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afelspitz: No affair in the kitchen

Chapter Text

No affair in the kitchen

第一部:欢迎来到厨房
my kitchen, my rules
Give you wings
Mission win! Now?

 

1、my kitchen, my rules.

“Lewis,技巧上你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进益的了,但是你做的菜离最最顶峰,还缺少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Lewis急切地看着Dennis。

“L’amour!”对方那蹩脚的口音几乎令Lewis笑出声,但是他想到自己的菜居然不能令人感受到爱,他就觉得气短。

他还以为对方想说的是迈凯轮作为非食材供应商而是食材客户,食材不够新鲜这样的客观原因呢。

“继续在这个阴霾的地方你也没什么可以进步的了。”后者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

“这封介绍信是我写给Lauda的,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你。”Ron拍了拍他的肩膀。

Niki Lauda,这个名字Lewis非常熟悉,曾经在着火的厨房里烹饪到最后并征服了大众味蕾的奇男子。

当然,和他心目中的厨神Senna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之前在传奇的美食帝国法拉利也是闪闪发光的主厨名字,名字刻在法拉利门前那金色盾牌上。

现在去了一家曾经有过辉煌后来沉寂了很久的老牌餐厅作为高级顾问,那餐厅叫什么的来着的?

和法拉利一样也是自身食材的供应商。

“不过,那是一个充满了激烈竞争的地方,到了那里就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Lewis,我相信你!你的才能一定能得到发挥!”

对自己没有丝毫怀疑的Lewis突然也觉得有了点压力。

然而Ron继续说道,“虽然在这里你基本没有什么真正的挑战,但毕竟你出自美食的荒漠英伦三岛,这是你的天生劣势。”

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对于做出更好菜肴的追求。

Lewis挺了挺胸。

“那边给了我反馈,非常欢迎你去,两天后就正式入职,体检都免了。你快点去准备一下吧!”

 

就在Lewis刚刚走出家门,准备用钥匙开自己的车门时,他的弟弟从楼上噔噔噔跑下来,直接跑到他身边。

“Lewis你不能走啊!”被自己的弟弟像树袋熊一样紧紧抱住的Lewis惊讶之余也伸手环住自己的弟弟,感受到对方紧紧扒住自己不放手。

原来,原来这个臭小子对自己感情这么深,他也是第一次发现。

想到曾经好几次拒绝让他开自己的车出去泡妞,作为一个哥哥也许我还是太严格了点。

Lewis也不禁伤感了起来。

“没事,有空我一定会常常回来看你的,你也可以去那边找我啊。”他柔声说道。

“哥哥你别走。”他弟弟闷闷地说道。

“傻瓜,我又不是去多远的地…”

“你走了谁给我做饭吃啊?爸爸的厨艺你是知道的!”

什么!

Lewis恨不得一脚把他弟弟踹出五米远去!

“我不想天天吃糊掉的土豆。”

你个臭小子自己连个蛋都不会煮!

你自己在这里饿死吧!

“是时候你自己学会照顾你自己了。”Lewis用力把他弟弟从自己身上剥下来。

他伸手用力拉平了被后者弄皱掉的外套。

“臭Lewis!坏Lewis!”他弟弟站在原地喊道!

Lewis看着他一声不响,希望他弟弟能结束在马路上的表演。

丢人的可不是他。

“我希望你在那里发霉,就像隔了三夜的面包一样!”他弟弟诅咒道。

“你会珍惜隔了三夜的面包的,如果我走之后你不会自己做饭的话。”Lewis回答道。

他弟弟整个人都蔫了下去,看上去十分可怜。

显然也不指望得到他亲人的拥抱了,Lewis转身拉开车门。

“至少,你走之后可以把你的法拉利super fast借给我开吗?我保证不会刮花它 。”他弟弟用自己二十年来百试不爽的被踢了一脚的小狗眼神看着他。

“做梦!”

