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郑云龙长猫尾巴了怎么办

Work Text:

郑云龙长了一条猫尾巴。
黑色。毛茸茸。会动。蓬蓬松松。正好挂在他膝盖的高度,会随着动作一晃一动的那种猫尾巴。

平心而论,阿云嘎觉得这条尾巴极其不便:你可以无意地打量对方的头顶,装作只是帮兄弟整理一下发型。但当你一个劲地往你表面上兄弟的屁股后面瞥,那就不那么合适了。
彩排结束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跟着郑云龙往外走。王晰和李琦一人一边像裹挟着罪犯似的将他拎到一边。王晰的口气算得上循循善诱:“不是嘎子,哥也是过来人,知道你们这些刚恋爱青年人的生理需求。但你好歹在大庭广众下收敛一点。老盯着大龙的屁股看——算怎么回事?”
阿云嘎就多少有些委屈:当那么条尾巴在你眼前晃动,哪怕你是佛祖也很难不会动心的。
他想王晰你没养过猫,你不懂。
但话出了口还是哥你说的对,给你们添麻烦了。王晰和李琦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松了口气。阿云嘎瞧着他们的表情,心里多少有些郁闷:他差点就能看出那是什么种类的猫尾巴了呢!

而且比起耳朵来,那条尾巴着实多动了些。
他们两人站一起安静候场时,那尾巴总会有意无意地沿着他的小腿缠上来。阿云嘎小心翼翼地从侧边打量郑云龙的脸,却发现他正和往日一般面无表情,偶尔抠抠鼻子,打个哈欠,撩个流海什么的。
就在那条尾巴开始隔着西裤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阿云嘎的小腿肚时,他终于忍不住凑上去问:“大龙,你还好吗?”
郑云龙像是困得抬不起头,努力了一会才抬起沉甸甸的眼皮,眼里因为困意搅着一池水波:“嗯?怎么了?”
阿云嘎瞧着他平静无波的脸,心里就有些委屈了他似的悔意,越发放缓了话语问道:“你晚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郑云龙琥珀色的眼珠子转了转,嘴角抿出一点清浅的笑意。他往旁边瞥了一眼,像只猫似的机警又灵巧,翘起嘴唇,说:“要不,晚上咱们买点回我屋里吃去?”
他说得极其轻巧,话语就和一阵轻风似的,从阿云嘎的耳边擦过。导演叫他走位,郑云龙没等阿云嘎回答,嗳了一声打起精神就走远了。
只是路过阿云嘎的身边时,那条尾巴游蛇似的划过他裸露在外的胳膊皮肤。

阿云嘎就算再木讷也悟出来了。晚上出门前,他刻意从酒店抽屉里拿出两个崭新的安全套塞进口袋。结果刚走出门口,就被梁朋杰那群小家伙堵了个正着。
为着青少年身心正常发展,他们的事小一辈的人没啥人知道。梁朋杰和黄子那几个性格向来也是皮的,瞧着他立刻嘻嘻哈哈地拥上来:“嘎子哥,那么晚去哪呢!我们买了宵夜,一起吃吧!”
“呃……我去找你们大龙哥练歌。没事,你吃吧。”阿云嘎有些心虚,说话声都小了一阶。
谁想到梁朋杰听到郑云龙的名字眼睛就刹地亮了:“你们那么晚还练歌!太厉害了吧哥!我们能去一起学习下吗?明天那首四重唱我们还有些问题……”
阿云嘎有些头大,但4个小家伙亮闪闪的眼睛瞧着自己,一声不最终还是又吞回嗓子里,他踌躇了一会,说:“那……要不在我房间我帮你们排练下?”
“找大龙哥一起吧!你们不是正好要练歌吗?……我们打搅你们了吗?”
“那……倒没有。”阿云嘎生硬地咽了口口水。
“走咯!啤酒带上!”少年们欢呼起来朝外涌去。阿云嘎瞧着他们活力十足的背影叹了口气,讪讪地将安全套重新塞回抽屉里。

