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队长与队长

Work Text:

比赛在四点的时候进入尾声。比分是45:49。2班还落后两个球。
球场上的气氛一下躁动起来,像被盖上的油锅,压抑着一层即将沸腾的心跳与叫声。
所有的视线都落在郑云龙的身上。
阿云嘎几乎可以瞧见那些小女生的眼睛化为火热的桃心,跟随着篮球队队长的白色发带一弹一跳。
郑云龙扬了扬手,篮球落到他的掌心。他压低身躯,脊背弯成好看的弧形,力度与弹性被掩盖在那宽大的球服下面。女生们开始兴奋地交头接耳起来。阿云嘎不动声色地将水壶盖拧开。
闪过防御球员,交换接球,腾空,出手。球进了。
人们如鸟群一般尖叫起来。在这沸腾的人群中,阿云嘎注意到只有郑云龙保持了冷静。他找准机会,如野兽一般出击,然后一个快步,三分球。
像是水洒进油锅,整个球场沸腾起来。男生女生一股脑冲进球场,将人群中那个最高的家伙围在中央。
阿云嘎终于笑起来,他压住胸膛,听见所有人的嘴中都说着同一个名字:郑云龙。
篮球队队长。天之骄子。女生票选最想成为男朋友的对象第一名。

他天生就是场上绝对的主角。适合和现在一样,被所有人围在舞台正中央。阿云嘎注意到郑云龙的视线越过人群望过来,他们在燥热的空气与人声中交换了一个隐秘的微笑。
“好了!别傻站着!接下来轮到我们了!”阿云嘎回过神,组织起那些同样春心荡漾的拉拉队员们,走入篮球场正中央占领属于他们的舞台。

阿云嘎。
学校拉拉队队长。以笑容甜美,脾气温和,和郑云龙同样俊朗的外貌和中文不太好著称。
但没人知道拉拉队长和篮球队队长是一对。

阿云嘎在加油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地朝场边瞥去。人群散去不少,但还有一群小女生将郑云龙团团围住。水和毛巾摆成一个扇形等着他伸手。更有些大胆的,脸红扑扑得和擦了胭脂似的,咬住嘴唇,娇俏地将情书和礼物塞进他的手中。
“看一下好吗?队长。求你啦。”
郑云龙拭去头顶的汗水,笑起来。他点点头,眼睛在阳光下漾着一池金黄色的春水:“谢谢。”
少女们再也按捺不住地尖叫起来,像有五十只小麻雀聚集在篮球场上。
阿云嘎不着痕迹地走过去,在后面清了两声:“好了好了。散了散了,球员们要休息了。”少女们嚷嚷着抗议起拉拉队长的不近人情。阿云嘎好脾气地将人一个个劝走。送走最后一个时,始终没说话的郑云龙用毛巾裹着脖子经过他的身旁。两人肩膀碰撞。
“队长辛苦了。”他低沉的声音堪堪擦过耳垂,带着一点剩下的汗水气息。

