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五好市民吉良吉影先生有不少爱好。 除去定期检测指甲长度和为了美丽的女友而杀人等,尤其喜欢把碰上的野猫带回家。

如常下班回家的吉良先生在离家半条街的电线杆下看见了一个毛茸茸的生物,是只巨猫。体长差不多有一米七,再加上一条和身体等长的蓬松尾巴,简直是令人看一眼就恐惧万分的大型食肉动物。

被袭击了。

毛茸茸的生物像只高傲的狮王,将他扑倒在地,闻着他身上的味道。但爱干净的吉良先生身上只有一种味道,女朋友身上清淡的香水味,是他特意为她挑选的。同事们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都夸女朋友是很有品味的女人。

巨猫彷佛不喜欢这个味道,尾巴尖儿敲打在它的后腿上,巨掌在吉良先生的肩膀上用力踩出泛白的脚印,厚厚的肉垫反而让吉良有种被服侍着按摩的错觉。

“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吉良吉影伸手拍拍巨猫的颈侧,巨猫以外地顺从,在吉良的手上蹭下自己的味道,“跟我回家吧?”

吉良先生对于人类没有太多的耐心,但对于猫他却一直很…呃,怎么说?很宠溺。或许是因为自家猫替身的关系,吉良对于猫溺爱到了过分的程度。

一回到家里,吉良先生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家里莹莹白光照的他的皮肤透着光,细细的血管若隐若现。巨猫就趴在暖被炉旁,全神贯注地看着他的动作,长长猫耳高高耸起,瞳孔在光线照射下眯成一条。

吉良先生换上了家居服,微敞的领口下显露出的是他的筋骨皮肉,年仅三十三岁的他身体不算结实,也就是保养的比较好的普通平凡中年上班族的肉体,但是在那金发和略显阴沉的神色的映衬下却展示出了格外的诱惑。

巨猫蹭过去,在吉良先生的脚边躺下,露出肚皮发出呜噜呜噜的声响,是邀约,想让吉良先生挠挠牠的肚皮,在吉良先生的身上留下更多的味道。

吉良先生坐在榻榻米上,握着女朋友,逐渐靠近巨猫。

“嚇——!”巨猫发出的恐吓声让吉良先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只猫这么排斥他的女朋友。巨猫弓着背看着他,确切地说是看着他的女朋友,耳朵平行像是下一秒就要攻击他一样。吉良忙站起来将女友安顿好,背过身还没几秒,身后的劲风就让他大感不妙,电光火石之间他想起来一句话,“永远不要背对一只大猫。”

“Killer Queen!”在吉良先生被巨猫扑倒在地之前,他喊出了自家替身并且下达了指令,但KQ没有动静,任由吉良先生被巨猫扑倒。

可恶,第二次被这只猫按在地上了。

巨猫厚重的毛下是滚烫灼热的体温,它低着脑袋在吉良先生身上嗅着,确认他身上的味道,过重的体重压的吉良喘不过气,因为缺氧而脸红。

吉良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更加微妙了,原因在于……KQ也像巨猫一样凑过来在他身上闻嗅着。“Ki……killer queen……你在……干什么?”吉良先生对于不听话的替身有些恼怒,他并不喜欢这样被其他生物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巨猫伸爪按住吉良先生的头,带着潮气和隐约腥味的艳红舌头在吉良先生的脖子上轻舔着,喉间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像是在和KQ交流一样。Killer Queen同样伸出手,放在巨猫的爪子上,下面是动弹不得甚至只能保持和榻榻米亲密接触的吉良先生。

吉良先生感到氧气离他越来越远,他快要喘不上气了,巨猫像是感知到他的痛苦,从他身上下来,但吉良被压的头晕眼花,一时半会儿还起不来。“喵~”巨猫发出低沉的猫叫,像是催促,KQ警惕地看着巨猫,抱起自家主人,又被巨猫一起压在地上。

