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令嘎龙】红白玫瑰

Work Text:

令龙/嘎龙,大龙大猪蹄子预警
嘎:前男友,初恋,印象几近完美的白玫瑰,私设他们在和平分手后未见过。
令:现任,性感、感情炽烈的红玫瑰。
预警:大龙在文中可能会渣,时间线不要深究,所有设定都是为了红白玫瑰服务,可能会有修罗场。不接受退散!
此文车较多,本章有令龙车,落地窗play,元旦掰头以及刘师傅锻炼视频有感。令龙实在太冷了,刘师傅也性格不太熟悉,他俩的相处模式按自己感觉写的,希望没有ooc。
下一章可能是嘎龙车。

 

郑云龙没想到能在声入人心见到老情人。
虽说他们已然6年未见,但相处模式倒没什么变化,好似没有经过这六年的隔阂,他们俩任节目组炒cp也炒得自然。
大学恋爱时阿云嘎便觉得郑云龙像只猫,那时郑云龙胖一些,懒且黏人,喜欢往人身上靠,尤其是被摸着后脖颈顺着脊柱往下摸时,就像在撸一只大猫,他也不躲,就任人摸,舒服地眯着眼像是随时能睡着。阿云嘎惊喜地发觉,现在也是,岁月除了雕琢郑云龙使他变得更耀眼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别的什么痕迹。
阿云嘎还是习惯和郑云龙坐在一起时把手搭在他腿上,他们在各种采访里坐的紧密,一定要两只胳膊贴着,说话习惯看着对方的眼,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想到对方,依然同往日的青年爱侣一般。
旧情似乎就要复燃。
此时的阿云嘎觉得,他们只差一个契机便能够重归于好,北京与上海的距离不过1213公里,他相信这不算阻碍。
直到两件意外的发生。
至于郑云龙呢,他的老班长对他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好,每次也还是怼不过自己,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笑。他还是喜欢用“老”来怼阿云嘎,只不过,现在他每次说阿云嘎老时都会想到更“老”的刘令飞,然后看着他的老班长笑出来。
那么他还喜欢阿云嘎吗?
“大龙哥,那你和嘎子哥有旧情复燃的想法吗?”听完爱情故事被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蔡程昱问他。
听到这个问句郑云龙愣了下,他一直以为他和阿云嘎分手后画上的是句点,虽然他们重逢了,虽然他还挺喜欢阿云嘎的,不过他的道德让他并没有把句点划去的打算,他现在有刘令飞,和阿云嘎做朋友就够了。
“想什么呢,我们都分了。”郑云龙灌了一杯酒。
不过之后的一件意外让他意识到,哪怕画了句点也不是不能续写。

