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瀚冰游梦仙境床头故事系列1——狐狸娶亲】

Chapter Text

关键词:妖族 祭司 族长守则 男扮女装 待嫁 发情 日久生情 天作之合
【彼岸花】【瀚冰游梦仙境床头故事系列1——狐狸娶亲】又名【族长狩猎指南】
日游神当值
01 初见惊鸿
马车龋龋地在官道上行驶着,车里坐着的是陈家的小公子陈友谅,车子走了已经有三日了,路过萧山的驿站,车停。
萧山附近人烟稀少,常有盗贼出没,陈友谅先前还带人来这里平过乱,但现在,现在经过只好能避就避,若是不碰见还好,碰见的话他怕是没命回去复命了。
驾车的小厮油灯听见马车里时而传来叹气,实在搞不懂他这位新的主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冬季日头短,眼看天就要黑了,陈友谅正想招呼油灯在驿站寻个干净的屋子歇息,门外突然闯进三五个大汉。
真实怕什么什么来,当那盗贼拿刀喊着“打劫”的时候,陈友谅恨不得扇自己的乌鸦嘴一耳光。“角落里那个郎君,有什么钱财,快快拿与我大哥,心许我大哥能饶你一命。”
陈友谅衣着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油灯登时吓得就把包袱里的银钱往外捞。陈友谅暗骂,却不动声色地按了按腰间的软刃,若是只有驿站里的这几个,即使自己没了武功,拼了命也能杀出去,但只怕外头还有人把手。不出他的所料,只一盏茶的功夫,清点完钱财,门外走进来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陈友谅定睛一看,居然是妖族的人,当下决定按兵不动。

被带到了一个暗室,手被缚住,眼睛也看不见,模模糊糊看到角落里还有个女孩子。“姑娘何许人也?也是被那伙强盗捉来的?”
“我是山下九员外家的小女儿,今日送亲途中突遇劫匪,想来救我的人已经在与那伙贼匪交涉了,不多时我便能出去。”那姑娘嘴角带笑,像是在谋划着什么。
陈友谅听来甚是羡慕,但他家远在几千里外,若是等他们来救,只怕早已死透。
“小女看公子也并非俗物,公子若不嫌弃,可扮作我的丫鬟,随我一起走。”
陈友谅思忖一番便应下,嘱咐油灯等他来救,就穿上丫鬟的衣服,重新梳了发髻。
“高是高了点,但不碍事,公子英气逼人,即使扮作女子,比上那些大家闺秀也毫不逊色。”
陈友谅低着头,果然不多时,就有人来叫,低着头上了马车,悬着的心才放下。扯开帘子往外看,那个妖族的人还没走,陈友谅只得乖乖地待在车里,九姑娘备了些茶水糕点,陈友谅吃了些便犯困,实在撑不住一头歪倒在引枕上。
“行了,人你带走吧。”

夜深露重,陈友谅转醒,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小轿子里,外面黑漆漆的,晚风卷过帘子,依稀看到是在森林里行进。
“姐姐醒了,莫急,再一会儿就到了。”说话的似乎是个小丫头,边说还边掩着嘴笑。
陈友谅搞不清状况,“我们要去哪儿,我不是什么姐姐,你们松绑放我下去。”
“姐姐说笑了,你若不是我们的姐姐,难不成是个公子?”陈友谅一抬头,突然从帘子外探进来一个笑眯眯的狐狸头,把他吓得够呛。
“瞧瞧,这俏丽摸样,竟比我们做狐狸的还美上几分,祭司大人有福了。”
陈友谅看见狐狸头说人话还是有些惊悚,收了言语,不敢再问,打是打不过的,但他也不觉得这群狐狸是要害他的。身上穿的是喜服,难不成被抓去和狐狸娘娘成亲!
不多时轿子便进了中庭,几只狐狸丫头相携离开了,没给松绑,眼睛又被蒙上了。

