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超洛)论棉花黏黏圈引发的第三定律2

Work Text:

"超,你在么。"房门被敲了两下,赵云带着一身风尘推开门走进房间愣在当场。蓝斯洛抱着只裹着一身浴袍的马超走出浴室,半敞的衣襟下露出点点青痕齿印。
"你对马超做了什么!"赵云一拳挥过去。
蓝斯洛护着怀里的人没有躲闪,任赵云的拳打在脸上,侧过头嘴角泛起一股血味。
赵云搂过蓝斯洛怀里的马超,抱起人轻放到床上。
"你是谁。"
"蓝斯洛。"
"赵云,来战。"
两人运起战力在房间里动起手来,默契的控制着战力范围,以床前两米为界。
马超听到声响,微微睁开眼,看到蓝斯洛和赵云战在一处,他扶着床勉力站起身,运起棉花弹冲到两人之间,"都给我住手。"
蓝斯洛和赵云两人听到马超带着一丝沙哑的怒喊,急忙收手,战力打在棉花弹上,马超闷哼一声往前倒去。
赵云一把接住站不稳的小可爱,"超,你没事吧。"
蓝斯洛默默收回伸出的手,看向马超的眼睛里有歉疚和担忧。
"你们,是要给我拆房子么。"马超靠在赵云怀里,浑身酸痛,一股炙热游走在筋脉中,真的很热。"好...热。"他喃喃出声,眼皮好沉。
"超!醒醒..."赵云抱着昏厥的马超轻拍他的脸颊,入手却是滚烫的温度。
蓝斯洛上前探了探马超的额头,抿了抿唇,"大概是...刀剑之力。"
"什么?"想要抱起马超的赵云突然觉得头晕,"说清楚。"
蓝斯洛看到赵云的神情知道是分身影响,连忙退后两步,"我来自金时空,因为刀剑之力的问题要去铁时空,结果被偷袭落在了这个时空。刀剑之力至刚至阳,被马超的阴柔之力吸引......他现在这样,大概是因为爆裂的刀剑之力在他体内游走,他不能承受。"
"我们..."赵云伸手比划着自己和蓝斯洛。
"你是我在银时空的分身,分身之间互有影响,一旦靠近就会有反应。"
"那个该死的刀剑之力你不能吸走么。"
"我不能完全控制它。"
赵云狠狠瞪了蓝斯洛一眼,打开siman呼叫华佗,把刚才蓝斯洛讲的刀剑之力重复一遍。
"就是说马超的阴柔之力被爆裂之力压制,而这爆裂之力太过霸道,他的身体承受不了。"华佗想了想,突然拍手,"有了,云,你的原位异能是风,你要先逼出马超体内的爆裂之力,尽量让他多发散出来,然后用你的平和之力来缓解,之前的爆裂之力怎么进入马超体内的你就怎么做,尽量让你的平和之力在马超筋脉中游走一遍。然后你们再过来,我再详细想想。"
华佗并不清楚蓝斯洛和马超之前做过什么,他话音刚落,赵云一脸不可言说的表情看着他,"你确定?"华佗的意思就是要云和超再做一遍之前蓝斯洛和超做过的事,还要马超多泄几次身。
"当然,"被质疑的华佗一脸严肃,"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知道了。"赵云关掉siman,看着变了脸色的蓝斯洛,"你出去。"
蓝斯洛看着躺在赵云怀里的马超,所以,他们两个现在要...他默默转身走出房间,关上门。靠着墙蓝斯洛慢慢滑坐到地上,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赵云把马超放到床上,手掌轻抚他的脸颊,明明是自己先遇到的小可爱,明明决定好假期过后就跟他表白。低叹一声,赵云低头轻吻着马超微微红肿的唇瓣,手指挑开浴袍下摆探进去,摸到还未苏醒的欲望慢慢揉搓。
马超浑身被一股炙热气息包裹,烧得昏昏沉沉的意识全无,本就敏感异常的要害处被人握在手里揉搓,很快就挺立昂首,顶端渗出透明湿液。手掌带着冰凉温度,缓解了身上的燥热,但还不够,还想要更多。马超不自觉地发出甜腻的哼喘,身体自发地往赵云手中迎合。
看着皱起眉的小可爱,赵云沿着他唇角亲吻,唇瓣蹭过脸颊酒窝,含住喉间上下滑动的凸起轻轻舔舐,手掌握紧已经胀大的欲望加快套弄。按照华佗说的,怕是要让超多发泄几次才好,想到这,赵云咬住口中的喉结用力吮吸,手指在饱胀的蘑菇头上种种摩挲。"哈啊..."马超身体猛的一颤,口中泻出一声尾音悠长的呻吟,一股热烫的浊液喷了赵云一手。
