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追星攻略 9

Work Text:

“啪”一声,开关被打开的声音,酒店房间的廊灯倏而透亮的洒下来。
不是用手开的,而是人撞开的。

“嘭”的一声,房门被脚用力踢了回去,房间内昏昏暗暗,窗帘拉得死死的,一点光都漏不进来,除了洗手间换气扇的“嗡嗡”声外,一点别的声音也没有,静的像是深夜里一样。
吴谨言看了眼表,离她接到电话刚刚五分钟,这五分钟她闯了三个红灯,要不是距离不算太远,她可能还没到酒店就要被交警带走了。

已经不用用力闻了,浓重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就那小小的换气扇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多待一秒钟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心跳直线往上飙,这样的高浓度高密度的气味对任何Alpha来说都比催情药还致命。

气味裹挟情欲冲击吴谨言的大脑,赤手空拳下毫无还手之力。
吴谨言轻手轻脚走进卧室,棉被下微微拱起,秦岚是有多瘦啊。

走近一些,断断续续的喘气声就越来越明显,“哈啊~ 谨言…救我…难受……”

想必是突然更换浓度较低的抑制剂,让本来就发情期混乱Omega内分泌系统彻底崩溃了。处在发情期的Omega极度敏感而缺乏安全感。吴谨言不敢贸然去触碰她,怕她受到意料之外的惊吓。

吴谨言跪在床前掀开被子,伸手抚上秦岚的脸颊,把零乱的头发拨到耳后。确定秦岚已经发现并允许她的到来之后,吴谨言的双唇贴上秦岚的耳侧:“别怕,我来了。”
Alpha修长有力的手臂环住瘦弱的身躯,用身体接触给予她最真切的安全感:“我在这呢,别怕,别怕。”

泪眼盈盈的女人,含着一湖秋水就这样望着她。这样的眼神比利箭更具有杀伤力,看得吴谨言一哆嗦。
从这样的角度看下去,女人娇媚,一双水眸直勾勾地望着她,花瓣般的朱唇微启,领口敞开,一片雪白柔腻中沟壑清晰。玉脂般的肌肤染上了深深的爱欲,白里透粉的颜色是粉丝平时无论如何都见识不到的。
如果能拥有她……

“唔、嗯……难受……”

面前Alpha的声音变得低沉、缓慢而坚定,秦岚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吻住了唇:“嘘,我会救你的,抱住我。”
秦岚主动勾住了谨言的后颈,忍不住地往她身上蹭,只有足够真实的身体接触才能让她感觉到有人在救她。
吴谨言大胆释放自己信息素,本就不是很有侵略性的味道柔软地包裹住了秦岚。微咸的空气里混杂着高低错落的呻吟,清新的茉莉花香和甜腻的焦糖混合成了一种极富魅力的气味。

当甜与咸相遇,一场奇妙的化学实验,一场绵长的爱。

秦岚的皮肤上全是汗水,耳后、颈侧、小腹、腿间,黏腻的空气与遇见汗水,吴谨言只觉得腿间已肿胀不堪,好像下一秒就要冲出阻碍了。

“谨言…我忍不住了!嗯、啊……”
吴谨言把手探入了股间,湿滑一片,好像再用点力就能直接滑入花穴。湿漉漉的两指在秦岚的面前晃来晃去,羞耻心作祟,粉粉的两颊直接过渡成了羞红色。
秦岚别过脸不去看她,这样的动作倒反而露出她雪白紧致的侧颈。吴谨言便在她颈侧落下一个深吻,舌尖在光滑的肌肤上轻轻勾起舔走汗珠,只留下一点点光亮的痕迹,在昏暗的空间里显得格外诱人。

“啊哈~别!那里……”
“这里?”吴谨言就着刚刚舔舐的地方就用力嘬了下去。Alpha强烈的占有欲,我的人得有我的痕迹。
再抬头就是一个暗红色的印子。这样,你会不会就是我的了。
白嫩无暇的股间,柔软芳草内,粉红护板微微颤抖,隐藏的小花蕊也露了头,娇嫩的穴口一片晶莹。在Alpha侵犯的目光下,花液涌出的更加凶猛。
极度香艳的场景让吴谨言喟叹,素日高雅的女人却被发情期逼的这般凌乱难堪,现在在她面前主动拥抱她,打开双腿让人采撷。还好是自己,幸好是自己。可她也想标记她拥有她,换做任何一个其他Alpha怕都扛不住这份诱惑。