话音未落,Lewis钻进车子一把甩上了车门,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把他弟弟骂人的话彻底甩在了身后。

 

一天后

 

Lewis身着无可挑剔的三件套,头发一丝不苟,左手拎着他的皮箱,右手拿着一把黑色长柄伞。

叩开了梅赛德斯餐厅的大门。

和迈凯轮不一样,这扇白底绿色条纹的厨房大门是两边同时向里打开的。

他在来之前已经google过了这里的历史,曾经也有过辉煌,还做过迈凯轮的食品供应商,然而已经沉寂了几十年。

在之前的十年,业界被另外两家餐厅统治着。

美食界毫无可争议的王者,老牌帝国,法拉利餐厅。

价格不菲但宾客云集,政客和高端人士们彰显身份的地方。所有宾客必须亲自排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预约。

能进入法拉利的厨房本身就是对厨师的极大认可。

分店位于瑞士,走年轻活力路线。

美食界异军突起的新兴势力,流量之王,红牛餐厅。

所有社会名流体育界时尚圈人士必须打卡的地标。预约期长达整整三个月。

厨房常年被红牛嫡系出身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把持,没有外人。

分店位于意大利,走温馨家庭路线。

梅赛德斯之前的主厨Michael Schumacher,业界传奇人物,曾经带领法拉利重回顶峰的男人,最近号称不愿意再被束缚,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去到遥远的地方寻觅无人知晓的食谱。

所以,Lewis现在就站在这里,Schumacher解下的围裙必定是他的。

他志在必得。

他将会成为这里Chef de cuisine,带领梅赛德斯走向辉煌。

 

“你一定是Lewis!”他还没有敲门,里面一个穿着制服的金发年轻女子拉开门道。

“你好。”他礼貌地笑了笑。

发现自己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之后,果断将自己的长柄伞靠在了门后。

“我是厨房的勤杂组长,你可以叫我Emilia。”

“好的,Emilia。”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Michael走后,Toto一直很焦虑,前段日子以为红牛上门来挑战他都躲出去了。”Emilia道。

“…”Lewis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结果让那帮卖饮料的出了好大的风头。听说在摩纳哥的Mag!c主题美食秀单场票子炒到30000欧。”旁边一个大眼睛的年轻人说道,“你好,我是去年来的切配员Geroge。”

“确实,但是你不得不承认红牛餐厅的男孩子们都相当棒。特别是主厨和副主厨。我是配菜主管Kimberly。”旁边另一女性说道。

“哦,我知道他们的主厨,每次上电视节目都是女性观众的大福利,小孩子们特别喜欢他。”Emilia兴奋地说道。

对,Lewis痛苦地想到自己的小外甥女也是Ricciardo的铁杆粉丝,虽然她才刚上幼儿园,但是她已经完全掌握了“喝香槟的正确方式”。

第一步:脱下你的靴子

第二步:倒入香槟

第三步:喝!

她甚至试图把自己的牛奶倒进自己的小鞋子里面去,幸好Lewis眼疾手快阻止了她,也阻止了她被大人揍一顿。

就连她睡觉抱着的玩具都是个毛绒蜜獾。

现在小孩子的喜好真是难以捉摸。

崇拜自己的舅舅才是最合理的,我还给她烤过各种动物饼干。上面还有葡萄干呢。

“但我觉得他们来我们这里只是为了转移舆论对于阿塞拜疆惨案的视线。”Geroge压低声音道。

“那确实太扯了。”Lewis摇头道。

“我听说是盘子里吃出了玻璃。你懂的,主厨和副主厨的内讧。”Emilia道。

“哦哦哦,就和当年土耳其一样,对红牛来说不是新闻了。”Kimberly道,“不过我听说是盘子没有预热,要是真有玻璃红牛一定被停业整改了。”

“我听到的版本是龙虾上面的酱汁,做坏了,副主厨没有按照主厨的要求用向阳那一面的苹果。”虽然Lewis不在当场,当时这起著名事故也有所耳闻。

红牛受欢迎不仅仅因为他们的菜做得好吃,也因为他们的人员都性格鲜明,对于客户来说用餐体验如同看一场令人目不暇接的演出。

也许有时候,太鲜明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烫金chef,Daniel Ricciardo,大陆上做龙虾最好吃的厨师,南太平洋的新鲜海风配上地中海的万种风情!

