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战利品

Work Text:

“趁这个机会我来让你见识见识本科的实力吧,伪物君?”长义从手合场地的墙上取下一只竹刀,“唰”地一下指向一只脚才踏上手合场地的国广。

国广看了他一眼,也来到墙壁边拿起一只竹刀。不是他终于接受“伪物”的称号了,只是因为最近出阵次数过多已经很疲劳了,就纵容本科逞一时嘴快罢了。

“……准备好了就过来开始。”见没有回应,长义也没什么兴致口头挑事了,先一步走到了场地中央。

两刃嘴上没吵起来,手合上就动起真格。竹刀猛烈撞击的声音不断回响在寂静的手合场。长义看出国广有些疲势,故意相持拖延,防的滴水不漏,等国广动作出现破绽时立即抓住机会一顿猛打。

飘花的长义最后干过了疲劳值爆表的国广,一招“一刀两断”向上一杀,居然直接把对方的剑打飞了。

国广向后一步躲开长义下意识出的另一剑,甩了甩震麻的手。

“这一轮我输了。”国广承认。

长义看起来超级得意,国广似乎能看见他翘到天上去的尾巴。长义花里胡哨地转了几下竹刀,后把把刀抗在肩上,一摇一摆地向国广走来。

“今天伪物君不在状态,”长义在国广面前停下,支着刀,“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说罢,长义一下拽住国广的领带,把毫无防备的国广向前一拉,猛地咬上国广的嘴,啃咬着对方有些干裂的嘴唇,后突入国广的口腔深处,蛮横地纠缠国广的舌头。长义没有像正常接吻那样合上眼睛,直勾勾盯着手足无措只好迎合反亲回来的国广,眼底是嘲讽的笑意。

国广被长义近距离挑衅的眼神搞得很恼火,一把推开了长义。

长义向后踉跄几步,舔了舔自己被国广反亲的发红湿润的嘴唇,露出冷笑。国广扯了扯自己的领子。

“……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我夺取的战利品,不满地话尽管反击,”长义说道,“不过我会镇压下你的一切努力。”

长义硬装冷淡的样子让国广想到了不久前结束的聚乐第一战时他那个时不时跑过来冲他冷哼一下的小监察官做派。

“战场上的敌人可不会这么温柔地待你,下面我的战利品就选择再痛打伪物君一顿好了。”

国广深吸一口气,把手合场地想象成战场。日常训练不认真对待的话在战场上不知要掉多少链子,这一点长义提醒了他。

国广整整姿势站好。

“好表情,”长义微微昂起头,傲气地瞅着国广,“终于认真了。”

其实国广也有点私心。

第二轮国广打的相当认真,似乎不知疲倦,倒是长义不停地应对国广猛烈的进攻没有闲暇思考战略,只能被动防御,不小心还被戳了几下,最终失败。

“……可恶。”长义背过身骂了一句。

“……在战场上,永远不能把后背留给敌人。”

“什么……?”

国广扔下竹刀,从后面一把抱住长义,咬上长义侧面的脖颈,逮住一块敏感的皮肤不住吮吸拉扯。

“啧!”长义挣不开国广的束缚,只能接受对方在他身上种下的一颗草莓。这算打击报复吧,长义皱着眉忍受着啃咬的酸楚感,耳朵开始发红。

“这是我的战利品。”国广舔了一下那块红红的痕迹,双手不自觉地探进了长义的马甲里。长义向后一个肘击,迫使国广撒了手。

“要求这么多,”长义轻轻摸着脖子上的吻痕,
“不拿出相应的成绩我是不会认可的。”

“……”国广拿起地上的竹刀,“我会让你打出`优秀’评价的。”

“我很期待。”长义笑了。

两刃接下来打的更加不可开交,谁也不让谁,身上都被打的青了几处。

一轮轮交锋下来,“战利品”越索取越过火,远非一开始的掐一下啃一下能比——

国广把长义抵在墙上,扯开马甲,隔着衬衫粗暴地揉着长义胸前站立起来的乳头。长义的衬衫纵然质量上乘布料优良,然而这样用力地摩擦在脆弱的乳头上仍然是让刃无法忍受的。国广拨弄着长义凸起的小点,兴致勃勃地看着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从胸口汇聚的酥麻感一股股辐射向长义全身。

长义喘着气,不知道是累的还是被激的,毫无起初要教国广做人的气势。

国广再向前逼近,双手撑在长义身边,两刃微微凸起的下体碰上了。国广挺腰摩擦,长义垂下头吐了口气,象征性地推了推国广。两刃都知道对方无心恋战。

“……我的评价是?”国广凑近,捏住长义的下巴让他正视自己。

“……”长义瘪着嘴不想说。国广成功欣赏到了长义不甘心又没话说的表情,知道长义挑不出自己的毛病。

“监察官大人认可了的话……我就要求获得最大的战利品了。”

“……批准。”
  
国广解开自己的披风系带,把披风铺在地上。长义也解下披风,但是讲究地把披风叠整齐后置于窗台上。长义坐到国广的披风上,抱着腿看国广脱去外套和长裤。

“……不脱吗?”国广把领带扯松。

“……伪物君的战利品我认为应该由伪物君自己拆开。”长义用手指绕了绕身上的蓝色肩带,躺了下去。

长义真的是个充满矛盾的刃,看起来游刃有余处事不惊,不了解他就体察不出他真正的心情。虽然满嘴骚话,身上衣服一件件被脱去时还是长义显出一点羞涩的神色。

国广感觉自己是在拆一件礼物。

一丝不挂的长义皮肤上已经有了不少痕迹,有手合打出来的淤青,有互相恶意互怼时国广咬的牙印,还有大腿上腿箍的痕子。

国广抱着歉意地亲了亲长义锁骨处的一处淤青,向下开始舔弄刚刚恶意玩弄过的乳头。长义的乳首成淡淡的粉色,和长义日常着装的冷色调形成对比,好像在引人关注。小长义也是这样的颜色。

