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唐毒】花好月圓

Work Text:

華燈初上,揚州城內到處都是人滿,街攤小販吆喝,茶樓高朋滿座。
唐亦諾看著眼前人到處左右張望,眼中的笑意從未停過。
被唐亦諾半牽半拉的來到揚州城內,一排排的紅竹燈籠、街攤小販的吃喝玩樂各式各樣,閃了從未離開唐家堡的曲清雙眼。
手上握著一支撥浪鼓,鼓的外圈有對稱的小彈珠,左右擊面咚咚咚響得讓曲清笑開顏。
回過頭帶笑看著一直注視自己的伴侶「亦諾,這裡好熱鬧啊。」眼睛全滿好奇跟高興,紫眸滿滿幸福看著朝自己走的人。
唐亦諾走往曲清去,「今天是廟會,當然人多。順帶一提,這邊的月老廟拜拜很靈驗的,清清想要去拜嗎?」
曲清歪頭看唐亦諾「那是拜什麼?」
直接將人圈懷,唐亦諾用額頭叩著曲清額頭低語「拜...姻緣。」
曲清瞬間皺眉,眼神亂瞄不看唐亦諾,語氣帶著一絲慌亂「我、我們這樣...還可以......拜姻緣...?」
玈灰眼瞳閃了狡黠,唐亦諾故作不知曲清的慌亂「清清,我知道我們是夫夫,可是聽說這裡月老不止牽姻緣;我們心意若相通,下一世、下下一世還可以一起,我想去求月老,要祂讓我跟你這一世、下一世、下下一世,不!生生世世要一起。」唐亦諾看著曲清被自己的話震驚沒回神,那模樣讓唐亦諾心癢沒穩住內心,不管大街上人來人往直接吻下去。
習慣唐亦諾的吻,曲清乖巧閉眼、墊腳、雙手環抱唐亦諾脖頸。
玈灰瞳孔漸漸加深,披上了一濛濛情慾,唐亦諾發現自己對曲清渴望,僅僅一個親吻就把持不住,那在加深豈不是直接讓曲清天天躺床讓自己疼。
總是自己的,放不了也不能放,將雙臂把曲清往自己圈了圈,把這吻漸緩加深。
曲清迷濛的紫瞳蘊著薄薄氤氳看唐亦諾,交纏唇角邊流溢出透明銀絲雙頰染上薄胭脂色「諾......」半嗔半吟,唐亦諾理智壓下慾望「清清,別這樣看。」早已染上情欲聲帶比平常的音調低了幾分。
「諾?」帶著不解眼神,唐亦諾在也忍不住原地把曲清抱起跳上屋簷,疾跑到無人小巷內,放下曲清然後將曲清面靠向牆壁,把白髮一手撩起吻上後頸、一手悄然的把黑衣從腹腰解開往內往上輕柔按壓,把玩一邊粉櫻,「諾......嗯...」從未體驗過這樣方式,曲清手指微彎摳著牆,發出呻吟。
從後頸、耳尖,原本撩髮的手放開髮絲半強至性讓曲清臉往左看自己,早已被唐亦諾吻的分不清,那雙深紫眼睛魅惑純真帶點情慾看著唐亦諾「諾,我......」
玈灰色眼睛又深了一些,原本玩弄粉櫻那手悄然往下滑去解開皮褲,一路往下,手掌包覆小曲清,食指摩娑小洞,「嗯...」從未有這樣感覺,不一會小曲清直接交代在唐亦諾手中。眼角末端微紅,曲清斜瞪唐亦諾。
「清清,我說了別再撩我,後果自負。」聲帶明顯緊繃低啞,唐亦諾把剛吐出的往曲清小穴塗抹,再次接吻帶點囁咬,手指一指在小穴慢慢前進擴充,反覆進出,等適應在增加一指。
受不了這樣,曲清含水紫眸瞧著唐亦諾在自己身上做記號,身體早已習慣情事,這樣摸摸啃啃反倒自己體內的空虛陡然攀起「諾.....進來,我、我要......」
聞言,唐亦諾看曲清那含水紫眸嗔怒自己,小穴擴張已三指,唐亦諾卻遲遲不拿出繼續用手指抽插「清清,你要什麼,嗯?」
無法轉身抱住,手掌貼牆壁,指頭微微彎曲,身上沁出一層薄汗,下身跟著手指迎合,「嗚......諾、諾,你進來...我要你進、進來啊......」
抽出手指,改摟腰,唐亦諾解下褲頭將自己早已硬到不行昂揚往小穴直入深底。
被進入瞬間,曲清喉間悶哼,尾椎攀升到頭麻瞬間快感使得小曲清本垂頭有巍巍屹立跡象,「嗯啊......諾、諾啊......呼哈.......」從背後進入傳來喘息和下身噗嗤水聲,雙腳抖的快癱軟,唐亦諾抽插幾下後把昂揚抽出,將曲清翻過來,一手抬起曲清一腳往自己腰還住一腳立地,一手則是把曲清雙手握緊貼牆,唐亦諾看著眼前曲清身體嫣紅彤彤,低啞「清清,看著我,我是你的誰?」
早已被情韻纏繞紫眸,瀲灩水光看著唐亦諾,平時的清冷也變調「諾,亦諾...我的男人......」
「對,我是你男人,我的清清答對了,有獎勵。」說完也再次挺身進入,唐亦諾傾著上身咬含曲清胸前一枚紅櫻,下身大開大合衝撞,每一下頂深,曲清受不了搖頭。