“喝一杯?”郑云龙收到这么一条信息。
他惊愕地一抬头便看到了在门口冲他挥手的刘令飞,郑云龙笑着走过去拥进他怀里,惊喜地问他:“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
“为了给我们大龙一个惊喜啊。”刘令飞冲着他隔空吻了一下。
“去你的吧我可。”郑云龙拍了一下他的背,“走,哥带你吃香喝辣去。”
吃完饭,发了掰头的微博,他们就直冲酒店去了。
刘令飞搂着郑云龙的腰倒在床上就是一阵热吻,久别重逢的唇舌格外热情,他们激烈地吸吮对方的唇瓣,缠着舌尖交换酒气浓重的吻,其中或许还有股呛人但刺激的烟味,一起往本就混沌的头脑冲去,各种味道叠在一起,性欲竟前所未有地强烈。
他们急切地摸索着对方久未相逢的身躯,撕扯开碍事的衣服,到最后只给郑云龙剩了一件演出时的白丝绸衬衣,露出大半截胸膛。肉贴着肉的感受让人舒适得发疯,刘令飞真的恨不得省去润滑的过程直接将自己塞进去。刘令飞握着郑云龙的手一起撸动两根阴茎,以暂时缓解快要爆发的欲求,郑云龙细痩修长如竹竿的手比起自己常年健身的手绝对算光滑,摸过龟头时快活得冒水。
得到些微满足的刘令飞继续着他的前戏,他将白衬衣往上推去,露出郑云龙还算瘦的腰,可因着疏于锻炼,他的腹部两侧有点儿赘肉,看着不是十分明显,捏上去手感倒很好。刘令飞俯下身去亲吻郑云龙软乎乎的小肚子,咬住一小块肉含进嘴里,又是吮吸又是啃咬,一块块青紫的痕迹烙在白皙的腹部,醒目的紧。
被叼住腰间软肉的郑云龙瑟缩着想躲,腰间也是他挺敏感的地方,被人这么着玩他根本受不大住,手里握着的活儿都停了下来。刘令飞叫他别停,郑云龙声音打颤还强撑着嘴硬:
“那你别和狗似的乱啃啊……我操!”
刘令飞竟然往他龟头上轻咬了一口,还挑眉用带着戏谑的笑眼看他,郑云龙被他肉眼所见最帅的男人刺激到,视觉肉体双重的,细微的痛觉带着强烈的快感席卷而来,把郑云龙冲昏了头脑,差点儿当场给他射出来。
“龙啊,你真该健健身了。”刘令飞捏了捏郑云龙腰际的软肉,“好歹你现在也是有大批粉丝的人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材绝对会让迷妹们幻灭。”
听了这话郑云龙红着眼眶白了刘令飞一眼,“每次见你运动量已经够大了,老子哪有体力去健身,要干赶紧干。”感觉到刘令飞的手掌紧贴着肌肤往隐秘处移去,带过一阵电流般的战栗,郑云龙抬腿架上刘令飞的腰,继续说道:“反正也是你操我,我健不健身有什么区别吗?有了腹肌你能让我操似的。”郑云龙将鼻尖贴着刘令飞的,喉间泄出近乎挑衅的哼笑。
“哥对你太好了是吧,还有过这种念头?”刘令飞往郑云龙的屁股上掴了一巴掌,挺翘的臀肉在昏黄的床头灯下颤了几颤,像是他们翻滚的情欲。
“那不就是了,又不给老子操,健身有什么用。”郑云龙嘟囔道。
“我们可以多玩几种花样,”刘令飞揉了揉郑云龙的臀肉,“大龙,你现在的柔韧性太差了。”
两根手指裹挟着黏腻的润滑破开幽闭的穴口,微微张开撑出点儿缝隙,往更深处游走。
也不知是否醉意作怪,郑云龙不服输的那股劲儿突然窜上头,他冲着刘令飞就是一句“行,今儿你想玩什么我都奉陪。”
郑云龙话音刚落,刘令飞居然托着郑云龙站了起来,抱着个近一米九的大男人走路竟然一点都不费劲。
被抱起来的郑云龙也傻了,他下意识搂紧了刘令飞的颈子,湿润的眼睛瞪大了呆愣愣地望着披散卷发的刘令飞。紧绷的肌肉线条不只好看,还充满力量,肌肤上覆着层薄汗的刘师傅充满了性张力,酒精没有给郑云龙带来醉意,眼前性感至极的刘令飞倒把他的神经麻痹了,让他一时没有反应。
骤然贴上脊背的凉意终于将郑云龙的意识唤回来,刘令飞居然抱着他走到了窗边,贴着外面一览无余的城市亲吻他一下。