阿云嘎外表温柔,吻起人来的时候却狠得像只负伤的狼犬。他舌尖探入嘴腔的同时,用掌心牢牢按住对方的脖颈,维持着一个把控的姿势。郑云龙被他吻得有些缺氧,本能地退后一点,却正好让阿云嘎整个身体压上来。
他把人按在体操垫上。宽大的球服被撩起大片下摆,露出汗淋淋的腹部肌肉。阿云嘎一反往日的习惯,连咬带啃的似要在郑云龙的身上留下一些痕迹。郑云龙被他一口咬得硬生生往后缩了一缩。他抓住阿云嘎的头发,将对方的脸拽起来,眯着眼睛戏谑地笑:“队长今天怎么改了性?我还以为你是狼狗托生的呢。”说这话的时候,他暧昧不清地用拇指如点火一般擦过阿云嘎的嘴唇。
阿云嘎也没跟他客气,张了嘴就一口将那拇指用舌头含着。
两人交缠的视线瞬间变得浑浊而灼热。
阿云嘎利落地一把扯下球裤,将它们退到膝盖处。郑云龙早就发硬的下体和内裤一起跳了出来。阿云嘎抬起头来去吻他的嘴唇。阿云嘎一边用舌头在他嘴腔里搅个不停,时不时吸吮着其中所有的液体,一边手指扯开内裤从边缘伸进去,探入双臀之间,在那个凹陷处狠狠按了一下。
郑云龙刚剧烈运动结束,整个身体敏感的要命。他反射性地在那块脏扑扑的体操垫上弹起来,但下一秒就被阿云嘎无情地压制下去。阿云嘎趁机将他双腿分开,身体嵌入其间。同样发硬的下体隔着有些湿透的内裤顶在穴口外,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磨蹭。
郑云龙被吻住的嘴腔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他不知是催促还是羞恼地伸手就去按阿云嘎的肩膀。
阿云嘎干脆板住他的大腿根,将一只腿抬起放在自己的腰侧。同时下体狠狠地往上顶了顶,顶端带着内裤几乎要冲进穴里。
郑云龙小小地叫了一声。眼睛睁开,水汽茫茫的一层眼角通红。他有些嗔怪地瞪了阿云嘎一眼。若是往常,阿云嘎保准会亲亲他的眼皮作为安抚。但今天阿云嘎没有理他,只是继续手指在肠道内强硬的开拓。
他用两只手指揉着那火热的粘糊的肠道,同时牙齿开始轻咬郑云龙发红的耳廓:“谢谢。嗯?你谢她们做什么?”
阿云嘎这样说着,手指也开始在肠道里乱按。他已经塞进四根手指,开始前后捣鼓起来。郑云龙搂着他的脖子难受,想要逃避对方的嘴唇,但下面却没有任何办法。在阿云嘎的刺激下,他的阴茎已经开始抬高,肠壁开始不住地收缩。
阿云嘎还说个没完,他惩罚似的咬着郑云龙的脖子,叼着那一块皮肤像狼舔着他的猎物:“郑队长,怎么不说话?刚才在那群女孩子面前你不是很能?”
“滚……给大爷他妈的滚蛋!”郑云龙火起来,也不管阿云嘎的手指还在自己体内。伸手就想将对方推开。“他妈爱做不做!”
他伸了手,却被人干脆地一把拧着再次狠狠地按回垫子上。这次他们换了个背后的位置。郑云龙瞧不见阿云嘎的脸,他被人像羊羔一样拧着脖子,被迫抬起臀部,头压在发霉肮脏的垫子上,维持着野兽般受精的姿势。
阿云嘎从后面拥抱着他,一只手握着他的脖子,一只手牢牢控制住他的腰杆。他一直对他报以无限的温柔,即便在情事上也以尊重郑云龙的意志为主,从未有过如此强硬的状态。
恐惧从郑云龙内心深处泛起来,但很快化为更加巨大的无法控制的情欲。
他全身发热,阴茎抬着头,顶端渗出一点液体,开始摩擦粗粝的垫面。
阿云嘎将手指掏出来,沿着郑云龙漂亮的脊椎一路吻下,最后深深地吻了吻他正收缩的穴口。
郑云龙身体抖得厉害。那个20分钟之前在阳光下发着光的大男孩此时就躺在自己的身下,任由自己处置。他可以破坏他,打碎他,让他用那好听的声线只叫嚷自己的名字,将他捏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意识到这点让阿云嘎的欲望变得更为膨胀。
他急躁地将剩余的布料从郑云龙的身上扯下。阴茎抵着他的穴口,破开柔软的穴道,一点一点往里挤去。
郑云龙头如鸵鸟一般塞在垫子里,在阿云嘎进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发出小小的尖叫声。他能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被破开,被贯穿,阿云嘎无比坚定地闯了进来,然后开始大幅度抽插起来。
热辣的痛感之后快感渐渐涌上来。他们之间做过几次,阿云嘎通常都做得很有耐心。但这一次他显得如此强硬,如此急躁,似乎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在郑云龙身上打下属于自己的烙印。他从后面强而有力地一次次拉出来又捅进去,打得郑云龙的双臀啪啪作响。郑云龙被他肏得头皮发麻,一会叫可以了,一会又哭着求饶。但阿云嘎没有理他,他贪婪地想进入更深的地方,最后在阴茎顶到了里面一点之后,郑云龙像是小猫被挠了一下,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
于是阿云嘎迅速转移了重心,朝着那一块撞击起来。
“你刚才不是很能吗?郑队长?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有主的了?嗯?”阿云嘎大约今天真的是被气得上了头,一边操着郑云龙,一边咬着他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说。
郑云龙此时大脑乱成一团,呻吟变得零零碎碎,泪水从眼角无助地落下来。他漂亮的嗓子尽是哭声,发丝沾着湿濡的汗水混着体液溅到体操垫上。
他漂亮地像是被人蹂躏得不行的玩偶,随着阿云嘎的侵入一摆一动。瞧着他这破碎的模样,阿云嘎的心里突然就被无限的柔情占得满满的,他停下来,将郑云龙翻过来,身体压上去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和对方接吻。
“以后还敢不敢了?”
郑云龙还在迷糊中,本能地用手拥抱着他的头。两人交换了一个带有泪水的吻。

“……都听你的。”
拉拉队长阿云嘎听见篮球队队长郑云龙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