长义的另一处矛盾体现在声音上,受到刺激时长义日常稳重优雅的声音音调会微微抬高、声色变软,发出平日里听不到的、像无法忍受逗弄一般的喘息。长义大概是不希望发自己出这样示弱的声音的,喘了几下后咬住嘴唇不再作声。

国广一只手抚上长义的脸,用大拇指蹭着长义的下嘴唇,瞅准时机几根手指就顺势滑进长义的口腔里搅动着。

长义没有狠狠咬住咬国广的手,只是含着这几根入侵的手指,同时徒劳地吞咽阻止唾液溢出,含含糊糊的喘息声也抑制不住了。

“想多听听本科的声音……”国广暂时放过了被蹂躏得更加红肿的乳首,抬头说道。

长义迷迷糊糊地看了国广一眼,然后国广就感觉长义柔软的舌头示好性舔了舔插在口腔内的手指。手指上的暖意传到了国广的心里,他抽出被濡染湿润手指向下探到长义的穴口处打转。

“放松……”国广低声说,另一只手摸着长义纤细的腰。长义身上有很多敏感的地方,腰部就是一处 在国广的安抚下长义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穴口也变得易于开合、不抗拒外物的进入。

国广打转的手指终于滑进了长义的小穴,长义双手攥着身下的披风,尽全力放松身体。

“哈啊……”长义的喘息声发颤,似乎要哭了一样。国广吻着长义的脖子,给予他支持。

“前面……也帮我……”

“我想看见本科只用后面就射出来。”国广在长义的耳边轻声说,不均的气息喷在长义耳朵上又让长义的小穴一阵瑟缩。

“……不行……前面……难受……”长义修长的眉毛皱在一起。

“相信我……”国广舔着长义的耳朵分散他的注意,又加了一根手指。长义的体内很温暖,穴道里已经很湿润,穴壁讨好地夹着国广的手指。

“本科的身体……在欢迎我。”

“啊……明明是你擅自进去的……”长义愤懑不平,“别说的……这么不要……嗯啊……脸。”

国广最后滑进一只指头,三指一起在长义体内扩展,只要一划过长义的G点,长义的喘息声调就会拔高一下。国广下面勾勾揉揉,上面又开始舔弄长义的乳首。

“……舔来……舔去的……”长义撩了撩国广的头发,“叫声`汪’听听……”

国广没叫,下面的手指一下摁在长义的G点上,长义说不出话了,身子猛地弓起。国广觉得他差不多准备好了,就把小国广直接挺了进去。

小国广正好戳到了长义的G点,又让长义发出一声绵长的喘息。

“别……别那么刺激那里……”

国广浅浅地插送着,给长义留了一点缓冲时间。

长义想摸前面,让国广一下捏住了手腕。国广把长义的手压住,开始了一轮动作。长义被顶的直往前冲,双腿又没劲缠住国广。国广扯下领带三下五除二地绑住长义的双手,把失神的刃的两条腿扛在肩上,掐住长义扭动的腰再次挺动。

从两刃连接的地方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长义感觉下面已经完全被操开了,刚开始进入的痛感完全消失,随着国广每一次深入小腹内都会升起一波一波的快感。

“本科的……下面真的是很坦率呢……”国广感觉长义的身体在每次自己向外抽的时候都会吸住自己,好像生怕自己退出去了。

“闭嘴……”长义喘息声不停,下腹的快感叠加在一起,让他觉得愈加难以忍受,“……不行了……”

“……本科想让我怎么做?”国广停下动作低声问。

长义眼角发红不可置信地瞪着国广,小穴里肠壁随着长义的呼吸收缩着。小长义颤巍巍地立着,前端渗出的液体顺着柱身下滑。国广摸上长义的小腹,从外部感知两刃的联系。

“真恶劣……”长义用发颤的声音破罐子破摔地说道,“……可恶……插……插我……”

国广动了一下,前端戳上长义的前列腺。长义发出一声低吟。

“干我……给我……”长义已经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难受地要发疯了。

达到目的的国广开始密集地向长义的前列腺撞击,每一下极深入,有点乱了章法。长义无法压抑,发出引诱国广更加用力的叫喊。国广俯身堵住长义的嘴,让那些难耐的叫喊变成细不可闻的呜咽。

“……我要射了。”国广说道,想抽身射在外面。

“……不要走……”长义突然用被束缚的双手拽住国广的手臂,说是拽,其实充其量只能算无力地搭了上来,“射给我……”

国广再次吻住长义,下面开始射精。微凉的液体涌入长义体内,长义闷哼一声,射在了国广的腹肌上。

过了一会,国广差不多恢复了体力,推推长义,起身开始穿衣,长义还躺在地上喘气。国广穿好衣服后,只好扶着长义的腰帮他起身,解开他手上的领带。

长义一件一件穿着上衣服,因为寒冷有点战栗。国广赶紧拿过窗台上的披风严严实实地给长义裹上,又捡起地上自己的披风草草披上。

“……宛如实战的训练也是很重要的吧?”长义惨淡地笑了。

 

审神者过来告知内番结束的时候发现两刃似乎狠狠打了一天的架,看起来都累坏了。原本神采奕奕的山姥切长义疲劳值瞬间满格,山姥切国广居然在飘花。

“我们去泡澡了。”国广这么说着就扛着疲软的山姥切长义走了。

长义轻轻向审神者点点头,直接进入飘魂状态。

“好好休息一下吧!”审神者开开心心地召唤出菜单,想看看两刃的训练成果——

“咦?本本-1被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