他偏头逃开刘令飞的唇,“我操你刘令飞别、别在这儿,”郑云龙慌得有点结巴,可能被人窥探的感觉令他不适。哪怕刘令飞想玩点不过分的sm他都能考虑,现在他几乎觉得外面有一双双眼刺在他的背上,窥探着这场隐秘的情事。
“大飞、刘令飞,飞哥、哥哥哥求你了,真别在这行不行。”郑云龙有些慌不择言。
“你就说在这儿刺不刺激。”
“……”刺激,他妈的刺激死了。
郑云龙抵在刘令飞腹肌上的性器硬得爆炸,残存的少许理智几乎控制不住他性奋的身体。
“这儿是顶楼。”刘令飞掰开郑云龙的臀瓣,揉了揉滴下透明润滑混着些汁液的后穴。
“你我也都不是什么大明星。”不会有狗仔跟。
“最重要的是……”粗大的性器顶在瑟缩着张合的穴口,坚定不容人置喙地顶进去。郑云龙紧绷的身躯攀着刘令飞,被凌乱刘海半遮掩的眼透着美丽的脆弱,泪珠在里面打转。他从未感觉刘令飞的形状从未如此鲜明,连上面的青筋都如此明晰,过大的性器不仅撑开他的身体,还在继续前进。
刘令飞戏弄够了才把后半句吐出,“为保护隐私,这座宾馆的玻璃是单向的。”
操你妈的刘令飞不早说。郑云龙想骂,但骂人的话都被刘令飞彻底顶碎在呻吟里,一张口便是破碎的语调,像是支走调的歌曲。
在重力的作用下刘令飞进的过于深了,郑云龙几乎有种要被顶穿的错觉。即便这样,郑云龙的内襞还是热情得不行,在刘令飞进来时热切地缠上去,又在他离去时不舍挽留。
激烈的性爱使郑云龙的乳头挺立,将绸质衬衣撑起两个小点,恰巧呈现在刘令飞面前,而他也毫不犹豫地吞了进去,嘬奶一般吸着。隔着一层布料总是比舌面粗糙许多,这一小块布很快便湿透了,随吸吮的动作摩擦着柔嫩的乳肉,给郑云龙以快感,底下的乳晕很快便涨大一圈。
房间里开了空调,许是温度调的高了,窗边的两人身上都浮了一层汗,雄性荷尔蒙炸开在房间里。但玻璃总是凉的,更何况这还是冬天,郑云龙拽了拽刘令飞的卷发,看他抬头主动去亲他,伸出舌尖讨好地舔了舔刘令飞的唇。果然,刘令飞很受用他亲昵的姿态,在他唇上舔舐的舌被缠住含进口中。
“令飞……回去吧,冷……”郑云龙喘息着,放软的声音像是哀求。
“好。”刘令飞把他放在床中央,从后面撞进去,一边舔吻郑云龙线条优美的脊背一边挺动着粗大性器在郑云龙体内进出,“咕滋”水声淫靡至极,陪着时不时的喘息呻吟带出一股子旖旎氛围。
后面累积过多的快感终于让郑云龙射出来,溅湿了一片床单。可搅紧的穴肉并没有让刘令飞同他一起,阴茎依然在射精后极度敏感的身体里进出,颤抖的穴肉一边哭泣一边纵容着刘令飞,过多的快感弄得郑云龙几乎要哭出来,“别、令飞你慢点……我快被你弄死了。”
贴在他背后的胸腔兀地震动起来,沉沉的笑声传过来,“大龙,我操得你不舒服?”
“不是,太爽了。”郑云龙唇边又被逼出一声呻吟,大方地承认了,过度的快感有时也是要人命的。他想往前躲开次次全根没入的冲撞,可瘫软的身子使不上一点儿力,他和刘令飞的负距离再次一点点增大。
“还有更爽的。”热气喷在耳际。
这一晚刘令飞折腾了郑云龙少说三回,从窗边到床上,再到地上、浴室里,从凌晨四点喝完酒一直做到天蒙蒙亮才放过他,最后穴口都合不上,只能汩汩地往外流着浊液。郑云龙那双大眼睛红的不成样子,久别的狂欢几乎让刘令飞快把他弄疯。
我可去你妈的小别胜新婚。

“大龙,你脖子这儿怎么青了?”阿云嘎点上郑云龙的侧颈,轻轻揉了两下,“没事吧?”
操你妈的刘令飞,让你别在脖子上亲你没点儿biang数吗。郑云龙内心痛骂着刘令飞,表面上若无其事地擦过阿云嘎的指尖按上那块青紫,揉了两下,漫不经心道:“不知道怎么弄得,也不疼,可能是不小心撞的吧。”
那个位置实在微妙,阿云嘎心觉不对,更觉得那个痕迹莫名熟悉,自己似乎曾经在郑云龙身上见过。拨开近十年的记忆,阿云嘎终于想起。
他和郑云龙年少情事过后也曾在同一个位置有过一样暧昧的痕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