趁着他松懈的瞬间滑进口腔,勾住独步的舌交缠吮吸,俩个人都是纯新手,靠着磕磕绊绊的生涩动作一步步摸索。

一开始独步被他的牙齿硌得很疼,却不置一词,默许纵容着他乱七八糟的试探,终于,一二三渐渐熟练起来,舌头舔过独步的每一寸口腔,紧紧的凝视着独步,观察他的表情,找到了他的敏感点。

独步感受到上颚一直被舔舐,传来一阵阵直冲后脑的酥麻和微痒,他有些慌乱,口腔里的氧气被掠夺,他下意识头往后仰想要寻求一丝喘息的空间,却被一二三另一只手扣住后脑,动弹不得。

他因为窒息和快感颤抖着,从鼻腔中溢出一丝难忍的轻哼,来不及吞咽下的唾液顺着下颌的弧度向下淌。独步眼角潮红,微微湿润,看上去羞耻得要哭出来。

一二三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他,转而顺着他的唇角,追逐着那一线水痕而去。独步剧烈地喘息,眼前一片朦胧的水雾,从颈侧传来难以忽视的痛感和欢愉,一二三正在认真地啃噬他的脖子和耳根。

啊,明天又要留印子了,独步分神想到。

“嘶——”独步抓着一二三后脑的头发,将他扯开,低头确认,果然,家居服领口掩着的锁骨上明晃晃挂着一排整齐的牙印。

“一二三……你属狗的吗!这么用力!”就算再纵容,也不会由着他这样折腾。

一二三此时已经半蹲下去,将脸埋进独步柔软的腹部,撒娇似的蹭蹭,声音隔着固体传来,闷闷的有些模糊:“还不是独步先走神嘛。”

你还恶人先告状了!

独步深吸一口气劝自己不要跟一二三一般见识,抬眼却正对上一二三明亮的双眼,他用最认真的表情望着他,问他:“做吗?”

独步嗓子里的话都被噎了回去,他很紧张,攥紧了汗湿的手掌心,思绪一片混乱。一二三和自己在一起了,他们从朋友关系更进了一步还是昨天的事,他有些跟不上进展,犹自不敢置信,这么多年的奢望成为了现实之后,他以为就是所有的结束。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他的一二三渴求他的身体,他们要像普天之下的任何一对情侣一样,做该做的事,爱该爱的人。

一二三没有等他纷乱的思绪找到出口,直起身来,俯视着他的脸,他的影子完全将独步笼罩,他轻声说,像是在替独步进行回答。

“做吧。”

被仰面压进一二三床上的被子里时,独步还因混乱而不知所措,他一面推拒着压在他身上作威作福的一二三,一面却情不自禁软下了身体。

“等等,一二三,你知道该怎么做吗!”他因为对未知的事情存有质疑和恐惧,他从没谈过恋爱,平时欲望淡薄也很少自己纾解,他以为男人之间彼此用手帮助就算极限,但直觉告诉他,一二三要做的远不止这些。

一二三察觉到独步的不安,亲亲他的眼睑,安抚地诱哄:“独步不要怕,我之前看过这方面的资料,交给我吧,会让你舒服的。”

就眼下这个情况,他难道还能说不吗?他明显感觉到下身传来的灼热感,一二三的下体顶在他两腿之间,散发着鲜明的存在感。

独步全然不能动弹,只能任由一二三动作,微凉的手指从下摆探进家居服,沿着腰线往上一寸一寸极尽温柔地抚摸,勾起身下躯体一阵阵地颤栗。

独步转过脸去,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却难以形容,他这才意识到,他被一二三的存在包围了,他用二十年去习惯他的陪伴,让他进入自己的生活,甚至把自己都全部给了他,自己什么都没有剩下。

他亦无法想象未来没有他的日子。

独步颤颤巍巍地伸出双臂,环住了一二三的脖颈,将脸埋在他的肩窝,这样全然依赖和信任的主动是独属于他的,一二三忍不住将他揉得更紧,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

不知不觉独步的裤子已经半褪,他的那根暴露在空气中,半立着,是未经人事的白皙干净。独步是真的不敢再看一二三的眼神,他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着紧盯着他的一二三,所以他选择闭眼不看。

独步猛地睁眼,急喘一声,急忙向下看,这一幕略有冲击,一二三毛茸茸的头正埋在他的双腿间,他扯住一二三的头发想要将他拉离,却被突然的一吸弄得腰麻手软,卸了力,只能倒在床铺中仰头呻吟出声。

