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超洛)论棉花黏黏圈引发的第三定律1

Work Text:

拔出肩膀上的暗箭,蓝斯洛觉得大概自己和这条路真的犯冲,每次经过这里都会被暗算。上次有雷婷来救自己,这次不但没人来救,还有魔君来捣乱。明明自己只是想前往铁时空寻找化解刀剑之力的方法,时空之门偏偏开在这个地方。凭着刀剑合一的超强战力,蓝斯洛挡下魔君的攻击,借着冲击的力道直接冲入已经开始震荡的时空隧道。然而,还有人记得蓝斯洛其实是个路痴么,凭感觉在时震里寻了个方向,看着眼前成片连荫树林,不远处似乎是一片草场,还有马匹嘶鸣,但就是没有说好会来接他的雷婷的分身阿香。
这里,似乎不是铁时空,看着完全关闭的时空之门,蓝斯洛默默收回了伸出的手。
马超在自家马场享受着难得的假期,纵横驰骋御风而行什么的,真是不能再美好了。小甜豆骑着马在桃树林里穿行,枝头盛开的粉嫩缤纷飞舞,林间交错的光影明媚洒落,却都及不上他脸上的笑容灿烂。
"咴..."自己的马突然嘶叫一声停了下来,马超安抚的拍了拍马头跳下来一手按在siman上往一边走去。
"呼..."蓝斯洛喘着粗气靠在树上,之前强压下去被暗箭射中的药效开始发作,神智在崩溃的边缘紧绷,听到树枝被踩踏的声响,他半眯着眼抬起头,看见一个身穿白色骑马装的人走近。
"哇,云?!"马超看见靠在树上的人惊叫,赵云不是回原学校办事了么,他伸手准备扶起看起来好像受了伤的人。
蓝斯洛一把抓住马超的手腕,眼里慢慢泛起红色,药效压不住了,刀剑之力不受控制地慢慢翻腾涌出。
被抓住手腕的马超愣了愣,好像认错人了,"唔,你不是云诶,不过你们长得好像,恩,气息也很相似。"虽然直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五虎将之间一直以来的信任让马超完全忽略了这个小小报警。"你们是孪生兄弟么。"
被刀剑之力充斥筋脉的暴虐气息四散开来,蓝斯洛紧握着拳头挥向马超脸颊,却被他的棉花黏黏圈挡住。棉花黏黏圈,专门以柔克刚,阴柔的卸力之法化解了刚猛的刀剑合力。
"喂,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马超有点生气,这个人看起来长得和云很像,但是完全没有云温柔。他甩甩手,刚才的攻击很强,虽然被化掉也还是很痛,尽管没飚战力,也知道眼前这人很厉害。
刀灵剑魔的意识在蓝斯洛脑海中不断冲撞,至刚至阳的刀剑合一不断叫嚣着渴求刚刚一现而过的至阴至柔,眼前的这个人,想要得到他,侵占他,掠夺他的每一寸。蓝斯洛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人只想让他赶紧闭嘴,他拉着马超的手腕按住他的肩膀转身,低头覆上张合的嘴唇。
后背被压在树上有点钝痛,不过对马超来说都可以忽略,但是唇瓣上突然的触感让小可爱直接当机,被吮吻的唇瓣配合的张开,霸道的舌尖探入口腔舔舐过每一寸内壁,不自觉回应的软舌被勾缠着在两人嘴里来回摩擦,炙热滚烫的气息让马超只觉得腿软。
被自己压住的小可爱鼻间发出低低的哼吟,软糯又甜腻的气息就像夏天的棉花糖,看着交错的光影映在他的脸上,蓝斯洛只觉得眼前这个灵魂异常吸引他,想要占有他每一分每一寸,让他从里到外都染上自己的颜色。放开被吻到忘记呼吸的马超,揪住上衣领口直接扯开,唇舌沿着颈侧舔吻,牙齿轻咬住凸起的喉结啃噬。
"不...你放...开.."马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压倒在地上,上衣铜扣被扯飞落地的声音好像直接敲在他的心里,胸口涌上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在吸引着他呼唤着他。被啃咬的脖颈被迫后仰,却是把要害处直接送到蓝斯洛嘴边,想要挣脱的小可爱只觉得浑身失了力气。
蓝斯洛不知什么时候摸到裤腰里的手握住已经半硬的欲望捏了一下,"真的...要我放开么。"低沉的声线像带着小钩子在马超心里来回搔弄,被刺激的柱身在掌心里颤了颤又涨大一点,看着羞红了脸的小可爱抬起手臂挡在眼前,蓝老大低笑出声,他真的,太可爱了,想要看他被自己压在身下,操弄到哭出来。
身前半抬头的欲望被撸弄到硬挺,一根手指抵着身后闭合的穴口慢慢侵入,干涩的摩擦带来无法言喻的刺痛,马超挡在眼前的手臂抓住蓝斯洛的肩头,低喊出声,"痛...呜.."