看着小可爱脸上舒服的表情,赵云低头笑了笑,手指就着浊液伸到马超身后轻轻啜弄红嫩的穴口。被疼爱过的后穴自发的张合衔住手指指节,肠肉自发的缩合吸附上来。白皙的手指在鲜红的肠肉里进出,搅动着泌出的肠液合着白浊,很快啧啧水声在房间里清晰回荡。
身后手指的每一下动作都带起肠道收缩颤栗,马超只觉得无限的空虚感包裹着自己,想要更粗更大的东西进来,他半眯的眼睛含着翻涌的水色,低低渴叫出声,"要...进来...唔"
抽回满是黏腻的手指,赵云扣紧小可爱的腰胯,将自己早已抬头的欲望慢慢抵入,柔软的肉壁瞬间包裹住粗大的柱身。他隐忍的轻哼出声,紧致的吸附感让自己恨不得按住身下人大开大合的冲刺顶撞,可是想到华佗的嘱咐,赵云忍下了心中的渴望,放缓了动作,在马超体内慢慢磨蹭,直到柱身顶端擦过某处柔软,让身下人猛的一震。
突如其来的酥麻感沿着尾椎上窜,马超忍不住低声啜泣,"不...呜呜"身上人却牢牢按住他的腰身,把人箍住反复磨蹭那一点,强烈的快感汹涌而来,小可爱满脸泪水哭到沙哑,"洛...不,不要了..."会被弄坏的。
"洛?哼。"听见马超口中吐出的名字,赵云皱了皱眉,伸手把他的长腿折在胸前,勾起他后腰,毫不停歇的朝那一点猛戳,交合处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和淫靡的水声。
"不...啊啊...求..."暴风骤雨般的抽笞逼得人丢盔卸甲,马超喉间的呻吟喘息被顶的断断续续,身前站立的茎身渗出乳白液体,越滴越多,体内的麻痒燥热都积聚在小腹,将发不发,胸前乳尖上突然一疼,身下颤抖着又一次喷射而出。
看着被自己操射的人小腹上沾满黏腻浊液,脸上满是被情欲勾起的天真魅惑,赵云捞起一旁的枕头垫在马超腰下,越发凶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插到最深顶到最满。数十下抽动之后,喷薄而出的热流射进马超体内,赵云运起异能,在马超的筋脉中游走一圈。
滚烫的浊液打在敏感的肠壁上,温和的风属性异能在体内转过一周,马超只觉得身上每一处都舒服到极点,身前的欲望又倾吐出一股稀薄的精液。
赵云收了异能,扶着马超的腰慢慢退出,失了堵塞的浊液顺着穴口溢出,他连忙又顶回肠道深处,身下的小可爱呜咽一声。他搂着马超的腰胯,就着这个姿势把人抱起,走进浴室。身上人失了力气靠在自己胸前,随着每一步顶耸动作低哼。
身后贴着冰凉的墙壁,温水喷洒在身上,马超神志回魂的睁开眼,看着正从自己体内退出的赵云,"云..."
赵云一把将人翻个身按趴在墙上,牙齿咬住马超耳廓侧边软肉来回研磨,"这下看清楚我是谁了。"手掌捏住白嫩的臀瓣掰开,就着水流挺身插了进去。
"啊...慢..呜呜..点"胸口两点紧贴着冰凉的瓷砖磨蹭,身后进出抽送的阳物愈发胀大,温水被带进肠道发出咕啾响声,被摩擦多时早就红肿的穴口一阵阵火辣刺痛,昂扬的伞状顶端对准了那处敏感快速捣弄,连绵的触电感让马超脑中一片空白,深切体会了一把什么是痛并快乐着。
无视小可爱语无伦次的呻吟求饶,赵云一口咬住他的脖颈,身下抽插动作越来越快,欲望终于攀上顶峰,化成一道滚烫热流射进泥泞不堪的紧致肠道里。
马超低沉的嗓音彻底嘶哑,两条腿颤到再站不住的倒在赵云怀里低声啜泣,身前半挺的柱身射不出一滴湿液,委委屈屈的一颤一颤。"坏...你"浑身酸痛到不行的小可爱皱着眉头控诉,眼角被泪水刺到发疼。
"超,对不起。"赵云看着马超委屈的样子心里一阵抽痛。"我爱你。"看到小可爱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在他唇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蓝斯洛靠在墙外听着房间里两人的低喘,还有身体相撞的啪啪声,紧握着的手指微微泛白,"马超..."他低喃着这个名字,眸色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