如果说他做的西西里风味酱汁令他的龙虾成为顶级的话,那再配上主厨本人能熔化冰山的笑容,就是地球上无出其右的超级美味了。

红牛的sous chef也是吸流量的利器。Max Verstappen,非常有争议的年轻天才,其父曾和Schumacher搭档。

将鲱鱼这种不入流的食材发挥到淋漓尽致,在高级餐厅登堂入室。

脾气异常火爆,一句“不是人人都配吃我做的鲱鱼!”,并曾经当着全餐厅的面将其认为不配吃他做的菜那名客人的盘子直接摔到墙壁上。

没有少因为自己的脾气惹出事来,在前两个月因圣保罗餐厅秀上通用煤气管道纠纷,直接冲到印度力量的后厨殴打推搡Ocon而被罚去社区服务两天。

“确实,红牛很有竞争力。”Lewis说道。

“我们这里的也不差啊!”Emilia反驳道。

“我们这里的副主厨,不,预订主厨可是每次一上美食杂志封面都会将美食杂志变成时尚杂志一样当天就售罄的女性杀手啊!好吧,其实男性也杀。”配菜员眼睛里的心心已经要溢出来了。

她随手拿起旁边架子上最上面一本《Cuisine》杂志展示给Lewis看。

等一下!这不是!

只见封面上是一个穿着白色厨师服装,没有戴帽子的年轻男子半身像。

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左手捏着一只不锈钢大汤匙。

他微微侧过去的身体,他完美的笑容,完美的头发,完美的一切…和记忆里那个美好的少年重叠在一起。

他系领巾的方式似乎和其他人都有点不同。

但那只能令他看上去更加英俊。

“Lewis?”盯着封面看到发愣的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一抬头就看到封面上的人正迎面向他走来。

“Nico!”

“你们互相认识?”Geroge问道。

然而他们两人都没有听到旁边人的话,自顾自走到了对方面前,仔细端详彼此。

“已经有多久了?快要7、8年了吧。”Nico笑着说道。

“10年了。”Lewis说道,但是你和我梦里所见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不,更可爱了。

什么?!我在想什么啊!

Lewis,集中!

集中注意力!

你是来做菜的,你是来成为梅赛德斯的chef的,你是来打败法拉利和红牛的。

 

“我以为你正在某个旅游景点的坑游客饭店里做炸鱼薯条呢。”Nico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化。

什、什么?

但Lewis的反应是极快的。

“是吗?我还以为你在麦当劳或QuickTime里做好吃的汉堡呢?”Lewis刻意加重了句子里的“好吃”两字。

 

“呃,Nico。”旁边的Geroge抬手插话道,“Lewis就是新来的…那个。”

虽然不知道“那个”代表了什么,但是Lewis知道现在Nico一定稍微明白了一些情况了,他应该知道…

只见Nico上前一步,依旧面带着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Michael留下的围裙是我的,你记好了!”

这句话虽然低得如同耳语,但是其中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

“是吗?谁说的?”Lewis也忍不住跨上一步,他们两人几乎面对面站着,中间的距离不过一个拳头。

他甚至能闻到Nico身上淡淡的沙龙香。

只见对方诱人的嘴唇轻轻张开,“这里是我的厨房,这里按照我的规矩行事。明白了吗?”Nico道。

天哪,他这张可爱的嘴里怎么能说出这么讨人厌的话来啊!

“也许你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厨房了。”Lewis道

“如果你每天在我进厨房之前给我准备好符合我要求咖啡的话,也许我可以考虑让你做我的Saucier。”Nico道。

Lewis寻思,他恨不得现在就亲上去堵住Nico那粉色的嘴唇,让他说不出…

等、等一下!

就在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时候。

“我的眼睛在上面,Hamilton。”面前的人突然说道。

Lewis连忙窘迫地将自己的视线从Nico美好的嘴唇上移开。

 

过了三秒钟他才想起准备反驳的话,但是没有马上接住话头,他已经失去了先机。

该死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反驳好吗?

他准备说——“你为什么不从我的grillardin做起呢,管烤箱对你来说已经很不错了,你要是干得好我说不定可以让你兼任rôtisseur。”

即刻薄又大度。

他尴尬地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只能狠狠瞪着Nico。

的眼睛。

 

“先生们。”门突然被完全推开,打破了厨房里的僵局。

一个说话带着明显口音的高个子男人,戴着一副眼镜,身后跟着近十个穿着各式厨房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他向之前那几个人点头,然后直接走到他们两面前站定,贴面吻了Nico,然后郑重地伸出手来,“欢迎你Lewis,我可以叫你Lewis吗?你来得太是时候了!Niki都和我说了,我们要大干一场!”

