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超洛)论棉花黏黏圈引发的第三定律3

Work Text:

洛云超三人在武学资料馆找到马超祖父帮忙,得到了刻有马家家徽能抑制分身影响的心有灵犀小指环。
解决了分身影响的三人来到华佗家,华佗不眠不休找到了解决爆裂刀剑之力的办法。
"和之前你们做的一样,让云的风属性平和之力进入马超体内,和他的阴柔之力一起混合,刀剑之力再进入马超体内,三者达到平衡,之后再被蓝斯洛掌握的就是可以自如运用的刀剑之力了。"

马超靠在赵云怀里,一脸茫然,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唔..."
"超,你不专心。"赵云从身后搂住马超在他耳尖上咬了一口,手指探入上衣下摆在劲瘦的腰侧游走,带起一阵阵热度。
"我...没有,我...啊..."分辩的话突然变了语调,被解开的长裤松松的挂在胯间,身前半软的欲望隔着布料被湿濡温度包裹,"洛...别..."
蓝斯洛趴在马超身前,咬着半湿的布料拉扯,已然崩起条条筋脉的柱体颤巍巍的探出头来。舌尖沿着茎身舔舐,感觉它一点点变硬,抿了抿唇,张嘴含住伞头轻轻吸吮。
赵云放开嘴里的软肉,手指在白皙的臀瓣上用力揉捏,留下深深的指痕,充血的阳物紧紧贴在马超腿间,让他感受为他而勃发的欲望。
"哈...不...呜呜..."前后夹击的刺激让马超脑中一片空白,如果没有赵云掐在腰侧的手,小甜豆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已经化成一滩水。臀肉间被冰凉的液体激的不住紧绷,往前躲避的动作却让勃发饱胀的欲望往人嘴里送进几分。
衣衫半解长裤褪尽的模样带着不知事的天真诱惑,这样的马超让蓝斯洛暗沉了眸色,他的手指勾到马超的腿根来回摩挲,舌尖抵着伞头顶端的孔洞戳刺,觉察到口中深入的动作微微眯了眯眼。
马超只觉得自己被欲望推上巅峰,却又迟迟不得降落,眼角带着被情欲渲染的晕红,鼻间哼出甜腻的呻吟,仿佛带着哭音,"阿洛...不...呜呜呜"
甜腻的声音在耳边回荡,赵云啃咬着小甜豆的后颈,手指慢慢侵入已经柔软湿热的入口,在紧致的肠壁上勾画,搅出清亮水声。"超,你这里好紧。"
"你...闭嘴.."已然变了调的声线带着下意识的撒娇抱怨,却软软的毫无威慑力。
蓝斯洛吐出已经硬胀到发烫的阳物,捏着小甜豆的下颚咬住他的唇,舌尖探入口腔用力翻搅,掏出自己胀到发疼的性器,蹭着马超的一起在手中来回揉弄。
赵云轻拍了拍马超的臀肉,抽出在肠道里搅弄的手指,把自己硬挺的阳物凑近,在湿滑的穴口戳顶。
马超觉得自己被欲望劈成两半,一半跟着蓝斯洛的手指不断攀上快感顶端,一半随着身后一戳到底的强烈刺激炸成烟花。
"超你好烫。"蓝斯洛的手指戴着粗糙的茧子,在两人性器上揉搓出阵阵颤栗,他放开被自己吮吻到微肿的唇肉,舌尖沿着喉结打转,在颈侧留下浅浅牙印。
赵云掐着马超的腰胯,破开紧缩吸附的肠道狠狠捣弄,一下快过一下的在他体内放肆撞击,比平日更低沉的声线带着一丝沙哑,"超,喜欢么。"
马超被撞的颠动不停,被扣在蓝斯洛手里的欲望不断从掌心滑动,一下下戳顶在两人小腹间,蹭出一片湿濡痕迹。
蓝斯洛手下动作加快,摸到马超胸前的手指捏住已然挺立的红果轻轻拉拽,弯下身含住被冷落的另侧乳尖吮吸,齿间在乳晕上狠狠一咬。
突然尖锐的疼痛带着无法言喻的快感袭来,马超惊叫一声,被指腹大力蹭过的阳物顶端忍不住射出热流,蓝斯洛也在同一时间洒出欲望,两人腹间一片狼籍。
被突然咬紧的肠壁激的一震,赵云伸手按着马超的脖子,将人扭过头,狠狠的咬住他的嘴唇啃吮,身下又是一阵猛的撞击,每一次都大力抽出再狠狠撞进去。
马超只觉得整个人快要被捣碎了,欲望释放的高潮和着不断堆叠的快感反复冲刷着已到极限的神经,腰侧的手掌,咬住的嘴唇一刻不放松的捆束着他。赵云闷哼一声,阵阵热液激射在高潮过后敏感的肠壁上,已然射过的性器又抖了抖,渗出丝丝白浊。 
一股平和温热之力在体内游走,因为高潮而绷紧的神经舒缓的放松下来,直到体内半软的欲望又缓缓苏醒,马超带着惊讶的小奶音突然拔高,"云...你!"
"超,华佗说得是三个人做哦。"蓝斯洛安抚的在马超脸颊轻吻。
"不...做不到...怎么..可能。"马超软软的语气里混着颤抖哭音。
"超,你不是耐打王么。"赵云握着马超的腰带着他翻过身,还在他体内的阳物往里顶了顶,带起身上人一阵颤抖。
"是耐打...不是耐艹啊"马超被磨蹭的软了腰,趴伏在赵云胸前低哼。
赵云低头吻了吻马超的头顶,手指在他胸前游走,被咬出印记的乳尖委屈的轻颤。
