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选译】This Taste of Shadow

Chapter Text

我们选择血肉而非枯骨
by Mira_Jade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8602/chapters/2292161

授权: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8602/chapters/2175989 (底下的评论区)

 

Blank 空白

 

“所以这是真的……你要去找他”

 

Turukáno的声音是空荡荡的,没有起伏,也没有任何情感的映射。他的声音只是一片空白音响的组合。但Findekáno知道自己不能相信这种语调,它蕴含了太深的感情——如同一棵树,在地上越是远离大地伸展开来,它的根反而扎得越深。

 

他自己的回答非常简单:“对。”,他说着,绑好背包的最后一根绳子。他带了食物、饮水、药物、毯子、绷带以及能想到的一切有用的东西。他不确定自己将在安格班的大门里找到什么,但他准备好了面对一切可能。

 

在气氛凝固的漫长一瞬间后,Turukáno终于开口:“我不明白。”Findekáno抬起头,看到他的兄弟交叉着双臂站在门口,几乎把门完全挡住了。

 

Findekáno呼出一口气,仿佛是准备面对一场战斗。

 

“你知道为什么我必须去,”他轻柔地说,“我不能留他在那。我不会留他在那接受Morgoth的折磨——但我也不能要求任何人去冒那样的险。所以,我一个人去。你要理解。”

 

“不,”Turukáno直白地回答,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冷漠克制,“不,我不明白。Fëanáro的儿子们已经选择了他们的立场,而那与我们的并不相合。现在你的人民需要你,你的家族需要你。他们不需要你为了某个傻瓜的使命送命——而这正是你现在在做的。”

 

缓慢地,Findekáno把他的背包放到一边,弯身拿起剑鞘,扣上穿过肩膀和另一侧手臂的皮带扣,没有看他的兄弟。

 

“我们的人民在可靠地领导下,”他尽量温和地说,“我们的家庭也同样强大。我并不打算去送死,Turvo。我计划活着——我计划回来。”

 

“你计划和他一起回来,”这次,Turukáno声音尖锐,带着刀刃的尖锐。

 

“对。”他回答,剑滑进鞘中,发出“嗡”的一声。

 

Turukáno的凝视随着剑划过。他拉下嘴角。“那你比我想象的更为愚蠢。Morgoth不会轻易放弃他得到的,你拼上命也不会成功。你是在走向你的死亡——或者更糟。但你看上去并不在乎。”

 

“我不能不去试试,”Findekáno的声音里带着孤注一掷的绝望。他拿起他的斗篷,却无论如何也系不上带子,他的手不可控制地在颤抖。他还活着,他的心以一种怪异的节奏跳动着,他还活在那个恶魔的控治之下,而我每耽搁一秒便是留他在那种折磨中多呆一秒。这个想法让他难受。自他从堂兄们的营地归来,他还没有睡过觉,尽管他知道接下来的冒险需要拼上他的全部精力。

 

“有些人,”Turukáno咬出每一个音节,“认为Fëanáro家族在Morgoth那里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他们甚至说,这其中自有正义。Fëanáro本人刚踏上这片土地便死于非命,现在他的长子在Morgoth手里被折磨。他们说,这很合理。”

 

听到这些话,Findekáno的手握成了拳。他不能再控制他藏在下垂睫毛下的阴暗视线了。“Fëanáro失去了理智,最终陷入疯狂。为此,他应该被怜悯——因为他曾经拥有杰出的头脑与伟大的能力,”Findekáno僵立着反驳道,“至于Maitimo,你听到Makalaure说的了,他没有参与烧船一事,他拒绝了。不是他让我们走上Helcaraxe,是别人。”

 

他紧紧握住这个信念,仿佛只有如此他才不会被思绪的急流冲走。他需要记住这个,他从骨髓深处需要。但在他对面,Turukáno没有被说服。他把嘴唇抿成一条不悦的直线,慢慢走进屋内。他平日里谦恭有礼的弟弟现在像一只蓄势待发野兽,不知疲倦地攻击。

 

“他没有参与烧船一事,”Turukáno嘲笑道,像诅咒般吐出每个字,“你知道这听上去有多愚蠢吗,兄弟?对,你美好的Russandol没有参与烧船一事,但他的剑上也沾满了血。他毫无怜悯地屠杀了Olwe的亲族,就因为他们拒绝给Fëanáro出奔中洲的疯狂行径提供帮助。Fëanáro没有给Alqualonde的人民时间,他不愿浪费时间去说服他们。只要他愿意等一等,Arafinwe本可以代表我们与他的岳父Olwe商讨。我们父亲的话在Olwe那里也多少会有分量。即使Teleri族没有被说服,我们只要几年就能造好自己的船——如果必须如此的话。”

 

“但Fëanáro并没有这样的考虑。他用剑解决问题,然后抢走他想要的。他的行为并不比Morgoth高尚多少——而Maitimo助长了他父亲的疯狂,夺取他人的性命——不计其数。在Alqualonde被杀害的并不只有男人,还有妇女、孩童,而你亲爱的朋友手上沾满了他们的血。当所有人需要他站出来反对Fëanáro时,他的勇气去了哪里?他的勇气呢?”

