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Work Text:

阿云嘎突然发现自己百感交集。

诚然他们半小时前才在后台打过招呼,昨晚抵达广州后一起吃过晚饭,甚至毕业以来并没断过关系,每年数次在北京或上海某张床上相拥,可他没看过这样的郑云龙。

演员郑云龙他也很熟悉,但总是隔着一池乐队,一架舞台,一帘妆容。每晚三个多小时他是怪医杰克、堂吉柯德,只有最后10分钟演员郑云龙会出来谢幕。那副大胡子这时才显得与他年轻的脸格格不入,报幕员念出他的名字,他把嘴唇抿成一个下弯的弧,一边扫视台下一边鞠深躬,等头抬起时绽出一朵笑容。阿云嘎鼓掌叫好时偶尔会想自己舔过那道牙缝。

直到郑云龙走向替补席他才停止出神,他的老同学把唇边的指尖朝他脸上一抛,就像每每自己在观众席被发现时一样,像把爪子往阿云嘎心里挠。

好在龙哥管吃管埋,被郑云龙压到隔间时阿云嘎出神地想。他的大龙来势汹汹,阿云嘎笔直的衣襟都被他捻出皱,真正吻上来时却温软得要命。两人马上陷进自己熟悉的节奏,阿云嘎一只手绕过郑云龙的腰线,隔着裤子用手指慢慢钻磨他的臀缝。这几年郑云龙掉了不少秤,只有骨架子撑得住衣服,导致太多私密的弧线只有阿云嘎知道。

当意识到阿云嘎在用中指指节充满暗示地揉他穴口时郑云龙终于忍不住从他齿间抽出自己的舌头。“你他妈干嘛?这是搞全套的地方吗?” 只见阿云嘎一道无辜的眼神从睫毛缝中递过来:“就因为搞不了,怕你怪痒的。”

“…操。”

郑云龙被他这记软刀捅得浑身热气往外冒,只留下摆腰的劲儿,把硬到发疼的东西一下下往阿云嘎下身送。两人上身也重新纠缠到一起,阿云嘎夺回了主动权,舌头疯狂地席卷着郑云龙的唇齿,连他嘴角漏出的津液都不放过。他一边用舌面色情地从唇角舔舐到下颚,啃噬他耳垂,一边强势地把大腿卡在他腿间。郑云龙喉头一紧,觉得下身那股热又重新往脑上涨,把他烧得七荤八素,什么发声什么呼吸都他妈白学了,口鼻里窜进抱住他这人的味道就失去功能一样。太爽了…郑云龙觉得自己起伏得像架风琴,恨不得抓住阿云嘎的手指往自己身上每一处敏感带摁。

事实上阿云嘎也确实这么做了,怀里的人此刻热得烫手,嘴里动不动发出几声脏话。他又想把郑云龙那张要命的嘴堵住,又想听他哼哼自己的名字,只能用手指代替口鼻流连他衣服下的每一处。郑云龙对他的渴望也同样熟悉,一边吸允对方喉结一边单手解开他的腰带,纤长手指时不时捋着茎身,在感觉到阿云嘎下腹开始不自主痉挛时露出满意的表情。

而阿云嘎还在不松懈地吻他,吻他被扯开的领口的颈根,衬衣下的肩膀,每个吻的间隙还小声称赞着:“大龙你这样真好看…你太漂亮了,脸那么红。”

”啊…你滚蛋,操,再往那儿弄我。”

”大龙你这几天长肉了,摸起来真舒服。”

“嗯……老东西给我闭嘴…………啊!快点儿…!!”

阿云嘎一把握住郑云龙的大腿往自己腰上勾,掌心托住他的臀瓣方便他更用力地将两人下身研磨到一起。这个姿势太浪荡了,郑云龙觉得自己直逼一米九的大个像是坐在阿云嘎腿上被他抱着肏,最可怕的是他的确舒爽透了。隔间里两人的激喘,布料的摩擦和唇瓣间的水声不住回荡,简直像他俩的淫态被反复回放。随时可能被撞见的危险更使感官被无限放大,郑云龙越回忆起两人上几次在彼此家里胡搞的模样就感觉自己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入戏。他甚至感到后穴冒出阵阵湿意,迫切地叫嚣着存在感,提醒自己身体里急需阿云嘎,让他开始担心淋湿自己绷紧到极致的裤缝。

