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牧歌】兽欲

Work Text:

“您好,您是……?”牧歌打开门,有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脸上露出一个笑:“你就是牧歌吧?我是孙刑的二叔,你也可以叫我二叔。”

牧歌脸上有点慌乱,立刻手忙脚乱地从旁边的鞋柜里找出一双拖鞋,放在地上说:“二叔快进来吧!”

孙利泰进了屋,四处看了看,笑道:“比原先整齐多了,一看就知道是你的功劳。”

牧歌脸上红了红,孙刑没有刻意隐瞒他俩的关系,所以二叔这次来,肯定也是知道内情的。他说道:“二叔先坐一会儿,我去给您倒点水。”

孙利泰点了点头,看着这个“侄媳妇”走动的模样,眼睛里却藏着一种很奇异的情绪。

他陷进柔软的黑色皮沙发里,微微偏过头,盯着牧歌的腰线,在心里吹了声口哨,这个侄媳妇儿,果然和传言中的差不多:腰细、腿长,还老实乖巧。

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牧歌这款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那种温柔一看就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被保护得很好才有的天真。

不久牧歌就回来了,他面前多了个碧绿色的茶壶,还有两个古色古香的小茶杯。牧歌给他倒茶,孙利泰端起喝了一杯,赞叹道:“碧螺春吧,好茶。你喜欢喝茶?”这一看就是牧歌会喜欢的物事,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多,但孙刑从小就不是一个爱喝茶的人,饮料果汁也一律拒之门外,唯一喜欢的是白开水。

说起来,这个侄媳妇儿身上的气质倒很有点清水的意思。

见牧歌点了点头,孙利泰像是忽然想到什么,放下茶杯说:“第一次见面,二叔也没准备见面礼,正好身边带了一款公司新出的产品,干脆就充充数吧。”

他将手旁的红袋子放在了茶几上,牧歌连声说不用不用,孙利泰用手盖住了牧歌试图推拒的手,佯装不悦道:“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收下吧,而且这个你其实用不上,到时候转赠给亲朋好友也可以。”

他松开了牧歌的手,有些留念那种温软的触感。但事情要一步一步来。孙利泰将红色手提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红色盒子,打开来,里面竟然有一副——麻将牌?

牧歌的目光完全被吸引了,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这才注意到旁边似乎还有几只口红形状的东西。他抬眼看孙利泰,镜片后的目光既纯真又可爱,孙利泰心里面加速跳动了几下,取出一只口红说:“牧歌跟二叔玩儿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牧歌问,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孙利泰甚至产生了一点罪恶感,不过他很快自我纾解开了,他一没强迫二没下药,只是诱导一下。成则美事一桩,不成也没什么大碍,以侄媳妇这种性格,想来也不会跟孙刑告状。

正是认准了这一点,孙利泰才放开了手脚。

“你来猜猜这些口红都是什么颜色,猜中了有奖,猜错了也有小小的惩罚。”

牧歌犹豫了一下,受惊一般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嘴唇,视线由下至上地看着孙利泰:“什么惩罚?”,孙利泰下腹瞬时火热起来,恨不得立刻就在沙发上办了牧歌。

他突然醒过神来,咳嗽了一声说:“怎么不先问问奖励?”

牧歌没说话,咬着下唇,似乎还在想会有什么惩罚。孙利泰扬起半边嘴角:“听说你是一名编剧?而且很喜欢《地下水》那部电影的编剧,很想跟他见一面?”