吉良先生感觉自己快吐血了,第三次了……

被自家替身和一只巨型猫科动物夹在中间的感觉可不好受,起码来说,KQ腰间的金属硌得他腰背疼。

“别闹了,Killer Queen.”吉良先生喘着粗气,想推开扑在他身上的巨猫,实在是有些危险了,吉良看着天花板上的顶灯,神色恍惚地思考着。

对猫咪宠爱过头了。

等吉良先生意识到更加糟糕的事情悄然发生时,他已经来不及推开替身和巨猫了。

“吼~”巨猫低吼着,猩红的舌头吐露在空气中,清晰可见的涎水摇摇欲坠,吉良咽了口唾沫,这确实不在他的接受范围内。

一只成年猫科动物的唾液里有多少细菌呢?

吉良先生还能腾出空余思考这样的问题,但是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了一些更加令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

与他同心一体的替身勃起了。硬物顶起KQ腰间的饰品,尖锐部分刺进他腰后的皮肤里,伴随着吉良先生的嘶声,KQ托起吉良的腰挪动了一下。该说这家伙还是体恤自己主人的吗?吉良吉影腹诽着,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撑在身后,“这样可不行,在我的耐心耗尽之前,你们都应该和我保持距离。”他的眉头紧皱着,说出口的话也带着不满。

巨猫低吼着一口咬住吉良的脖颈,尖锐的犬齿压迫着吉良的喉咙。由不得吉良反抗,因为KQ甚至成了巨猫的帮凶。他的手腕被KQ紧紧握着。

“Killer queen……”吉良的睡衣已经在连番扑打中变得乱糟糟的,本该是缚着睡衣的腰带堪堪缠绕在他的腰上,松松垮垮的睡衣几乎被巨猫和KQ扒掉。

糟糕糟糕糟糕透了。

“唔……”吉良吉影眯着眼睛,天花板上日光灯的白光过分刺眼,以至于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也会发出这样“诱人”的声音。肌肤被巨猫扒开遮挡物暴露在灯光下,猫科动物过近的灼热鼻息带来一阵颤栗。

或许,爱猫的人眼里都带着滤镜。

且不论巨猫,看着自家替身那种好奇到瞳孔放大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了。也……没有办法阻止它们乱来吧。吉良认真地考虑着逃脱的可能性,得到的答案是0。

接受事实的吉良先生自然而然地分开腿,本就松垮挂在腰上的束带也失去了原本的作用,修长的白腿从浴袍下露出来,透着清淡的粉。“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吉良的声音里还带着气恼,任谁被自家替身这样忤逆都会感到不快吧。KQ这才松开手,一双猫瞳紧紧地盯着主人和巨猫的动作。

巨猫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蹭着吉良吉影的脸颊,眯起来的双眼看上去像在撒娇一样。吉良伸手抚摸着猫咪,倒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是捋着巨猫鲜亮的毛,身后的KQ传来金属般的冷意。“怎么了,你竟也会吃醋的么?”吉良先生抬头,正好对上替身的猫瞳,他笑着把沾满巨猫气息的手放下,放松地靠在KQ的身上,撑在KQ腿上的那只手正好空了出来,“要我给你弄出来吗?”吉良向替身发出了邀请。

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眼前的状况,KillerQueen却也是见过吉良自慰的,即使依照他的思维并不能理解。KQ紧抱着靠着他的吉良,坚硬的物体摩擦着浴袍柔软的绒毛,双手按在吉良的胸膛上,学着曾经看过的动作揉捏着。“咿——!哈啊……怎、你怎么会……”被攥住敏感点揉搓,即使是吉良先生也无法轻易克制呻吟,更要命的是,KQ就像是学坏了的小孩,仅仅只是不知轻重地揉捏就已经让他的身体变得兴奋起来。

再加上巨猫不甘示弱地在他脖颈上轻舔,脖子上的皮肤都要被布满倒刺的舌头勾破一样的麻痒疼痛、混杂着湿热体液的舔吻、KQ夹住他乳头的揉捏……吉良先生被夹在两只雄性生物的呼吸间,逐渐剥夺他思考的余地。