“妈的…嘎子你个混蛋……唔…”

“…?”阿云嘎抬了抬眉,以为郑云龙又没劲儿了,刚打算把他撑起来用手互助,却意外地意识到郑云龙是刻意将身体往下沉。脑里精虫使他断片数秒,直到对方坐在马桶上开始粗暴拆解自己仅剩的裤头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唉,不,大龙咱们…”待会儿还要录制,比起插入后使人站姿不稳,口活儿导致的腔内异物感对发声是更大的威胁,怎么都不能让一时冲动影响郑云龙发挥。

“不咽不就完了,还有时间缓缓。真以为你这东西有多大啊?”

“嘶——” 郑云龙毫不犹豫地送上一口深喉,把阿云嘎尽数吞下的同时完美地堵住老父亲的嘴。他满意地眯起被情欲蒸红的眼角,细细瞟了对方一眼才把茎身缓缓退至方便舔弄的深度吞吐。阿云嘎不住深喘,努力稳住气息不让自己低吼出来。他并非不习惯郑云龙偶尔的服务,但此情此景下的一切都生出额外的刺激。他不知道此时郑云龙脸上的艳丽来自节目组设计的妆容还是自己的滤镜,只觉得自己要疯在胯下这人的手上了。

阿云嘎把手死死扣在郑云龙颈后却毫不施力,更像是护着他生怕对方受伤,动作像眼神一样温柔。直到感到对方动作缓慢下来才心领神会地开始挺动。

“这样都能没力气,让你跟我去健身房练练还不愿意?嗯?”他像对待最珍贵的瓷器一样双手捧住郑云龙的下颚,却差点没被对方一巴掌甩开。

“阿云嘎你再啰嗦老子他妈的把你这驴玩意儿咬出牙印儿。”

“行,行,龙哥嘴下留情。我好好伺候。”

他眉眼里露出稍显讨好的弧度,像敲门般用茎头碰了碰郑云龙的嘴唇。在对方稍微昂首启唇时开心地笑了笑。你来我往的情话便止于此,双方都充分了解彼此的喜好,也有十足的默契。他们相爱,甘愿与彼此沉溺于情欲之中。

接近尾声时阿云嘎动作逐渐激烈起来,每次将茎头滑入郑云龙喉腔他都有一股强烈的背德感,玷污一件绝伦乐器的愧疚升腾成最美妙的快意煎熬着他。郑云龙仿佛失了神,高挺的鼻梁埋在他的毛发中喘息,肉欲的满足化作眼角湿意将落未落。临近高潮阿云嘎想拔出来,却被狠狠压住臀部,尽数射在对方口中。郑云龙心情倒是很不错,不仅为他提好了裤子,甚至还在拉好的裤链上轻轻拍了两下,颇有一些多谢款待的意思。阿云嘎叉腰随他走到洗手台,无奈地想待会儿要去哪儿弄点蜂蜜水给这位祖宗漱口。

洗手间门却突然被打开,蔡程昱探了进来,愣了一下,“嘎子哥云龙哥你们在这儿呀?刚才导演还在找你俩呢。”

刚想弯腰把嘴里东西吐出来的郑云龙僵起腰板,阿云嘎跟他进行一瞬目光交流赶紧答到:”哦,大龙之前以为自己吃坏肚子,我进来看看他情况,现在好了就是有点虚,出去歇歇。”

郑云龙望了一眼阿云嘎从胸口口袋掏出的小领巾,心领神会地接过,捂住嘴片刻后清清嗓子答道:“嗯,没事儿。今晚就不出去吃饭了。”

两人推开门走出蔡程昱视线后阿云嘎才揽住郑云龙的肩膀,在墙角隐蔽地吻去他眼角最后一点餮足的颜色。郑云龙在这种时候总是乖顺配合,嘴上却不饶人地用气音骂着:“老子嘴里都是你的味儿,真biang艹了。”

“行行行。等会儿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

郑云龙露出了一副‘都搞到这步了你他妈觉得我今晚还能吃什么’的表情,一字一顿地把他心里砸出花。

”青菜。白粥。”

像极了他十年前看到自己握紧房卡时红透耳根的模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