 

每个词都如同被计划好的那样狠狠地击中他,像瘀伤一样在他身上隐隐作痛,更别提那些更严厉的指控。即使如此,他必须克制住自己黑暗的冲动——去转向他的兄弟,摇晃他的肩膀,直到他停止发出那些词语。他以为他不知道吗?他以为他如此容易遗忘吗?他难道不记得他们也被卷入了血雨刀光中,不知道是何方先发起了攻击,然后……

 

Fëanáro的儿子们并非那日唯一的弑亲者,他麻木地想。Turukano也许没有参加战斗,但他……即使他没有为杀戮而战,他依然不得不战斗,直到他意识到这一切的原因,而那已经……太晚了。

 

“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所行之事皆与悖违其本意。”Findekano说,他回忆起在染血的沙地上说出的那些残忍话语和以动武告终的争端。去吧,我不会阻止你,他曾这样说,嘴唇流血,右手关节酸痛。去吧,我不会挡你的路。

 

而现在……

 

三十年了,Findekano想着,感到一阵过于真实的剧痛袭击了他,如同有人在他的肋骨间捅了一刀。三十年。“三十年了,”他提高了嗓音,“Maitimo在那个众神遗弃之地已经呆了三十年,我能……我能感受到他了。我感受到他在承受的痛苦,他的愧疚。他拒绝死亡——即使他本可以死几万次了。他紧握住生命,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作为惩罚。当那么多人已然陨落,他有什么权利放手?他感到他配不上死亡,因此,他忍受,并且活下去。但仅限于此了。仇恨和本是微不足道的创伤让我们的家族四分五裂,我不会继续忍受下去了。这是走向正确的第一步,而我将迈出这一步。”

 

Turukano移开目光,像是突然被什么击中一样。他咽下口水,喉结的滚动暗示着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内心的风暴。Findekano感到他的痛苦与愤怒也席卷过自己的身体,而他因灵魂受到的刺激而感到眩晕。无论如何,总有一个他爱的人会受伤,但他不能……

 

“他们杀了Elenwe,”Turukano低声说,他的声音是如此之轻,以致直到他又提高声音Findekano才勉强听清,“他们杀了Elenwe,而你就去追寻他们中的一个好像她可以如此轻易得被遗忘……”

 

“是冰川杀死了Elenwe,”Findekano尽可能轻柔地说,“拜托了,弟弟,看在我们所有人的份上,不要把两者弄混。”他朝他的兄弟伸出手,但是Turukano用力地抽开了。那个瞬间,他暴风雨般的灰眼睛凝视着他,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他迷失了在自己的哀伤中。

 

“不,”他的声音利刃一般地划破空气,“不。去吧,如果你一定要走。去吧,为他而死。我不会为你的死亡哀悼的。”

 

Findekano抿紧嘴,听出了他兄弟话语中终止的意味。他吞咽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能作为安慰的,关于爱的话,关于亲族的话。我以一种古老的友谊爱着Fëanor的儿子,他想说。但你是我的兄弟,Turvo,是我的血中血、肉中肉,伤害你的一切同时也会伤害我。最后,他选择了沉默,因为没有话语会被倾听。他背上背包,转向门口。

 

Turukáno走到一边。他没有阻止他的兄弟,但也没有跟随。Findekáno也不期待他这样做。

 

但是,他刚走到走廊就被Irissë挡住了路。他的手在剑鞘上握成拳头,准备另一场言语的战斗。但她只是克制地看着他。她总是自由地袒露情感,而现在她对Findekáno搜寻的目光没有做出任何表示。她拿出一对入鞘的匕首,上好的皮革在火把下显得柔软而精致。

 

“给,”她只是说着把匕首递给他,“它们比你的要好用。”他抬起眉毛,而她只是抬起她的作为回应,威胁他不要对这份礼物做任何评论。“这对我而言太沉了,我难以控制它们,”她自卫似的解释道,“我早晚要把它们送给你的。”

 

Findekáno吞咽了一下。直到他准备开口,他才意识到一块石头刚刚一直堵在他的嗓子眼。他的眼睛燃烧着,他接过匕首:“谢谢你,妹妹。”

 

Irissë耸了耸肩,算是回应他的感谢。“小心别被割掉了手指,”她开口时眼里带着沉重,“它们锋利得足以切开骨头。”

 

“我会注意的。”他说。试着保持自己声音的冷静——不露感情——但他的声音最终还是带着一股悲伤。他想,他听上去有些疯狂。甚至有些绝望。

 

“好。”Irissë点点头,给他让开路。她没有说再见,没有祝他一切顺利,没有说她爱他,即使这很有可能是两人最后一次相见。

 

“Irissë,”Findekáno拉住她的手腕,“请你……”有一个瞬间,他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请你……为我照顾他。我的离开伤的他很深,但是,我不能……”

 

Irissë的目光没有移动,但在他说话时,她的嘴部线条变得柔和了。她将手覆在他紧握的拳头上。“我会照顾他的,”她承诺,“就像我一直在做的一样。”

 

“好。”Findekáno吞咽了一下,转身离开了。他没有再回头——他的眼睛转向北方,他能感受到,在那里,他的朋友正忍受着折磨。

 

求你,他发现自己在祈祷,即使他不知道还有谁会聆听这样的一位祈祷者。再坚持一下。

 

我来找你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