“……呃…Ki…KillerQueen……不、不要一直……”吉良吉影努力地忽视着巨猫那呜噜呜噜像在进食一样的声音,满面潮红地向替身发出请求,在他看来,KQ还是可以沟通的。如果任由他们一直这样玩弄自己的话……

吉良先生不敢深想,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所有的感官都好像集中在被玩弄的地方,眼睁睁地看着无关紧要的其他人勃起了一样。

自我安慰和被其他雄性玩弄这完全就是两码事。

他恍惚地想着,手搭在KQ手背上想要阻止,却使不上多少力。吉良先生第一次不满自己疏于锻炼的身体,这导致他连主动的权力都争取不到。“唔!”他突然浑身颤抖起来,巨猫转而舔舐着他的胸肌,从他和KQ交叠的指缝间用粗糙的舌面摩擦乳头,前爪还按在另一边,磨得粗砺的指甲深深地按在他的皮肉里,痛苦混杂着快感逐波涌上来,吉良吉影只想挣脱出来,脑子里仅有一句话,“是真的会被这两只猫吃干抹净”。

“放开我!”一向喜欢掌控一切的他这一刻是真的慌了,所有的一切都脱离了掌控,包括对他从来百依百顺的替身。吉良吉影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巨猫和KQ对于他乳头的攻势分毫没有减弱。

巨猫偶尔会抬头看着他们,那竖立的瞳孔里映着他和KQ,但他总觉得那只生物一直在和Killer Queen做眼神交流。

就好像在指导。

吉良吉影挣扎着想要从桎梏中解脱,替身的手指在皮质手套里摩擦出艰涩的声响,就好像在蹂躏他脑子里紧绷的琴弦,他在拒绝他,猎食的本能让他不允许猎物逃脱。

胸膛传来的刺痛和快感已经超乎了他的理解,被巨猫舌头上的倒刺舔出了细小的伤口,乳头上冒出了点点血珠,手指上也是。Killer Queen的手指被倒刺勾破,伤口在手套前止住,但流血的依旧是吉良那精于保养的薄薄肌肤。

巨猫低吼,腥气浓厚且灼热的鼻息让吉良吉影腰侧后背都泛起酥麻的痒感,KQ的手也顺着他的腰线抚摸,在他易颤抖的皮肤上留下欲望的轨迹。还没来得及庆幸这两只猫放过了他可怜的乳头,吉良先生被替身抓住手背到身后,他扭头看着猫咪的神色,Killer queen困惑的猫眼就像在质问他。

吉良一下子就读懂了他的想法。

“靠过来……”吉良颤抖着嘴唇命令替身靠近,他主动吻上那双冰凉的如同窗外夜风的唇,在此之前他还不知道替身也会带着特有的味道,也许这味道来自他的臆想也说不准。KQ的唇比他想象的要柔软得多,还没等他张嘴教会粉猫咪接吻,巨大的脚掌踩在早就不堪忍受而勃起的性器上,粗糙的肉垫摩擦着敏感的根部,连带着底下的阴囊也被踩住,被忽略的巨猫低下头莽撞地舔了口他的性器,“唔呃……!”吉良差点克制不住本能地拱起身子,却被KQ瞧准了时机掠夺空气。

身下被巨猫踩着的性器随着他剧烈的心跳在爪下颤动,从肉眼里不断有腺液涌出来,快感夹带着像是快要被踩断的错觉袭上他已经开始由悲哀的本能所支配的大脑。

但这还不是重点。

Killer Queen还在掠夺他肺叶里仅有的一点空气,窒息感没顶而来,吉良几乎有一种快要死在自己替身手里的感觉,快感和痛苦充盈的大脑、被抽空而火辣辣的肺叶、鼓胀却被重压的下体,哪里都很痛,包括被冰冷的空气舔舐而过的乳头与指尖的伤口。

像是终于被替身发觉主人的惨状,吉良重获了空气的青睐,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几乎瘫在猫咪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