“秦岚。”
“嗯?”微闭的双眼再次开启,睫毛沾染着汗水,素颜的面孔真诚地看着她。
“交给我吧。”
“嗯啊……在你、手上了……啊嗯……”秦岚又闭上眼,右手摸索着吴谨言的手,把她带到自己身下,湿滑的液体沾湿了一片床单。

吴谨言轻笑一声,终于动作了,低头埋进雪乳中,将右边那嫣粉含进口中,左手揉握左边的乳峰,而右手直探入湿滑的双腿间探索。
“嗯,别……啊……”
三管齐下的进攻让秦岚呻吟不止,胸前的舌头围绕敏感的乳尖打着圈,带着薄汗的手掌摩擦着她的皮肤,而探索她腿间的手指,一下拨弄花瓣,一下揉弄凸起,几重快感同时往秦岚头上涌。

空气里的Omega香气越来越浓郁,谨言修长的手指往小穴入口前进,粉红的穴口被异物刺激,液体流得更凶了。
“岚,你好湿……好香……”薄唇松开雪乳,吴谨言轻咬着秦岚的耳朵,在她耳旁说着荤话。
“嗯啊,我的小猴,学坏了……”她没有责怪谨言玩弄她的身体,还一次一次挑战她的羞耻底线,反而张开嘴唇主动去亲吻她的下巴。
Omega的纵容让吴谨言更加大胆,她的女人信任她。原本只是在两个指节的范围内逗弄,突然就一指没入。

“啊!”
这声娇吟极为撩人,紧致的花径被撑开,修长的手指让秦岚有些不适,抱住她的手臂也紧了紧。
还来不及习惯,吴谨言的手指就在小径里抽动了起来,秦岚喘着气,感官集中在被玩弄的那处,随着穴内愈发柔软湿润,吴谨言顶入了第二根手指,淫靡的水声滋滋的响起。

“不要,谨言……我受不了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双手紧抓床单,指尖狠狠地抠在单薄的布料上,在吴谨言灵活的手指下,她溃不成军,水眸泛雾的哀求着。
“别弄疼自己。”眼前的人太过媚态逼人了,吴谨言温柔地吻着秦岚的唇,爱抚的动作却更加激烈,空出的一只左手摸到她的手,五指相扣。右手的两指加快了抽动的频率,指尖微微勾起,秦岚颤抖的不能自已,花液一股一股往外喷,左手用力扣住吴谨言的手,好像要把骨头揉碎了。

就在她快到达顶点的时候吴谨言迅速拔出手指。突然的空虚逼的秦岚呻吟连连:“谨言!嗯啊……别、走……”
“我没走,舒服吗?”
眼眶终于承不住过多的泪水,顺着眼角往耳侧流去。吴谨言先吻住眼睛,又顺着泪痕吻至耳侧:“回答我,舒服吗?”
“谨言……嗯……”
“我在。”
“给我……”
“我在给你呀。”
口气轻挑,还故意在秦岚的耳廓上舔舐亲吻,这让本就只一步之遥的女人愈加受不住了。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扭动,小穴下意识的往她的下体上磨蹭。
“下面……求你了、嗯啊……”

吴谨言的身体早就蓄势待发,肿胀的性器被禁锢在没有弹性的牛仔裤里,箍的她难受。
“帮我脱了。”口气不容质疑。
吴谨言的手指在花穴入口一通撩拨,花核每碰一下身体都颤抖一下,一边控制着秦岚的身体不让她冷却下来,一边引导她解开腰带。吴谨言握着秦岚的手放在腰带扣上,可是情潮中的女人连解开扣的意识都飞散了。

“慢慢来,别急。”
别着急,我一定会拥有你。

谨言的左手插在秦岚软软的发丝里,揉着她的长发,一边还在亲吻着面颊,每一处都不肯落下,这是天使面庞,怎舍得轻易离开。
秦岚在她温柔的引导下终于挑开了腰带,腿三两下就蹭掉了牛仔裤,早就准备好的红肿弹了出来。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是这次看上去明显比上次更大了,秦岚暗自心想这死小孩难道还能生长吗?