"超,你做得到。"蓝斯洛修长的手指摸到翘起的臀间轻戳咬着粗大茎身的软肉,微微使力探入指尖,本就被撑满的穴口瑟缩着又张开一点吞下手指。
被塞满的肠道艰难的蠕动着包裹住侵入的指节,马超难耐的扭了扭腰,感觉手指慢慢撬开身体,粗大滚烫的伞头在入口处磨蹭。"不...洛...啊啊啊"
蓝斯洛一手揽住马超的小腹把人牢牢按在原地,一手扶着阳物腰身一挺缓慢而坚定的插入,紧贴着赵云的性器被肠肉紧紧箍住,穴口处的褶皱被完全撑开,光滑黏腻。
马超只觉得自己被火热的橛子贯穿,体内戳顶的硕大几乎要捅到胃,他不得不直起腰,让自己急促的呼吸变得顺畅。
赵云手掌沿着马超沁出细汗的脸颊摩挲,安抚的轻吻不断落在他唇边眼角,覆住喘息间分开的唇瓣,勾着软舌搅弄吸裹,不及吞咽的津液在两人唇角粘连,拉出一道银线。
蓝斯洛揽在马超身前的手掌摸到因为疼痛微软的欲望,握住柱身缓缓搓弄,不时揉蹭着两个囊袋,刮擦过慢慢渗出湿液的铃口。
察觉到马超的放松,赵云和蓝斯洛心有灵犀一般一起抽插动作起来,两人错开节奏一下下顶送,轮流反复撞击到马超体内深处,在敏感点上顶蹭不休。
马超痛的脸色发白,紧咬住的下唇渗出血色。忍过最初的疼痛后,只觉得敏感那点被不停歇的轮流顶过,绵延的快感沿着尾椎蔓延,他颤抖着被两人夹在中间操干,只能放声大叫,直到嗓音嘶哑,眼角的泪早就忍不住滴落,浑身泛起情欲的红色。
三人粗重的喘息声,高低沙哑的呻吟声,身体交合的啪啪撞击声和肠道里被搅弄的啧啧水声在房间里回荡,一室淫靡悱恻。
蓝斯洛和赵云的阳物在马超体内反复摩擦,被填满的肠壁紧紧吸附包裹,快感加倍袭来 ,在心有灵犀小指环的作用下,两人不用张口就找到了最适合的节奏,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的在肠道里鞭笞征挞。
蓝斯洛伸手在马超嘴唇上磨蹭,探入口中夹住柔软湿润的舌尖,随着戳顶的节奏模仿着交合的动作使力按压。
马超哼出难耐的啜泣,满眼情欲的折磨,竟然染上一丝魅色,他无力的靠在蓝斯洛胸前随着两人的节奏上下起伏。噬骨销魂的快感不间断的积累,让他不自觉的踡起脚趾,在床单上蹭动。
强烈的刺激下,马超只觉得神志开始昏沉,蓝斯洛放开在他口中按压的手指,赵云吻住充满血色鲜艳欲滴的唇瓣,一股酸甜的液体渡入口中,是...天之吗呐。
"华佗给了一整箱天之吗呐呢。"赵云渡完液体,一脸温柔的舔了舔马超水色淋漓的唇肉,身下动作却越来越激烈,带着毫不掩饰的狂野一下下冲撞。
"洛...云..我,不行...啊啊"翻涌灭顶的快感让马超忍不住颤栗着射了出来,一股股浊液喷溅在他小腹和胸口,还有几滴沾在了他下颚上。
蓝斯洛捞住几欲软倒的人,继续在他体内开拓,暴风骤雨般的撞击,极限的力量和速度,每一下都用最大力道顶在释放过后敏感异常的肠壁上,几十下冲刺后终于射在泥泞不堪的肠道中。
赵云也紧跟着喷射,两道浊流将本就紧锁的肠肉间填的满满的,不断从交合处渗出,浓郁的麝香味在空气中弥漫,马超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哽咽着喘息。
刀剑之力阴柔之力在风属性的平和之力下三者混合达到平衡,三人各自在筋脉中游走了一圈后,蓝斯洛和赵云缓缓从马超体内退出。
失了禁锢的白浊从暂时无法闭合的穴口中涌出,失禁般的羞耻感让马超颤栗不停,他软倒在蓝斯洛胸前低低啜泣,两条腿酥麻地几乎合不拢,后穴始终泛着异物感。
蓝斯洛低头在马超脸颊酒窝处轻吻,"超,辛苦了。"
赵云也伸手揉了揉马超的头发,"超,你好棒。"
两人带着马超走进浴室,赵云搂着昏沉的小甜豆坐在浴缸里,蓝斯洛放出热水,慢慢给人清理身体。一股股带着丝丝血色的白浊混在水里慢慢消散,马超全程只低低哼了几声就昏睡过去。
清理干净的三人躺在扯掉了原本床单的床上,帮马超在轻微挣裂的穴口处涂好药,蓝斯洛和赵云一左一右环着马超慢慢沉睡。
金色的刀剑之力混着蓝色的光芒隐入蓝斯洛体内。

 

完全掌握了刀剑之力的蓝斯洛试图破开时空裂缝找寻回到金时空之路时,遇到了前来寻找他的时空战士。
即将走入时空传送通道的蓝斯洛突然停下脚步,猛的回身抱住马超,在他唇上落下轻吻,"超,我喜欢你。"
"阿洛..."
"对不起,超。"蓝斯洛走进时空通道不见踪影。
"超..."赵云揽着马超的肩膀。
"云...我..."
"没关系,我知道。"

金时空
蓝斯洛和小虎最终决战引发时空震荡,蓝斯洛默默念着马超的名字,闭上眼任刺眼的光芒将自己吞噬。
再睁开眼却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场景。
一身白衣的马超骑着马走近,"阿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