郑云龙打开门的时候脸色算不上太好,但也没那么糟糕。他近乎平淡地在众人中游离了视线,打了个哈欠把人放进去:“怎么来我这了?”
黄子弘凡来过几次,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坐在沙发上:“嘎子哥说来找你练歌,我们就一起来了。想请你们帮我们指教一下。”
郑云龙不紧不慢地“哦”了一声,视线终于越过人群落到门口的阿云嘎身上,停留不到一秒又移了开去:“那就练呗。”
阿云嘎被他看得有些心虚,等他们唱到第三首歌了才慢吞吞地挪进屋内,屁股挨着一点床沿坐下。郑云龙依旧面无表情,这会的功夫灌下了三罐啤酒,脸色都不带换的,对他的靠近连眼睛都没斜一下。阿云嘎惋惜地朝他头上望了一眼:如果那对耳朵在,该多好啊。
小男孩们精气十足,一连贯唱了四遍才停下,四张脸被空调的暖气熏得通红。气都不带喘地又闹成一团。郑云龙蛮正经地给他们点评了几句就没再说话,像只猫一样懒洋洋地半靠在沙发上,半截尾巴小范围地摆动,像钟摆一样拍打着沙发被面。
阿云嘎终于鼓起勇气,找了个没人注意的机会坐过去,两人手臂挨手臂靠在一块。郑云龙似乎睡着了,垂着头,眼皮不动。但那条尾巴拍了两下靠垫,悠悠地又沿着他的脚踝缠上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阿云嘎打量着靠在他身旁的郑云龙:他头搁在自己肩膀上,随着轻柔的呼吸一点一顿。细密的尾巴尖上的绒毛掠过他的手背,像是绒绒的板刷与皮肤摩擦。阿云嘎深吸一口气,瞧着四个小孩还在那边自顾自地闹腾,伸了手一把拽住那条粗粗的尾巴尖。
郑云龙身体腾得一下,瞬间坐直了。

房间里的空调效果好得不得了,加上人又多,时间一长就热得厉害。那四个小家伙把毛衣都脱了,黄子弘凡就穿着一件T恤在那里蹦跶。郑云龙真有些困意,头跟捣蒜似的一顿一顿。他和阿云嘎的胳膊互相挨着,不留一丝合缝得贴在一块。阿云嘎用手撸着那尾巴,感觉像在顺一条长而浓密的绒毯。他顺了两把,再转眼去望郑云龙,就着灯光只瞧着他半垂着眼皮,似乎还在小憩,但耳根那块一点红色和潮水似的漫漫泛上来。
阿云嘎心意一动,用眼角瞧着那四个小孩还在闹腾,把身子凑过去了一点,贴着他的耳朵,手里还握着那尾巴尖不放:“大龙,要不,晚上我就在这屋睡了?”
郑云龙身体震了震,没给出什么回应。阿云嘎握着那尾巴尖的手紧了紧,就瞧着郑云龙眼睫毛和翅膀似的扇动起来。他心里那点感情被这点弧度扇得在空中乱飞,揪着一点柳絮慢悠悠地下落。阿云嘎还想说什么,黄子弘凡不知道为啥突然叫了起来:“哥!大龙哥是不是想睡了?”
阿云嘎被他们吓了一跳,倏地从沙发上跳起来。
四个小家伙也是懂事的,瞧郑云龙躺在沙发上合着眼不吭声,便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拎着衣物和阿云嘎打了个招呼各回各屋。梁朋杰最后一个出门,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阿云嘎:“哥,你好好照顾大龙哥啊。你们都要注意身体,身体才是第一位的!”
阿云嘎被他故作成熟的语气搞得哭笑不得:“得了!快去睡觉吧!”关上门才想起这四个小家伙怎么对自己留下的事没发表任何疑问。阿云嘎一拍脑袋:合着他们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就他自己蒙在鼓里呢。
“哎大龙,你说这些孩子是不是拿我们看笑话……”话语被人截了半截落在暖乎乎的空气里。郑云龙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双眼睛隔着一个房间、万条大河,他们之间经过的所有岁月与数百首歌声,亮晶晶地望着他。
阿云嘎下意识并住呼吸。他走过去,脚步踏在厚实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们两人灼热急促的呼吸声缠在一块,加上飞速跳动的心脏声。
“你心跳得真快。”阿云嘎在郑云龙面前站定,瞧着他的脸挪不开眼睛。郑云龙笑起来,用脸去蹭他的掌心:“嘎子,心跳是听不出来的。”

他们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阿云嘎捧着郑云龙的头,亲吻着他单薄的嘴唇,吻到后面几乎要将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郑云龙由着他动作。他乖巧地打开嘴腔任由阿云嘎的舌头侵入,口水盛不住,沿着他们的嘴角淌下。阿云嘎用舌尖舔舐着他的牙床,还嫌不够地就着他的嘴唇吮吸。郑云龙被他吻得有些不能喘气,一挑眉毛狠狠一口咬下。
“哎!”阿云嘎捂着嘴唇有些不敢置信:“你干嘛咬我?”
郑云龙嘴角带着遮不住的笑意,那条尾巴高高举着在后面和个雨刮器似的摆来摆去:“我哪咬你了。”他说,“大老爷们怎么那么矫情。”
阿云嘎也笑了:“那你可别后悔。”