牧歌一听《地下水》三个字,一双眼睛登时亮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孙利泰。孙利泰更有了把握,笑道:“我能安排你和他见一面。”

“真的?”牧歌第一次没收住音量,问完后立刻脸上通红。孙利泰盯着他绯红的锁骨——那上头还挂着条黑色的颈链,犹如项圈。

“真的。”他肯定道。

牧歌立刻露出了笑容,一边两手交握不停地揉着自己的手指一边不安地说:“好怕答错,我对口红一窍不通。”

“放心,会有提示的。”孙利泰意味深长地说。牧歌点头,二叔既然主动提出这个说明考验肯定不会太难,多半只是逗逗他。

想到孙刑的家人这么好相处,不知不觉,他心里的压力消散了许多。

“那些女孩子测试颜色一般都在自己的手臂上,”孙利泰握着牧歌的手腕拉向了自己这边,随后将袖子捋了上去,露出光滑白嫩的手臂。他腹部欲火更甚,面上却看不出什么端倪地说,“分别有烟火红、鞭炮红、春联红、岩浆红,和红中色。”每说一种颜色,就在牧歌的胳膊上加上一道,手更是不知不觉由握着牧歌的手腕变成了包裹着他整个儿手。

底下的肌肤柔若无骨,温而细腻,孙利泰手里握着,目光却忍不住定在了牧歌鲜红的形状仿佛生来就是为了被疼爱的嘴唇上,心里叹了口气:这种尤物,竟然先被他侄子搞到手了,侄子果然不愧为贵命。

“好了,来猜吧。”孙利泰道,依然没有放开牧歌的手。牧歌全部的心神都扑到了口红上,费力地辨认着这相差无几的色彩,自然无法注意到孙利泰炙热的目光以及握紧到不正常的力度。

“这个,是红中色……”过了好一会儿,牧歌才试探性地猜了第一个,孙利泰挑眉,竟然被他猜中了,悄然更改了一下计划,他夸奖道,“聪明,怎么猜出来的?”

牧歌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名字比较特别,我想应该是最纯正的红色,所以先猜了这个。”

孙利泰颔首,饶有兴趣地说:“那继续吧,接下来可就难了。”

牧歌显然也有点紧张起来,更加仔细地辨认剩下的四种颜色,他微微弯下了身,因此露出了衣领里许多白皙的皮肤。孙利泰捏着口红的手不由自主紧了一下,终于感觉到下体已经不受控制地勃起了。

他侧过身,隐藏了这一变化,而牧歌还毫无所觉,以为是孙利泰等得不耐烦了,连忙指着另一个颜色说:“这是鞭炮红?”

孙利泰低笑了一声:“不是。”

牧歌的脸瞬间垮跪了下去,如同受挫的小兔子,孙利泰安慰道:“错了没关系,接受惩罚就能继续玩下去。”

牧歌眼睛里立刻又流露出希望的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什么惩罚?”

“我要在你额头上写一个字。”孙利泰说。

“好。”

牧歌坐直了身体,甚至闭住眼睛,任由孙利泰动作。

孙利泰真想直接吻上侄媳妇的红唇,但好歹忍住了,依照原计划在牧歌额头上写了个“王”字后,故作深沉道:“接下来惩罚就要加重了,下一次如果又错了的话,就要画在嘴上了,考虑好再决定要不要继续游戏。”

牧歌睁开眼睛,显然是迟疑了一下,但随后孙利泰的话增加了他的信心:“刚才的是春联红,现在只剩下三种颜色需要区分了。”

牧歌小声道:“继续。”

他继续苦思冥想地盯着剩下三道红痕,又猜了一次,可惜,这次还是错了。

为了避免牧歌产生抵触心理,孙利泰将涂嘴唇的任务交给了牧歌自己。牧歌红着脸打开手机的自拍功能,举到面前,有些笨拙地给自己涂口红。

虽然大脑里充满了也许能跟那位编剧见面的激动与喜悦之情,然而在涂抹的时候,他心里其实已经产生了一些怪异的感觉,挥之不去,也因此动作更加笨拙了。好不容易涂完,他不敢看孙利泰,垂着头说:“继续下一个吧,这个是什么颜色?”

