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服务生小嘎在线为您服务

Work Text:

梅溪湖餐厅今天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他坐在餐厅的小角落里,一身利落贴身的西服,挺拔潇洒,点了一份单人套餐,一杯红酒。这人饭吃完了就坐在座位上,书也不看,手机也不玩,而是愣坐在原地发呆,慢慢地把那杯红酒喝完。
服务生王凯一脸疑惑地怼怼旁边的蔡程昱,“诶,那家伙都干坐半小时了,没问题吧?”
“没事啊,咱们又不缺座位。看那派头估计是隔壁CBD办公楼的,来吃个午饭,他愿意坐就坐去吧,反正钱也给完了”,服务生蔡程昱回答道。
在二人讨论得正热烈的时候,服务生阿云嘎却是站在一旁,皮笑肉不笑地抽着嘴角。
郑云龙这家伙估计是又皮痒了。
这是阿云嘎来梅溪湖餐厅上班的第三周,他上了多久班,郑云龙就死缠烂打了多久说要来吃饭。阿云嘎脸皮薄,不好意思,威逼利诱之下郑云龙所幸作罢。谁知道今天突然出现,给阿云嘎打了个猝不及防。
看他红酒快要喝完了,蔡程昱拽拽身上的服务生西服,端着红酒走到客人桌旁,“您好,需要加一杯吗?”
郑云龙伸手一拦,扬扬下巴,朝阿云嘎的方向点点,“一共三个服务生,怎么就看你们俩忙,他怎么不过来?”
“呃......”蔡程昱语塞,这才发现阿云嘎好像的确是有意避开了这个区域的座位,心中起疑,连忙跟郑云龙道了个歉,“不好意思客人,我现在叫他来。”
蔡程昱到阿云嘎身边窃窃私语起来,郑云龙于是有幸见证了阿云嘎的表情从平淡到震惊然后带着微微的恼怒和隐忍,接过蔡程昱的酒瓶,朝他走来。
“先生您好,您的酒”,阿云嘎依旧仪态得体,颇有高级餐厅侍者的派头,说话的语气却干巴巴的,看得出来很不耐烦。郑云龙趁他倒酒的时候明目张胆地打量他的爱人,纯黑色的西装显得他整个人禁欲又高冷,但其实那布料下还留着几个郑云龙昨天才留下的新鲜吻痕。阿云嘎低垂眼帘,睫毛很长,额头和鼻梁的线条非常利落,像一尊有血有肉的雕塑。
“走近点”,郑云龙朝他勾勾手指。
阿云嘎无奈地走过去,换了个方向给他添酒。郑云龙坐都位置非常靠后,旁边的桌子上都没有人,阿云嘎走到她的桌子后面,正好让阿云嘎的半个身体隐藏在桌布下。郑云龙于是笑起来,一只手顺着大腿,摸了上去。
“唔!”阿云嘎一抖,咬牙切齿地小声询问道,“你要干嘛?!”
“嘘,你的酒要洒了”,郑云龙的手掌从大腿摸上去,停留在饱满挺翘的臀部,开始揉捏起来。郑云龙的手掌很宽,带着滚烫的温度,在臀肉上搓揉着,像每晚他会做的那样,而阿云嘎,已经开始颤抖起来,手里的酒瓶微微发着抖,从郑云龙的角度看正好能看到隐藏在黑发里的耳尖,已经红了个彻底。
阿云嘎小声训斥他,“你赶紧给我走”,表情上却是皱着眉头的忍耐。郑云龙屁股摸够了,就把手滑过去摸大腿中间。他没有明目张胆地摸关键部位,但是这种撩拨对阿云嘎来说已经有点太过了。他终于倒完酒,连忙向旁边撤了一步,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咬着牙说,“先生,你的酒已经倒好了,还需要什么其他的吗?”
郑云龙笑了,在桌布下捏捏他的手,笑了起来,像轻盈的黑猫,性感,危险,凑到你身边可能只是为了舔舐一下你的手掌,也可能是咬断你的脖子。
“我想要特殊服务”,郑云龙把他手牵起来,放到自己侧脸上,磨蹭两下。
阿云嘎哼了一声,强压内心的冲动,一副完全不吃这一套的表情,手用力地在郑云龙腮帮子上掐了两下,疼的郑云龙皱眉头。
“等我回家再收拾你”,阿云嘎长腿一迈,头也不回地走了,谁知道一扭头,发现蔡程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蔡蔡,那个......”阿云嘎慌了,上去想跟他解释。
“嘎子哥,你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嗯”,蔡程昱重重点头,还拍拍阿云嘎的肩膀。
阿云嘎牙根直痒,心下冒火,想到:郑云龙你完了。

 

 

fin.

 

蔡程昱打开百度:同事疑被包养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