看不见只好竖起耳朵仔细听,有人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来人掀开帘子,轻轻咳嗽一声,听声音似乎是个男人,指尖挑起下巴,似乎是在端详他的容貌,然呼吸渐渐逼近,那人轻吐:“在下——唐突了。”
陈友谅一晃神,被堵住了嘴,那人吻得很生疏,几近于啃,叼住了他的唇珠,撬开嘴,然后渡了口气给他。长臂一揽,居然抱起他往床榻而去,陈友谅被搂在怀里,突然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甜,燥热的,勾着自己的魂。头顶的光模模糊糊的,陈友谅身下隐隐抬头,然后他被搁到了软塌上。
身上的绳索被解开,衣裳扯开,扫落在地,亵衣的衣襟大敞, 胸前的茱萸殷红,红唇里说的尽是些听不清的嘟嘟囔囔,便是想叫人堵住那喋喋不休的小嘴。
越来越热,后面那处羞人的地方收不住似的,淌出血黏黏腻腻的湿液。

轩辕破好不容易解开衣裳,鼻息间闻到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妖族的五感总是比常人敏感许多,只是这气息,大抵是因为处在发情期的缘故吧,竟觉得难以抵抗。
前些日子族长差人送来的书确实看了不下十几遍,可是到了节骨眼上,还是有一点不知所措,轩辕破心里一边思考着,身体却不自主地向床榻上的人靠近。掀开被子,人已经被脱得光溜溜的了,刚刚他渡的不过是催情的物什罢了。另一边陈友谅被情欲折磨得委屈极了,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向轩辕,长腿磨蹭着,连未曾顾及到的小东西也分泌出透明的液体。
“热…我要…我要你。”陈友谅想抬手,伸到一半却被轩辕破握住了,“我会待你好,你且放心。”陈友谅心道,你再不来在下就要废了啊…

解开陈友谅身上的禁制,分开腿,要先扩张,虽然因为催情的缘故,陈友谅的腿间已经亮晶晶一片。轩辕伸手探入狭窄的穴道,深深浅浅地推进,也不知戳到了那处,叫陈友谅一下尖叫着射了出来。
“抱歉,我是第一次。”轩辕破的脸上渐渐浮上些红晕,这个哥哥实在是太好看了,即使是现在这副狼狈模样,也好看的要命。紧致的甬道紧紧地贴着手指,空气里的味道甜腻得让人发慌,轩辕破手臂上青筋分明,他还在发情期,忍得很辛苦。
压抑住自己处在兽化边缘的念头,轻轻舔舔陈友谅的唇角,到锁骨、胸口,抚慰那对小巧可爱的乳头,留下属于自己的气味。直到,长腿环腰,性器抵上湿热的小穴,“以后,你是我的了。”
一寸一寸被填满,陈友谅发出满足的谓叹,轩辕破轻吐气,好紧,里面的软肉不留缝隙地包裹着柱身,湿滑的液体更便于抽插。轩辕破托住陈友谅的腰,面对面抱着,细碎的呻吟溢出,喘息声杂乱无章,陈友谅双手搂住轩辕的脖子,眼睛紧闭着不想去看。轩辕破一边他的轻啄唇角,一边有节奏地顶着,弄得陈友谅只好用腿紧紧地圈住他的腰,才不致后仰,只是这样进来得更深了,触到敏感点,陈友谅有些受不住,呜咽着咬在轩辕的肩上,承受着越发快速的冲撞,“呜呜~不要了,我受不了了,唔,好深~”
轩辕破抬起汗湿的眼睫,在陈友谅的下巴上留下一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陈友谅双眼红通通的,被顶得几乎喊不出声音,“美人哥哥,我们一起。”
轩辕怀里搂着,闷哼一声,抵着那处软肉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填满,有些甚至从缝隙中溢出,从大腿根部滑落。
陈友谅被插射了,双眼阖上,松开口,在轩辕破肩上留下一圈小小的牙印,竟是高潮之下直接晕了过去。
轩辕看着自己仍然没有疲软的性器,再看向榻上昏睡过去的美人哥哥,长发铺陈,有些懊恼自己是不是做得太狠了,美人哥哥也是第一次,明日会不会怪他。分开腿,看向还在吐露白液的小穴,似乎是有些红肿。
这漫漫长夜,祭司大人给自己这位新晋夫人清洗一番,然后坐在床前开始长吁短叹,怪不得族长哥哥说春宵一刻值千金,确实值得,但妖族少这三四五六七八千金吗!
“美人哥哥,明日你可莫要生我气才好。”
轩辕破立指结印,点进陈友谅的眉心,即刻便出现了一朵小小的彼岸花。
【族长守则第一条:未任族长之前,在担任祭司时须娶人类男子为妻,结印为礼,一年为期,若结印彼岸花开则可胜任族长,否则,失去记忆,成为无间地狱的断舍离】
第一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