一二三第一次尝试用各种手段去抚慰一个男人,他想让独步快乐,想让他沉迷,想让他从此只能留在自己身边。他还记得查资料的时候看到的注意事项,小心地收着自己的牙齿,不想给独步留下不好的体验。

他做得很慢,却极为煽情,舌头仔细舔过每一根突起的经络,配合着时轻时重的吮吸,轻易就让独步丢盔弃甲。

独步的视线因为生理性的泪水摇晃而破碎,他只能用尽全部的意志力去违抗着本能想要挺动的腰肢,正如一二三想要尽全力取悦他一样,他也不想让一二三感到丝毫的难受。

就在一二三的舌尖划过冠状沟时,独步感觉腰眼一紧,猝不及防的射了精,瘫在床上,腹部剧烈地起伏。一二三毫无准备,被呛了一口,忙不迭地直起身,低低的咳嗽。独步也顾不上自己还在头晕腿软,连忙翻身查看。

“一二三!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才害得……”他忍不住将道歉的话脱口而出,垂下头就像平时习以为常的那样。

但他被一二三捧起了脸,两人对视,一二三看着他眼里的水汽,伸出大拇指轻轻摩挲着独步眼角未褪的潮红。

“你永远不需要对我说什么‘对不起’,在我面前不需要勉强自己,因为我甘之如饴。”

独步从他金色的眸子里清晰的看见了自己,自己的悲观、压力,自己所有不可爱不完美从此都能被完整地包容,再不是孤身一人。

“做吧。”独步轻声说。

在片刻的愣神后,一二三迅速领会了他的意思。

他探身从床头柜中拿出了润滑和套子,独步看着他手上的东西,脸又隐隐发热,已经不想质问他从何时开始就有预谋了。

一二三只记得经验者们说第一次一定要把润滑和前戏做足,于是他将润滑液倒了一手心,间歇有满溢出手掌的水液顺着腕骨滑下,隐没在衣袖中,他将手探下,去到那个从来都没有被造访过的秘处。

独步很紧张,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的身体,不曾被别人掌控的陌生感,让他放松不了紧绷的身体,他将脸埋在一二三的肩窝,不让他看自己此时混乱而忍耐的表情。

一二三揉着他的穴口,缓慢地,带着耐心和安抚,全然不管自己的欲望像是快要爆炸,这一切的情感都是独步给他的,他不想放纵自己,却让独步受伤。

独步在一二三的指引和安慰下渐渐放松了身体,接纳了一二三一根手指的侵入。本就不是用于性爱的身体部位被强行打开的滋味不太好受,他憋住一口气,想要强行忍过这场甜蜜的折磨。

干涩的甬道紧紧地绞着一二三的手指,他的指尖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动弹不得。

一二三哪能如他所愿,他低下头去,将独步家居服全部推到肩膀处,露出胸前浅色的两点,先用舌尖在胸口位置细细地划,沾染上一片暧昧的水痕,猛然叼住左边那点,衔在口中,一点点的啃噬和啮咬,舌头抵住乳晕慢慢地滑动,干渴却游刃有余,像是狼,一旦咬住猎物的咽喉,就绝对不会放松。

独步敏感地扭动着腰,不知道是想逃脱这惑人的快感,还是无声地索要更多,他的大脑像是泡在温水中一般迷蒙,没有思考,放弃抵抗,身体渐渐松弛下来,给了一二三动作的信号。

他一鼓作气将一根手指插进去,将手中的润滑导进狭窄的甬道,随后转动着涂抹进去,轻轻扩开紧窄的内壁。突然想起查资料时看见的所谓敏感点,他动作轻柔地摸索,感受着包裹着手指时松时紧的反应。

突然他擦过一点,感觉独步猛然一抖,“啊!”地叫出声,他就知道找对地方了,他将手指抽出,再添了一些润滑,换成两指,重新进入,这一次直奔主题,他用两指轻轻戳弄凸起的那一点,观察独步的反应,独步完全沉浸在异样的快感中,生理泪水从眼角不停地滑落。

一二三忍不住加大了点力度,用指节夹住那处顶弄,独步的反应一下剧烈起来,他开始哭喊,抽噎,腰身拗出夸张的弧度,脚背绷成一道弓,难耐地在床单上磨蹭。唾液和眼泪将他的整张脸脏污地乱七八糟,而一二三觉得这是他最真实可爱的一面了。

