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有美人兮·愁丝万缕一朝去

Work Text:

齐衡被赐婚了。

赐婚给花家二公子花无谢做正妻——也说不上来好还是不好,不过平宁郡主是确实很满意。没什么好不满意的,花家背景身后,家里的老太君是先帝的长姐,受了封号的大长公主,不说正是当打之年的花家老爷,就说花家年轻一辈的三个公子,也是个顶个的出挑。

着实是出挑的,花家将门,父子皆入军,最小的三少爷年纪还小,但是顶上的两个哥哥俱已投军,只是如今四海承平,并无用将军之处,只常常在京修养罢了。尤其是圣旨上的花无谢,虽然职位不高,只是个兵部从四品的闲职,只是花家的门第拜在那里,过去齐衡名声没有受损时,也说不上这么好的夫家——齐国公府是勋贵,如今只剩了个空壳子,与蒸蒸日上手握实权的花家不好比。与嫁进勋贵人家不同,勋贵们虽然在朝堂上自有一股势力,但是去年新君登基,勋贵们很是看了些今上的脸色,日后怕是难长久,花家虽也曾属勋贵,奈何子孙争气。得了这样一个亲家,齐国公府才算是真正得了一股长久的助力。

平宁郡主自然高兴。

她掂量了许久,觉得这桩亲事着实让她满意,就算是圣旨上说了齐衡要同后宫君夫人的弟弟连家小公子一同嫁进花家,她都觉得没什么。那连家不过是朝堂上籍籍无名的草芥,是个叫什么无垢山庄的,偶然出了一个君后,自然全家都飞上枝头,一个江湖上漂泊的坤泽,如今也和她的儿子一同为花家二少爷的妻。若是齐衡名声没有坏,平宁郡主定然不许,只是前些日子京中着实为齐衡闹了许多,嘉成县主瞧上了齐衡,为他害了荣家的女儿,林林总总绕上许多,又牵扯了盛家的闺女,齐衡是个坤泽,自然被人批评不守规矩,与外人眉来眼去,好端端一个小公爷,硬生生被闲话陷进绝地,好听的说小公爷天生风流人物,不好听的说什么的都有。齐衡自己不在意,本想着自己的名声坏了,不能高门择婿便可以匹配六妹妹,只是刚离了嘉成县主这个虎狼窝,又进了花家这个险地。他还没来得及抗旨,就听说六妹妹与他顾二叔喜结连理,这一来,这道旨意倒像是专门给他救命的。虽然他要和别人分享一个丈夫,但是乾元三妻四妾者尽有,他是正经教养出来的坤泽,纵然拈酸吃醋也不会拿到明面上去,更何况他和这花家公子并无情意,说不上多在意。

齐衡想了许久,没有用平宁郡主劝说,自己在婚书上写了名字——送来的婚书是花无谢已经签了的,花无谢不去打仗之余,就是个跳脱的公子哥儿,他写的字也和他一样,笔画之间充满了跃动的灵气,齐衡看婚书的时候,摸了摸他的字迹,笔锋灵动,力透纸背,字是好字,盼他人也是好人。

这位花公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良人。

不过不管是不是良人,这位花公子都是个有趣的人。齐衡放下笔,拿起一旁锦盒里送来的风鸢,这个风鸢扎的不算精良,但是上头画的画儿极好,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花”字篆字。这风鸢是和婚书一道送来的,拿进来的仆妇说是“花二少爷送哥儿赏玩。”

碧落秋方静,腾空力尚微。清风如可托,终共白云飞。

这多半年来,齐衡头一次觉得畅顺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