「呃...哈......」快感填滿曲清腦袋,呻吟聲、喘息聲此起彼落。
原本被唐亦諾握緊的雙手也放開,曲清自然雙手圈住唐亦諾脖頸,「亦諾、亦諾......我...嗯.....太、太快了啊......」突然尖銳啊一聲,抵擋唐亦諾小腹間小曲清直接射在衣上,「清清你怎麼偷跑,我都還沒呢。」語氣上揚,唐亦諾乾脆抱起曲清「清清,把腿抬起圈上我腰。」
早被性愛充昏頭,曲清乖乖將雙腿圈住唐亦諾腰,雙手早已圍住脖頸,唐亦諾抱著曲清離開牆壁。突如其來懸空,曲清縮了小穴,唐亦諾差點交代裡面,拍打曲清臀肉,然後用力抽差。「嗯哈......諾、啊...」
胸前,小穴都被愛撫到不知今夕何夕,唐亦諾抱著曲清深深頂入,每一次深入讓曲清忍不住想要尖叫,「亦諾阿......太、太快了......」陣陣的快感讓曲清原本雙手圈住唐亦諾的脖頸更靠向自己胸前。
「這樣舒服嗎,清清?」唐亦諾將自己昂揚埋入小穴,抬頭看曲清那意亂情迷模樣,只能他看,誰看到就殺誰。
曲清低頭看唐亦諾「舒、舒服...」主動將唇吻在唐亦諾唇上。
突然間,無人小巷外吵雜了起來有越來越往裡面趨勢,嚇得曲清再次縮了小穴惹得唐亦諾悶哼,輕笑「清清,真可愛。」一個浮光掠影後,原本吵雜的那群人停在離唐亦諾他們莫約四、五步停下。
路人甲「晦氣,我差一點就贏錢了,也不知道誰拍我肩害我連輸。」
路人乙「哈哈,運氣差就運氣差別說那些。」
路人丁「對了,我們怎麼來到這無人巷?」
路人甲「可能我們走錯了吧。走走走,咱們再去賭一次。」
路人丁「這次可不要大意!哈哈,我們兩人都要靠你贏一把來請客。」
路人甲「沒問題!沒問題!」
三人又一路聊吵雜的肩並肩走出去,唐亦諾抱著曲清散去浮光,「清清,人都走了,我們繼續。」
曲清把頭埋在唐亦諾肩上帶著微微哭音「諾,不要了。」
唐亦諾也知道這次開大了,連忙賠罪「恩,不要了、不要了,不過清清可能還要再等我一下。」吻吻髮梢,唐亦諾緩慢地把自己分身抽出再慢慢進入,惹得曲清全身輕顫「諾...換..換姿勢好不好...」
「不好。」唐亦諾依然吻著曲清髮梢,下身突然加快速度抽差,隨後釋放在曲清體內,唐亦諾坐在地上把曲清擁懷。
一整個趴躺唐亦諾懷裡,眼眸的水氣還未散去,望著唐亦諾「諾..還要去拜拜嗎?」
剛把曲清穿好衣褲連掉在一邊的紫帽也戴好,低頭看著曲清「清清想去?」
垂眼「我...沒去過。」
「等清清休息好了再去也不遲。」親吻額頭,唐亦諾一邊梳理曲清那白絲一邊盯著曲清,讓曲清臉上紅暈更加深,「我、我休息好了。」忽然起身,曲清感到身子一軟要站不穩地,騰空一雙手把自己抱起,曲清轉頭看著唐亦諾側臉,臉上紅暈消不退、摟著脖頸,吻上唐亦諾側臉「諾,有你真好。」
揚起嘴角,唐亦諾再三看看有沒有遺落地方,沒看曲清面容帶著自信口吻「當然!有清清也很好!!」
確認沒有落下,玈灰色瞳眸端詳曲清面貌「我家清清真的好看沒有任何死角!比我好看百倍,怎辦...突然不想你去,萬一有人垂涎清清美色我一定會想殺對方。」
「誰都我看不上,我只要諾你一人,再說你不是會保護我嗎?」對著唐亦諾,曲清笑顏逐開「我都把最重要都給你,還怕什麼?」
月色下的曲清那笑顏配上深紫眼睛載滿愛意看望自己,唐亦諾覺得這世間再也沒有人比得上身邊這人。
喉間不自覺嚥了口水,「怕這是夢,我怕我醒只是一場豔夢。」只因太過美好。
曲清的美好雖只給自己看,唐亦諾心中極度不安,他怕萬一出現比自己對曲清更好的男人出現在曲清面前,他害怕曲清最後離開自己。
曲輕把頭靠在唐亦諾肩窩處「不是夢,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唐亦諾低眼看著躺懷在肩窩處的曲清,把不安的心裡話說出「如果出現比我更好的人出現,而且對你比我對你更加照顧,你...會選擇那個人?」
曲輕抬頭笑著看唐亦諾,那雙紫眸盛滿愛意看著,語氣堅定「不會!再也不會有人比諾更加疼我、照顧我,如果是你,我甘願雌伏身下。」
「清清......」唐亦諾忍不住低頭吮咬那唇瓣,剛剛還沒散去的瀰漫情韻味道似乎有種無形慢慢圍繞在兩人身邊。
細碎呻吟聲盪開,才剛交纏過身子似乎有點蠢蠢欲動。