“这个才是鞭炮红。”孙利泰近乎痴迷地看着牧歌的嘴唇,上了颜色之后,那张唇看起来更饱满丰润适合吸吮了。艳红的颜色完美地突出了唇线,就像处女的桃花源……

“二叔?二叔?”直到牧歌叫了两边,孙利泰终于回过神来,立刻正色地说,“不好意思,走了下神,我在想这颜色挺好看的,你二婶可能会喜欢。”

牧歌低低地应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转回到原来的话题,指着最后两道的其中一道说:“这个应该是烟火红。”

孙利泰看了一眼,其实牧歌猜对了,但他已经忍到了临界点,再也忍不下去了。他摇头,状若遗憾地说:“错了,这是岩浆红。”

“啊?”牧歌脸上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很快变成了懊悔,几乎要急哭了。孙利泰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握住了牧歌的手,拍了拍笑着说:“没事儿没事儿,二叔逗你玩的,明天有时间吗?”

牧歌被这突然惊喜弄晕了,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孙利泰,孙利泰忽然站起来,倾身下去,猛烈地含住了牧歌的嘴唇,疯狂的吮吻了起来。

他将牧歌按在了沙发上,强而有力的手臂死死地桎梏着牧歌的四肢,一面用膝盖去顶牧歌的下身。

牧歌喉咙里传出“呜呜呜”的抗拒声,手脚并用地想要将身上的人掀下去,但孙利泰早已经色欲熏心,纹丝不动,一声大响,牧歌的裤子被撕破了,他更加拼命挣扎起来,趁着孙利泰离开他嘴唇的间隙,喊道:“二叔,放开我!”

孙利泰揉搓着牧歌的屁股,手感一如想象中的好。

他埋头在牧歌的脖子里,尽情地吸吮牧歌脖子上的嫩肉,忽然猛地将牧歌翻转过去,解皮带的声音响起,随即硬热的龟头隔着内裤摩擦着牧歌的臀缝。

牧歌倏然睁大了眼睛,双目通红,不敢相信地怒声道:“二叔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我和孙刑已经结婚了!”

“侄媳妇儿是吧?”孙利泰突然停下了动作,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就低下头,狠狠地亲起了牧歌的脸,嫩白的脸颊被挤压得扭曲变形了起来,牧歌拼尽全身力气从沙发里逃了出去,膝盖磕在地面上发出“砰”的响声。

孙利泰被牧歌的反抗激得更加性欲大涨,不管不顾地揽着人的腰,把人拽了回来。摁定后他一把把牧歌的内裤拽开,湿润的龟头尖端在小穴口摩挲,竟然是要直接进去的意思。

牧歌短粗地尖叫了一声,眼睛里积蓄起了泪水,正在这个时候,开门的声音突然响起,沙发上的两个人同时静止了。几乎是一起反应过来,牧歌张嘴想呼救,孙利泰立刻发狠捂住了他的嘴,抱着他一个打滚,两人一同跌在了正好是大门死角的沙发背面。

粗重的呼吸和雷鸣一般的心跳占据了牧歌的听觉,牧歌睁圆了眼睛——有钥匙的,只有孙刑,他用腿用力踹了沙发一下,动静不大,但肯定能被注意到。

孙利泰低声说了一句“妈的”,松开他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竟然已经穿搭整齐了,牧歌听到孙利泰不紧不慢地笑了起来:“惊不惊喜?”

很快孙刑迟疑而冷淡的声音响起:“二叔怎么来了?家里没人?”

孙利泰大大方方地指着旁边说:“在这儿呢,本来想给你个惊喜,可惜被我搞砸了。牧歌,出来吧。”

牧歌从沙发后面站了起来,虽然头发还有些凌乱,但大抵已经看不出发生过什么了。他低着头没说话。孙刑的声音比方才多了几分感情:“行程临时取消了,宝宝,过来。”

似乎完全遗忘了孙利泰的存在,他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牧歌,眼神里还有一丝锋利的探究。

牧歌的指甲几乎嵌入肉里,终于还是听话地走了过去,张开手抱住了孙刑。

孙刑低头,艳丽的嘴唇一闪而过,他心里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