“你可以叫我Toto。”他握得非常有力。

“请尽快熟悉一下厨房,这里的一切就让Nico带着你。有什么不明白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梅赛德斯的厨房百无禁忌,只有一条铁律,谁都不可以触犯。”

Lewis屏息等着他说下去,周围所有人都看着餐厅经理。

“No affair in the kitchen!”他看着Lewis的眼睛说道。

“我不允许任何厨房恋情,任何形式的都不行,年轻人。”他转过身对着大家,“我知道你们,你们一个个精力充沛,对生活充满了热情。”

没有人答话。

“但我不允许,你们可以把荷尔蒙用在做菜上,这是每个新来的人我必须要关照的一点,不允许在我的厨房恋爱!”

“谁做不到,谁就走!”Toto最后转回Lewis的方向说道。

Lewis咽了口口水。

他忍不住偷偷向Nico的方向瞟了一眼。

却见到Nico了然地笑了笑。

该死,他已经看穿了我!

Lewis懊恼地想到。

 

“Michael走后,我们这里的chef一直空缺,现在Nico和Lewis都是我们厨房的sous chef,为期一年。最后谁能成为chef,我期待你们的表现。”

Nico点了点头。

而Lewis,Lewis还陷在无尽的自我反省和懊恼当中。

从他走进厨房到现在一个小时候都不到,他已经陷于极其不利的境地了。

 

“先生们,下个礼拜,最令人头疼的美食评论家Claire Williams就要到我们店里来了。而我们连菜单都还没确定!”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重了起来。

“情况非常严峻,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Toto道。

“也许Valtteri可以打探一下,他之前不是和Claire共事过吗?”Kimberly道。

“那我唯一能给的建议就是,千万别尝试去打探,只会适得其反。”一个有着极其短的头发,浅色眼睛的男人接话道,他肯定就是Valtteri。

“谁会和她一起来?”Geroge问道。

“也许是Felipe吧。”Toto道。

所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虽然Felipe不很苛刻,但请别忘了他以前是法拉利的主厨,王子酒店行政总厨,我不觉得他有任何理由对我们放水。何况现在Michael也并不在这里。”

“菜单礼拜六之前必须确定,这件事我要你们两个当中一个人负责,另一个人和其他人要配合,百分百服从安排。我们能取胜唯一的法宝就是团结。”Toto严肃地说道。

他明白自己定下的竞争基调,但是事急从权,不容有失。

“难道你们也想发生红牛在阿塞拜疆龙虾端到桌子上腿还在抽搐的惨案吗?”Toto道。

当场就看到Valtteri嘴巴动了动但是最终他没有开口,看样子他那里也有不同版本。

天哪,这个故事到底有多少个不同版本?

红牛阿塞拜疆惨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呀!

探索屏道必须做一期节目来揭密才行。

“至于谁来负责。”Toto继续说,“也许你们可以自行表达一下。”

他不等他们回答,拉过一个椅子跨坐上去。

“一个合格的厨师只要做到客人所要求的,但是一个优秀的厨师要做直击客户心灵的东西。”

“揣摩客户心理是非常重要的考验。”

“这样吧,既然你们声称曾经相识,那就更简单了。你们俩人分别作一个能令对方发生表情变化的菜。”

“谁赢了这次就由谁来主导。”

周围的人全部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所以,真正评判的是你们自己。”

“微表情专家:餐厅领班Paddy,Niki还有我本人,作为评委,观察你们两的表情,3是奇数没错吧。” 餐厅经理道。

这算什么?

他们三个不去品尝食物,而是看我们两的表情。

Lewis一抬头就看到Nico正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心理战吗?

哼,你以为回忆过去能令我动容,我就偏不!

作过去做过的任何菜,Nico都会有所准备,他会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

他要做一个Nico从未见过自己做也从未吃过的东西出来,等着瞧吧我的公主。

 

“好的,我和酒水部有个会议,下午还要去客户餐厅讨论明年的原材料合同。还有什么问题吗?”Toto一边向着外面走一边说道。

Lewis摇了摇头。

这是旁边一个男人走上去,给他一个文件夹,餐厅经理看都没有看就直接签了字。根据那人的制服Lewis猜测他可能是蔬菜及冷盘负责人。

那人似乎正在对Toto说话。

然后他看到Nico整个人的重心动了一下,几乎要靠到站在他身后的餐厅经理身上。

而后者显然并不抵触这种身体接触,他的表情甚至微微柔化了一点。

说好厨房里不能有奸情的呢?!

对,这就是奸情!

没错了!

你们周围这些人都能视而不见的吗?喂!Lewis好想扯住他们的耳朵大喊!

唯一不可触犯的铁律呢?

 

然后他看到Nico远远对他眨了一下眼睛。

天哪,这究竟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