來去月老廟的人似乎有點多,無論男女求桃花、姻緣,結伴或單行都絡繹不絕,唐亦諾牽著曲清走進月老廟,提著籃子把剛買好的金紙、鮮果和香,一一擺好供俸,「清清在這等我,我去點香。」
點點頭,曲清看著唐亦諾被人群淹沒,轉過身看著那被香薰著月老尊像,雙手合起內心默念著自己祈求。
不久,感到肩膀被輕拍,曲清睜眼回頭看到唐亦諾拿著點燃的香支,遞給曲清。
唐亦諾拉著曲清手,看著曲清說「清清要先跪在拜墊上,然後對著月老拜,內容要默念,好了之後,香對月老拜三下起身往香爐插。瞭解?」
曲清目視唐亦諾「知道啦。」
唐亦諾先跪著之後曲清也跟著,兩人前後跪下拜,默念的內容卻是一模一樣,默念完同時睜眼對著月老神像三拜,起身往香爐插去。
「諾,你說月老神會讓我們在一起很久很久嗎?」插好香,曲清與唐亦諾並肩走著聊天。
唐亦諾停下腳步轉過身把曲清拉抱懷「會!就算我們分開了,我也能一眼認出你。」
「這麼有自信。」
「當然!第一次看著你就被雙眼吸引,再次見你我知道我這生非你不可。」玈灰色眼睛專注看那深紫眸,堅定帶柔情。
深紫眼睛凝視玈灰眸,不可置信又帶點蜜意,雙手回抱把頭埋在胸膛低語「諾,抱我。」
「清清你說什麼,抱你,後果你能承擔?」
「嗯。我想要諾現在抱我,我想要感覺你再我身邊。不是醒來後是鏡花水月,我又是獨自一人。」用力的抱緊。
「清清可能要忍耐一會。」唐亦諾壓抑住在這裡直接疼愛曲清,他不想讓他的清清再次遇到剛剛事情,攬緊曲清腰身,展開身後機關翼往回家路上飛去。
×
月娘羞得進雲層,月銀色透過紫紗簾,屏後交纏的兩人不覺累。
曲清自動將雙腿打開,眼角染上情慾紅胭、白髮批散枕上雙手舉高欲想抱人,「諾、諾,我想要......」
唐亦諾雙手牽起曲清舉高的雙手,把雙腳抬起自己肩上「清清,就算你求饒我也不會停下。」
一個挺身沒入小穴中,雙方悶哼,曲清那雙帶水氣紫眼蠱惑唐亦諾「諾,你、你快動...」越說越小聲,臉紅的越來越紅。
「如清清所願。」低暗啞音調,扶好曲清腰身,直接大開大合抽插。
「清清,我在這裡,就在這。」橫衝直撞使得曲清快感不退頗有攀高跡象。
十指指尖狠狠往唐亦諾背上劃下痕跡,呻吟喘氣散於空氣,情欲氛圍飄散四周,交纏中的人絲毫不理,只想感受現下快感。
碰撞聲、呻吟聲、喘息聲,在這屋內響起。
「諾...再深、深些...啊啊...」曲清略帶哭音音調啞起「嗚哈…諾、諾」
「我再這,清清。」雙手捧著曲清臉龐,低頭虔誠吻那嫣紅唇瓣。
一夜春宵,暖帳。

×

清鳴薄日為光透紫紗映入,床上的人相擁而眠。
不知夢到什麼,眉眼都帶著笑。