郑云龙还在咀嚼阿云嘎这句话的意思,就被人按在了沙发上。阿云嘎也不急,撩起他的T恤下摆探进去从下往上的抚摸。郑云龙被他摸得一直笑,还抬起腿去踹他:“痒死了,妈的你会不会操,不会做我来。”阿云嘎捏了一把他的腰:“我行不行你等会就知道了。”
郑云龙拍了拍他的肩膀:“行啊嘎子,哪里学的。突击学习了?”
阿云嘎懒得和他废话,用嘴巴堵上他的絮絮叨叨,同时双手使力两三下将T恤从两人身上扯下去。郑云龙也不害羞,懒洋洋躺在他身下就有点以逸待劳的意思。瞧着阿云嘎在看自己,也不管脸上红红的一层浮云,扬了扬眉毛,眉目间漾着一点情意涌动:“瞧不出来啊阿云嘎。你还是个行动派。”
阿云嘎被他说得气笑了。正巧那条尾巴就在他背后晃悠,反应着他主人良好的心情,和条轻柔的小鞭子似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阿云嘎裸露的脊背。阿云嘎心念一动,凑上去咬了一口郑云龙的嘴唇,手偷偷摸摸伸到后面去,一把抓住那正沿着他脊椎轻拍的大毛刷。

阿云嘎养过猫,但那也是很早之前的事了。他忘记了抓尾巴对于这些家伙有多见效。在他揪着那条尾巴根的时候,郑云龙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眼见的他原本就容易泛红的眼角里水汽一点一点泛上来,嘴唇微张,阿云嘎凑上去添了一口也没见多大反应。
“大龙……?大龙?”阿云嘎一边撸着那尾巴,一边小声喊他。郑云龙将头埋在他肩膀里,手指扣着他的脊背,随着他的动作身体隐隐发抖。阿云嘎低了头,才能听见他从喉咙底发出小猫一般的细碎呻吟。
阿云嘎干脆就着那尾巴上下撸动,顺着那条软绵毛发一直撸到尾椎骨那一块。郑云龙身体抖得越发厉害,之前的牙尖嘴利全变成了咬着阿云嘎肩膀的粗重喘气。他甚至会跟随阿云嘎手指的揉按,小腹往上不耐地磨蹭,朝阿云嘎的身上贴过来。
阿云嘎心底软成一片,碎碎地亲吻着郑云龙落着细碎刘海的耳根。他们就着一点零碎的发丝接吻。在阿云嘎把郑云龙双腿打开的时候,对方也只是嘟囔了一声,由着阿云嘎将手指探入他的体内。
郑云龙的身体比他所想的还要热的厉害,甬道湿热地攀附上来,吸着他的手指不放。阿云嘎头脑热得发胀,但总算留下一点理智在照顾那条尾巴的同时,耐耐心心地用手指在里面开拓起来。郑云龙眼睛眯着,泪花沾着眼角要坠不坠。比起他的身体来,尾巴倒是主动得要命
,像条藤蔓似的攀住阿云嘎的小臂,由着对方抓住它在尾椎那揉按。并且随着那动作,肠壁内渐渐分泌出一些润滑的液体,小腹紧紧贴着阿云嘎的腹部,臀部微抬,失了旁日的冷静与理智,整个人变成一只大型猫咪,被阿云嘎撸得意乱情迷由着他在自己体内乱搞。
阿云嘎觉着时机到了,实际上瞧着郑云龙这模样他也有些耐不住,抬起头亲了亲郑云龙的额头,声音沙哑得像是被人用粗纸过:“大龙,我进来了?”
郑云龙从欲海中抬起眼睛,半带倦意地瞥了阿云嘎一眼:“来就来呗。”
阿云嘎被他瞧得心热,吻了吻他的眼皮,正准备顶上,手指一掏口袋,却发现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那个……龙哥,我忘记带套子了……”
阿云嘎抓抓头:“要不,咱们就将就一下?”
郑云龙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滚你大爷的!”阿云嘎一手抓住他的脚踝,干脆将他腿盘在自己腰上,厚着脸皮爬上去:“求你了呗龙哥~”
郑云龙被他这样子气得发笑,指着他脸说:“阿云嘎你以为我无所不能是吧。”
阿云嘎吻了吻他的指尖,下面顶着穴口就在外面磨蹭:“那可不。行不行,龙哥?”
郑云龙没好气:“滚!”但被人用阴茎指着下面,这话也说得气势就低了三分,倒有点打情骂俏的味道。
阿云嘎揉揉尾巴根,将他的大腿根往两边分开,一点一点地将自己顶进去。郑云龙觉着自己像是被人用锲子打入,钉子从底部卡入身体,那感觉怪异极了。他攀住阿云嘎的肩膀,胡乱地摇头:“不,不行……你出去……”
阿云嘎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尽管做足了前戏,那里面还是太紧太窄了。也不知是空调太热还是怎么的,他额头渗出汗水,但咬着牙关往里进。郑云龙下面疼得厉害,他甚至本能地往后缩,抓住阿云嘎肩膀的手开始使劲地挠,就想把身体里的东西赶出去:“不行,真的不行………嘎子你先出去……”
阿云嘎没有退出去,他干脆一鼓作气推到最里面。郑云龙眼里泪水瞬间就出来了,阿云嘎心疼地吻去,一边撸着他那条尾巴作为安抚,
也不知是因为郑云龙的身体适应了,还是那条尾巴的效果。郑云龙僵硬的身体总算慢慢放松下来。阿云嘎松了一口气,开始小幅度地在他体内冲撞起来。

