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流光螢語

Chapter Text

史仗義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黃澄澄的金色蘆葦,輕盈地隨風舞動飄搖,晃著有一絲模糊。芒草後依稀可見潺潺流水在這靜謐之處穩穩流動,碧水圍欄,波光粼粼地反射著蒼蒼日暮,灑下遍地的金黃。斜陽以在遠方的群山間,如同慵懶的貴婦般等待著歸人。史仗義困惑地想,為什麼所有東西方向都怪怪的?

他重新眨眨眼,才意識到自己躺在地上。

這他媽的是哪裡?

史仗義的第一反應是摸上腰間,確認逆神依舊在身邊後才將剛提起的十分戒心放下半分。

他起身拍掉卡在他毛領袖口的草屑。他剛剛躺著的地方並不隱密也非什麼藏匿點,看上去無非是自己突然暈倒了才倒在這,畢竟要棄屍的話應該丟到河裡更實在。

史仗義瞇起眼,河的對面有一棟房子。士他觸目所及間唯一一個人類存在的痕跡。他撥開蘆葦看著眼前的淺河,史仗義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內心深處喚起了些被他遺忘的回憶。

在他還小,還不是小空也不是戮世摩羅,只是史仗義時,他曾在這條河玩耍。那時他與娘親來有銀燕一起住在楓浣小居避難,躲苗兵,也躲來自朝廷的追殺。河中有魚,還有蝌蚪與淡菜,他總是會抓些蝌蚪回家放進娘親在小亭的甕中,期待被捉進甕裡的蝌蚪有朝一日能變成蛙。淡菜是他們的加菜,銀燕愛吃,娘親也喜歡。每每史仗義帶著淡菜回家,總能讓帶著溫柔微笑的萱姑綻放出更燦爛的笑容。但是……史仗義張望了一下,他覺得這附近的景致似乎不該如此,但又無法肯定自己幼時記憶的準確性。

他想了一下,緩緩調起自己的內息,確認自己的狀況。很好,就是一般正常的狀況。史仗義知道自己應該要先觀察附近狀況再前往木屋查探,但他忍不住,他說服自己,剛剛他昏著都沒人對他不利,如今都醒了誰還拿他有辦法?

隨著史仗義愈發接近那幢房子,怪異感有增無減。他認得這房子,卻無法拼湊出與此屋相關的其餘訊息,唯一能夠肯定的是這屋子似乎不該在此地。待他接近至能看清房屋細節時,他發覺這個建物根本不應單獨存在。這並非『一棟房子』,而是一個應在深院中的廂房。怎麼可能有人起厝只起一個廂房?史仗義猶疑著要不要繼續前進,畢竟這一切都透著古怪。他在不知名的地方醒來,觸目所及卻是熟悉的舊物;回想來此之前的回憶,卻只有自己步出尚同會大門的景況,隨後的回憶便戛然而止。他確信自己離開尚同會後有見到網中人,卻無法知悉當時的細節。現在這個廂房彷彿也是出自於己身的回憶,他卻處處充滿了拼湊感。史仗義覺得這是一個局,他不知道是哪個王八羔子這樣整自己,處心積慮搞了條河甚麼的,但他發誓,等他找出幕後元凶,他會讓他知道何謂修羅帝尊的怒火。

史仗義思考了一下,他現在覺得貿然前進的自己有些過於躁進,他還是應該先確認附近是否有其他威脅或陰謀,再回頭查看此屋。正當他欲回到他清醒之地時,廂房的門咿呀地打開了。史仗義抽出逆神,將自己的內力凝聚起來準備隨時應戰,出來之人卻是他熟悉之人。

「俏如來!」史仗義喊出聲,卻沒放下絲毫地戒備。雖然他認為史精忠應該不至於把他綁架到這裡,也不覺得他有那樣的實力,但難保這又是他的什麼大局策略。回憶也隨之湧上史仗義的心頭,這是史精忠的房間,在他與銀燕和好時,史精忠曾邀請他們一同回到正氣山莊。雖然他並不曾真的久居在此,有些細節可能無法與記憶對上,但這確實是他居住的廂房。

「仗義!」史精忠看起來有那麼一瞬間的慌亂,但卻馬上回復到他平常冷靜自持的模樣。史仗義聽到這個稱呼皺起了眉頭,但眼下卻也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這又是你的局嗎,盟主?」史仗義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全力應戰,雖然史精忠武力打不過他,但要是他聯合了什麼其他人像是蒼越孤鳴或是赤羽什麼的就難說了。他決定用公子開明最擅長、自己也經常使用的招,講廢話擾亂敵人心智,等待對方露出破綻。「真是辛苦你了啊還把自己房間搬過來。如今尚同會中必是高手如雲,竟有這般能人異士實行空間轉移。也有勞盟主還打探了我兒時的落腳處……」

史精忠不等史仗義把話說完就打斷他,「小空,這不是我做的。」

史仗義並未因史精忠的否認而放下戒心,反而更加戒備,「盟主要否認不是自己,所以是其他人囉?溫皇嗎?據說他剛輸了天下第一劍現在無聊的緊,也許他願意與你聯手只為了增些讓你成為他女婿的機會。還是說赤羽又管閒事管到中原了?一個東瀛還不夠他忙是嗎?放心,我晚點回去就回到東瀛幫他製造些混亂。」

「小空,這真的不是我做的!我醒來就發現我在自己的房間,但出來卻……」史精忠急著澄清。史仗義心想這聽起來倒是和自己的狀況有些類似,但不代表他就是可信任的。顯然史精忠也發現了史仗義的懷疑和猜忌,他不知道該怎麼讓他的弟弟相信自己,但他確實對自己的處境和小空一樣茫然,他在腦中思索著令小空放下戒備的方法,卻無力的發現幾乎所有的方法都可能只是徒勞或增添小空的猜疑心。

……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小空。

與在尚同會時不同,那時的史仗義確實只為與他相談,如今眼前的人卻是真動了殺心的。唯一令他還沒下殺手的原因,就是他相信背後還有更險惡的招等著他。

正當史精忠想著要不要先誆騙史仗義自己還留有後手讓他冷靜下來時,另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乍現。

「大哥,二哥,你們怎麼在這裡?」

TBC
AO3的中文字數計算是不是突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