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异域迷情

Work Text:

异域迷情
在辛这个国度里,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是王。
而离神最近最受人敬仰的是神子。
所以神子注定是巩固王权的力量也是王的附属品。
阿云嘎虔诚地跪在神殿大堂中为这个国家祈求风调雨顺。
圣洁的白袍,经不住阳光的透射,勾勒出神子美丽的曲线。
这个国家的王已经站在殿门口许久了。
他的眼中仿佛有一团火,企图将瞳孔中映出的人燃烧殆尽。
郑云龙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来,只得用吞咽的动作掩藏自己的失态。
神子一出生就在象牙塔里,而他从成年起便是修罗一样的存在,这个国家需要战争去维持相对的和平,血腥的味道依旧残存在他的嗅觉之中,每每想到便让人作呕。
可是他忍不住了,他从心底渴望着洁白无瑕的那个人,他耳边回荡着阿云嘎吟唱的声音,突然那声音转了调子,吟唱慢慢变成了呻吟,王知道他硬了,下身滚烫的东西提醒着他去侵犯那个本该属于他,却依旧保持纯洁的人。
郑云龙挥退所有的下人,阔步走向那个背影。
措手不及地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阿云嘎一惊却发现那是自己的王。
“王,您怎么会来?”
郑云龙没有回答,反倒是将他抱离神殿,去往他平时休憩的小筑。
“郑云龙你怎么了?”
阿云嘎见他不言,有些恼怒地捶了他的肩膀企图逃离那个锢人的怀抱。
“你问我怎么了?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
“我等了那么久,甚至差点死在战场上,但只要想到你还不属于我,我连死亡都不怕了。”
“说你爱我。”
男人的一番言语,冲击着阿云嘎的心灵,他知道王是那么强大,仁慈,包容着世间所有。他也记得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曾经调皮的他带着还是哭包的郑云龙整日游窜于王宫与神殿,那时候没有人去在意身份,而现在眼前的男人从哭包蜕变成了一个孤傲的王。
阿云嘎慢慢推开郑云龙。
跪在王的怀里,用双臂紧紧抱住那个男人。
“我爱你,比你想象中的更多更强烈。”
我看着你上战场,看着你伤痕累累的回归,可是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我困于神殿中,连心也被囚禁。
“郑云龙,我是你的。从小到大你虽然爱哭,但事事都为别人着想,我看着你就像看着一束光。”
阿云嘎轻轻吻了吻王单薄的下唇,轻笑,“我翻过无数典籍,浏览过众多神子对自己王的赞美。可是在我看来,他们却不及你万分之一。”
郑云龙环住对方纤细的腰,以揉进自己身体的力量,迫使他更加贴近自己。
“我的神子大人,你为何让我等了那么久。”
郑云龙心里早已欣喜若狂,但想到这个人折磨着他也折磨着自己,心底还是有着怨气。
久经沙场,他的力量愈发强大,这次的有心禁锢使得阿云嘎再也无力逃脱。
“大龙,你弄痛我了。”
“现在知道撒娇了?”
郑云龙看着他那个瘪嘴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又开始“恃宠而骄”。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给我我今天就让你有力气走出这个寝殿,不给我就把你操到你连这个床榻都下不去。”
男人的荤话躁的阿云嘎脸上火辣,他却依旧不肯卸下属于神子的高贵,僵持之间,郑云龙扯断那层白纱,双手抚上娇嫩的皮肤。
“大龙。”
冰凉的手指惹来了阿云嘎的惊呼。
“你身上好烫,我的手指都要融化了。不知道那里……”
“郑云龙!”
“你生气了?不喜欢我碰你吗?”
王的语气逐渐低落,阿云嘎自知这个男人扮猪吃老虎的嘴脸却也无法抗拒。
“你放开,我自己来。”
心意相通的二人,都是第一次靠着原始的性冲动去渴求着对方。