阿云嘎当然曾经想过他们第一次会是怎样的。但这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仿佛他们的感官都拧成了一条线,爱意、欲望、情感全部揪在了一块,得用剪子用火烧才能将他们分开。阿云嘎双手抓住他的臀部揉搓着,慢慢挺动,直到进入很深的地方。郑云龙已经完全适应了他的贯穿,肠道开始收缩,顶端随着他的挺动开始分泌出一些液体。他紧紧攀着阿云嘎的脊背,好像那是大海上唯一一块木板。
阿云嘎用着这样的姿势冲撞了一会,突然把郑云龙一把抱起来,让他双臂抱着自己的脖子,双手托着他的臀部往床上走去。
郑云龙被他吓了一跳,他双腿下意识缠住阿云嘎的腰,尾巴跟着缠了上来。绒毛上沾着一点透明的液体,在灯光下淫秽至极。阿云嘎瞧在眼里,就故意上下颠了颠郑云龙的身体。这样的姿势让他进得更深,所有的着力点都只剩下嵌入郑云龙体内的那一根,阴茎闯进他体内更深的位置,隔着小腹他甚至能感觉出那东西的形状。郑云龙觉着那东西都似乎要闯进他的喉咙里,他被艹得不行,却又不敢撒手,只好报复性地啃着阿云嘎的肩膀。
阿云嘎坐在床沿,让郑云龙保持坐的姿势坐在自己身上,从下至上地将他抬起来又按下去,每一下都进入的更深更重。。郑云龙的阴茎擦到阿云嘎的小腹上,顶端不停地发颤 。他终于开始忍不住小声地求饶,声音沙哑又甜腻得不成样子。阿云嘎游刃有余地抓住他的尾巴尖撸动,还用上面的毛发去擦拭臀部下流出的液体。郑云龙抓住他的脖颈开始哭泣,他快要到了。
此时他脸色潮红得厉害,眼睛里全是情欲的泪水,白皙的锁骨上密密麻散布着阿云嘎啃出的痕迹。两只乳头硬挺着,在空气中抖得厉害。所有的情欲都堆到了他的胸口,找不出发泄的渠道。阿云嘎仰起头来去深深地吻他:这是我的大猫。阿云嘎想。我们拥有着彼此。
高潮很快就到了。郑云龙用牙齿狠咬阿云嘎的肩膀,不受控制地发出沙哑的尖叫。阿云嘎在射出来之前从郑云龙身体里拔出来,他同时帮郑云龙快速地撸动前面,两人同时射了出来,精液打湿了尾巴根处所有的毛发。

两人搂抱着睡了一会。阿云嘎没有睡着,就偷偷地去看郑云龙的脸。郑云龙明明闭着眼睛,被他盯了一会还是撑开眼皮,虽然嘴里都是埋怨,但嘴角那点笑意压不下去:“你他妈到底睡不睡。”
阿云嘎凑上去吻了吻他的眼皮,再往后看:那条尾巴果然已经消失了。“哎我觉得你一定是属猫的。”他说。
郑云龙话里都是困意,他假意挠了挠阿云嘎的肩膀:“什么嘎言嘎语。我看你这人就是欠收拾。”听他这话,阿云嘎吓得一机灵,他把郑云龙搂着自己脖颈的手拿下来放到眼前:还好。那上面还没长出长长的猫指甲。
“折腾啥呢你。”郑云龙打了个哈欠,往他怀里收了收。
“没啥。”阿云嘎放下一颗心,搂着怀里的人,顺便把被子盖严实了。他吻了吻对方湿漉漉的刘海,有些心满意足地说:“不管你是什么,我都永远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