独步渐渐适应了这样快感,一二三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憋了这么久,他也不是什么圣人,能做到这样细致,已经在考验他岌岌可危的理智了。他加上第三根手指,动作也不似刚才那样温吞水一般的小心谨慎,他开始由慢到快地抽插,次次擦过敏感点,逼得独步咬住自己的手背忍住尖叫。

独步想射了,他的前端早就再次挺立,在空气中颤抖却没人管,独步伸手想要替自己解放,却被一二三空闲的另一只手扣住,摁进被子。

一二三终于放开他两点嫣红硬挺的乳尖,乳晕上还留着鲜红的齿印和吻痕,是狼在猎物身上留下的标记。

他一言不发地抽出手指,滑落的液体淌进被子,在纯灰上洇出黑色的湿痕,渐渐扩散,海一样包围住他们。

一二三将独步翻了个身背对他,往他腰下垫了个枕头,随即粗暴地扯下自己的裤子,分身完全硬了,弹动了几下。他拆出一个套子给自己套上,抚了抚独步有些僵硬的脊背。

“独步,不要怕。”

独步虽然看不见,但前后都被一二三的气味包裹住的感觉实在是过于安心,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一二三暗中咬咬牙,对准独步的后穴,一寸寸将自己楔了进去。性器毕竟不是手指可以比拟的,独步感觉钝痛渐渐漫了上来,太阳穴也开始突突地跳。

但他咬紧牙关,全力放松身体,不想泄露一丝痛呼,一二三一定会照顾他的感受,但他却想和一二三合二为一,快点,再快点,快点到身体里,去填满,去占有,去爱。

一二三看着独步背后浮起的细密冷汗,身体和心灵双重的疼痛,独步箍得他死紧,但他不能停下来,他要独步完完全全属于他,这是独步的心愿,也是他的。

终于在整根没入时,两人齐齐发出一丝谓叹,独步分身疼得有些疲软,被一二三一把握住,细细撸动,带着些许薄茧的指尖擦过囊袋,同时他埋首在独步颈侧的敏感带有吮又吻,刺激着独步再次兴奋。

甬道放松了些,一二三用不会让独步太过痛苦的速度挺动,寻找到了手指刺激过的敏感点,甬道像是有意识一般夹紧,吸吮着一二三的分身,他终于忍不住将理智抛到九霄云外,只循着
生理的本能大力挺动腰肢,狠狠地碾过那一点。

独步愉悦着,像是冲上了天堂,到达凡间人类所无法企及的那一层高度,体会到了众神口中的极乐。他眼前一阵发白,眉心酸涩,血液里燃烧着一团沸腾的火焰,奔涌叫嚣着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疼痛,焦躁,饥饿,干渴,除了不顾一切地做爱,找不到其他宣泄的方法,两人连接的地方像是起了一场烈火,咆哮着将理智灼烧殆尽,房间里回荡着密集的肉体撞击声,一二三剧烈地低喘,间或夹杂着从鼻腔中逃逸出来的两声呻吟。

独步绷紧身体,他已经不太清醒,像是被干晕了般垂着头,闭着眼睛任人摆布,睫毛湿成一绺一绺的,叫床时是声带使用过度的沙哑,带着哭腔,鼻音厚重。

快感过载,变成了身体强烈的负担,亟需一个出口,将所有的激情都燃烧殆尽,将灰尘扬上天空,落成心头爱人的模样。

偏偏一二三堵住了这个出口,任凭他如何挣扎哭喊都无济于事,他们要一起,生活在一起,死了也在一起。

一二三加快了顶弄,次次都大力撞在独步的敏感点上,就此将两人紧密相连,身下的躯体只能被动地颤抖着,他退出去,一把扯下套子,又把自己撞进去。

没有那一层阻隔,高温像是要将内壁烫伤,摩擦燃起的欲火冲天而起,贯穿身体,排山倒海地冲击着脆弱的神经。

独步腰一挺,在一二三的手心里射了出来,身体里的硬物也弹动了几下,极深地将爱丢进了他的内里。

独步累极了,一二三还压在自己身上,半软的下身依旧埋在他的后穴里,但他却什么都不想管,缓缓闭上了眼睛。

就像婴儿泡在羊水中那样安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