阿云嘎褪下所有的衣衫,有些不好意思的躺在床上,雪色肌肤下透着粉色,郑云龙扯下自己繁琐的外袍,着单薄内衬,用鼻尖和指尖一寸一毫地描绘着这副光是看着就让人欲火焚身的躯体。
薄唇留连在肌肤上,或是重重吮吸或是舌尖轻舔,粗糙的拇指碾过粉嫩的乳尖,让身下的人发出细声嘤咛。
“喜欢我玩这里吗?”
明知故问的语气,郑云龙边用牙齿轻轻咬着艳红的乳尖,边吮吸着奶头。
酥麻的感觉让阿云嘎急着抓住郑云龙的手摸上另一旁被冷落奶尖,难耐地扭动着腰肢,渴望对方的爱抚。
“大龙…这边也要…啊~”
“别急,这里湿透了,”郑云龙抬起头吻着他的侧脸,手指渐渐往下滑去,隐秘的穴口早就在情动的时候就溢出了许多爱液,男人忍不住探入了两指,就被灼热的嫩肉挤压,甚至已经想象到自己插入时销魂蚀骨的感觉。
“好奇怪,为什么那么湿。”
睁开因为舒爽而湿漉迷茫的眼睛,郑云龙看到那副诱人的表情又忍不住与他接了一个深吻。
阿云嘎双手揽住郑云龙的脖颈,迎着男人的嘴唇像初学者一样长着吮吸,郑云龙把舌头顶进他的口腔,玩弄着略为羞涩的小舌。
初尝情欲,两个人仿佛要把对方口里的蜜水吃干一样,久久不愿分开。
最后还是阿云嘎抵挡不住对方的持久,硬是把他推开,嘴角也因为分开扯出一缕银丝,郑云龙见状便改成舔吻他的嘴角。
“你是不是和别人学的。”
“我技术那么好你生气了?”
“我怎么可能动过别人,你一直霸着我的心和我的身体,就算有也是梦里的你教会的。”
霎时间,阿云嘎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而郑云龙却转为开始玩弄他后面的穴口。
“梦里的你总是哭着求我干进这里。”
两只手指在早已湿透的穴里抽插,咕咚时水声让阿云嘎又害羞又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然后我就会把我的这个艹进去,然后让你爽到射出来。”
“住……啊~住口。”
“摸摸我的大不大,一会儿他能让你爽上天。”
郑云龙牵着阿云嘎的手摸上他的巨龙,粗壮滚烫的感觉从手掌处传来,让阿云嘎忍不住打了哆嗦。
“宝贝,上来。”
郑云龙托着他的臀瓣,将自己的阴茎夹在臀缝中摩擦,阿云嘎看似骨架小,肉却长在了该长的地方,郑云龙修长的双手,陷在肉嘟嘟的双臀中,轻轻掰开,粉嫩的穴口便一览无余。
“痒~”股间的异样让阿云嘎不停地瑟缩着可怜的穴口,郑云龙却坏心眼的将顶端顶在穴口上打转。
“嘎嘎,求我,求我我就给你。”
郑云龙眯起眼来,像一只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鹰。
“我的~王~大龙求你了,让我舒服~”
阿云嘎忍不住他的捉弄只好求饶,郑云龙更是迫不及待地将自己整根挤入那肖想许久的地方。
滚烫的巨龙一下子顶入肉穴之中,阿云嘎硬生生被烫了一下,然后就迎来狂风骤雨般的律动。
郑云龙扶住阿云嘎,等待对方的呻吟变成低声娇喘,就摆动起腰上下顶弄。
“神子大人的水多到差点让我滑出来,我是不是该惩罚你。”
“你怎么这样~轻点,那里不要那么重。”
“不重怎么让你舒服。”
愈发强烈的抽插,阿云嘎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男人看着他的表情,每次都盯上最敏感的地方玩弄。
穴里的淫水伴着阳具的抽动,渐渐将两个人身下的床单弄湿,臀肉也随着与跨部的碰撞泛起肉浪。
无数次的撞击出进,郑云龙狠狠磨上穴心最敏感的地方,让阿云嘎尖叫着射了出来。
软趴趴地靠在郑云龙怀里,穴里还含着坚挺的巨物,阿云嘎甚至连脸也抬不起来向王索吻。
“嘎子,我还没有射,看来今天你是无法下床了。”
不等他反应,郑云龙又开始了下一轮进攻……

那天过后,神子大人硬是被做的三天都没有下床,王每次巡视回来都会一头扎进神殿,面上是为国家祈福,实际上却是在认真伺候神子,阿云嘎眯着眼隐约看到王的脸,但困意未散,他挪动着仍旧酸疼的身体在郑云龙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睡了起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