被带着委屈的小奶音搅得心里微胀,蓝斯洛伸手探入马超口中,修长的手指夹着软舌在口腔中翻搅,直到指节被全部舔湿才抽出,移到人腿间就着微微润滑顶进了紧缩的肠道。
"啊..."濡湿的手指侵入体内慢慢摩挲,让马超难耐的扭了扭腰,吸附在手指上的柔软内壁也缩了缩咬的更紧,蓝斯洛俯身舔咬着小可爱胸前挺起的硬果,舌尖沿着乳晕一圈圈划着,牙齿咬着乳尖使力拉扯。
听见尾音上扬的一声呻吟,蓝斯洛眸色暗了暗,似乎,有点忍不住了。他抽出已经搅出水声的手指,拉起马超笔直的长腿,在腿根处的软肉上咬了一口,身下早就勃发的阳物抵在了濡湿洞口。
湿热的气息喷在大腿上激起一阵颤栗,被炙热的硬挺抵在身下,马超瑟缩的往后窜,看着蓝斯洛幽暗的眼睛,下意识的叫出声,"云..."
听着马超叫出的名字蓝斯洛皱起眉,心中暴虐的气息瞬间涨起,死死扣住上窜的小可爱,不加停顿的把筋脉俱涨的茎身顶入紧致的肠道。
"啊啊...出..出去.."不同于手指的惊人尺寸,被一寸寸钉入体内的巨物好像一把楔子,火辣的痛感沿着尾椎上涌,马超按在蓝斯洛肩头的手指抠出道道红痕,泪水涌出早就泛红的眼角不断滑落。
看着泪眼婆娑的小可爱低声哽咽,蓝斯洛握着他的腰慢慢抽离,在马上要离开时又重重顶入,他咬着马超的耳廓外沿吮吻,"记住我的名字,蓝斯洛。"
"...啊..洛..."连续不断的抽插让绵延的痛感中觉出一丝酥麻,触电般的快感顺着神经游走,马超被顶弄的只能断断续续的呻吟,低沉的声音变得破碎,身前本来半软的柱身又颤巍巍站立起来。
贪婪的吸裹着阴柔之力,刀剑合力的暴虐气息一点点平息,神志慢慢清明的蓝斯洛看着被自己揽腰抱起压在树干上顶弄的马超,白皙的肌肤上满是自己留下的齿痕指印,带着泪痕的眼睛被情欲折磨的波光潋滟,红肿的唇瓣瓮动着溢出一声声低哑啜泣。眼前一副惹人怜爱的动人景色,蓝斯洛收紧捏在小可爱柔软臀肉上的手指,低叹一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顶撞的力道由大开大合变为温柔深入。
交合处在空旷的树林里一下下响亮的撞击提醒着两人身处野外。"哈..慢...点..."马超后背蹭着粗糙的树干,身体悬空只能用腿勾住蓝斯洛的腰胯,被大力撞击的树冠摇晃着,粉嫩的桃花簌簌掉落,粘在两人汗湿的身上。看着蓝斯洛眼角黏住的花瓣,衬的本就上挑的眼尾动人心魄,马超情不自禁的探头吻了上去。
蓝斯洛一只手托住身上人的腰臀,一只手勾着小可爱的后颈,衔裹住在唇上轻蹭的软肉回吻过去,唇舌交缠间滴落的津液拉出长长的丝线,在阳光映衬下闪闪发亮,身下鞭笞抽挞的动作却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疾风暴雨般的抽插顶蹭,绵延细密的快感织成一张网紧紧缠住每一根神经,马超沉溺在这灭顶的极乐中,惊叫着射出一股浓浓的的浊液,白浊挂在两人小腹间随着上下起伏而滴落。
高潮刺激下收缩的肉壁也紧紧箍住在内里肆虐冲撞的巨龙,柔嫩的肠壁像小嘴一般咬紧吮裹着勃发粗壮的茎身,蓝斯洛也捏紧马超的腰胯,射出一道滚烫的热流,尽数打在还在高潮余韵刺激下不断痉挛的肠道深处。
搂着怀中被刺激的直接失去意识陷入昏迷的人,蓝斯洛扶着马超满是青紫的腰身,慢慢抽出还埋在他体内的阳物,带着腥膻黏浊的蘑菇头从穴口拔出,发出啧的一声。马超的腰抖了抖,合不拢的腿间溢出失了禁锢的浊液,黏在大腿根处异常醒目。
蓝斯洛用风衣裹好马超,微微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物,抱着他走近一直在不远处徘徊的白马,"你能带我找到路么。"
马超的大白是一匹很有灵性的马,它打了个响鼻,带着蓝斯洛回到了马场小屋。蓝斯洛抱着几近赤裸的马超走进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