吴谨言见秦岚有些分神,右手没任何准备就插了进去,激的秦岚浑身一颤。秦岚的手无力地锤了她一下:“你干嘛!嗯……”
“看你敢不敢开小差。”
“我没有。”
“你只准看着我。”
你只能看着我,只有我,只有我能拥有你。

Alpha托起Omega的腰,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样我就只能看到你了。”
秦岚不是不明白这个姿势的意思,只是强烈的羞耻心让她没办法动作。
“谨言……”
“坐上来。”
“吴谨言……”
“坐上来。”

一点一点挪动着的双腿对准了红肿的性器,小穴在头上轻轻蹭了几下就花液四溢,她真的已经要到了。就在秦岚还在犹豫的时候,吴谨言突然一挺腰,硕大直接整根没入了小穴。
“嗯!啊……”强烈的刺激让秦岚直接扑倒在谨言的身上。维持着三浅一深的频率,小腹与花径也随之收放,吸纳着硬挺。
慢慢地把主导权交到Omega手上,秦岚主导的性爱如水般温柔,Alpha享受的闭起了眼睛。

“啊,哈……谨言……”
“怎么了?”吴谨言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位身材卓越的女人,咬着朱唇,头发散落在一侧,身体随着运动上下起伏,丰满的双乳也随之跳跃,她只能看到这位世界上最美丽的Omega。
这样的Omega是自己的吗?
“快点……”
把女人的身子侧了过来,Alpha有力的腰臀迅速摆动,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交合的水声愈演愈烈,这样的姿势让她的蜜液流了满床,插到最深处仍不满足。吴谨言刁钻地变换角度,弄的Omega花心发痒,只能无力娇喘。

“够快了吗?”
“痒,嗯……痒!啊……”
“哪里痒?”
“……下面……”
“这里吗?”
Alpha故意往深处撞了几下。
“嗯……”

扣住细腰更加往身上靠近,硬挺埋得更深,驾轻就熟地找到了深处的那处软肉,精准地顶向那处,身下的美人突然抖得厉害,是害怕抑或是痛苦,更是极致的欢愉。
“嗯,嗯啊!快到了……啊,不,别进去……”
唯一的弱点被人握在手上,还是自己亲手送出的,如果此时被标记,她再无别的选择。
“……我知道,嘘,抱紧我。”
吴谨言收敛了Alpha生而伴随的征服欲与野心,不急在这一时。避开生殖腔,转而快速攻击附近敏感区。失去了威胁的Omega全身心投入,娇吟更加销魂,花径疯狂收缩,夹的她频频抽气。

高亢的呻吟和低沉的抽气相互交错,在一次极用力的顶入后,她颤抖地泄了身,充满Omega信息素香味的花液喷了出来,同时柔软的内壁好像生了触角般的包裹住性器,顶端被浇灌,在触电般强烈的刺激下,Alpha的精液也随着高潮射了出来。
空间里信息素环绕,扰的人没了意识。

结从内处生成,死死卡住了两人。

秦岚趴在吴谨言的锁骨处,硌的她生疼。还没缓过来的气息一下下喷在锁骨上,倒是引的吴谨言颤抖了一下。修长的手臂环抱着Omega,给她最切实的安全感。

良久,先说话的是秦岚:“我也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我只能找你。”
吴谨言撑起身子温柔地看着秦岚的眼睛:“说好的,我会救你的。”
“如果我的后半辈子都要陷在这样无休止的情欲里,我该怎么活……”

吴谨言愣了一下,果然我不能拥有你吗。
“跟我在一起让你这么难受吗……”这句话说的一点生气也没有,一点也没有。
“谨言。你知道我的工作。我没办法给你任何承诺,这对你太不公平了。”
“如果你想让我救你就不要考虑这么多,香水很快会出来的,到时候你就和普通的Omega没什么区别了。而且我、我、我可以……”
我可以标记你,照顾你的。
“我已经私下找医院做了体检,结果很快就会出来,提纯液的抑制剂在我体内这么多年必然对我身体有影响,这点在我用的第一天就能预见。”
“秦岚,我不要你想这么多,我也不需要你的任何承诺,更不在乎你的工作。我爱你,你听清楚了吗?我爱你!”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到了脖颈上,晶莹的液体顺势而下。秦岚去吻她的泪水:“跟你一样,是咸咸的。”

你就是不肯给我一句答复吗?

如果我有未来,我怎会吝啬给你一句三个字的回答。

结在两人关于口味的对话中褪去,Alpha取来热毛巾给虚弱的Omega擦拭。
这样一个温柔的Alpha又是多少Omega一生期盼的呢。

手机的铃声在这样微妙的气氛中响起:
“喂,袁医生是我……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